輕之文庫開館
HOT 閃亮星─光汐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一】暴力上癮(part 1)

厚重的深灰雲層褪了黑夜,渾身濕透的穆瑞爾站在窗前,眼前是傾瀉而下的大雨。她脫下黑色長風衣,纏在身上的粗壯鎖鏈鬆脫後,無聲地撞向地板。

她靜靜地看着雨,身上濕透的黑色襯衫長褲,逐漸幻化成一件乾爽的淺紫色洋裝。在這同時,她一頭烏黑短髮緩緩變長,身形漸漸變矮,她細瘦的小手梳了梳又長又卷的褐色秀髮,粗壯的黑鎖鏈同時消失。

她點了根維其爾喜愛的薄荷涼菸,跟當年他丟在她臉上的菸是同一個牌子,濾嘴還上了珍珠粉。

「這菸會殺精。」

「你又用不着。」

記得當時的維其爾,慣性地聳聳肩。

自那一晚維其爾離去後,她虛度了五年光陰。那五年,時間對她而言是完全靜止的,她悲傷地幾乎要丟棄自我,但她能拋去自己,卻無法遺忘維其爾。

自脊椎延伸出來的粗重鐵鏈,是從她的心裡長出來的罪孽,她會揹負這沉重的枷鎖,完全是拜他所賜。

她對他說過,他們會再見面的,她就會履行這個諾言。他們兩個都清楚知道,他們揹負着同樣的罪,但受罰的只有她一人。

她曾在戰火中,對這與她出生入死的夥伴,發誓要禍福與共,這個承諾,她會信守到底。

她都已經走到這步悽慘的田地了,他還會怕她回來告發他,就是因為他知道,她絕對言出必行。

他名副其實地,將她從天堂推入了地獄。她知道自己是該下地獄,但前往地獄的路上,她不會一個人走。

下次見到他時,她就會將他一起拖入地獄。

只因他和她任何一人,都沒有獨享幸福的資格。

雨停了。天光逐漸亮起來,映入她深黑的狹長雙眼,門外響起一陣腳步聲。

她轉身盯着門口,默默等待。每天早上在那扇門打開時,她就成了「游靜水」,心魔補手心理治療事務所老闆———游靜水。

「早啊,靜水。」一身灰色西裝的阿茶一進門就把一份燒餅油條豆漿放在自己桌上,「昨晚辛苦了。李佳欣又做了什麼?」

「燒了五間違建空屋,炸了二十隻流浪狗,跟這幾天差不多。」

「所以我們可以推論出,她沒有精神病,她是下意識地去毀壞無法對她反擊的事物。」阿茶一手從黑色公事包中抽出文件,另一手抓起麥克筆,「所以,今晚要結案了。」

牆上白板的左半部,寫了幾行字。

Case   37:李佳欣,女,十二歲

‧過往重大行為:燒毀自宅,企圖炸毀垃圾處理場未遂

‧近來重大行為:燒毀空屋、廢棄廠房,炸死流浪貓狗

‧病史:從小開始顯露暴力傾向,暴力傾向、發病次數、肇事規模和年紀成正比。

性格和動機這兩個項目底下,列出了幾個選項,靜水沉吟一會,「性格那一欄,把叛逆、反社會性格和易怒劃掉。動機那一欄,紅字以外的選項全部劃掉。」

阿茶不可置信地看着剩下來的選項。

‧性格:奸詐,膽小,愚蠢

‧動機:暴力上癮,純粹的毀滅慾望

「我還是很難相信,會有無理由的暴力,她也太誇張了。而且很矛盾啊,她居然自己知道不能去攻擊人類,只找不會被留意到的空屋、廢棄廠房以及流浪貓狗的麻煩。」

阿茶拿起李佳欣的照片,照片上的可愛女孩有着燦爛的笑容,「虧我一開始還以為,她是有哪裡不開心,第一次去她家還拼命逗她笑,跟她玩的…」

無意識地比劃手裡的麥克筆,阿茶在想自己該寫什麼,「這次妳要如何治療這位病人?等等…真要照妳說的去做?」

靜水面無表情地聳聳肩。

「我們現在能確定她沒有精神病,但我怎麼覺得,到時候被妳那樣治療,她會直接被嚇瘋…她還那麼小…」

「不然你有其它辦法?」

阿茶吶吶地放下手裡的麥克筆。

‧方案:最終手段

「話說…妳為什麼覺得她的性格是奸詐、膽小、愚蠢的?」

「以為自己能毀滅一切,卻下意識地避開可能反擊自己、給自己惹來麻煩的對象,可見她膽小很小,成不了什麼氣候;她挑選的攻擊對象也是毀損了也不大可能被發現的對象,可見她很奸詐…」靜水照慣例地對阿茶講述她的分析,心裡想的卻是,人類的劣根性也就只有那幾種。

阿茶翻閱着他蒐集的資料,「根據這幾天的觀察,她今晚極有可能前往我上次提到的那塊廢棄工地,畢竟那裡停工停了快五年了。」

「我會先去看看的。」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