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牌老師開課啦,教你擺脫老梗 脫穎而出
HOT 閃亮星─裴甯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一章、退出江湖

落霞峰上,橘紅色餘暉染紅了整片綿延的山巒。

遊戲兩年,這大概是夏穎第一次有時間靜下心來觀賞落日。

俯瞰山下那些相互依偎、成雙成對的玩家,這裡是遊戲裡著名的約會景點之一,相對於那抹屹立在懸崖上的綠色倩影,此時卻顯得落寞悲涼、格外諷刺。

「就這樣……結束了嗎?」她自問。

夏穎,是她的名字,在《江山訣》這款從遊戲界眾多作品中脫穎而出的全息古風網遊裡,用著夏綠霜凋這個名號打出一片天下。

不,應該說,曾經。

兩年時間,從無到有,她一個女子用自己一雙手打造出一個名揚四海的幫會,放眼望去論誰能有她這一番成就?

但是,那又如何?她現在已經一無所有了。

就在一小時前,幫裡的閨蜜花塚給她發了一個訊息,說是有急事讓她速度回幫會領地,於是她從戰場前線退下,風風火火地趕回去,可是卻看見了令她此生難以忘懷的景象。

所謂的閨蜜,竟然在與幫主親熱!

那幫主不是別人,正是夏穎一手為他打遍天下的男人!

她在外頭奮勇殺敵,替他斬盡任何覬覦君臨天下幫會領地的敵人,可換來的是什麼?

「你們!」夏穎持著匕首指向那對男女,那上頭還有方才在戰場上逞兇鬥狠殺敵時留下的血跡。

「夏霜,妳來了。」

玩世不恭,那個曾經在遊戲裡與她為結髮夫妻,如今卻摟著別人、坐在她幫主之位坐榻上的男人,是多麼陌生、多麼虛偽。

「你們怎麼能……」她已經氣到說不出話來了。

「夏霜,妳別激動,我……」

「行了,玩世說不出口的話,我來替他說。」

花塚從玩世不恭身旁站起,那個夏穎曾經以為是最了解自己的好姊妹,如今卻成了狐媚子。

「前陣子聽說妳帶團下本得了一本御劍用的仙品秘笈,為什麼回來卻不見妳給玩世?那秘笈全《江山》就出過一本而已,妳明知道玩世有多想要那秘笈,可這都過半個多月了也不見妳拿出來。」

夏穎覺得腦袋嗡嗡作響,不敢置信地問到:「就為了一本秘笈?」

「妳別裝了!男人不需要像妳這樣自私自利又只會打打殺殺的女人,他需要的是一個溫柔軟弱值得保護並且願意奉獻一切的女人,而那個人不是妳,是我!」

「夏霜,妳自己離開幫會吧!夫妻一場,就別讓我難做人了。」

夫妻一場?難做人?

夏穎顫抖著,她從未想過有一天會被自己最親、最信任的人背叛。一個是自己的夫君,一個是口口聲聲自稱閨蜜的女人,雖然只是遊戲,但她可是放了情感用心在經營的阿!

兩年前她創了君臨天下這個幫會,遇見玩世不恭,兩人很快打得火熱,夏穎憑著一手好操作進了風雲榜,還是前十名內唯一的女玩家,玩世不恭說讓她安心打天下,願意一手包攬幫裡大小事務,她才將幫主之位轉讓。

可是沒想到……

最後,她還是一個人。

不管是在這場爭奪雄圖霸業之中還是愛情與友情,她都輸的只剩下自己孤伶伶的空殼。

夕陽西下,殘陽如血。落霞峰上,那抹被孤立的綠色身影,只有淒涼。

「夏霜!」

一個手持長槍、正策馬狂奔上落霞峰山頂的魁梧身影很快跟著聲音出現,這是一直以來都跟在夏穎身邊,一同打拼天下、擴展幫會領地的戰友,雨嵐。

夏穎沒有回頭,目光依舊眷戀斜陽,若是從前,她肯定以為雨嵐是要來告訴她哪裡又有仗要打了。但現在都已與她無關,她早已不是君臨天下的人。

「夏霜!」見夏穎沒有回應,雨嵐又急吼了一聲,上前抓著她的肩膀硬是將夏穎轉過身來:「妳給我說清楚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我不相信妳會做出這種事!」

她苦笑,除了苦笑,也只能苦笑。

「妳說阿!妳說我就信!」

雨嵐會如此激動氣憤,這都要說起一小時前在君臨天下幫會大廳裡發生的事。

面對花塚和玩世不恭兩人的背叛,夏穎知道這幫主之位是再也要不回來了,但總得做些什麼讓他們後悔,於是離開前將幫會資金全數領出,至少她副幫主之位還是有這個權力,但是她真的太衝動了。

玩世不恭自然知道她拿走了幫會資金,一副老好人的樣子說這錢就當做是賠償,而後隨手就把夏穎的夏綠霜凋給踢出君臨天下。

以為這就結束了嗎?

不!

只見玩世不恭立刻在江湖頻道上抹黑夏穎,而她卻無從辯駁,只因自己太衝動了。

【江湖】玩世不恭:「從今天起,君臨天下將永久封殺夏綠霜凋,直到她將盜走的幫會資金如數奉還!若有幫會收留她,就別怪君臨天下不客氣!」

【江湖】玩世不恭:「從今天起,君臨天下將永久封殺夏綠霜凋,直到她將盜走的幫會資金如數奉還!若有幫會收留她,就別怪君臨天下不客氣!」

太大意了,沒想到自己一時氣憤竟會落得如此下場,夏穎領走幫會資金的紀錄真真切切地掛在幫會系統上,她就是有十張嘴也說不清。

一夕之間變成過街老鼠,大概也就是這樣了吧?

「妳快給我一個解釋!不然我現在就殺了妳!」

雨嵐急了,他不相信眼前這個讓眾人們信服並願意跟著她打天下的女強人居然會搞出這種破事。

但夏穎卻只是笑著,這讓他更加窩火,緊握著長槍的指節都已經泛白了。

「你若信,就信吧。」淡然。

她覺得好累,忽然不用東奔西跑滿天下的打打殺殺,像這樣靜靜的觀賞落日,她才發覺自己有多久沒有好好休息過,現在只想睡上一覺,最好一覺不醒,這樣她就不會覺得心痛。

「妳!」雨嵐瞪大了雙眼,長槍擲起又放下,猶豫著是否要出手。

死,對她來說已經不重要了,遊戲嘛!不過就是些等級跟經驗而已,想想她前幾天還在準備與玩世不恭兩周年紀念日的禮物,居然一轉眼全都變了。

這遊戲,真的值得繼續玩下去嗎?

「雨嵐,謝謝你,你和雨橘要繼續加油,君臨……就交給你們兩兄妹守護了。」她笑著,笑的淡漠、笑的淒涼。

「什麼意思?妳這是什麼意思!」

這樣的笑容不曾出現過在夏穎的臉上,雨嵐與她相處多時自然知道,只可惜回應他的只剩下夏穎漸漸淡去的身形和系統在江湖頻道上刷的一遍又一遍的江湖快報。

江湖快報:天下無不散的筵席!風雲榜女中豪傑「夏綠霜凋」退出江湖!

江湖快報:天下無不散的筵席!風雲榜女中豪傑「夏綠霜凋」退出江湖!

她居然刪號了!

一般玩家刪號是不會上江湖快報的,但在《江山訣》裡,只要是風雲榜上百名內的玩家,系統都會將他們的動態一一公告,比如說早先夏穎被踢出幫會,以及現在的刪號,這是通通都會上江湖快報的,尤其她的排名又是前十,受到的關注自然更多些。

夏穎的夏綠霜凋在《江山訣》裡名氣並不小,她不是風雲榜內唯一的女玩家,但卻是前十名之內唯一的女玩家,更是君臨天下的創始者,玩的是殺傷力極高的暗香,匕首出鞘必收割性命,在領地爭奪中是不容小覷的實力,戰場功勳那更是高的一個不像話,由她帶隊勝率百分之八十以上,武場聲望更是早已到達至尊。

這樣出色的玩家卻在上一秒刪號了?

眾人費解,江湖上每個玩家都在討論這條驚人的刷頻,本來玩世不恭給她安上的罪名,許多人替她抱不平,可當夏穎刪號後,更多的人以為這是畏罪潛逃,那些想替她說話的聲音再也沒有立足之地,他們想維護的主角就這麼一聲不響的離開了,那還辯解什麼?

夏穎推開遊戲艙蓋後並沒有立刻出來,她靜靜地躺著,回想這兩年遊戲裡的種種,只覺得可笑。

「呵……」

原來遊戲終究只是遊戲阿,即便這個時代靠著遊戲致富的人滿街都是,卻也有不少像夏穎這樣,一步錯滿盤皆輸的人。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