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2023/1/1起調整作家收入現金稿費匯款日與手續費
HOT 閃亮星─敘娜耽美稿件大募集

【2023春節短文】〈方律璇,新的一年妳要想我〉(GL) ft.希澄

      空咚。

      車廂晃動了下,簡曦緣睜開眼,映入眼簾的座椅令她有些迷茫,她一時間忘了自己身處何處,一隻手突然伸了過來擋到她眼前,那手指纖白細長,節骨分明,入目驚艷——相當具有個人特色的一隻手。

      「別直視光,很傷眼,這都不知道嗎?學姊。」

      一道清冷的嗓音響起,簡曦緣有些無奈地摸摸鼻子,揚聲:

      「沒事,我平常都躲在棉被裡滑手機,眼睛早就壞光了。」

      她很快就接收到了來自於身側人的一記眼刀,簡曦緣乾乾地笑了笑,最後選擇閉嘴,腦子不知為何有些抽疼,她摸摸太陽穴蹙了眉,坐旁邊的學妹很快就發現了她的不對勁,她收回手,遞了水給她:

      「妳怎麼了?不舒服嗎?」

      「嗄?不,沒事,只是我剛剛做了夢,腦袋現在有些亂。」

      簡曦緣揉著頭道,本來要繼續話頭卻止了住,只因她突然想起旁邊的小學妹,似乎對於這些雜七雜八的東西沒什麼興趣。

      方律璇,倒著唸是旋律方,挺浪漫的一個名字,但本人很不浪漫,她高中時期的直屬學妹,和她考到了同所大學不同系,標準理科腦,凡事都用邏輯思考,相當沒情調,送她一束花可能會被直接丟垃圾桶的那種。

      方學妹長得很美,五官精緻,自帶一種清冷的美,看著不食人間煙火,追求者無數,但她的追求者有多少,方律璇就拒絕多少個。

      冷血無情旋律方,這是江湖上給方律璇取的名號。

      簡曦緣覺得挺有道理的,她家小學妹就是這麼冷,連她這學姊都被凍在冷凍庫。

      要說方律璇這人會對她的夢有興趣,簡曦緣第一個不信......

      「什麼夢?」

      那道偏冷的聲線冷不防地打斷了簡曦緣的思緒,簡學姊愣了下,「喔」了聲後下意識回:

      「也沒什麼,就夢到了我和妳,但是夢裡我們都畢業了,還在同間公司上班,但妳是我的前輩......」

      那話越說,簡曦緣越尷尬,這他馬,怎麼有種在正主面前寫同人文的感覺?搞得她意淫方律璇似的,居然還夢到人家了。

      於是簡學姊輕咳了一聲,巧妙地轉了話題:

      「律璇妳報告弄完了嗎?需要我幫忙嗎?」

      話說著簡曦緣看向了方律璇跟前的螢幕,沒想方學妹的速度很快,啪地一下就將筆電關起,斂起眉,方律璇涼涼地開口:

      「不勞煩學姊關心,倒是學姊為了和人十八相送,差點趕不上最後一班高鐵,可能比較需要關心自己的腦子。」

      簡曦緣被方律璇那話噎了下,被人說腦子有問題,她還沒辦法反駁,真心有點胃疼。

      今天是小年夜,學校早早就放假了,但社團裡還有些事情要處理,簡曦緣硬是拖到了最後一天才返鄉,本來她是打算自己回去的,沒想和她同鄉的方律璇剛好也有事,兩人便約定小年夜一起回去。

      她倆本來訂的是下午三點的車,可人算不如天算,社團學姊說了有事要跟她說,讓簡曦緣等等她,簡曦緣想大概就是交接社團的事吧,聽說學姊有意要讓她接社長,這讓簡曦緣有些惴惴不安,沒想簡曦緣這麼一等就等到了地老天荒,夕陽落山。

      簡曦緣窩在社團辦公室等了又等,等來的卻是路過的方學妹,遞給她一碗紅豆湯圓,譏諷地對她說句「學姊,您真忙啊。」

      最後,社團學姊在夜晚時分化身情聖,帶著花和禮物出現了。

      在簡曦緣疑惑的目光中,社團學姐帶著一股勢在必得的氣勢,一把抱住她,她說學妹,我喜歡妳,妳也喜歡我,不如我們在一起吧。

      當下簡曦緣直接矇了,她猜到了開頭,但沒猜到這結尾,她一直把學姊當好哥兒們,現在突然被告白,那感覺還真有些消化不良。

      簡曦緣直接推開了社團學姊,沒想到一扭頭,卻狗血地發現方律璇就站在她身後。

      簡曦緣覺得自己的小年夜過的還真是不平靜。

      那一刻,方律璇彷彿世界崩塌了的表情,簡曦緣看得很清楚,總不能是,她家小學妹暗戀她學姊吧?要不方律璇每次來找她的時候,怎麼都盯著她學姊瞧,像要把人家吃下肚一樣,明目張膽且惡狠狠。

      這四捨五入就是亂倫啊!

      這麼一想,世界崩塌了的人換成了簡曦緣。

      車廂晃動了下,簡曦緣一個沒坐穩,朝旁歪了下,兩人間的扶手早早就被簡曦緣拉下,別有用心的簡學姊撞到方學妹懷中,迎來了方律璇一個淡淡的視線,簡曦緣呵呵一笑,為自己辯解:

      「這高鐵太晃了,我坐不穩。」

      聞言方學妹掃她一眼,不鹹不淡地揚聲:

      「我看學姊在陸地上站的也挺不穩的啊,還能隨時撲進別人懷裡。」

      話到這她朝簡曦緣嗅了嗅,面露嫌棄續道:

      「身上還都是別人的香水味,嘖。」

      那聲「嘖」實在太真心實意,簡曦緣都要以為自己是不是剛跌入糞坑,但她聞了聞自己,明明就還好啊,這不就是款常見的淡香水嗎?

      不過她也不是很喜歡就是了,相較之下,她還更喜歡方律璇身上的小眾香氣,像是晨間綻放的小蒼蘭,清新好聞,帶著一股子文青的味道。

      喔,她對文青絕對沒有歧視的意思。

      簡曦緣剛這麼想著,方律璇突然從袋子裡掏出個小瓶子,朝她用力地噴了好幾下,那勢頭彷彿兩人有什麼深仇大恨,方學妹拿著殺蟲劑來為民除害。

      簡曦緣朝空中一聞,咦,還挺香,豈不是方學妹身上那股子文青的好味道?

      「太臭了,我受不了。」

      方律璇面無表情解釋,又湊近聞了下,確認了簡曦緣身上全是自己的味道後,她才悄悄勾起了嘴角。

      可她又想起了什麼,嘴角很快弭平,方學妹瞇起眼,雙手抱胸,狀似不在意地發話:

      「學姊,妳是不是比較喜歡姊姊啊?」

      「......蛤?」

      簡曦緣有些愣,方律璇這問的是什麼問題?喜歡姊姊難道不是亂倫?

      然而她那一瞬的猶疑令方學妹作出了錯誤的判斷,那雙清亮的眼眸暗了幾分,她抿了唇,低聲說:

      「呵,難怪你做夢夢到的都是前輩。」

      而後,方律璇再沒有聲音,側了頭就閉起眼,拒絕再和簡曦緣交流,弄的簡曦緣有些尷尬。

      這傢伙,自顧自地說了些莫名其妙的話後就進入夢鄉,真的是從高中到現在,都是一樣的任性。

      可偏偏,她就是喜歡這樣的方律璇。

      但也是她自作多情了,畢竟,方律璇從來就不缺喜歡她的人,她的喜歡根本不值一提。

      兩人一路無話,高鐵駛進終點站的時候已是深夜時分,簡曦緣不想打擾父母休息,拿著手機打算叫Uber,但她那單子還沒送出就被方律璇一把壓下,方學妹的臉很臭。

      「學姊,妳平常是不是都不看社會版?」

      方律璇一句話威壓十足,然而簡曦緣眨眨眼,答曰:

      「嗯啊,我平常都只看娛樂版。」

      那過於真誠的回答直接把方學妹弄無語了,她不再說話,一手一個行李箱,拖著就直直地往前走,簡曦緣有點矇,衝著方律璇的背影喊:

      「律璇!我們要去哪啊!」

      方學妹也沒回頭,有力的兩個字穿透寒風,砸入簡學姊耳際,令她風中凌亂——

      「我家。」

      方律璇家離高鐵站不遠,走路也就六七分鐘,現在時間已晚,在方律璇家借住一晚,隔天早上再回家,怎麼看都是最適選擇。

      可到了簡曦緣這,她卻怎麼也淡定不了,這突然就見父母了,沒帶點伴手禮成什麼樣子!

      在方律璇把鑰匙插入鎖孔的時候,簡曦緣突然一把按住了她的手,方學妹一僵,疑惑地看向她,以眼神詢問,簡學姊一本正經道:

      「律璇,我想去買點見面禮。」

      方律璇定定地望了她幾許,突然笑出了聲,那崩了一路的臉,在這刻終於暖化,連帶著看她的眼神都染上了幾分柔,她呼口氣,視線在簡曦緣緊張的臉龐上打轉,方律璇笑了笑,語帶揶揄,可偏偏目光很認真:

      「不用,學姊,妳不知道妳就是最好的見面禮嗎?」

      話落,大門開了,但不是方律璇開的,門從裡面被拉了開來,一人探出了頭,和簡曦緣對上了眼,她倆對視幾秒,那人綻開了笑容,朝她點頭說:

      「妳是曦緣嗎?」

      ......什麼情況?她這是已經變通緝犯了嗎?隨便來個人都認識她。

      簡曦緣有些慌,可再仔細一看,跟前女人和方律璇的面目有幾分相似,她很快會意過來,嘴巴很甜地喚了句「阿姨好」,方媽熱情地拉著她走了進來,邊走邊絮叨著方律璇要帶人回來也沒先講,要不她就會去買牛排。

      「阿姨,不用麻煩啦,是我打擾了。」

      簡曦緣頗有些拘謹,她求救似的看向方律璇,方學妹剛把行李擺好,輕咳一聲就要說話,她媽就又續道:

      「以前高中的時候我就聽方律璇天天提妳,說學姊真好,學姊好厲害,說學姊最漂亮,她最喜歡學......」

      「媽!妳廚房裡是不是在熬湯!」

      方律璇迅速地打斷了她媽賣隊友的行為,平時挺冷的一個人,現在看著挺焦急還挺可愛,簡曦緣輕笑一聲,望著方律璇把他媽趕進廚房,她走出來,目光瞥向另一側,欲蓋彌彰地發話:

      「我媽平常就喜歡開玩笑。」

      「喔。」

      簡曦緣應了聲,在方律璇鬆了口氣的時候,簡學姊壞心眼地加了句:

      「所以說學姊最漂亮那句也是開玩笑囉?」

      方學妹被口水嗆到,簡曦緣笑著就要說自己也是開玩笑的時候,方律璇猛地抬起頭,反駁道:

      「這句才不是笑話。」

      那話一出,兩人都愣了住,倒不是方律璇的態度輕浮,而是,她說那話的時候,太過認真,認真到,簡曦緣幾乎都相信了她那句話。

      相信,方律璇從高中的時候,就覺得她最漂亮。

      簡曦緣的臉倏地燒紅,紅紅火火的,快跟外頭貼的大紅春聯一樣紅。

      方媽幫兩人準備了雞湯當宵夜,冷冷的天,熱湯暖了胃,簡曦緣才有了一絲過年的真實感。

      進房間的時候,儀式感很重的簡學姊,正經地遞給了方律璇一個紅包,還摸摸她的腦袋說:

      「給妳壓歲錢,今年要好好長大。」

      氣得方學妹衝出去,回來的時候也帶了個紅包,她咬牙對簡曦緣說:

      「學姊,紅包給妳,今年要記得長長腦。」

      好的,一人一句,誰也沒虧。

      睡前方律璇抱著一床棉被走進來,她將那被子鋪好,朝簡曦緣道:

      「我們家的客房沒有整理,只能委屈妳和我一起睡了。」

      方律璇那話說的臉不紅氣不喘的,然而她的視線卻落在了別處,方學妹有個小小的習慣,說謊的時候會不自覺的移開視線,比如現在。

      她媽給簡曦緣鋪了客房的床,可最後客房的棉被卻出現在她房間。

      這中間是誰收了回扣偷工減料,不言而喻。

      所幸簡曦緣並未說些什麼,她不過一秒就鑽進了棉被裡,方律璇鬆了口氣,關了燈後,她在床邊深吸口氣,也跟著躺進了棉被中。

      誰也沒碰到誰,但不知道是誰的心跳過快,咚咚咚地在黑暗中很明顯。

      然而黑暗也可以掩蓋很多事,像是熟透了的臉蛋,泛紅的耳尖,抑或是顫抖的指尖。

      「學姊。」

      方律璇突然喚了聲,似是睡死了的簡曦緣回應了聲,方律璇這才呼了口氣,她很輕很輕地說了句:

      「妳在就好,我還以為,我在作夢。」

      夢裡有簡曦緣,感覺那會是一個很美的夢。

      沈默半晌,簡曦緣開了口:

      「律璇,現在是除夕了吧?」

      「嗯?對。」

      方律璇不解簡曦緣何意,順著回道,簡曦緣深吸口氣,續道:

      「那麼在今年的最後一天,我們來交換一個秘密,好嗎?」

      方學妹想了想,覺得自己大概沒什麼秘密,便同意了,簡曦緣讓她先問,方律璇隨口道:

      「那麼學姊,妳在車上到底夢到了什麼?」

      對於簡曦緣夢中的自己,方律璇很想知道,即使那答案可能令自己心碎,但關於簡曦緣的一切,她都想知道。

      聞言簡曦緣先是停頓了下,爾後她笑了笑,開了口:

      「我不是和妳說了嗎?我夢到了妳是我的前輩,我們兩個一起留守到最後一天,在小年夜這天一起開車回南部,啊對了,在夢裡,我們兩個在交往。」

      她那話落,兩人同時陷入了一片沈默中。

      方律璇掐住了自己的手掌,可卻抑制不住自己加快的心跳,腦子因為充血有些發暈,簡曦緣那話什麼意思?

      她們,在簡曦緣的夢中,怎麼會在交往?

      「換我問了。」

      簡曦緣發了話,方律璇勉強維持住理智應了聲,簡曦緣續道:

      「方律璇,妳其實,根本就沒有報告要做吧?妳留到最後,是為了等我吧?」

      轟地一下,方律璇的腦子直接炸了。

      簡曦緣靜靜地等著她的回覆,憋著口氣,體會到了何謂心跳如鼓,她剛剛看到了方律璇的筆電,什麼報告裡面會打滿她的名字?

      總之,她是不信。

      夜晚的氣溫令她手腳冰冷,簡曦緣遲遲等不到方律璇的回答,她感到有些失落,呼口氣,她正要轉過身,棉被冷不防地被掀了開,而後一人湊了過來,一把將她撈進懷裡。

      「學姊。」

      方律璇顫抖的嗓音在她耳邊響起,甚至帶上了些許的哽咽。

      「妳可不可以不要討厭我喜歡妳。」

      一句話說的語法不通,可簡曦緣卻奇異地理解了方律璇的意思,那刻,冷了的心又再次跳動,強而有力的心跳聲傳入耳際,兩人都有些發顫。

      簡曦緣轉了身,手一伸,用力地抱住方律璇,亮光灑進房內,落入兩人眼中,映著隱約閃爍的水光,甚似星光。

      「不討厭妳,喜歡妳。」

      簡曦緣柔柔的嗓音傳來,方律璇一下鬆了下來,而後簡曦緣的聲音繼而緩緩響起:

      「還有,在夢裡,我跟妳說,要是有下輩子,我希望能早點遇見妳,能比妳大,能照顧妳,能先對妳說喜歡妳。」

      簡曦緣摸了下方律璇的臉,笑了開來,一滴淚卻跟著落下:

      「所以我喜歡妳,方律璇。」

      而後,一個輕輕的吻落在了額頭上,兩人相視一笑。

      小時候簡曦緣最喜歡的便是年節,一家人團聚熱鬧歡慶,有紅包拿還能放假,小時的簡曦緣總是期待年節的到來。

      即使現在年味沒那麼重,她依舊很喜歡過年。

      而今年,她好像又更喜歡過年一點了。

      「新年快樂,學姊。」

      那人眼睛亮亮的對她說,簡曦緣笑了笑,回:

      「嗯,新年快樂,我最喜歡的小學妹。」

      新年快樂,萬事如意,我愛的人。

/

新年快樂!!!本文強烈建議和希澄太太的春節短文一起食用\(//∇//)\

上一篇回作家的PO

回應(8)


三個相同:
都有做夢、都是小年夜一起回家、都互相給紅包


 


三個不同:


地點(一個是在學校,一個是在職場)


回老家(一個回方家,一個回簡家)


年紀(一個簡年紀比較大,一個方年紀比較大)

2023-01-25 23:10 透過電腦版 回應
澄大新年快樂~
三個相同的地方:
1.都有作夢
2.都有給紅包
3.都喜歡對方

三個不同的地方:
1.作夢的人不同
2.先給紅包的人不同
3.一邊是已經交往很久,甚至想跟對方結婚;另一邊是在文章中才剛剛告白,開始交往

P.S.因為另一邊發錯了,所以這邊要留澄大的名字Ow<
2023-01-25 22:59 透過電腦版 回應

相同:
1.都有作夢環節
2.都有等待環節
3.都互相喜歡

不同:
1.一個做夢的是簡,一個是方
2.一個實際年齡方比較大,一個是簡比較大
3.一個故事開始就在一起了,一個故事後段才在一起
2023-01-25 04:56 透過電腦版 回應

三個相同
1.都有喜歡對方
2.都有一起回家過年
3.要進對方家前都很緊張

三個不同
1.一個是搭車,一個是開車回家
2.一個家裡沒人,一個家裡有人
3.一個是本來就是情侶,一個是最後才在一起
2023-01-25 01:07 透過電腦版 回應

相同的是
做夢、下班(課)、紅包
不同的是
職場和校園、年齡大的一方、吃醋的人
2023-01-24 00:55 透過電腦版 回應

三個不同

1.一個是夢中方律璇是學妹,另一個方律璇真的是學妹

2.一個是夢中同所大學,另一個則是現實是同所大學

3.一個是去方方老家,另一個是去簡曦緣老家

===我是分隔線===

三個相同

1.她們倆都做了夢

2.都是正要過年返鄉

3.雙故事裹在進入對方老家前都很緊張
2023-01-23 21:32 透過電腦版 回應

三個相同

1.兩個人都有做夢
2.都在等彼此 
3.都把對方帶回自己的家

三個不同
1.一個已經交往 一個後來才在一起
2.做夢的人不同 互換
3.一個方年紀比較大 一個簡年紀比較大
 
2023-01-23 20:51 透過電腦版 回應

3相同
都是一起回家
都有吃醋環節
都在等對方下課、下班


3不同
一個方律璇做夢 另一個簡曦緣做夢
一個故事設定已經在一起 另一個故事設定還沒
一個家人在家 另一個不在
2023-01-23 17:45 透過電腦版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