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2023/1/1起調整作家收入現金稿費匯款日與手續費
HOT 閃亮星─敘娜耽美稿件大募集

杉雄_BL

•高中-15~16歲

•多啦健在

•ooc預警

§

櫻花紛飛,美而豔麗,街道上的行人來來往往,除去那忙碌到沒時間停下駐足觀賞的上班族,那笑著朝同伴打招呼的學生們,應該就是最喜歡欣賞美麗花瓣飄落下創造出唯美場景之人了。

畢竟這也是他們最重要的時刻了,一年一度的開學季。

老早就出了門的野比大雄,站在人群最後端,苦惱的惦著腳尖,仍然是看不見自己被分配到的班級,人聲嘈雜,終於放下擠入人群的想法後,野比大雄後退一步,低呼聲入耳,才意識到自己撞到了人。

回過頭,大圓鏡片後的眸子睜大,他也是沒想到,撞誰不撞,居然是撞到他小時的“情敵”身上,更何況這人在國小畢業後就消失的無影無蹤,野比大雄無奈,抬手搔了搔後腦勺。

目光從一旁虛無,轉移至這位“情敵”身上,察覺到視線,出木杉英才勾起嘴角,百年不變的溫潤笑意綻開在臉上,盯著這人的笑容,野比大雄猛地惱怒,撇開頭,沉默數秒,才低聲的朝著出木杉英才道歉。

兩人四周的空氣安靜了許久,出木杉英才轉開視線,目光在野比大雄泛紅的耳尖停留片刻,雙眸微瞇,喉間不小心溢出輕笑。

「你在笑我嗎——笑我還是笨手笨腳的……嗎?!」

以為對方在嘲笑自己,野比大雄惱火了,雙頰不自覺鼓起,臉龐氣得染上紅暈,一雙大眼不干示弱的盯著出木杉英才,差一點就想動手打人了,雖然可能也是打不過。

急忙擺手,出木杉英才無奈,眼前這人仍舊是一捉弄就會氣的火冒三丈,但也很好糊弄……啊,應該是轉移話題才對,而對此頗有感悟的出木杉英才想著,順勢還抬手指了指野比大雄身後不遠處的佈告欄,薄唇微啟。

「沒什麼人了,大雄要不要去看看班級呢?」

變聲期的沙啞又帶著一絲低沉的嗓音入耳,野比大雄的反應只剩下眨了眨眼,隨後才恍然大悟一般,一邊抬手搔著後腦勺,一邊轉身,如果除去那早就紅透的雙耳耳尖,那大概會是多麼精妙的轉移注意力。

啊,又是三班呢,野比大雄盯著那大寫的數字許久,加以感嘆過程,才終於看向其餘學生的名字,看見那排於其中某人的名字時,野比大雄毫不意外,只是目光平靜的掃過。

高中了,兒時的玩伴早就各奔東西,承載了他可以說是初戀情感的對象,進入了女校就讀,那個對象本人,也就是靜香,她忙於課業,自然也是鮮少聯繫了,小夫則是入了貴族學校,胖虎倒是沒變,沒意外的和他進入了同一所高中就讀。

在他逐漸變得平靜的日子中,出木杉的出現,是他意料外的驚喜,說是驚喜也不對,野比大雄困惑著,但也很快拋到腦後,反正他也不在意。

看完名字,野比大雄失落的嘆氣,一個認識的都沒有,除了出木杉,竟然連胖虎也不同班級,鼓著頰,野比大雄原本直著的背脊彎下,怨念的情緒好似具象化。

出木杉英才抬手點了點佈告欄上他自己的名字,臉上的笑容是越發燦爛,語氣卻依舊柔和,彎下腰,湊近野比大雄耳側,愉悅的低聲安慰。

「大雄你看,我和你同班呢,至少我在啊……還是說,大雄並不想和我一起?」

沒人回答,沉悶的氣氛莫名壓的出木杉英才喘不過氣,慶幸的是,這氣氛沒有持續多久,因為鐘聲響起了,身周跑過許多不認識的同學,野比大雄沒動,出木杉英才也沒動。

「很、很高興你也知道我並不想跟你一起,出木杉同學。」

說完,野比大雄輕咳出聲,抬頭側目瞥了出木杉英才一樣,然後急忙朝著班級走去,落後於野比大雄好幾步的出木杉英才呆愣在原地,腦中閃過的是方才野比大雄抬頭時,被他看見的通紅的面孔。

是,害羞?出木杉英才恍然大悟,然後失笑出聲,才邁步跟上野比大雄的步伐,這是他沒想到的,居然心不對口,還是一樣的、一樣的……可愛。

$

出木杉英才有一個喜歡很久的人,他總是忍不住將視線移到那人身上,那人呆的可愛,善良卻又堅強,雖然成績的確不好,但他的優點很多,多到讓他羨慕。

他一直是一個老師們眼裡的乖孩子,成績優越,運動也熟悉,一切的一切他都是做到最好,包括待人處世,計算過的最溫潤角度始終沒有離開他的臉上,對任何人都十分溫柔的個性,只是,面具戴的太久,他也就摘不下來了,甚至他差點忘記真實的自己,是的,差點。

還好他遇見了那個人,那人不是完美的,不是優越的,但他活的天真,四周一切都是那麼的……美好,說不上是不是嫉妒,但他的確,有一度故意與那人心上之人曖昧不明,可能是吃醋吧,過了許久,現年16歲的出木杉英才想著。

野比大雄用狼狽的姿態闖入他的生活,讓他念念不忘,以至於出國幾年後,卻忍不住回歸國內,他想保護大雄的天真活潑,也想守護他生生世世,他不是一個會說什麼情話的人,所以——

距離教室的路沒有很遠,但不知道為什麼,他好像走了好久好久,側目,繡有校徽的黑色西服外套特別適合出木杉英才,白色襯衣和深藍領帶,或許是察覺到野比大雄灼熱的視線,出木杉英才腳步一頓,然後側頭,疑惑的看向那個早就低頭掩蓋視線的野比大雄,掩蓋的很明顯。

「大雄,我在班上只認得你……可以和你一起坐嗎?」當同桌。

看著出木杉英才苦惱的表情,莫名又觸動野比大雄心底柔軟的那塊,也可以說是被出木杉英才的微笑給掠奪了心神,傻傻地點頭,答應了這個毫無懸念的事情。

出木杉英才的笑更加燦爛了,然後他腳步一頓,雙眸眨了眨,像是才反應過來一樣,看向身後。

胖虎邁著六親不認的步伐靠近二人,然後抬手搭上出木杉英才的肩背,他揚起那看起來傻乎乎的笑容,最後又朝一旁努力降低存在的大雄打了個招呼。

「出木杉你回國了啊,好久不見好久不見!」

大喇喇的態度永遠是胖虎最好的識別證,出木杉英才微笑,附和著點頭,視線由下往上掃了胖虎一圈,的確是許久不見,所以物是人非。

胖虎變瘦了,從小時的胖,到如今的壯碩,身後的棒球包,無一不在提醒他,這個孩子王,也長大了,加入了棒球隊是吧,他是真實的為了胖虎開心。

「是呀,好久不見,剛田君。」

笑意盈盈,一旁被忽視的野比大雄左看右看,悄悄的扯上出木杉英才外套的衣角,察覺到衣服被輕輕扯了兩下,出木杉英才笑容微僵,卻很快恢復,不著痕跡的,將空閒的手背於身後,輕拍野比大雄的手背,安撫著。

兩人的敘舊沒有很久,上課鈴響了,胖虎扯了扯背後的背包帶子,然後再打了個招呼,便轉身跑離,出木杉英才看著胖虎的背影消失在轉角,側目,卻看見了讓他略帶驚訝的事情。

野比大雄微低著頭,雙耳耳尖仍然染著粉紅,但雙頰卻也跟著染上紅暈,低頭,兩人的手不知道已經交握多久,啊,是這樣啊。

「大雄?」

面色沒有絲毫變卦,只是帶著不易察覺的可惜,放開那只溫暖的手,然後他笑著,輕輕環過野比大雄的肩背,將人帶進班級中。

吵雜的班級忽的安靜,許多視線都看向後門門口,暴露在視野之中的二人,一個仍然揚著溫柔笑意,另一個則害怕的縮在後面,不過到了什麼時候,野比大雄還是不敢和太多人接觸,尤其是陌生人。

出木杉英才沒有害怕,自在的朝著班級同學打招呼,英俊又溫柔的男孩自然受歡迎,將野比大雄帶到空位上,然後隨意的把書包掛好後,班級同學,尤其是女生,便聚集到出木杉英才身旁。

「餒餒,你是從哪裡來的呀?」

「欸?你也是讀月見台小學嗎?」

「啊,你是三班那個?」

「喔,是那個全校第一?」

完全沒有給出木杉講話的機會嘛,野比大雄撐著下巴,仰頭看著出木杉英才的側顏,嗯,是帥的,但還是他野比大雄最好看,不容許否認。

-

上一篇回作家的PO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