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POPO華文創作大賞決選入圍作品
HOT 閃亮星─色之羊予沁耽美稿件大募集

【 圍上披布後的旅程】後記。副標:比起寫故事,我更愛創造

後記

副標題應該是:比起寫故事,我更愛創造。

關於後記我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主要還是說說關於整個故事的發想還有,我想想唷⋯⋯看我想到什麼就說些什麼事情吧。

這篇後記我一直在想要從哪個切入點描述,要從開始喜愛寫作,還是從去年發現自己能力不足開始,我想這些都是很好的開端,畢竟都屬於一個階段的開始。

曾經在YouTube看到有人這麼說:「寫作是一種病。寫作者總會來回繼續寫作。」

今天是我第三年參與比賽,第一年時我還在澳洲打工度假。當時我已告別寫作許久,甚至沒有好好地完成過任何一部作品。

正當我移動到新的小鎮,準備重新開始生活時,想找件事情來做,突如其來被喚起寫作的夢想,在網上一番搜索後,剛好看見華賞的公告,當時已經七月末,當時在想剩下五週怎麼可能完成一部作品,然後一切的開端就敲敲轉動,五週後我完成人生中第一本小說。(但那部作品被我刪掉了。)

一年後我心不甘情不願的回到台灣,很多事情接踵而來,沒工作卻比有工作更忙,庸庸碌碌、踉踉蹌蹌又到七月,第一年的失利,讓自己知道其實我不是天選之人,或許我沒有天賦,當然這是因為我有著一僦而就、自命不凡的幻想(所有事情都需要積累)。

後來我牙根一咬,便在投入回寫作的輪迴中,將第一年的故事重新譜寫,對一些我覺得不適合的地方修改,算是一次全身心的投入,然後「逝去的星期六」就這樣出現。

當然他的瑕庛很多,但已經是我當時戰力最高的展現,在故事裡面埋了大量的梗、彩蛋、寓意。

而有時必須承認,自己沒有想像中的厲害,再次迎來落馬,我再次被打到懊悔之中,而有一說一,我必須說前兩年的我比今年更容易進入心流的忘我狀態。

(此時也要感謝去年DC群中的諸位,沒有大家一起向前,可能我也不再寫作了吧。)

迅速帶過前兩年的瑣碎,不可否認這一切都是一堆苦水,約莫可以填滿日月潭,但走在成長的路上,誰不是跌跌撞撞,甚至傷筋動骨,甚至磕破腦袋,然後繃帶包一包繼續上路(只是一種形容方式,我沒有磕破腦袋,但今年比賽期間我確實遇到車禍,杵一個月的拐杖。)。

去年賽末到今年開賽之間,我先後開了三本書,還有一個封面設計,用三本書來找自己到底適合寫什麼。封面設計就是想滿足我圖像創作的慾望(後來我評估後,還是打算學習電繪,這是另一個故事。)

還有短文的練習,開了一個「一起做一個夢吧」的系列(其實我忘了我有做這件事,剛剛才翻到。)

除此之外當然是閱讀,但這次我不像以前選翻譯小說來看,反而是選擇大陸的網文小說來看,我認為只要是暢銷的故事都有可取之處,而事實上這些小說真的好看,只是都是百萬字的作品,許多我也是看到一個段落就棄坑。

也大量有意識的挑選遊戲介紹、影視劇動畫的介紹影片來看,看別人怎麼寫故事。

最後在今年三月我發現一件事情那就是,冷兵器奇幻的空架世界很多原形都來自「魔戒」與「魔獸世界」,除此之外日本有自己的上古奇幻空架,有著標誌性的巫女、武士、忍者,中國也有屬於自己的玄幻、武俠、修真、修仙。

此時我才真的開始發想整個故事,一個可以代表「我」的故事。

同時間我想起看《大嘻哈時代》時「熊仔」提出的一個主題「只有你才合理」。

所以在探索外在之後,反過來撥開自己,何謂「僅我才合理」。

這答案來的非常簡單,因為我身上最大的標籤就是「原住民」,當每個陌生人遇見我都會問:「你是原住民吼?」就這段每天都會遇到一回的問答,其實不難發現自己的標籤是什麼。

找答案很簡單,接著就是找資料,莫名的成為一個興趣使然的歷史探索者,找資料的過程滿有趣的,也發現很多從沒想過的問題。這段就這樣,過程實在太繁瑣,且要驗證很多事情,我還去詢問一些長輩他們小時候的生活,問部落的文化研究者,還有專注部落語言的專家。

但過程實在太特別,讓我忘記資料只是地基,我需要整合然後寫成小說,而過多的資料一度偏重在歷史小說上,也閱讀了巴代的斯卡羅人,再次回顧一些有關的電影,還有類似阿波卡獵逃、史前一萬年等史前電影,最終發現這些都不是我要追求的,我不是要寫歷史小說,不只是我不能,也是我不想。

奇幻呀!我是要寫奇幻小說。

問題又回來了,有一推資料的我到底要怎麼寫,我不想完全搬用個族群的名字特色,怕有爭議。(如果今天是我的族群被寫糟了,我自己也會不開心。)

為此我回頭去看J.R.R.   Tolkien怎麼開始寫魔戒,接著我發現他根本不是在寫小說,他直接創造一個世界,同時我也關注獵魔士,主要是遊戲版的「巫師」,波蘭蠢驢也是直接塑造一個世界。

兩者都算是將真實世界的各個名族、傳說等資料用借鑑、重整、柔和編寫一個嶄新的世界,或許我畫虎不成反類犬,但我還是依樣畫葫蘆的以這樣的思路開始發想。

先是了解台東地形,各種族的特色,可利用的傳說故事,一些語言的分支脈絡,各種族部落的一些習俗,服裝由來與食物、建築、器物、民生狀態等,一堆又一堆的事情要去解構再融合。

還有各種族的「超凡能力設計」、「信仰」、「政治架構」。

我要的是一個有原住民感的新奇幻世界,而既然是奇幻動植物也要有相對應的奇幻感,這又是一個新的挑戰,接下來就是關於台灣的動植物,還有發想。

最終花了三個月我腦中有了雛形,恩,讓我有大大的滿足感。

而故事呢?我要怎樣讓讀者進入這個我設計好的世界,怎麼進入?

最後我認真的寫出了「圍上披布後的旅程」

我必須承認後半段很倉促,但也是我認真的一字一字構想出來的,我承認他的粗糟,也不否認我投注的心血。

或許這故事也是今年的我,最高戰力的展現。

所以我說,比起寫故事,我更愛創造,創造一個世界

(設定集或幕後花絮,我在琢磨琢磨怎麼寫,或怎麼表達。)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2)


謝謝您分享自己的創作心路歷程^_^(非常期待您今後還可以創作與「圍上披部後的」相似主題的小說~!)(或是繼續創作您想要創作的小說主題~)
2022-10-11 17:30 透過電腦版 回應
我會持續創作的,這是我的命脈呀。

小葉也是唷,努力創作,也可以交換聯絡方式,偶爾聊聊寫作之類的話題,比較不孤單。
2022-10-12 12:07回覆

你所灌注的心血和熱情全體現在你的故事上了
相信你的故事不會背棄你
它的確體現了你想完成的事…
後半再修整就好了!
2022-09-16 14:11 透過電腦版 回應
感謝種子一路上的認可,真的感謝
2022-09-19 17:45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