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原創小說大賞|把握最靠近夢想的機會
HOT 閃亮星─黑白沙漠狐各類稿件大募集

[夢浮燈]如夢令(未完結,已坑)(崔珏X余清清)

[崔珏X余清清]如夢令

*崔珏結局《物是人非》後續

*本文又名《十世之後的你》、《天上地下,醋王相見》、《當她被星君和判官搶奪時》

*看了茶話閒情的一些些腦洞

*本文未完結,坑了,估計不會再寫,留個紀錄了

【一】

      余清清覺得一切都很荒謬。

      如夢初醒,她立在一偌大莊嚴的殿閣上。就算沒人告訴她,她也本能地知道這裡是哪裡。

      閻王殿──

      死者的歸所,傳說中人死後會來到的地方。自鬼門關入,行經奈何橋和彼岸花開的漫漫黃泉,登臺望鄉,最後飲下孟婆湯忘卻萬般煩擾,入了這幽都大殿論完生前功過,即可輪迴至下世。

      她之所以這麼清楚,並非單只因這些是耳熟能詳的民間傳說,也是因她生前……意外對這些神怪之事感到興趣,便小小研究了一番。

      可誰能知道,她真能夠這麼透徹地如書本和小說故事所寫的那般走上一遭。

      只是這些都並不能解釋,她眼下所經歷的一切。

      ──她甚至以為自己生出了幻聽。

      「汝不能去投胎。」

      殿首之人身軀凜凜,紫衣華貴,繡金龍紋栩然如生,在這落針可聞的森寒氛圍之中,更襯其眉目與音聲端然肅敬。

      不獨有他,還有他旁側佇著一長眉若柳、溫和含笑的俊美男子,執著墨筆和鋪展於手中的長簿,彎起的目光卻如蛇一般冷冷地盯著她不放,駭得余清清許久都不敢再朝那二人多看一眼。

      她盡己所能地極目掃了一圈殿內四圍,只道這些地府神明有諸多年輕姣好過分的容貌令她屬實驚異,尤其殿上那人──應當正是傳說中的閻王爺,從他口中說出來的話更是令她錯愕萬分。

      「──為什麼?!」

      她實在忍不住脫口問道。

      她自認生前連一點考試作弊的小惡都不曾犯過,更遑論從小對她動輒打罵虐待的父母她也未敢忍心忤逆──余清清自覺這一生活得兢兢業業、勤勤懇懇,但凡所有能努力的事兒她必定竭盡全力地爭取、拚搏,即便那些命不由人的惡運仍舊從不間斷地降臨在她身上,她也一向心大,極少生出怨尤的情緒……

      雖她這一生活得也不算頂長。但既然到底沒做過什麼錯事,她怎麼就不能投胎了?!

      閻王像是嘆了一口氣,說道:「……凡人,緣由吾剛已說過了。」

      「不,不是,我真沒聽清楚!大人您、您能不能再說一遍──」

      一定是她初來乍到給這些人嚇得神智不清這才聽錯了!剛剛聽到的內容一定全是幻覺!一定是!

      她那篤定又不失誠懇問詢的態度,顯是令閻王有些無語。但卻並無惱怒,儘管那像是寬容又難掩同情的眼神令她有些不快,同一時刻,余清清也依然在這座殿上感受到無數道刺人的視線,令她不得不再次低下眉眼,不敢直面。

      但她卻聽得清楚,這其中一道突兀卻沒有惡意的輕笑聲,引得她不禁悄悄覷眼過去。

      見是殿前下首一身白衣倜儻的銀髮男人,他手裡揣著白幡,盈滿笑意足稱得上是溫柔地望住她。方才她甫一入殿,猶且心神未寧時,這人似乎也出聲對她說了一句……什麼來著──

      『姑娘,好久不見啊。』

      那人頭冠上寫著「白」字,與其側另一男子一襲顯眼的黑成了再惹眼不過的對比,不消細想也知道此人是誰。而她生前絕對沒見過他……這肯定,也是她聽錯吧?

      「判官。」

      「是。」

      閻王似乎不想再對她說第二遍,便喚了身旁的男子代勞。但余清清不知怎的,這一聲判官和對方簡潔明晰的對答,竟讓她頗有些頭皮發麻,卻也不得不將視線循去。

      但,就好像剛才那道緊隨著她的眸光也是她的錯覺一樣,此時那男子朝她再自然不過地溫煦一笑,語調平和地與她分說道:

      「這位小姐,你前幾世……在人間與一位私自下凡的神仙意外有了姻緣,結成夫妻並有了一名孩子。後來此事被天界所知,那位神仙不得已回了天界領罰,但卻再也不得與你相見。人仙殊途,你累世因命中注定並無仙緣,也就始終難以修成神仙。」

      「現如今你在人世中過去所積欠的惡債均已還清,那位仙君也與天庭的大人自行請命願替你修百年之德、積萬民之福,正是為欲將你接回天上與他結為神仙眷侶,破鏡重圓、再享天倫。如此,小姐當然是不用再去輪迴往生了──」

      「不過你這一世,也是不小心出了點事故才導致死得太早,仙君現下在人界算算至少還有八十年的善行須得完成──所以也只好請小姐,先在這地府待上一段時日了。」

      「……」

      這些話再聽一次,她還是一臉懵圈。

      ──她某一世不小心跟神仙有了姻緣?

      還,還有一個孩子?

      那神仙為了她在人世間行善積德就為了把她接回去天上再續前緣……?

      ????

      余清清今年不過才不到二十歲。

      命不好早死也就算了,到底怎麼整出這麼多七七八八的么蛾子連死後都不能安生?!所以她是要在這地府等一個便宜神仙老公下來接她上去嗎?還買一贈一送她個娃!這未免也太玄幻了吧!

      她實在忍不住腹誹。就算她前幾世真和神仙有了什麼感情債,跟現在的她又有什麼關係啊?她根本連那位神仙是誰她都不知道!

      「小姐?」

      也沒發現那判官越說到後面神色似是越發陰沉,口氣更是越加嘲諷──

      余清清此刻只覺得……自己大概是還在做夢吧!

***

      高樓林立,車流不息,巨型的投影屏幕看板和諸多現代化的建築設施櫛次鱗比,齊整錯落在飄蕩一層朦朧霧氣的晴朗天空之下。層巒環抱、遠山如繪,闊大壯觀的市容以及遍布其間的綠植,宏偉入雲的人工橋墩甚至橫跨過一彎碧藍似海的長河,人來車往之聲不絕於耳,無不充分體現出這個城市的活力,儼然一副大都會的模樣。

      當余清清被鬼吏帶出閻王殿時,她才有種回到現實的感覺。

      「……哦嚄!現代地府很先進啊!」

      余清清回頭一看,哪裡還有閻王殿的痕跡,身後是她剛才行過的奈何橋,與似通往郊外密林山間的幾條小徑,再轉過頭來,眼前則是一座現代城市,比鄰於大馬路旁的石板人行道上,上頭跨越整條街的牌匾還正轉著數位走馬燈:「~   (   ^∀^)/幽都歡迎你\(   ^∀^)~」

      厲害了這,居然還有顏文字……

      她瞠目結舌:「所以果然不是做夢吧,我已經死了。」

      原先著鴉青色暗袍的鬼吏也都紛紛換上了類似於軍警的現代制服,雖然猙獰的惡鬼面具依然蒙在臉上,看上去倒也不突兀。

      領著她走的一個牛頭小哥現在也頓時變成了一張人臉,嚇了她一跳。

      「……你誰?!」

      「哈哈,別慌!是我啊妹子──」罩著件白條紋的紅衣外套、內裡白衫的帽子外露出來,青年一身的休閒打扮,稍長的額髮也被頭帶高高束起,顯出一張十分清俊的臉蛋,嘴裡卻是吐出極為豪邁的東北腔:「這是我平常的樣子,妹子可別嚇傻了……你咋這麼意外,已經2021了都,地府這樣也挺正常的吧?」

      「可是剛才──」

      剛才她在閻王殿所見的跟這會子看到的完全不是一個畫風吧!

      牛頭撓撓臉,認真給她解釋:「哦,你說剛才啊,你看到的那個只是像是虛擬空間一類的東西,叫作『幽冥樞』,為了維持咱地府優良的文化傳統啊,一般幻境裡的佈景程序,都是按照千年前來運作的,但如果像你這樣需要暫住幽都的,當然也是早就和人界同個模樣了……那叫啥來著,與時俱進嘛──不然搞得像穿越似的,你都習慣了現代生活,死後怎麼還得整得跟活在古代豈不是很不方便麼?」

      「行吧……」

      「來吧妹子,上車,我載你去租屋處哈。」

      所以她現在被帶上了一台車子也不能說多意外了。

      「你就安心待在這哈,保管你和在人界一樣待得舒舒服服!不過……呃,這裡的錢就和人界一樣,得自己賺,或是家裡給燒──妹子你家裡人如果不大燒錢、或是沒燒夠給你的話,那就還是要得找個工作比較穩當一些。當然啦,大人那邊也說了,你想繼續上學也行。」

      也不知為什麼他後面說得有些支吾,這在余清清耳裡聽起來很正常。

     

      她確實和家裡感情不好,這次意外死掉,也不知道他們多久才知道,紙錢她是不敢指望了。估計還是得找工作。

      她生前雖然還是讀大學的年紀,但因為家境清寒,她也被迫早早就出來工作,從小就習慣了半工半讀,養成了許多技能。不是她自誇,她會的工作還挺多的,因此倒不怕自己找不著工作。

      至於讀書嘛,聽起來她還有八十年要在地府過啊……先找到工作再說。

      「對了,大人那邊特別交代了,你的情況特殊,如果遇上什麼困難,可以找陰官幫忙的。那麼你就好好休息吧,有事可以給俺……不,給判官府打電話。」他說著便遞來一張名片,上頭寫著判官府,崔珏,還有如人間一樣的多種聯絡方式。

      只是這個職稱下一行……

      M大法學教授?

      ????

      地府公務員兼職不犯法的嗎?

      感覺自己不應該還有閒心開玩笑,余清清很快就進到屋裡。

      房間雖然不大,但家具擺設一應俱全,若是放在陽間,這也足可說是二三線城市的高級套房了,租金必然不菲。不過既然她是那個什麼仙人的妻子,這點優待還是理所當然的吧!

      既然之則安之,她洗漱一番後便躺到床上沉沉睡著了。

     

上一篇回作家的PO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