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夢想衝刺吧勇者們。2022POPO華文創作大賞
HOT 閃亮星─鹿潮耽美稿件大募集

《最後一日》(2016年中秋寫作活動)

主題:尖叫吧!中秋

需包含關鍵詞:中秋、嫦娥、玉兔、吳剛、月餅、燈籠、月亮、團圓、賞月、燈謎

除了燈謎,其他的都包括在內。

      -------

      今天是廣告商大肆宣揚的中秋節。

      我百般無聊地坐在沙發,用遙控器對著電視轉台。

      無論是轉到哪一台,都是中秋特約節目。

      無聊!我關掉電視,把遙控器扔開。

      家裡一片靜默。

      今天是中秋節。

      但爸爸外出應酬,媽媽約了閨蜜逛街,弟弟跟朋友去喝酒。家裡只剩我一人。

      什麼中秋,什麼團圓,什麼賞月,什麼吃月餅提燈籠。這些情景在我家從不曾見。

      我冷笑。

      這算什麼家?

      手邊的手機響起。

      我接起來,才按下開通,小玉那帶著一點尖銳的聲音立刻把靜止的空間切開;「妍,我決定去公園提燈籠!你也來吧!」

      提燈籠?又不是小孩子,有夠無聊的説!

      「我也約了阿娥過來,趕快過來吧!」還沒等我的回复,她就關機了。

      這人從來都不把別人的話聽進耳的。

      我對著盲音的手機無言。

      不到一分鐘,一條訊息進來,「記得帶燈籠喔!」

      算了,反正閒來無事,去走走也好。我隨手捉起爸媽買了一堆卻沒用的燈籠,和家門鑰匙就出門。

      *****

      來到公園,一抬頭,就看見高掛在半空中,帶著幾分血紅的月球,明亮圓滿得就像近在眼前,伸手可觸。

      心裡有種說不出的莫名不安。

      還沒摸清那是什麼感覺,小玉那熟耳的高音調遠遠地傳來,「妍,這邊!」

      我轉頭,略過幾名路人,就看見小玉就坐在公園裡,行人散步道路旁的一座石椅上,向我用力地揮手。

      我緩緩地走過去,跟她碰頭。

      「怎會突然想來公園提燈籠?」我有點疑惑。認識她那麼多年,我還不曉得原來她也會到公園來散散心。

      「我才不想留在那虛偽的家一起賞月吃月餅什麼的,」小玉不悅地哼道,「平時又不見得有那麼和藹可親,何必在這種日子做作!」

      看來她家又開什麼晚會之類的。

      「那阿娥呢?」我記得她說過今晚是要跟男友過中秋的。

      「阿娥被男友放飛機了。」小玉幸災樂禍地嘻嘻笑著,毫不珍惜地将手中的燈籠拋上拋下,「活該,誰讓她的重色輕友!」

      這家夥,從來就不會同情一下別人。我無言地沉默著,把玩手中那簡樸的紙燈籠。

      雖是她提議提燈籠,但她卻把自己帶來的燈籠扔在一旁,坐在石椅上看人。

      既然她不做提燈籠遊公園這樣白痴的事,我也省得麻煩不提這回事,跟她一起看人。

      雖然已是晚上,但公園中還是相當熱鬧。每個人都在進行屬於自己的活動。

      有些人提著燈籠遊公園,有些人聚在一起喝酒聊天,有些人在湖邊放水燈,有些人甚至在公園中擺下桌椅,邊吃月餅邊賞月。

      「眞不明白人類幹嘛這麽喜歡吃月餅?那明明就是開戰的信物!」瞥那些人一眼,小玉嗤之以鼻。

      這是什麼奇葩的觀後感?我無力吐槽,繼續看他人歡愉地進行著屬於他們自己的慶祝活動。

      九點以後,阿娥才姍姍來遲。

      「太慢了!」一見面,小玉就對她大聲疾呼。

      「有點事,所以來遲了。」阿娥扯開嘴角勉強一笑。

      我注意到她眼睛有點紅腫。

      看來她和她男友之間有些問題,但,還是別插手別人的感情事比較好。我識時務地不願多話,阿娥從不愛說她男友的事,我也無從勸導。

      小玉卻毫不留情地嚷嚷起來,「該不會是為了你那傻仔男友吧?」

      「什麼傻仔男友?」阿娥不悦地皺起眉頭,「別那樣叫他。」

      我也沉下臉,惱怒地斥責她,「小玉,別這樣說人壞話,很沒禮貌。」

      小玉變了臉色,尖銳地叫道,「什麼嘛!你們現在是聯合起來排斥我了?」

      這人眞會胡攪蠻纏。我氣不打一處來,瞪著她說不出話來。眞不明白當初怎會認為她的無理取鬧是爽快直白?

      「算了,不是說要提燈籠嗎?」阿娥沒好氣地拿出她的‘寶可夢’燈籠,「你們的燈籠呢?」

      一見那質地精緻可愛的塑膠燈泡燈籠,小玉驚喜交加地叫起來,「比卡丘燈籠?好可愛!讓我提一下!」

      說著就伸手奪燈籠,阿娥沒想到她動手就搶,一失神,燈籠就易手了。

      阿娥不高興地想搶回來自己的東西,「這是我的!你別每次搶人家的東西!」

      「給我玩一下有什麼關系嘛!」小玉不還,把燈籠藏在懷中,閃避阿娥的手。

      「還給我!」阿娥扯住小玉,不擇不饒地想奪回燈籠。

      「我要玩!給我玩先!」小玉嘴中嚷著,手上不忘避過阿娥的搶奪,「玩一下就還你!」

      「我不要!」阿娥少見地生氣起來,「為什麼每次都要讓你?我就是不讓!」

      两人來去推搡,已有動手打架的趨勢。

      「小玉,阿娥,你們別吵了。」我攔在她們中間,想勸阻她們。

      「小氣鬼!」小玉一把推開我,對她怒駡道,「借玩一下會死啊?」

      阿娥乘她分心一伸手,把燈籠拉回來,小玉驚覺失手,伸手用力一拍,打在她手背上,阿娥一吃痛,失手把燈籠摔在地上。

      小玉馬上彎腰去撿,阿娥見已來不及搶救,怒火中燒,一腳用力踩下,怒道,「我就算是弄壞也不給你玩!」

      小玉瞪著地上爛掉的燈籠,尖叫一聲,從地上衝向阿娥,高高舉起的手握著一塊東西就往阿娥頭上砸下。

      阿娥被她一砸,發出一聲恐怖的尖叫,摔倒在地。

      小玉沒有就此放過她,反而撲過去騎到她身上,像發了瘋一下又一下的,用手中的石塊砸她。阿娥尖叫幾聲後,就沒了聲音。

      「小玉你瘋了?」我這會才反應過來拼命拉開她,「住手!別打了!」

      為什麼事情會發展成這樣?這明明不是什麼大的事⋯⋯

      小玉狠狠地推開我,握著染血的石塊,陰森森地瞪著我,「怎麼?你也想來一下?」

      我被她猙獰的神情嚇倒,驚駭地退了幾步。

      「最討厭你們那自以為是的嘴臉!」小玉不屑地拋下這句話,就動手把癱軟的阿娥拖向湖邊。

      她難不成是要把阿娥推進湖中?

      我驚駭得六神無主,想喊人求助,卻發現周圍空蕩蕩的,不見人跡。

      人呢?我嚇著了,剛才那麼多的人去了哪裡?難不成⋯我見鬼了?

      「妍,救我…」就在我精神恍惚之際,阿娥奄奄一息地向我伸出手,「她瘋了…快殺了她…」

      我一咬牙,衝過去,拖住小玉手臂,想阻止她接近湖邊。但小玉用力一揮手,我就被她被推跌在地,擦傷了手腳。

      「小玉,別鬧了,快放開阿娥!」我徬徨無措,只能哭著哀求。

      小玉完全不理睬我,瘋魔似地繼續拖著阿娥走向湖邊。

      就在小玉要把她推進湖中,阿娥突然掙扎起來,轉身把小玉用力一推⋯⋯撲通一聲,小玉整個人栽進湖中。

      我反應不過來,呆呆看著眼前一切突然逆轉,無法作出應對。

      水面傳來聲音⋯⋯

      「⋯⋯救命⋯咕嚕⋯救⋯救我⋯⋯妍⋯」小玉在水裡撲騰著,向我求救。

      「小玉!」我終於接上線,發出尖叫,想衝過去救人卻無從下手。自小時溺水後,我就再也不敢下水,更別說要跳進這看起來漆黑無比的湖水中游泳。

      「妍⋯救⋯救我⋯⋯」

      就幾分鐘的時間,小玉消失在湖水中。

      漆黑的湖面回復平靜,像是把人吞噬的魔鬼又潜伏到水面下,安靜地等待它們的下一個祭品。

      「你為什麼這樣做?」我轉頭對阿娥怒吼,渾身停不下來的發抖,「你⋯你殺了小玉!」

      「是她先要殺我的!」阿娥尖銳地反駁我,「我是自衛反擊,這樣有錯嗎?」

      我用力搖頭。這是不對的!殺了人就是不對的!

      「明明就是她來搶我的東西!」阿娥搖搖晃晃地,一步一步地逼近我,憤怒地,「你為什麼不幫我?」

      靠近了,我才看到阿娥的半邊臉已被血水浸濕,血肉模糊的,血水流過她下巴,不斷滴落。隱約地,可以看到她的頭腦門上有塊地方深深的凹陷進去。

      我發出一聲尖叫,退了幾步,不顧一切地,轉身就逃。

      一路慌不擇路地飛奔,我這時才發現,剛才還熱鬧喧嘩的公園此刻卻是靜悄悄,黑沉沉地,不見人影。

      心裡一慌,我腳下步伐一錯,錯腳踢在石階上,整個人往前一栽,額頭叩在石階上,眼前一黑,頓時人事不醒。

      *****

      意識漸漸地回攏,一凝聚清楚後,我立即驚跳起來。

      眼前的媽媽被我嚇了一大跳,睜大眼睛瞪著我喊道,「妍!你怎麼了?」

      「媽,」我反手捉住了媽媽的手,焦急地叫道,「小⋯小玉她要殺阿娥!可是被阿娥推下水了!阿娥流了好多血⋯小玉溺水了⋯快救她們!」

      「胡說什麼啊!」媽媽白我一眼,然後對我床的另一方向苦笑,「抱歉,小妍她…可能有點腦震盪了。」

      我轉頭一看,小玉和阿娥就站在我床的另一邊。我嚇了一跳,差點摔下床。

      「你們怎會在這裡?」我不能置信地叫道,後知後覺地發現週圍環境不像是在公園。環顧這白色的空間一圈,我驚慌地問道,「這裡是哪裡?」

      「這裡是醫院,聽說你突然進院,我們都來探望你。」小玉一臉擔心,「妍,你沒事吧?」

      「不對!我們應該在公園才對!」我又驚又怒地指責她,「明明就是你約了我們!你還殺了阿娥!」

      「你做惡夢了吧?妍。」小玉攤開手,「我沒約你們啊!」

      「我們都在家裡跟家人聚會。」阿娥皺著眉,輕輕地問道,「妍,你怎麼了?」

      我也不明白怎麼了,我明明是在公園失去意識的。我疑惑不解地看向媽媽。

      「你是在家裡的客廳被發現的。」媽媽為我解釋,「醫生說你可能是暈倒時,撞到桌角。」

      客廳?我茫然,我不是在公園暈倒的嗎?

      「醫生說你只是磕破額頭,養好就沒事了。」媽媽安慰我。

      我沒說話。總覺得好像有什麼不對。

      「既然你沒事,那我們就回家了。」小玉直接了當地開口告別。

      「你好好休息,別胡思亂想了。」阿娥仔細地叮嚀我後,也跟著離開了。

      两人離開後,還不到五分鐘,媽媽的手機就發出樂聲。接起來聽後,媽媽發出驚呼,「什麼?雪蒂新包包到了?」

      「妍,媽媽有事出去,你自己好好照顧自己,有什麼問題才打電話聯絡媽媽。」放下手機後,媽媽快速地交待著,話音一落,抓起她的手提包就匆匆離開了。

      我連說再見都來不及。

      病房中一片寂靜。

      我默默地看著白色的天花板出神,腦海中一片空白,直到手上的一陣刺痛引起我的注意。

      難道我摔倒時也傷到手了嗎?我抬起手一看,在看到手掌的擦傷,我霍然坐了起來。

      這個,是我在公園被推倒時的擦傷!

      果然!我經歷的一切都是眞實的!

      如果只是做夢,我手上這些擦傷是從哪裡來的?我怎會感覺到如此清晰的痛楚?

      可是如果是眞的,那沉溺在湖中的小玉,被砸打至頭破血流的阿娥怎會好好的,出現在我眼前?

      「不對!這不是夢!」我抱住頭,喃喃地說著,「明明就不是夢⋯⋯」

      「可是,小玉和阿娥好好的⋯⋯」

      我扯著頭髮,用力搖頭,想把一切逐出腦外,「做夢,全都是假的!全都是夢!」

      「不對⋯眞的⋯」

      「怎會⋯」

      *****

      才踏出醫院,一陣細微的鈴聲響起。

      也沒見小玉接起電話,就有股低沉的嗓音響起,「如何?」

      「失敗了。」小玉漫不經心地回答,「這目標也不能承受壓力。」

      對方沉吟一下,「嫦娥?」

      原本沉默不語的嫦娥無奈地開口,「她太軟弱,對付不了后羿的。」

      「又要等下一年。」小玉不悅地撇嘴,「找了三千六百五十人都沒一人能成功。」

      「下個目標?」男人沒理會她的抱怨,直接地問嫦娥。

      嫦娥招出虛擬平板,在上面劃拉幾下。螢幕上,眼神中帶著陰霾的女孩虛擬影像和資料漸漸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清秀男孩的身影和資料。

      「竟然又是一個男孩子?」小玉架著嫦娥的肩膀,輕佻地笑道,「你對你前夫的重口味有何感想?」

      嫦娥白她一眼,甩掉她的手。

      男人嘆氣,「有個不好的消息;太白金星來訊,滅日箭已完成。」

      「這傢伙真的想滅日嗎?」小玉詫異地瞪眼。

      「那一直都是他的信念。」嫦娥垂著眼簾,低聲地道。自被逐出天庭後,他一直都惦念著不該留下那最後一日。

      「到底能殺死后羿的人幾時才會出現啊?」小玉誇張地大聲哎聲嘆氣。

      「希望下一次能成功吧。」嫦娥看著螢幕中的男孩嘆息。

      「天庭給的什麼未來預測機能信的嗎?」小玉不屑地,「都用了那麽多次,沒一次能成功,是在耍著我們玩吧?」

      「別亂説話。」嫦娥瞪了她一眼,「你還受不夠教訓嗎?玉兔。」

      玉兔不悅地哼了一聲,低聲,「什麼爛任務,自己做不了才丟給我們…」

      嫦娥不理她,「時間到了,吳剛。」

      「我們就不能再留幾天,找到這新的目標嗎?」玉兔反對,她受夠了每年都要用那顛簸的空間跳躍來回地球。

      「空間跳躍不穩定,除了中秋,其他時間都在刮電磁風暴。」吳剛毫不留情地道,「難道你想在地球呆上一年?你是想死在地球上狂暴的紫外線下嗎?」

      玉兔只得不甘心地閉上嘴。

      「打開空間吧,吳剛。」嫦娥毫不動搖地道。

      最後一個日子會不會隕落對她來說,本就無關緊要,這麼多年過去,她早已習慣在月球上過活。只是,后羿⋯他從沒放下過。

      嫦娥輕輕嘆息,携同小玉走進眼前張現開來的空洞。

      月球上,基地裡獨自一人操作檯面的吳剛瞄了倒數器一眼,嘆口氣。

      距離最後一個日頭消失的時間只剩下一零九五日。

      (完)

感言:

終於趕在十七日之前發文。

要說這文,眞是難産到想棄文了。

首先,出現的靈感是朋友的爭執出人命,這點在後來看到六月提出版規疑問後,讓我猶豫還能不能寫。

想了很久才决定将尾聲的起因著墨多一些,加入科技版的神明,以去除前頭的驚慄氣氛。

確定內容後,就去找確實的資料(popo的習慣),找遍網上資料,才發現找不到看過的那篇暴君版的后羿。(那篇傳說是誰寫的?給popo出來,popo保證不打死你!)

本想改內容,但卻已改不動,時間也近截止日期,只能艱難萬分的繼續寫下去。

結果原本是除恐怖暴君后羿的內容,變成了除想滅日的后羿⋯⋯

無論如何,希望大家看得開心。

後註:

此文為某論壇的中秋特約寫作活動,不過由於字數不合格,所以此作品視為無效。

PS:由於使用的設備問題,無法正確地檢查字數,導致字數超出限定,失去了參賽資格。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