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夢想衝刺吧勇者們。2022POPO華文創作大賞
HOT 閃亮星─鹿潮耽美稿件大募集

2022年7月5日,阴;终日等消息

连续两日都在停水,不知道在搞什么鬼。跟学生说了假期补课的事。两轮投票,第一轮是决定上网课还是一如既往的线下课,线下课胜出,第二轮是决定到底是上午上课还是下午上课,上午胜出。就是不知道能不能醒来。这个学生说,早上很难清醒,就有学生说,下午很难清醒,看来清醒的是我,给学生补课本身,跟屠夫要猪选择死法一样。但不补课行不行,我又不是学生。“我又不是学生”这一句话真是意味深长,这意味着老师拜托了往日学生的身份,就象统治者从工人中来,然后当上资本家。其次,补课不补课,很多时候不是由上课的老师决定的,像我,要听从公司的要求,还要考虑到学校的建议。就算是学校的老师,那也不过是听从学校领导的建议而已。我也想真真正正找个学校了——这才是终极的背叛。但是,既然要补课,那就决不能做样子。盖成绩会成为我的样子。投票主张网课的,除了一两个要离开此地回老家的外地人之外,好几个都是上课分心,不盯着就不开口的人,一旦到了网上,那就是通过摄像头看人,也不是,是看人头?还是看笔记本上的手和笔?放过我吧。据算是大学生,也一样随处可见做功课必须拔网线的人——现在还有手机。要求大学生以下的人专心学习本来就是奢望,好学生都不行。不然为什么需要老师呢?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