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夢想衝刺吧勇者們。2022POPO華文創作大賞
HOT 閃亮星─鹿潮耽美稿件大募集

花動一山春色。

女主醬,一隻沒心沒肺的妖,對人間那些男女癡纏之事嗤之以鼻。都什麼事,至於這麼死去活來的嗎?

看那些薄情書生癡情妖的話本更是白眼翻到天上去:你們人未免太自作多情。我們才不會這樣的好吧。

女主醬活了很久很久了,覺得世界很沒意思,很久以前她或許愛過別人,或者是妖?但太久了,別說回憶,連名字和長相都記不起來了。她開始意識到世間一切皆浮雲。輕飄飄的沒有重量,感覺不到意義,於是開始咒罵一切,愛看毀滅、災難和事故。

有天她遇到了男主醬。男主醬對她一見鍾情,各種示好,他的愛意日月可鑒,簡直驚天地泣鬼神。女主莫名其妙,女主黑人問號,女主把自己變成各種醜陋面目企圖嚇退男主,可男主還是愛她。女主無語,但又覺得這人挺好玩,便同意他待在自己身邊,對自己好(有便宜不佔是傻子吶?),但同時說起話來絲毫不留情面,完全不給人留希望,明擺著「你就永遠當老娘舔狗吧」,男主還是癡癡的,像你在暴風雨那天隨手撿回來,之後打死都不肯離開你的小狗。

這時候女主要滿五百歲啦,要和天上的公子聯姻。公子是很英俊一神仙,和她也熟,但是就是太熟了,而且兩人對情愛之事早就失去興趣了,雙方的各種荒唐事早在一百年前都互相見識過,現在他倆只想擺爛。

「活太久好無聊啊」、「是啊找個機會一起去死吧」,是會這麼嘟囔然後約好一起逃婚的好基友關係。

男主對這個公子很有敵意,公子倒是笑瞇瞇,咱們都快五百歲的仙了,就不跟小孩子(二十三歲的男主)計較啦,從此三個人一起共度了一段和諧得詭異的時光。

後來天界和妖界開戰,人界也受到影響,世間變得亂七八糟,男主為了保護女主死掉了,雖然女主自己可以躲過去,但男主還是下意識地護住她。女主有點傻了:這個人居然是真的那麼喜歡我,喜歡到可以為我去死的地步。

公子看世界只變得越來越糟,他無力回天,他深感無力,不想看到一切,但也死不了,只好倒頭睡覺,天天睡覺,誰也叫不醒。女主踹他屁股,說你是豬啊,他沒反擊,只小聲說:我們這些東西的存在意義到底是什麼?這違反自然法則,看不到盡頭的生命,為的又是什麼?

活那麼久超級痛苦,為什麼還成天有人想長生不老啊?

女主也很痛苦,現在她知道男主醬是如此喜愛她,可是她卻還是沒能動起一點心思。她開始覺得自己很糟糕。是一隻壞透了的妖。

為什麼非得和他們一樣呢?公子還是懶懶的,就算無情,就算鐵石心腸,為什麼那就是壞的呢?和人一樣,就算好嗎?你看,他們是那樣氾濫的多情,可不還是把一切搞得那麼糟糕。

妖也無情,仙也無情,妖和仙也把一切搞得糟糕。女主醬反駁,然後兩人沉默,並一起罵起這個操蛋的世間,就和以往一樣。

沒有誰應該就是什麼的樣子,也無所謂好,無所謂壞,喜歡也罷,不喜歡也罷,幾乎沒有意義。但是他們這些活得久的傢伙,會記住一切(雖然不能永遠記住)。這是為數不多的意義之一,同時也是折磨,不過還沒有對一切徹底無動於衷,終歸是好事。

不要麻木,實在沒辦法,保持疼痛也是好的。公子認真地對她說。

女主聽說人有輪迴轉世,想再見男主一面。一晃眼又好多好多年過去,已是現代。女主默默看男主出生,看他學會走路和說話,看他第一次上學捨不得媽媽大哭,看他暗戀起班上的班長……她覺得奇妙極了。她已經快要記不得男主的面目了,看到這個新生的男孩,關於男主的記憶逐漸復甦,出於一種補償心態,她覺得很滿足。但是儘管男孩和男主長相一致,她卻已經覺得是陌生人了。

男孩十七歲的某天,班上轉來個漂亮女孩,漂亮女孩一見他就笑得特別開心,就是有點兒瘋,她特別坦率特別認真地問:你喜歡我嗎?

這是他們認識不到兩小時內發生的對話。

男孩很懵,吶吶地:現在談這個會不會太早。女孩哦了聲,尾聲拖老長,但也沒有不高興的意思,兩人就這樣相安無事,做了一陣子好同學。

不過老實說,一個對你示好的漂亮女孩,很難不對她產生好感。男孩慢慢喜歡女孩了,他約她放學後天台見。典型青春浪漫故事將要收尾的情景,用膝蓋想都知道男孩子會說什麼,可她眼眸不見起伏,無悲無喜,只是靜靜點頭。

天台上男孩子赤著臉皮說喜歡妳。女孩深深望他,卻只說:你真的不記得我啦。

男孩傻傻地啊了聲,只見女孩有些傷感的笑容:你曾經很喜歡很喜歡過我。是可以為我去死的地步哦。女孩慢慢收起笑:你現在,還可以為我去死嗎?

男孩感覺情況不對,緊惕地往後退一步。女孩見狀笑出聲:逗你玩的啦!膽小鬼!

不知道為什麼,男孩感覺女孩要哭出來了。可再看女孩,她笑眼彎彎一如往常,剛才是錯覺。

女孩說:你不是他。

他已經死啦。早就死啦。這個世界上果然沒有永恆不變的東西。她心裡說。也講不清楚放下了還是怎麼樣。這人真討厭,那麼多年了,好多事都忘了,卻還能輕易教她心煩意亂起來。可她是不喜歡他的吧?

到頭來什麼才算喜歡?她凝目望著那張相似又陌生的臉,自嘲一笑:問世間情為何物?到頭來我還是不清楚。

是不清楚,還是活太久忘了,還是壓根不想搞清楚,覺得就這樣朦朦朧朧也挺好?她不去想了,向著圍欄往後一仰,男孩心驚肉跳扒上圍欄一看,樓下還是那些玩耍的嬉鬧的,毫無異常。他奔下去看,沒有任何痕跡。

他失神落魄,和別人說起女孩,別人只是一臉疑惑:你說的是誰?我們班上沒這個人。

就好像他只是做了一場夢。

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1)


總覺得是很有貓咪道士風格的作品呢。
篇幅短小,劇情波瀾不大,但融入許多妳平素思索及觀念,輕巧而流暢。
像一部短片。前期有些中華氣,後頭的校園段落又含日系氛圍。
人生還是起起落落落落落才有意思哪。殊途同歸,終有一死,但是過程的品味是最棒的。
2022-07-01 15:39 透過電腦版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