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夢想衝刺吧勇者們。2022POPO華文創作大賞
HOT 閃亮星─鹿潮耽美稿件大募集

1987

「一九八七年這一年,我反口不認罪了,這改變了我繼後年多的梅監牢獄生活。

我自早一年認罪後,並無做違心事,或去替共產黨塗脂抹粉。爭取心意也是減刑一兩年,我乾脆不要,立刻釋放則看來無望,可是早已決定反口,會見父親時,他一反過去勸我認罪的態度,當時我心想,民運期間,衝鋒陷陣,險是我冒的,我幹甚麼要你們的原諒,你們又憑甚麼資格來裁判我,心中頗為憤怒。無論如何,我還是對父親說我要反口,他也知事關重大,我一旦反口,肯定不會好過,但他已做好心理準備,對我說發生甚麼事也不要緊,阿清會照顏他下半生。」-------(無悔的征程)

八七年的營劉活動正在壯大。營劉會在三月聘請香港律師上訴,在八月再派三名代表上京,到駐京的港澳辦拍門。

一月《中國之春》特輯向環球讀者發出劉山青事件及營劉行動。

二月,我的父親聘請香港律師,關祖堯律師事務行,去信給廣州中級人民法院和高級人民法院要求給我減刑。

香港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出版的《白皮書號外》,底頁全版報導了我的事件,標題為《劉山青曾為社會公義努力過》

《UCA   News》、亞洲天主教新聞聯合會報導了我的事件和甘仔的絕食。UCA   是亞洲區天主教教會的最大新聞網。

同年,芝加哥大學關注中國人權學者司馬晉,Jim   Seymour向他的友人   David   Platt    寫了一封保密信件解釋我的事件。

梁啟賢在報章撰文討論我的事。我的朋友營劉會的骨幹劉子濂,在記者會上指責當年的不少社會活動者曾在學運時認識我,但他們不肯為我發聲。

我在執筆時整埋資料,發現兩位大學同學,新青學社導師,李龍根和何國沛,具名為我撰文討公道。這在我的眾多舊友中,其行為鳯毛麟角,十分難得。

甘仔為艇戶絕食,他一直關注弱勢,艇戶事件讓他享有很高的認受性,今次絕食被中外傳媒廣泛報導。隨後的到港督府的請願,有二十二個團體聯署,和梁耀忠等二十多人參與,人數比以往的增加。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