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夢想衝刺吧勇者們。2022POPO華文創作大賞
HOT 閃亮星─鹿潮耽美稿件大募集

那一吻创造的生存奇迹

浩瀚无垠的撒哈拉大沙漠仿佛亘古不变,它慵懒缱绻如同一位身披金色面纱的妖娆女子,给人以强烈的吸引和诱惑。然而,撒哈拉沙漠又似乎是一位美丽与凶悍并存的女神,不少探险者在它金色的柔波里祭献了宝贵的生命。

2006年4月,一支由十位美国人组成的探险旅游团进入撒哈拉沙漠腹地,然而时隔不久就在流沙和风暴中遇险,当救援队赶到时,八名旅行者已经丧身沙海,只有一对恋人一息尚存,经过抢救恢复了健康。乔伊斯.怀特是团队中唯一的女性,她的恋人马汀.哈里斯也不是最强壮的一个,医学专家最终揭开了谜底,让他们侥幸逃过死神魔爪的竟然是濒危时极尽缠绵的长长一吻。

勇者之旅

马汀.哈里斯一直对位于撒哈拉沙漠腹地的塔西利台高原怀有强烈的向往。同样的爱好将他和8位探险爱好者联系在一起,他们组成了一个探险队,决定进入撒哈拉沙漠腹地探险。

盼望已久的行程即将开启,马汀一路飞奔去向女友乔伊斯.怀特报喜。乔伊斯是一位身材娇小、有着阳光般灿烂金发的女孩。两年前她和马汀在去埃及旅游的途中相识相恋,乔伊斯也同样喜欢非洲原始神秘的文明,但听马汀说完自己的计划,她还是忍不住尖叫起来:“撒哈拉沙漠腹地?你疯了吗?难道你不知道这有多危险。”

恋人的关心让马汀非常感动,但沙漠召唤着他,他兴奋地似乎一分钟都无法等待。知道自己无法阻止马汀的疯狂冒险行动。“好吧,如果你一定要去,我也去。你陪我去买旅行装备吧。”

“亲爱的,这可不行,这次参加沙漠探险的所有团员都是年轻强壮的男性。这样艰苦的旅行不适合你。”马汀拒绝了她的提议。

“你就让我去吧。在你身边,总比担心到发疯要好的多。”

在乔伊斯恳求下,马汀终于答应带她同行,就这样她成为了探险旅行团中唯一的女队员。

经过一个月的准备,包括马汀、乔伊斯在内的十名探险队员在位于尼日尔边境的比尔马小镇集合了。比尔马是古老的图阿雷格骆驼商路的出发点,他们将由此穿越撒哈拉沙漠中最为凶险的泰内雷沙漠,最后到达阿加德兹镇的市集。这条凶险的560公里沙漠之路蕴含着无数奇妙的景观,还能看到泰内雷沙漠中唯一的树木“爱情树”。这是一棵古老的相思树,树冠可以覆盖数十平方米,不仅是指引人们寻找水源的路标,而且一直被看作忠贞爱情的象征。

为了这次旅行,马汀和他的队友们不仅购买了全套越野装备,租了两辆最新款的越野汽车。“这条路曾经被骆驼队征服,我们的越野车装有车载定位系统。相信我们一定可以顺利到达阿加德兹。为了史无前例的勇者之旅干杯!”在从比尔马镇出发之前,队员们信心百倍,他们跃跃欲试兴奋的神情感染了乔伊斯,她很快忘记了出发前的诸多担心,开始了探险之旅。

离开比尔马后,他们的越野车很快驶入了一望无际的金色世界。撒哈拉沙漠是如此的安宁静谧,没有树木、没有人烟,唯有被云朵切割成线状的金色阳光、布满水纹的沙丘是流动着的。三天后一株枯萎的树木就笔直地挺立在了他们的面前。“看啊,‘爱情树’。这说明我们已经进入了泰内雷,走完了骆驼队七天的行程。”队友们兴奋地跳着笑着。

这就是传说中可以带来幸福的“爱情树”。1973年这棵树在一夜之间被神秘摧毁,但它巨大的枝杈依旧笔直地指向天空。队员们纷纷在相思树下祈祷,希望爱情树为他们带来幸福。

灾难突降

撒哈拉并非只有美丽和浪漫,它以灼热的骄阳、高达53摄氏度的高温和随时都可能出现的风暴,守护着自己的领地,考验着每一个敢于来犯的生灵。

最初的几天,他们的两辆越野车一直用冷气抵御沙漠的炎热,但漫长的旅途至少还要持续一周,大家只能在最热的正午开放冷气,尽可能减少汽油的消耗。然而,即便上午,沙漠的气温也可达到40多度,车内闷热不堪。队员们只好拼命地喝水补充水分,一阵阵灼热的风呼啸而过,带走了皮肤上的每一滴汗珠。

越靠近沙漠腹地,旅行就变得愈发艰难,车辆经常被陷住,大家一次次冒着酷暑将车辆从绵软的沙坑中推出来。短短六天时间,库存的饮用水已经消耗大半。与其他强壮的队友相比,乔伊斯身体缺水情况更加严重,皮肤被晒得脱了皮,嘴唇渗出了血珠。

数天的长途跋涉,大家都非常疲惫。从第九天开始,旅行团改为昼伏夜出,白天在沙丘的阴影下休息,躲避酷热,黄昏太阳落山后再继续前进。大家早早在沙丘背阴的地方挖好沙坑,并用帆布搭起小小的帐篷。潮湿的沙土透出难得的清凉,令这些疲惫的旅行者非常惬意。乔伊斯与马汀相拥着躺在一个小帐篷下,静谧的沙漠能让他们清晰地听到彼此的心跳声。

经过一天的休息,队员们的身体恢复了很多,当夜幕在撒哈拉沙漠缓缓拉开的时候,他们又踏上了行程。夜晚的撒哈拉气温降到了4摄氏度,虽然没有了白天的灼热,但夜色笼罩的沙海更加凶险难测。次日凌晨2点左右,他们的越野车刚驶入一片沙丘地带,突然打着滑无法前行。

仿佛一个巨大的沙漏,脚下幼滑的沙粒正在一点点滑落,马汀大喊一声,“不好,是流沙。”大家急忙发动汽车,又推又拉,希望赶快撤离这个危险地带。然而,更大的灾难接踵而来。转瞬之间,撒哈拉由一位温情的女子变成了一个狂暴的悍妇,一阵狂风吹过,天地都在颤抖,巨大的风暴卷着满眼狂沙奔袭而来,大家挣扎着站不稳脚步。

在风暴和流沙的双重袭击下,越野车越陷越深,慌乱中,马汀拉着乔伊斯跌跌绊绊地滚下沙丘。满眼的飞沙走石,满耳的狂风肆虐,他们只是死死抓住对方,紧紧贴着地面抱在一起。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风暴渐渐平息了。马汀和乔伊斯抖着身上的黄沙站起身来,他们高声地呼唤着每一个队友的名字,在沙海中四处寻找。十几分钟下,一个小沙包开始蠕动,身材高大的亚瑟一边吐着嘴里的沙里,一边咒骂着站了起来,随后又有五名队友被找到,但机械师约翰逊却始终没有出现。数小时过去了,大家一直在呼喊着,但回应他们的只有撒哈拉死一样的静谧。

大家都明白,约翰逊再也不可能离开这片美丽和暴戾的土地了,每一个人心情都非常沉重。然而阳光再次从地平线缓缓升起,当看清自己的处境时,更加深入骨髓的恐惧和绝望就代替了死里逃生的庆幸。流沙已经停止,但他们的越野车却已不见踪影。更加恐怖的是,他们只有几瓶饮用水和少量的食物。一位队员哭了起来,他的紧张和绝望影响了大家的情绪,所有人都变得狂躁而悲伤。

这样的局面马汀也完全没有料到,几分钟后,他站起身来:“我们必须找一个阴凉的地方原地等待。离旅程结束的时间还有三天,那时负责迎接我们的队伍会知道我们失踪了,并通知搜救部门来寻找我们。”

“马汀,你的决定太荒谬了。我们只有这么一点水和食物,就算三天后他们立即找到我们,我们也已经被渴死、饿死了。”亚瑟立即反对。

马汀和亚瑟各执己见,谁都无法说服谁。最后亚瑟决定与马汀分道扬镳,趁气温还不算太高继续前进,另外三名队员犹豫再三,还是认为主动自救比较合理,于是跟着他离开了栖息地。

马汀和乔伊斯拥有三瓶饮用水,但考虑到亚瑟和队友们更耗费体力,他们将两瓶水送给了他们。亚瑟拥抱了马汀和乔伊斯:“等着我们,我们一定会找到援兵回来救你们。”

这时马汀身边只剩下了乔伊斯和另外两名极度疲惫的队友。望着蹒跚远去的队友们,马汀非常伤感。“乔伊斯,你相信我吗?”乔伊斯说,“我相信沙漠自救知识,也相信你。”

吻回生命

除了少量的水和食物,他们只有身上的衣服,没有任何东西可以在沙海上摆出求救标志。乔伊斯脱下身上的红色衬衣递给马汀。在炙热的沙漠,脱掉外衣不仅让她难堪,而且会导致皮肤水分蒸发更快。“你这样做很危险。”“如果这件颜色醒目的衣服有用,我们四个人都可以获救。这很值得。”乔伊斯非常坚决。

马汀撕掉了自己的衣袖,用布条将两块布连接起来,遮盖在乔伊斯身上。“那么,让我们一起来分享阳光吧。”

三个男人捧着那件红色的外衣攀上沙丘,将衣服撕开,尽可能展开、压住。整个过程像是一个仪式,庄严而肃穆。

尽管如此,在方圆800多平方公里的撒哈拉沙漠,这个标志还是渺小得可怜,等待的过程也许会非常漫长,大家徒手在阴凉处挖出沙坑,然后躺下来节省体力和减少身体的水分流失。  

躺在阴影下的沙坑里,他们每天只能喝很小的几口水和一小包食物,在煎熬中忍耐着等待着救援的消息。但三天过去了,四天过去了,他们最后的水和食物快要吃光,沙漠依旧一片死寂。另两名队员再也受不了了。他们爬到马汀和乔伊斯的身边,抽泣地说“我们是不是要死了?我们还要等多久,我们还能不能活着离开。”

“会好起来的,相信我。你必须安静地躺着,要知道伤感和哭泣都会让自己更加疲惫。”马汀竭尽全力安慰他,但死神步步迫近的恐怖和绝望让他们变得更加狂躁,“马汀,你是个魔鬼,也许我们根本就不应该跟着你留着这个鬼地方。也许我们应该跟着亚瑟离开。”他们拼命殴打马汀,大声地咒骂着、哭泣着。

时间在缓慢地流逝,又一天过去了,艾伦和亚力克谢起初还会偶尔咒骂,但后来再也没有了声息。已经很久没有吃任何食物喝一滴水,马汀和乔伊斯也已经极度虚弱,轮番陷入昏睡,却一直脸贴脸靠在一起。“睁开眼就能吻到你,多幸福啊。”乔伊斯说。

第七天下午,马汀突然大喊起来,“乔伊斯,看,是绿洲,是大海。”乔伊斯很清楚,这是灼热和干渴让马汀出现了幻觉和神志不清,她一遍遍亲吻并安慰马汀。等马汀平静下来,她就用尽最后的力气爬起来,在四周努力地挖掘,寻找和收集梭梭草、骆驼刺之类沙漠植物延伸到沙漠中的毛根,抖掉粘在上面的沙子,用力揉烂,然后小心地喂进他的嘴里。

尽管这些毛根里只是一点点水分和营养,但还是让马汀有所恢复,次日清晨他略微清醒,乔伊斯已经精疲力竭,无力地倒在身边。随着太阳越升越高,气温也在一点点上升,他们似乎能感觉到生命正在缓缓地离开躯体。马汀捧起乔伊斯的脸颊,几天来可怕的折磨已经让她变得瘦弱憔悴,脸上嘴上一层层脱皮,美丽的金发也失去了光泽。“也许我们真的等不到救援队到来了。你怕吗?”

“不怕。我相信神能看到我们,一定会来拯救我们。如果一定要面对死亡,这也许就是我最喜欢的方式。躺在你的怀里死去,也是一件幸福的事情……”乔伊斯缓缓说着,声音越来越小,目光也渐渐变得黯淡……

“乔伊斯,乔伊斯……”马汀不停地轻声呼唤着,但乔伊斯没有任何回应。马汀什么都做不了,只能不停地亲吻她,希望用爱拉住乔伊斯正在飘散的生命,希望唤醒她,哪怕那一天是岁月的尽头、是地老天荒。

这个缠绵的亲吻长久地持续着。黄昏即将到来,太阳也在深情地亲吻着地平线,撒哈拉沙漠披上的橘红的新装。马汀似乎看到,在这片眩目的橘红中,身着婚纱的乔伊斯轻盈地颠起脚尖,亲吻着自己,马汀微笑着缓缓闭上了眼睛……

一个多小时后,一道烟尘过出,由美国和尼日尔组成的联合搜救队由远而近缓缓驶来。“看啊,看啊,那里好像是一个标志。”一位搜救人员在望远镜中看到一个小小的红点。“是的,是一个标志,一件红色的衣服。”

探险队未能在约定的5月3日到达,负责接待的当地机构意识到可能发生了危险,及时向警方报案,搜救队已经分头沿图阿雷格骆驼商路搜索了5天。在这件衣服的指引下,救援队终于找到了马汀四人栖身的地点。但遗憾的是艾伦和亚力克谢已经死去,他们的身体早已变得干枯僵硬,在他们身边的沙地上,到处是情绪狂躁时抓出的痕迹。

当人们看到马汀和乔伊斯时忍不住潸然泪下,他们也已无声无息,但依旧唇对唇保持着拥吻的姿势。“抬走吧,这对恋人能够这样死去,也是一种安慰。”但当他们抱起马汀和乔伊斯时奇迹发生了,两个人依旧保持着体温和微弱的心跳,他们的口鼻间竟然还保留着一丝呼吸。“上帝啊,他们还活着,赶快抢救。”

马汀和乔伊斯被先后抬上了车,随队医生立即对他们进行了抢救并补充损耗的体液……

就在这时,队长就到另一支搜救车队打来的电话,他们在离发现马汀、乔伊斯等人地点三公里处发现了四具尸体,他们就是亚瑟和他带走的三名探险队员。经过检查他们的死亡时间大约在五天之前。

在医生照料下,当天晚上马汀和乔伊斯开始出现轻声的呻吟,第二天清晨马汀率先睁开了眼睛,“乔伊斯,乔伊斯……”他虚弱地呼唤着。另一张床上的乔伊斯也逐渐出现了情绪变化,她皱着眉似乎在努力地睁开眼睛,终于一缕光线透过微微睁开的缝隙透进来:“马汀,我在这里……”

两个多月后,这对恋人举行了隆重的婚礼。尽管两人脸上的晒伤清晰可见,但那些褐色的伤疤如同生命的勋章。这段与死神擦肩而过的经历已经深深地镌刻在了他们的心中。两人走访了每一位遇难队友的亲人,为他们送去问候和力所能及的帮助。

参与救治的坎拜伦医生,一直对这对年轻人死里逃生,感到无法理解。按照医学数据,在极度缺水的情况下,人在炙热的沙漠中,最多只能生存三天。况且与他们同行的8名年轻强壮的男子都已丧身沙海,这对恋人是靠什么保全了性命。随之他邀请多位医学和心理专家,对这对幸存的恋人进行了会诊。

经过数月的研究,一份令人震惊的研究结果出现在大家面前:正是这对恋人濒危时的亲吻,给两人赢得了宝贵的生存的机会。

根据专家们介绍,在人体水分消耗的各种渠道中,“呼吸丧失”占有很大的比重。乔伊斯和马汀在等候救援的几天,一直面对面地贴在一起甚至长久地亲吻,双方呼出的大部分湿润空气在他们的口鼻周围形成一个湿润的小环境,又被对方吸入。因此,两人因呼吸造成的身体水分损失比其他队员要大大减小。据调查,长期生活在沙漠地带的非洲人很早就开始使用类似简单有效的“救命奇招”,当在沙漠中严重缺水的情况下,他们就会尽可能地与同伴靠在一起进行“贴面呼吸”,他们口对口、鼻对鼻地休息,以减少水分流失。

另外,充满爱意的亲吻,会使人的大脑中产生一种可以引起快感的激素,使人产生幸福、愉悦、镇定、放松的感觉。真是这种激素使得乔伊斯和马汀在可怕的灾难面前,一直保持着平和的心境,没有像其他人那样惊惶失措,减少了不必要的躁动和绝望,也将能量和水分的消耗达到了最低。  

这对恋人无师自通地掌握了“救命奇招”,逃脱了死神的魔爪。而真正创造这一奇迹的,是沸腾的爱。

上一篇回作家的PO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