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夢想衝刺吧勇者們。2022POPO華文創作大賞
HOT 閃亮星─鹿潮耽美稿件大募集

法無塵(七十六)中原板蕩

原本只是搶糧食,後來演變成百姓暴動、專門攻擊官衙,民間甚至出了「黃巾黨」出面聲討官府王室、聲勢浩大。這些「暴民」們相當聰明,他們繞過了普通百姓的營生、專門攻擊與官府政商勾結、利益掛勾的富裕官僚或商人,也因此獲得絕大部分百姓的支持。當負責圍剿安靖的軍隊出現之際,「暴民們」立刻隱身在城郊鄉間的農民中,若軍隊因此而對百姓們動手,又會引來路見不平的道法師關切。惹怒道法師們可不是鬧著玩兒的,那後果,整個國家的軍隊都承擔不起!

就在漢室王廷正頭大的時候,同位於黃河兩岸的唐國與宋國境內,基層鄉鎮也開始動盪不安。

在唐國,各諸侯擁兵自重、幾個王侯藉口世道不太平,不約而同的鎖住自家食邑、頗有藩鎮割據、自立為王的味道,真正的唐室王廷政令已出不了長安城。

宋國則是文臣在政爭上壓過了武將,逼得一干武將們下獄的、發配的、高掛戰袍回歸故里的皆有之,人才急速凋零,整個國家防禦力空前低落。最後連想要派兵剿滅山匪,都只能由文臣掛帥,外行人胡亂指揮下,最後剿匪成了被匪圍剿,甚至民間傳出「好男不當兵、好鐵不打釘」的順口溜。一時之間,宋國最富庶的鄱陽湖、洞庭湖周邊,全被大小盜匪勢力佔據了,宋國王廷則是騎虎難下__打不動、也沒本領招降。

中原板蕩不安,北方的元國得了消息躍躍欲試,想要趁此機會「牧馬中原」;又怕自己師出無名、被其他國家圍剿,所以派了使臣先去跟清國商量,最好兩國鐵騎一起出動,橫掃那一大片黃淮平原。

提前知道消息,身兼五國國師的御虛子,雖然是魔龍化身為人,隱身在人間四處逢源,但如今紛擾的態勢,一開始也讓他忙得焦頭爛額。最重要的是,這五個國家彼此都在打對方的主意,御虛幫哪邊都不對、他也不想幫。所以,「國師御虛子」最後收集一大批黌宮學子們散發出來的「悟」之後,便消失無蹤了。

「人類自己捅的簍子,我幹嘛跟在後面收?」御虛脫下代表國師身分的長袍,換上一身清爽素雅的文人裝束,悠哉悠哉地走出莊園,向漠北的鳴沙山行去,鳴沙山的山谷裡,藏有他在兩百五十年前、尚未踏足人間時、經營的洞穴。

眼看著幾個大國要打仗,周邊的小國家們各個繃緊了神經、堅壁清野,就怕哪支軍隊「不小心路過」的時候,順手把自己也滅了。

這時候,「道法師」甚或更高階的「光明使」成了香餑餑,各王室爭相討好不說,那些家族裡出了個道法師的人家,更成了闔城百姓仰望倚仗的希望。

就說齊國的一個邊陲小鎮即墨吧,那古城歷史悠久,城垣殘敗不說,經歷了兩千多年的發展,城區也早就不夠用,只能在最外圍矗立了一座象徵性的大石門,門楣上高掛了個「即墨城」的匾額,就算是標示了。

這樣的「防禦」,絕對禁不住軍隊攻擊。眼見齊國即墨位於攻擊漢國的方便之路上,就算即墨城不想為漢國堅守,也架不住自己首當其衝的地理位置啊!於是城主連同闔城鄉紳,一一拜訪了城中幾家培養出道法師子弟的家族,拚命的動之以情、說之以理,外加誘之以利,好說歹說就是要各家族召回自家遊學在外的道法師子弟,當作守城的最大底氣。

他們還擔心哪國路過的軍隊不長眼,一下子就「失手」在自家城裡燒殺搶掠起來,便在最外圍的「城門」大路口,插上一隻隻代表各家道法學院的旗幟,警告意味濃重的宣告往來人等:「我們即墨城裡有這許多道法學院出來的道法師在此居住,想要亂來的最好當心!」

眼見即墨城這招用得好,許多大小城鎮也開始各出奇招,有的請了人穿上道法學院的制服每天在城門內外晃蕩,有的直接在城門口大書「恭迎光明使某某蒞臨」字樣;還有的不惜重金,請道法師在城門上畫了各種閃亮的靈力符號,就像設下陣法一般,讓經過的人敬畏不已。

在明國楓城的天道學院裡,最近的布告欄上也熱鬧非常,多的是各種「招聘」,不外是想請這些道法師們出面來為自己家園鎮場子。

沒辦法,道法師、光明使都是天外高人,如閒雲野鶴一般難尋,唯一有個頭緒、能夠通曉聲息的窗口,就是坐落在各大國名城中的道法學院了。雖然學院裡的道法師都還只是學生,法術能力不是最強,但總比一般人強上幾百倍。再加上,那些有名的大道法師、光明使一類人物,交遊對象必定包括了這些道法學院;所以、想要傳達消息,還真只有找上中原大陸的五大道法學院了。

「誒,最近公佈欄上最熱門的招聘,你看到了沒?」前面兩個「寅」字輩的小學弟,在餐廳門口邊排隊、邊八卦著。

「那些『招聘』,我們都只能看看,想接也接不了啊!」一個學弟唉聲嘆氣的回答道。他們也想接這些外快活兒啊!但是除了租借自己的制服之外,其他的要求大多都得四級道法師以上才能做到,哪裡是剛入學的初級道法人能夠接下的?

「那個招聘,還真是不得了;我覺得,其實那是在招我們的導師或是院長去吧?學院裡的學生哪裡會有這能耐!」第一個學弟感嘆的議論道:「那個賞格真是太誘人了___五十萬金幣、外加五千顆靈力球!可惜,我們都沒有那種本領。」

「哼,我倒是覺得,真能完成那項任務的人,應該也不缺金幣和靈力球了?這樣俗氣的賞金,想要找到不俗的高人,真是緣木求魚啊!」第二個學弟快步拉著同伴,說:「哎,那邊有空位了,快過去!」

子靈原本不甚在意,聽到學弟們的議論,突然升起一股好奇,反正剛吃飽了也該散步消消食,那就走去教學區的辦公室前面,「瞻仰」一下布告欄吧!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