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夢想衝刺吧勇者們。2022POPO華文創作大賞
HOT 閃亮星─鹿潮耽美稿件大募集

極光趙陽篇

我與小品相識於大一,我們同科系,同教室上課,她笑起來甜甜的很可愛,我常不自覺的看著她。

有次臨上課前一分鐘她才衝進教室,剛好我旁邊有空位,她順勢坐下來。

直到下課,我鼓起勇氣問她:「妳今天好像比較慢。」

她不好意思的笑笑:「我不小心睡過頭。」

「有需要的話,以後我可以先幫妳佔位子。」

我不知道哪來的勇氣說出這句話,還好她也沒有其它反應,反而爽朗的說好阿謝謝。

從幫她佔位子,到買一送一的飲料,不小心多買的早餐,為了練字多寫的課業筆記,她終於發現到我別有用心。在上課的時候傳了一張字條給我。

【你是不是對我有意思?】

看到字條,我像是說謊被揭穿的小孩般緊張,手心冒汗,不知道該不該回應她。

得不到我答案的她,臉色也越來越尷尬。

整堂課教授像是在說外星語似的,我一個字也沒聽進去。

下課她就匆忙落荒而逃,我開口的機會都沒有。

接下來一週,她在上課前最後一秒進教室,刻意坐的離我很遠,下課鐘一響就立刻離開教室。

我看著我旁邊空了一個禮拜的位置,心裡有說不出的苦味。

終於我受不了,在她離開教室時追了出去,顧不得還有稀稀落落的同學在離開教室,我拉住她:「為什麼躲我?」

對於我突然的行為,她明顯嚇到,一會兒才回答我:「我沒有躲你啊。」

騙人。「那為什麼不再坐我幫妳佔的位置?」

「我……怕被別人誤會我們有什麼,不太好……」

聽到這答案我心都冷了一半。

「妳不喜歡我?」

她抬起頭,用她清澈的大眼睛看著我,小心翼翼的問:「你喜歡我嗎?」

我突然慫了,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但我知道不回答,她又會開始躲我,所以我用另一種方式回答她:「我做的還不夠明顯嗎?」

「很明顯。」

她回答的很小聲,但臉上漸漸泛紅,有了淺淡羞澀的笑意。

她的笑容,讓我心裡開了花,這一刻,全世界都為我們停止了。

她又開始坐我旁邊,吃著我刻意多買的食物,我們下課一起走在校園,我從不小心碰到她的手,到直接握起她的手,用了一個月的勇氣。

大二時不能再住校舍,我們刻意租相鄰的套房。她必須打工賺生活費,我家家境好一點,不用這麼做。

但我會去等她下班,一同吃飯回家,我喜歡她工作的樣子,應證了那句廣告詞,認真的女人最美麗。

我們還是窮學生,在彼此生日時,還是能擠點錢,送對方廉價但最具心意的禮物。

那是我最懷念單純美好的小日子。

我們給對方的成人禮就是彼此,我們都是第一次,尷尬青澀,又不得其門而入。

結合時,她痛苦的緊咬下唇。

我問她:「很疼嗎?」

她眼淚已經懸在眼角,還強笑著搖頭說:「不疼。」

她就是這樣,永遠以我的感受為優先,我

抱緊她承諾她:「這輩子,妳是我的,我是妳的,我們永遠不分離。」

「好……」她細聲回答。

我愛妳,小品,我好愛妳。

這一刻,我們是幸福的。

沒想到,給這個承諾的人是我,毀了這個承諾的也是我。

母親打電話給我,說父親公司資金鏈出了問題,銀行貸款貸不下來,面臨經營困難,父親尋求一些人幫助無果,小筑她父母說可以幫忙,但希望能與我家聯姻。

小筑父母與我爸媽是世交,小筑一直喜歡我,我是知道的。我對她沒感覺,我只把她當朋友,我已經有小品了。

我斷然拒絕,我沒告訴小品這件事,我怕她擔心。

我開始聯絡幾個大學家境比較好的,或富二代同窗。但大家都跟我一樣剛出社會沒幾年,身上哪有錢,有錢的也沒有投資意願。再接到母親的電話,是父親為了公司的事病倒公司,在醫院被搶救回來的消息。

我知道,我終究輸給了命運與現實的殘忍。我答應了小筑家的條件。

該怎麼跟小品說?

我們已經在著手婚禮,試婚紗的她,美的不可方物,挑選餐廳,試菜,婚禮小物,她滿臉的幸福融入,我怎麼告訴她這個殘忍的訊息?

我用加班來逃避她,她對我沒有任何懷疑,等我下班幫我煮宵夜,要我不要太累了。

她越這樣,我越感到自己渣。

終於我對她提出分手了,她震驚的表情我至今無法遺忘,我寧願她塞我兩個耳光,罵我渣男,我心裡還會好過一些。

但她依舊不吵不鬧,在我藉口出差的幾天,搬離了我們的住處。

我一進門,發現家裡空蕩蕩,所有成雙成對的東西,全都只剩下一個形單影隻。

我忍住打電話給她的衝動,在寂寞的房間裡,用酒精麻痺自己。

接到她吃安眠藥入院的消息,我第一時間衝到醫院,守在她旁邊直到她醒。

面對她的質問,我無以回答,只告訴她:「小品,妳很好,對不起,妳要好好的。」

我殘忍的離開病房。

接下來為了婚禮我很忙。

拍婚紗時,攝影師全程狐疑的看著我,因為他一直無法從我的眼神抓到一絲對小筑愛意。

婚禮上牧師問我:「趙陽,你願意娶這個女人嗎?愛她、忠誠於她,無論她貧困、患病或者殘疾,直至死亡。你願意嗎?」

我回答:「我願意!」

我不願意,但我無可奈何。

新婚之夜,我躺在小筑身邊很久,久到她主動來撩撥,我猛然起身。

「小筑,抱歉,給我點時間。」

說完我離開房間,走進次臥,關門上鎖。

我望著窗外的天空發呆,敏敏這幾天的朋友動態,顯示她們正在芬蘭追極光,不知道她看的星空,是否跟我看的是同一片?

小品,我的女孩,我好想妳。

再接到消息,竟然是她在安寧病房。

我趕緊與敏敏約時間到病房,我想見她。

但敏敏問過她後,告訴我小品不肯見我,並祝我一生求而可得。

我哀求敏敏,幫我說說話,讓我見她。

敏敏嘆口氣:「小品醒著時間不多,你在這等一下,她睡了再進去看她。」

果然半小時後,敏敏帶我進病房,熟睡的她瘦的我快認不得,憔悴的令我心一陣絞痛,眼淚浸滿了我的眼眶。

她祝我一生求而可得……

我快步離開病房,開車來到山上一座古剎,我跪在佛前磕頭猛求,求祂給小品一點奇蹟。拜託祂讓小品健康,我願用我一生所得償還。

許是我跪了太久,哭的太失態,沙彌將我從地上攙扶起來。

「施主,因何事何苦?」

「求而不得苦。」

沙彌輕嘆口氣,微笑離去。

我失神的走下山,坐上駕駛座,愣神片刻,手機傳來敏敏的訊息:【小品已逝】

小品已逝……

意思是,

我再也不能從別人口中知道她的消息,

不能從共同朋友的臉書狀況中,她被tag的照片中看到她,同學會她也不會出席。

無法再故意去她會去的地方與她巧遇,

無法再每個思念她的夜,停車在她住處樓下,直到她燈滅再離開。

無法看見她再遇到一個對她好的男人,讓我在遠方為她祝福……

無法……千千萬萬個無法……

外面下起了傾盆大雨,比我們分手那天的雨還要大,我看不見前面的景象,一片迷茫。

我與小品相處的過往歷歷在目,耳邊傳來茄子蛋那首歌:我愛妳沒問題,問題妳不是我的……

我的眼淚無法控制的不停滑落。

我終於願意承認,早在那個雨夜,我失去了那個眼睛閃著光,努力愛著我,且我也愛她的女孩。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1)

求而可得
人生!! 求不得 ⋯⋯
2022-07-02 01:56 透過電腦版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