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小說家教你賣出好故事,募資成功準備開課!
HOT 閃亮星─何守琦耽美稿件大募集

愛有許多面貌,對她展現哪種愛才適當?

「如果在自我探索的過程中發現自己是與現有道德觀念相衝突的怎麼辦?」。我記得討論到最後,我與教授的結論是偏向「這個人蠻不幸的」。但在與她相處的過程中,我漸漸發現,會不會她其實只是展現出某種對待無常的生活方式?在無常的世界中,彰顯出主體內在力量與主觀意志的重要性,我們更需要自己決定要如何生活、要活出什麼樣的人生。

        我先做個聲明,畢竟我是從旁人角度去敘述我所感知到的事情,所以其實並不一定能夠很正確的家她的原意表達出來,在此先跟那位朋友說聲抱歉。

        我覺得她是一個很坦然接受自己與這個世界有所衝突的人吧,最經典的應該就是在他與其他人要發展親密關係的時候。她在與人相處的過程中,並不會去吝嗇展現自己的激情,但是在短暫幾天的表露激情之後,她會往往會發現自己無法自然接受發展成所謂的「伴侶關係」,當然,其中的機制只有本人知道,我在此就不再私自探討了,而問題往往也是發生在這裡。

        之於他人,大概是「當飛蛾朝向鍾愛的光源時,並不知道撲火的嚴重後果;當口乾舌燥的麋鹿跑往河邊時,並不知道鋒利的弓箭在等著她;當獨角獸奔向足以蔽身的洞穴時,並不知道那有為她而設下的陷阱;在光源中、河水邊和洞穴裡,我看到火焰、弓箭和繩索。我極度的渴望是甜蜜美好的,因為崇高的火把滿足了我,因為神性的弓箭以甜美的傷口遮蓋了我,因為陷阱的繩結栓綁住了我的渴求思念,那麼,儘管一切是如此難以承受—心中的火焰、胸前的弓箭和心靈的索套。」的感覺。而之於她自己,我不知道,但我覺得比起「激情已過!愛情必將永存,花謝了,必將結出果實」,似乎「激情的性愛會伴隨著來源完全不同的感情,一種情投意合為基礎的真正友情,但它經常只在本來的性愛因為滿足而消失以後才出現。」比較符合她的自然狀態。單講激情只活在當下和現在,並不想超越此刻;活在當下,享受片刻的特性,我覺得她展現的非常好,甚至可以用藝術品般的美麗來形容。然而,令我覺得十分惋惜的是,一個如此瞭解與接受何謂激情的人,與完整的愛的距離卻是如此的遙遠。我個人十分認同佛洛姆在其著作〈The   Art   of   Loving〉中所表達的何謂完整的愛,以及發展一個完整親密關係對於追尋自我是多麼重要的事。

          我認為,所謂的愛,一般來說,就是意識到我和他人的統一,使自己不再為我而孤立起來;相反的,拋棄我獨立的存在後,才能獲得我的自我意識。

        「愛真正的價值不是被愛,而是學習怎麼去愛。」我很喜歡這句話,感受愛對一般人來說不是大問題,但怎麼「接受愛」與怎麼「去愛」,似乎衍生出了諸多問題。

        我曾經很好奇她為何恐懼?為何總是像渴望抓到尾巴,卻又害怕著晃動的影子?齊克果說過「靈性越少,恐懼也越少。」,我相信只是她隱隱約約意識到了某些覺得超乎自己能力或理解範圍的事吧!那該視為逃避,還是另一種學習呢?

        愛、學習、成長與生命不必受限於有限與無常。在她牽起我的手,從背後擁抱我之前,我早就知道她是這樣的一個人了。那在知道且能準確預測她行為的前提下,為何又不在她跨坐在我身上,能真切感受到她身體重量的時候,以更具有普遍性的道德原則將她推開呢?我所感受到的來自她的肢體與意識的一切是如此的坦白,且純粹。這是很真實,真實到無可辯駁的生命流動,就像在她胸膛裡加速的心跳聲一樣。相比以世俗道德的標準去衡量她的行為,我認為跳脫框架才能真正感受她所展現的美麗。但這並不代表有辦法忽視她在這個社會中不幸的原因。看見這件事的自己,是幸運,同時也是不幸運的。也許,不去激烈批判她的想法和行為,謹慎的感受及思考,是我所能表現出可以和智慧擦上邊的極限了。而想要將自己對他人的理解訴諸於他人身上,無非是一件十分愚蠢的事。

        我的想法也許太過自私,以我自己的觀點,我自然是很希望自己能幫助她,在她的生命中成為一個學習的契機。但我同時又認為這個想法太過自視甚高了,畢竟,雖然以旁人作結「那讓她著迷的東西,幾乎教人窒息,相互虐待對方的身體,疼痛不已,是的,他們常常以牙齒咬住對方的嘴唇,不是出於單純的欲樂,而是隱藏的螫刺讓她傷害別人。」,但在她的生活中這就只是她面對生活,面對當下的方法吧!從某些角度來說,會不會她其實才是在現代社會中最能突破無常關的人呢?

        與她相識的過程,總是能讓我對「縱然人生有限,縱然人生無常,但愛、   學習、成長與生命不必受限於有限與無常。」這句話有所感觸。究竟,愛、學習與成長,誰才是展現出認真的那個?亦或是兩者皆是?

        也許,她就像隻小鳥,在廣闊的天空中揮灑絢爛的羽毛才是生命的解答。讓我落淚的是,我只看見她在被框架的社會中,依然展翅卻不斷碰撞。

        當然,並不是每個人都能接受她這樣展現自己,我也能理解為何她不被接受,我想借用林從一教授的一句話:「在這個多變的世界,在這多災多難的世代,萬物之間越來越緊密地聯繫在一起,我們要學會彼此寬容。只有彼此寬容,我們才能一起活著,而想一起活著,不想一起死,我們就必須學會慈悲和寬容,慈悲與寬容對於我們在這個星球上持續生存,至關重要。」

        希望大家都能在無常中得到自己真正想握在手中的事物!

        我好希望她有一天能在感情上抓住自己真正想要的東西,好期待在生命的盡頭前,她最後得出來對愛的答案會是什麼!我真的好期待好期待,這份感情,就是我對她表現出的愛吧!

        最後放上一首泰戈爾的詩

        請允許我坐在你的身旁,放縱片刻。手上的工作,我過一會兒再去完成。

        你不在我的眼前,我的心就無從自在,工作也就成了無邊身死海中無止境的              

        苦役。

        今天,夏天來到了我的窗前,它輕噓微嘆;在花的叢林當中,有一座一座的宮  

        殿,蜂群們正在盡情歡唱。

        是該安安靜靜坐下來的時候了,讓我與你單獨面對面,在這無邊無極的閒

        暇裡,我要唱出這生命的獻歌。」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