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夢想衝刺吧勇者們。2022POPO華文創作大賞
HOT 閃亮星─鹿潮耽美稿件大募集

冥婚─01

    農家社會,生活條件沒現在好,嬰兒早夭,屢見不鮮。

    桂家,一名女嬰出生,大家長沒有重男輕女觀念,甚是歡喜,桂添財緊抱女娃,疼愛有加。

    可惜,桂女體弱多病,常常發燒感冒,身體纖瘦,找了村醫,卻查不出任何問題,只得建議帶到城裡給醫生看。

    桂添財只是一介農民,哪來那麼多錢奔走城市,母親只得燒香拜佛,懇求祖先、神明庇佑桂女躲過此劫。

    桂女名為桂花香。十歲已懂事,生病不吵不鬧,還會細心幫忙燒柴火。

    可惜天不從人願,十二歲的桂花香病倒在了床板上,自小就懂事的她,氣噓地詢問母親:

    「我是不是要離開這裡了...。」。

    母親強忍著淚水,不停撫摸她的頭說:「沒事的,女兒,妳會沒事的...。」。

    花香知道母親騙她,但因為全身發燒而痛苦的她,連一句話都提不上來。

    農曆八月,桂花開時節,桂花香殞落。

    那時,全村都前來悼念,每個人都向桂花香母親安慰,說桂花香享清福了,不會再有痛苦了。

    出殯那天,下了場細雨,不知是老天婉惜的淚水又或者是桂花香的不捨。

    安好了神主牌,這日子又過了好幾年,桂家生了兩個男丁,懂事又勤勞,知道有個姊姊,所以總是會在早上和下午到祠堂跟姊姊問好。

    「花香姊姊早!昨天弟弟他又欺負我了,姊姊一定要替我主持公道啊!」,桂元浩抱屈著。

    「等等...我哪有欺負你,哥哥!是你先搶我食物耶!」。

    弟弟桂家仁不滿地從地上爬起,往前一步理論。

    元浩也跟著站起來辯駁。

    「明明是你不吃,我還有問過你,是你出爾反爾的...。」。

    兩人隨即又在祠堂裡打了起來,母親一跨進來,左右各給兩兄弟頭上一拳,罵道:

    「你們給我差不多一點!你們兩個就不能有一天不打架、不吵鬧,讓我耳根子清靜點嗎?」。

    這話說的兩兄弟頭都不敢抬,忍著眼淚靠在母親身邊,陪著上香。

    元浩雖為長子,但由於身形矮小,粗活較做不來,好在腦子好使,書讀得還不錯。

    老二家仁。從小身高就比大哥高,體力好,幹粗活不輸大人,總有用不完的精力,是家裡得力幫手。

    二到三月,田裡金黃稻穗隨風搖曳,風調雨順,是大豐收的日子。

    村裡除了桂氏家族的人前來收割,也包含了隔壁村的陳氏家族,兩家田地相隔一條灌道,互有招呼,彼此親切。

    家仁總是桂家裡打頭陣的,十五歲的家仁正值青春期,手腳俐落,陳家剛好也有兩個孩子,不過是一男一女。

    男的叫陳彥凱,女兒則叫陳麗美。

    麗美人如其名,雞蛋臉,腮紅般臉頰,一雙水汪大眼,一頭學生短髮,正讀小學的她,也來田裡幫忙。

    家仁看上了眼,時不時往那瞧,對方大哥見狀了,似乎懂了什麼,靠了過去。

    「家仁,好久不見,今年又來幫忙啦!」。

    家仁一見到彥凱,立即畢恭畢敬,招呼著:

    「是的啊~彥凱哥!許久不見,你這幾年都到哪去了?」。

    彥凱指了指遠處,「到城裡去了,跟著一位師傅學蓋廟。」。

    「哇!彥凱哥真厲害,那以後不就能在廟裡看見您的作品了。」。

    家仁眼神發著光,彥凱頗不好意思,連忙說自己目前還只是位學徒。

    話鋒一轉,彥凱細聲詢問。

    「你覺得我妹怎麼樣?」。

    這話一出,家仁心裡一凜,退了幾步,臉頰早已羞紅。

    彥凱明白,馬上勾住他的肩,安撫著。

    「沒事,就只是問問,我家老妹可是很單純的,要我助你一臂之力嗎?」。

    彥凱哥這麼一說,家仁眼神泛光。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