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 稿費匯款時間調整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尋找初心】愛過,不錯過

        「文學,是一條最不能溫飽的路。」從小的我便被父母灌輸了這樣的思想,他們不願意我做寫作這件事,甚至連當興趣,也被說成「不務正業」這樣的一文不值。這句話如巨石落下一般輾碎了我心中才正悄悄萌出的那支嫩芽,每當要提筆而起,我那原本排山倒海而來的自信與力量,總是被現實壓榨的驚不起任何波瀾。就這樣一路捧著夢想那顆脆弱的種子,我不再敢向任何人傾訴,只能在深夜裡望著窗外,如同被迫失去自由的鳥兒,有氣無力的哀鳴。

          迎著父母的期望,我拋下了一切他們所謂不能賺大錢又耗時的興趣,包含畫畫,與我最深愛的寫作,只有學校的作文課,能給我一絲喘息的空間。在那時,我能名正言順地逃出亞洲人那學業至上的道德枷鎖,表達我所想表達的,創造我所希望的理想世界。想說的話,想改變的事,甚至是想挽回的事,在課堂上不顧一切的振筆疾書。唯有那時,我才是我,我不再是個沒有心的人偶,而是真正有靈魂的血肉。還有個同樣期待的時刻,便是老師修改完後選取佳作列印給所有同學那天。我的作品時常會被公告在上面,當下雖然是害羞多過於欣喜,但每每想到有人能耗費幾分鐘品味我的真心,不讓它就此埋沒於人世間,我認為沒有什麼比這更令人感動與滿足的了。即便只是匆匆一瞥,至少也曾經留在他人的印象裡,這樣就夠了。老師對我文學方面的肯定,也成為我高中生涯中,少數能放下憂愁,真心展開笑靨的回憶。

         

          之後便是一如既往的平淡,平凡的究竟是我自己,還是我在大人們安排下所選擇的人生,我也不清楚,因為我始終沒有勇敢追尋過夢想,仍然是個搖搖欲墜的提線木偶。大學學習商業相關的我,再次踏上毫無興趣可言的考研之路。在日復一日小考的載浮載沉中,四周就像被烏雲遮蔽,我看不清前方,也看不清自己。慢慢地做什麼事都提不起勁,也越來越不願開口說話,我知道自己好像生病了。看著逐漸失去朝氣的自己,我發現我應該為自己做些什麼了。畢竟,人生只有一回,旁人的細言碎語,能左右我的決定,但不能負責我的一生。自此,我的腦內不再是數學公式與經濟學圖表,我毅然決然放下一切,決定給自己一年的時間追夢。就算是以卵擊石又怎樣,我只知道,既然鐵杵能磨成繡花針,我心裡那顆種子長出的枝葉,必也有能滲透巨石、破開阻礙、盡情綻放的一天。

            開啟筆電,我嘗試了第一篇短篇小說,他至今沒有名字,只因我不知如何定義這篇帶領我走出重重陰霾,拋下之前種種規範的故事。不知為它訂了標題究竟是定義了它的輝煌,抑或是褻瀆了它的神聖。我創造了受傷而折翼卻又想振翅的她,溫暖而一路追隨的他,親切而雋永。我用他們舔拭我內心的傷口,排遣每個黑夜無人可訴說的孤寂。筆下的角色在文字的力量下栩栩如生,我知道,我絕不能放棄,也不能失去他們。這篇小說至今仍未公布於大眾,希望待我重整過後,能為它雋刻一個適合它的姓名,到時,若有一人願意細讀並回饋,便是對它、對我最有意義的時刻了吧!

          至今,我照著路標走過了許多岔路,而寫作,是我第一次自己做選擇的交叉口。我不是個喜歡沉溺於過往而無法走出的人,回看之前已毫無意義。所以我感謝願意擁抱內心深處的自己,用雙手劈出一道名為自我的光芒。這次,我仍舊看不清前方,但我不再畏懼,也不再退卻,不論是血是淚,我甘之如飴。我不再錯過。

          以上,獻給一路而來的自己,也獻給或許有和我類似經歷,仍深陷囹圄需要一把鑰匙的人。願大家都能堅守初心,放下真的想放下的,拾起真正熱愛的。

     

回作家的PO

回應(1)

像是一場期待已久的旅行吧?
我也是一路被否定,選社會組的時候、選大學科系的時候、即使年年拿到獎金
還是被否定
漸漸的,我發現這個否定變成刺激我前進的動力
愈是被往下壓,愈想要往上跳

允大被壓這麼久了,應該直接飛起來了!
2022-01-12 10:51 透過電腦版 回應
看了你的文章,謝謝你的鼓勵!
受過的傷痛不一定人人能理解,
所以我不選擇安慰,
而是願你我都在選擇的路上,被溫柔以待
2022-01-15 00:49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