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華文創作大賞 x Readmoo 得獎作品展 同步起跑
HOT 閃亮星─珞芋薇耽美稿件大募集

勾人心魄

      意識回籠的時候,額頭的鈍痛便如潮水般洶湧而至。

      季卿下意識想要抬手去觸摸額頭,卻發覺自己身體很是沉重,一時間動彈不得。

      想要動一動身體,全身都疼,就像是被碾過了一般,她禁不住呻吟了一聲。

     

      這裡是地獄嗎?

     

      死。

      不是不會感覺到疼痛嗎?

      季卿掙扎著睜開了雙眼,模糊的視野漸漸變得清晰……這裡……是哪裡?

      她呆愣地看著四周,著實回不過神來。

     

      她吃力的坐起來,掀開身上蓋著的柔軟細膩蠶絲被,腳才落地就立刻陷入白色的長毛地毯裡。

      柔軟,舒服。

      象牙白歐式雕花大床,床對面堆滿琳琅滿目化妝品的梳妝台。

      季卿視力不錯,坐在床上看見梳妝鏡裡的自己,儘管披散著長髮,偏偏氣色紅潤,尤其是那對雙眸更是媚眼如絲……

      她……這是怎麼了?

      房間的一切都是那麼的陌生,並不是醫院的病房。

     

      季卿拉開窗簾透看向窗外,竟看見一整片的雪景!

      這裡究竟是哪裡?

      她的家鄉四季如春,就連最高的山脈一年到頭也難得下一場雪。

      這時房間的門突然輕輕的哢的響了一聲,季卿聞聲朝著門口看去,一眼,便看到一個高大的身影走進了她的視線。

      他進來後,視線便直直的和站在窗邊的季卿對看。

      「你……」

      「醒了?怎麼不多睡一會兒?」似乎看她仍一副沒睡醒的模樣,他走上前,將人擁入懷中,「傻了?」

      季卿啊的叫了一聲,被突如其來的他嚇到了,全身僵硬的不知如何是好。

     

      這人是誰!

      為什麼突然抱她!

      「卿卿?」感覺到她身體的反應,他眸色一暗,抿唇,捧著她的臉問:「還生氣?」

      季卿沒有回答,或許該說是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這人是誰她根本就不知道,是要叫她怎麼回答。

     

      「卿卿?」他低下臉,鬍茬在她光滑細嫩的臉頰上蹭了蹭,漸漸的移到她的唇上,「昨晚我承認是我的不對,但是妳最後不是也很享受。」

      「!!!」享受?享受什麼?

      他咬了一口她的唇,低低悶笑,露出的牙如帶着血腥之氣的獠牙,「卿卿,妳已經是我的人了,這輩子,都別想再逃。」

     

     

      「!!!」這人究竟是在說什麼鬼話!

      男人實際行動付諸的很徹底,將人推往床上,手指靈活的將她的睡衣往上推,一點點的露出她嫩白的身子,季卿力氣沒他大,根本阻止不了他的所作所為。

      「不要!」

      男人的呼吸聲漸趨加重,雙眸的顏色開始紅了起來,那是毫不遮掩對她的慾望,「卿卿,不要再躲我了好嗎?」

      季卿驚慌的用手擋住自己露在外的身子,他一眼就看出她的意圖,大力的扣住她的雙手,溼濡的舌頭在她的身軀上游走着,不斷的往下,直到一口吻上那嫣紅的頂端。

      「唔……」季卿身軀一顫,發出的聲音顯得嬌媚而無力。

     

      感受到她身子敏感的微微一顫,男人褪去身上礙人的衣物,抱着她的雙肩,狠狠的、重重的衝了進去。

      季卿當下疼的臉色煞白,指甲深深掐進他的後背。

      「卿卿,放輕鬆。」

      季卿覺得自己現在一定是在作夢。

      只是這場夢境實在太過有真實感了。

      她從來沒有感受過這種身體帶來的驚濤駭浪,沒有感受過,原來,人的身體,竟然會有如此妙的感覺。

      他在她的身體裡,令她猶如飄在雲裡霧裡,渾身的力氣彷如都被他抽絲剝繭的一點點剝奪,而她,便軟在他的身下,任由他帶著她翻雲覆雨。

      她的耳邊,恍恍惚惚傳來他沙啞的聲音,一聲聲的喊著她,似近,似遠。

      「卿卿……卿卿……」

      這種低微的輕喚,好像是有一種勾人心魄的魔力,季卿忍不住應了聲,卻沒有想到,得到的是更加急的疼愛。

      這人究竟是誰?

      是夢嗎?

      是滿足可憐的她長年飽受病痛折磨後的一場春夢呢?

上一篇回作家的PO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