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華文創作大賞 x Readmoo 得獎作品展 同步起跑
HOT 閃亮星─珞芋薇耽美稿件大募集

【航空-耶誕節番外】相聚一刻

如果你問鳳凰航空的員工,全公司誰擁有最純淨的身影?答案一定是金斌。

濃眉大眼、小麥膚色、超過一百八的身高、穿上類軍裝的保安制服、把綁腿一紮挺身而立,說金斌是頂級天菜,他當之無愧。

他純正的眼神,收放有節的舉止,在工作上克盡職責、從不遲到早退的二十五歲大男孩,只在休息時間沿著機棚圍籬抓抓寶可夢。

全公司給予一致的風評:金斌絕對是模範員工!

公司的女同事目光隨著他傲人的長腿流轉,卻沒有人敢有非分之想。也許他總跟隨歐尚恩和安雨甜出任務,大家連帶也敬畏他。但金斌溫柔的個性,對誰都是友善且體貼,卻從來沒有跟任何人傳過緋聞。

挺拔的風姿,清心寡欲的悠然,不沾染一絲凡間男子對事業與女人的野心與企圖。金斌太乾淨了,乾淨到讓人覺得自己如果對他有遐想,是不道德的。

只有他自己知道,其實他也曾心動過。

曾讓他心動不已的她,一樣擁有純淨的氣質,澄澈的心靈,還有更多令他望之莫及的勇氣與智慧。不過,她已經名花有主,她被苦難磨練出早熟的智慧、配得這顯赫而尊貴的男人。

金斌衷心為她高興。

不過年中他做出一個決定,讓不輕易顯露情緒的總裁歐尚恩感到訝異。

「你要辭掉總裁夫人的隨身保鏢?」

「是。」

「覺得待遇不夠高?還是最近夫人的行程太多,你太累?我可以招募新人跟你輪班,但我希望還是由你負責夫人的安全。我願意付你雙倍的薪水,再幫你加助手,不要輕易辭職。」

在安全上,歐尚恩非常倚重金斌,尤其當安雨甜必須獨自在國外行動,有金斌隨行相對安全。他在之前黑道圍堵安雨甜時,已經徹底展現自己矯健的身手與堅定的忠誠。富豪之家的成員,隨時都有不法之徒覬覦他們的身家,像金斌這樣的忠侍,歐尚恩絕對要留他在身邊。

「總裁,恕我直言。我覺得在總裁夫人身旁值勤,已經快超過我可以壓抑的極限,請你允許我離職。」

金斌的話沒有絲毫拐彎抹角,讓歐尚恩一愣。

他該要覺得被金斌的坦白冒犯。但事實上,金斌淒楚而痛苦的眼神,讓歐尚恩啞口無言。

「這些年辛苦你了。」他恍然大悟,金斌對安雨甜無微不至的保護,並不是盡責,而是身為一個男人保護所愛的誓約。

「你的問題,調職就可以解決,不需要辭職。想調去什麼地方?」

「總裁決定就好。」金斌還是當年那個心思單純、任勞任怨的大男孩,一點都沒變。

於是,金斌在保安室的人事編制裡升了一級,變成小組長,加薪。從總裁夫人保鏢,回到公司擔任空勤報到中心大樓的樓管。

明升暗降,這是同仁們對他調職的猜測。

無論如何,金斌終於鬆一口氣。不理會同事的八卦,繼續在寶可夢的世界當他的超級大師。

只是回到現實,不用再陪伴安雨甜東奔西跑,每一天變得有點長,有點空洞,他甚至感覺到空虛。

她出現的那個晚上,金斌執勤小夜班。

晚班交通車把剛降落、解除任務的空服員匆匆扔到報到中心,十五分鐘後,又原車載回台北。

這一輪的混亂可驚人呢!大家的動作呈現三倍速快轉,深怕趕不上最後一班回家的公司車,就得多花七、八百甚至一千塊的計程車費,一整天辛苦的勞動就全白費了。

這一晚,金斌幫忙一位資深空服員、把超過二十公斤重的行李箱扛進交通車貨艙,差點害他閃到腰,對方卻連一聲謝謝都沒說就直接跳上車,司機關上門,立刻往高速公路的方向加速逃離。

公司有這麼可怕嗎?怎麼空服員逃離的速度,一個比一個快、一個比一個狠!金斌開了眼界。

「啊!」高八度的尖叫,「交通車不要走!等我啊!」

一個穿著素色套裝、面容稚嫩的女空服員,拉著登機箱、手提兩三個曼谷包狂奔而來。因為激烈的跑步導致髮髻鬆脫,好像她的後腦杓黏了一個小餐包,十分滑稽可笑。

「不要走!拜託!」她一轉頭看見身穿保安服的金斌,「大哥,拜託幫我用無線電叫交通車回來!我剛才只是簽了一張班表變更單,他們不可以趁我不在開走啊。」

「好吧,我試試看。」

氣喘噓噓的小空服員看起來怪可憐,而且晚上十一點五十五分還要叫車往台北,實在有點難。

金斌盡責地幫她呼叫,但司機一聽緣由,立刻把對講機關掉。

「過份!」她的聲音要哭了,「自己公司的人怎麼不幫忙?」

「也不能怪他,大家都想下班。」金斌幫忙想對策,「你家住哪裡?我幫你叫車,早一點聯絡車行,才能快點有車。」

問到女孩家住台北市中心,金斌拐進警衛室打電話,計程車派遣站說要四十五分鐘。

「也只好等了。」女孩垂頭喪氣,也不管自己穿著套裝窄裙,一屁股坐在公司的大皮箱上,望著天空,唉聲嘆氣。

晴朗的夏夜,星光閃爍,女孩長長嘆了一口氣,把鬆脫的髮髻用力一拉,長髮隨性地散落肩上。

她的長相在空服員裡算普通,只是端莊,行為卻有點男孩子氣。

「妳的行李很多,收拾得零零落落,該不會是菜鳥吧?」金斌猜測。

依照他的觀察,資深空服員打包行李的技術神乎其技。

就像剛才讓他差點閃到腰的那卡皮箱,從外觀絕對讓人猜不出它跟消波塊一樣有份量。

「咦?你怎麼知道?」女孩被金斌猜中,一臉心虛。

「菜鳥就這麼會買?再多飛幾年,是不是要把LV通通搬回家?」他消遣。

「唉呀,不是我愛買,是我家的人逼我買的。」女孩一邊說、一邊豪爽地拉開其中一個曼谷包的拉鍊,「這是我媽要的綜合維他命,這是我爸的維骨力,我姐姐剛生孩子叫我幫她買GAP的娃娃衣,這是我弟的隱形眼鏡一年份,在美國買比較便宜。」

女孩很興奮地向金斌展示戰利品。

金斌看得心頭一驚,傳言空服員很會買,真的不是謠言。

「都買給家人?妳自己呢?」

「有啊有啊,在這裡。」女孩又拾起腳邊另一個小包,「星巴巴即溶咖啡、熱可可沖泡包、牛肉乾、還有起司捲。學姐說洋芋片很值得買,但是我的皮箱已經裝不下了。」

「妳怎麼都買吃的?」

「吃很實在啊,而且吃完就不佔空間。大哥你剛剛不是說一直買,家裡會沒地方放啊。」

金斌點頭認同吃貨空服員的觀點。

這個女孩有點大喇喇,但不知怎麼,金斌感到越相處、越覺得她自然可愛。

雖然是仲夏,微涼的夜風襲來,還是讓女孩兒身子忍不住一凜。

「四十五分鐘還蠻久的。不然妳先在警衛室等,車到再出來就好。」

「真的可以嗎?我正在想皮箱坐起來屁股真是痛,但我穿裙子又不能坐地板。」

她說完,吐舌頭做了可愛的鬼臉。

金斌望著眼前反差極大、坦率又古靈精怪的菜鳥,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

進了警衛室,兩個人天南地北聊起來,完全看不出來是第一次相處。

小菜鳥話匣子一開就停不下,她告訴金斌飛到外站的狀況,哪裡好玩?哪裡好吃?哪家旅館有鬼?金斌也恢復成剛進公司時、那個對人不設防的男孩,拿出手機秀出寶可夢,告訴女孩公告上提到哪幾個國家、可以抓到哪些限定版神奇寶貝。

「我希望耶誕節的時候飛安哥拉治,聽學姐說12月會舉行雪橇犬比賽!在銀白的大地上,跟著哈士奇一起奔騰,感覺多刺激啊。」女孩一臉嚮往。

「是牠們拉著妳奔騰!妳要跟牠們一起奔騰,妳豈不變成哈士奇?」金斌難得調皮。

哈哈哈!女孩不以為忤,笑聲響徹整層樓,金斌跟著一起笑得前俯後仰。

「老大,門口有一台計程車要進報到中心,放行嗎?」對講機傳來大門口的通報。

「OK。」金斌回覆。已經過了四十五分鐘?時間怎麼會那麼快?他有點失落。

「金斌大哥,今天謝謝你!你人真好,這些請你。」女孩拿出一包牛肉乾、一盒沖泡咖啡,遞給金斌。

「不用謝我,這是我的工作。這些我不行收,那都是妳辛苦賺來的。」

女孩很堅持,用力把東西推回他懷裡。

「收下喔。下次我飛其他地方,再帶好吃的來給你,再來找你聊天。」

女孩背起大包小包,俐落地拖著皮箱,直接往計程車方向快步走去。

深夜中,計程車車門闔上的聲音如此清晰。金斌望著她離去的身影,空蕩蕩的警衛室又再次寂靜。

女孩留下給他的,除了牛肉乾跟咖啡包,還有她在乘車記錄上潦草的簽名:

楚湘菱。

那天過後,只要楚湘菱服勤,她都會先繞到警衛室,看看金斌有沒有上班,打聲招呼,才進報到中心打卡。

「咦?交女朋友了?」保安室主任虧金斌。

「別亂說話。」金斌趕緊制止。

「心動要趕快行動。千萬不要像上次,手腳一慢,心上人就被搶走了。」

金斌也知道主任又舊事重提,要他避免重蹈覆轍。

但據他觀察,楚湘菱的個性是大而化之的豪邁。

她在空服員中,常常是喳呼大家下班去聚餐的領頭羊,對誰都好、都熱情。雖然她真的依照約定,常常帶各國零食給他,但看不出楚湘菱對他有什麼特別的心思,金斌自然也不敢對她有多餘的遐想。

不過人的情感,哪裡受理智控制奔馳的方向呢?

金斌開始利用公司的內部管道,悄悄關注楚湘菱何時報到、何時降落。尤其是超過晚上十點半才回到公司,金斌非要和同事調班,目送她離去的身影才能安心。

「金斌哥,你好像常常值勤晚班喔?」心眼超大的她也發現了。

這一天,楚湘菱在公司晚班待命。晚班的航班都順利出發,抓飛沒輪到她,便下樓找金斌聊天。

「對啊,反正我住公司附近,就算是晚班,對我影響也不大。」

「你都值晚班,女朋友難道不會抱怨嗎?」

「我沒有女朋友。」

「看吧!一天到晚值晚班,哪裡有機會交女朋友啊?」楚湘菱的表情噱爆,對金斌不以為然。

「對了,都到了十月底,妳去申請安哥拉治的航班沒?」

「還沒。」楚湘菱一臉狐疑,「但是你怎麼知道我想飛安哥拉治呢?」

「第一次我們在警衛室聊天,妳有說過,要去看哈士奇拉雪橇。」

楚湘菱的表情令人玩味,她晶亮的眼眸瞅著金斌,表情有點不自然,欲言又止,突然靜默下來。

「怎麼不講話了?你平常都吱吱喳喳,突然不說話很怪耶。」金斌猜不出來小妮子當下思考著什麼。

「你都會記下跟空服員聊天的內容?記住他們的班表?」

「沒有!」金斌趕緊自清,「我只有記住妳說過的。」

不澄清還好,這番澄清,聽起來更像跟蹤狂會有的行為啊!

金斌黝黑的臉龐立刻爆紅,真想立刻撞在大廳的石獅子上,表示清白。

「好啦,謝謝提醒,我會記得去申請。」不知怎麼,楚湘菱的雙頰也變得紅通通。

金斌突然變得很緊張,一句話也不敢多說。深怕再多說,自己又不小心流露對她的真實心意。男人也需要矜持,尤其他已經受過一次傷。

「唉唉,今天聊天怎麼不好玩耶。」楚湘菱拍拍屁股起身,「我還在待命,先上樓了。」

金斌心裡很彆扭,卻也說不出多餘的話,只能望著她故作瀟灑離去。

走到一半,楚湘菱突然回頭,「金斌哥,耶誕節你要休假嗎?」

「應該不會吧。」

他快速回憶前幾年保安室的狀況:主任要回家陪老婆小孩、警衛室好幾位同仁要去約會、航太分部的大頭是基督徒要報佳音,今年他剛升官,又最資淺,應該就是輪他留守。

「工作那麼認真幹嘛?你該休假啦。」

楚湘菱又是一副嫌棄的表情,誇張地轉身,快步跑向電梯。

※  

整個十一月,他都沒有在公司看見楚湘菱。

當然,十一月開始的感恩節假期,拉開航空公司進入年底忙碌期的序幕。但金斌心裡有個感覺,是那天不小心出口的話,把她嚇跑了吧。

一切又回到原點。

大男孩金斌,依舊是鳳凰航空最盡責的保安,對每一個人都彬彬有禮,笑容可掬。但他眼底的寂寞加深了,話也逐漸少了。

十二月二十四日,大陸冷氣團過境,氣溫驟降。

公司配發的黑色長大衣,穿在身高一百八十公分的金斌身上,煞是好看。

「老大,這麼早來公司啊?」一直摩拳擦掌想要提前下班的同事,看見他全副武裝到來,就像當年東方三博士看見救世主。

「在家裡閒著也是閒著,不如早一點來上班。你要是有約會,就先走吧,這裡交給我。」

「感謝。」恭敬不如從命,同事包袱一款,開溜。

金斌站在一樓交通車停泊處,幫忙送走一批又一批的空服員。每一個人的臉上都洋溢著過節的欣喜,能夠在耶誕節前夕回到台灣跟家人團圓,並不是每年都有的事。

終於,十一點五十五分的末班交通車緩緩駛離。

金斌獨自佇立在騎樓的廊簷,凝望著高掛在漆黑夜空中閃爍的星星。

好久不見的楚湘菱,最後有成功申請到安哥拉治航班、去參加雪橇比賽嗎?

此時此刻,她又在世界的哪一個角落,度過這個平安夜呢?

「唉呀,看來我又錯過末班交通車,怎麼辦?」

金斌尋聲回頭,只見楚湘菱穿著一件毛茸茸的長雪衣,踩著馬靴,拿著小提包,有點調皮、有點害羞地望著他。

「妳沒飛?那安哥拉治呢?」

她無奈地聳聳肩,「雖然陪狗狗過耶誕應該很有趣,但我想到有一個有趣的人,應該好好約他過個耶誕節。」

「妳是說我嗎?」

「不然呢?」

「我不知道。小夜班兩點才能下工,而且我不確定我有沒有人約。」金斌心裡明明歡喜極了,卻還想掩飾。

「喔……如果你有其他人約,我就去叫我的好姊妹出來陪我唱KTV。告白被拒絕的耶誕,我怕我一個人會想不開。」楚湘菱的鼻音突然變重,轉身要走。

金斌一個箭步衝向前,從背後環抱住她的肩膀。

「不用約他們!我只是不敢相信今天妳竟然會出現。我以為妳討厭我,畢竟這一個多月我都沒看見妳。」

說完這話,金斌似乎才相信楚湘菱真的出現了,把環抱的力量又加深一些。

「你以為空服員申請耶誕節休假很容易嗎?我可是自願先幫金光閃飛了整整一個月的爛班,才換到耶誕節的三天特休耶。」她賭氣,雙頰鼓鼓。

「妳……怎麼知道……」金斌想問的話梗在喉嚨,吞吞吐吐。

「怎麼知道你喜歡我嗎?」

大姊大的個性,讓楚湘菱自動幫金斌接話,

「其實我早就合理懷疑,每一次出勤都會遇見你值班。而且超過晚上九點降落的航班,你總是站在騎樓這邊等。完全就是男朋友模式嘛!」

原來從一開始,就已經被她看穿。金斌不停傻笑。

夜深了,氣溫陡降,楚湘菱不禁打了一個哆嗦。

「耶誕節總是會遇見寒流,我用保溫杯裝了熱可可給你,你喝完就不冷了。」她牽著他要往警衛室。

冷不防,金斌把她轉了一個身,擁進自己寬闊的胸膛。

「有妳在,就不會再冷了。」

兩個人緊緊擁抱了好一會兒。

「三天特休妳想做什麼?」

「陪你打寶可夢。」

「約會打寶可夢也太貧乏了吧。」

「不會啊,我們可以對戰嘛!」她調皮吐舌,「不過半夜下工,你得先吃飯,不然容易胃痛。我買車嘍,載你去東區吃宵夜好不好?你有沒有吃過二十四小時的拉麵?」

如果金斌是不著痕跡、溫柔地呵護著所愛,楚湘菱就是毫無保留地把自己世界最豐盛的部分,與他共享。

金斌原本以為自己錯過了一生一次的守候。

他終於明白,屬於他的幸福,現在才真正到來。

(本番外結束)

※※※

今晚.......

誰又溫暖了誰的心?

誰又牽起誰的手?

願你們都有一個非常美滿的耶誕節!

紗紗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2)


阿金值得有個好歸宿
要和小楚甜甜蜜蜜唷~
2021-12-29 14:22 透過電腦版 回應
番外雖短,卻是我心中永恆的美好。
2022-01-16 23:12回覆
小金 ~~~
 紗紗 ~~~
不知道 POPO 為什麼把我給小金的留言吃掉了!!!我很開心,很幸福地留言地 ~~
σ(っ°д°;)っ
不管了。再留。✧\(>o<)ノ✧
紗紗終於又放小金出來!!!
感謝!感謝!
好開心小金在這篇裡,終於找到楚楚!
好甜的聖誕!
祝紗紗也有甜甜滴聖誕喔!
2021-12-27 10:15 透過電腦版 回應
謝謝夢!
如果用手機系統的貼圖,POPO系統好像不接受,所以我們就復古使用顏文字吧!
我自己也很喜歡金斌的純淨美好,願故事的美好也能擴及世界
2021-12-27 12:26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