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 稿費匯款時間調整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我的英雄學院│切天]我的美人

※個別一句話提及上耳、轟出勝、心出

      與AFO的最終大戰恍若昨日,驀然回首卻發現已過將近一年。光陰似箭,時間在各個人事物上留下不少痕跡,倒塌的建築被清理重建、難民逐個回歸生活、英雄定義被大洗刷、新的和平象徵誕生。

      一切發生得過於快速,恢復正軌的同時也難免心有餘悸,民眾與英雄依舊有衝突,但那也只是焦慮與不安尚未來得及化解,說開了、給予正確幫助也就沒事了。

      由於救援缺乏人手,英雄科學生與學校老師傾巢而出,好不容易近幾個月才重拾學生身分,他們也同時升上三年級。

      或許有人會說:他們橫看豎看都已是職業英雄一員了,頂多就缺張執照,不必再回去讀書。但這是1A——現在是3A了——的一致決定,從一年級起便面對威脅,能在成為職英前過完最後的校園生活是他們殷切期盼的,校方自然也予以尊重。

      緊繃的心放鬆下來,自然也會誕生常人的煩惱與心理活動,好比峰田日日吵著沒女朋友,今天終於打破純抱怨格局,晉升至打算舉辦校內聯誼。切島坐在宿舍交誼廳沙發上,邊滑手機邊聽峰田大聲咆哮。

      「上鳴你這個叛徒!我本還以為你會是我一輩子的盟友,你居然就這麼糟蹋我的信任!」這是指上上個月上鳴與耳郎修成正果的事,「還有綠谷你這萬惡的芳心縱火犯!還男女老少通殺!一入學我根本看不出你是這樣的狠角色啊!」他指尖一一掃過綠谷腰上那隻爆豪的手、腿上轟用個性冰鎮的水果盤、頭上心操送的白兔髮夾,更別提房裡還有為數不少洸汰、壞理、粉絲、甚至還有洛迪從奧塞翁寄來的禮物。

      「你都不知道我有多羨慕啊!!!!!」

      「那就把你那變態性格改改啊,不要再繼續當噁男了!」蘆戶嗆道。

      天氣漸熱,過不了多久便是暑假,毛巾蓋著的的脖頸竄出細汗,切島擦了擦剛洗完、半乾的頭髮。他現在仍在胖胖橡膠那實習,手機螢幕上是事務所的群組訊息,蝴蝶頭貼的天喰環上傳新班表,讓搭檔們確認有無問題。

      那種蝶是大紫蛺蝶,還是天喰親自拍攝的。他曾和學長聊過蝴蝶話題,雖說他根本對此一竅不通,但光天喰神采奕奕的面容就讓他值回票價。

      果然,開心談論喜愛之物的環學長閃亮到不行啊——他當下脫口而出,天喰也隨即收起閒談,雙頰染上淺淺緋紅。

      「你也閃亮啊,各方面都是……」天喰避開他的目光,垂著頭回答。

      「切島!」尖叫將他從回憶中喚醒,峰田一把鼻涕一把眼淚地撲過來,彷彿他就是汪洋中的那塊浮木,「跟我去參加聯誼吧,女孩子們一聽到你喜歡演歌就會退避三舍,最後全奔向於我了!另外還有……口田跟砂藤不行,喜歡小動物跟會做甜點太犯規了……」

      切島都不忍吐槽他了,「抱歉,我PASS。我不是單身啊,我有交往對象了。」

      峰田表情徹底崩壞,那目光堪稱是惡意集結體,其他人——以女生們為首——則紛紛湊了過來,一副就是要聽八卦的樣子。

      「喂喂,我可是做過男子漢約定的,不會透露細節給你們喔。」天喰央求他在自己做好心理準備前不要公布交往的畫面歷歷在目,手指輕勾住他的衣襬、眼神交織著歉疚與不安簡直不要太可愛,「只能說我們交往好段時間了。」該做的不該做的也都做了。

      天喰那屆的畢業典禮是後來補辦的,畢竟通常的時段他們一心只在保護與對抗敵人,無暇顧及其他事。畢業生代表毫無疑問是通形未吏生,激勵人心的致詞讓切島在內的眾多學生泣不成聲,從他的角度,能看見遠處的天喰也在偷偷拭淚。

      對眼下的不捨、對未來的期待、對過去的懊悔,百感交集,他們就像身處情緒的漩渦中,得互助才能求得一線生機。

      典禮結束,氣氛尚未消散天喰便已不見蹤影,雄英占地廣大,切島花好一番功夫才在隱蔽角落裡發現要找的人。說來老套,明明早就不流行了,他卻仍向天喰索求最貼近心臟的鈕扣,並告了白。

      天喰明顯錯愕,並表露抗拒:「你明明有更好的選擇……一定有人比我更適合你……」

      「或許吧。」他手握那枚鈕扣,陰影退去,他終能好好目睹學長真容,「但在世上我最在乎的就是學長,這與其他人適不適合我無關,我只想知道學長你這個人的答案。」

      在那對黑曜石般瞳孔中,他看見了自己。

      天喰攥緊失去衣扣的襯衫。

      「可以讓我……考慮一下嗎……?」

      這一考慮,就是三週。

      期間他們表現的與往常別無二致,該上課上課,該實習實習,偶爾切島也會請教天喰課業或作戰方面不懂的問題。

      告白正好滿三週的那天,趁著下班空檔,天喰把切島叫到一邊。

      說實話那天所有記憶他都模模糊糊,唯對天喰那句「那就請你多多指教了」異常深刻。

      肯定是因為太激動了,他想。否則他也不會在學長話才說完、頭都沒抬時就衝上前,一把抱住對方。

      要不是路邊忽有喇叭聲,他過大的心跳百分之百會把學長嚇跑的。

      他已經比天喰學長高了,借宿時穿對方褲子還露出一大截。

      鈕扣被他裝進御守袋子裡,掛在書包上很是顯眼。那天學校剛宣布體育祭日期,他和鐵哲興高采烈地邀請事務所夥伴,當然也包括天喰。

      「請學長好好看著我吧,我會奪下第一給你看的!」

      然而事與願違,體育祭第一、第二分別被綠谷和爆豪奪得,他只能與轟並列第三。

      不甘心。連兩度體育祭對上爆豪並皆戰敗收場,切島心底滿是不甘與悔恨,以及愈挫愈勇的決心。

      隔天實習天喰沒有糾結他的食言,反倒問他當晚有沒有空?能不能外宿?

      切島頭頂著大大問號,點點頭。

      「是嗎。」天喰抓了抓劉海,下意識地把兜帽拉低,「那做為補償,你今天來住我家吧,換洗衣物先穿我的。」

      切島不過三秒就得出結論,然而天喰已經落荒而逃,一句話的時間都不留給他。

      這之後,他與天喰培養出獨有的默契。在對方置物櫃留小零食、在事務所後門偷偷接吻、小指勾小指來預訂深夜的「獨處」。

      他們都是在天喰的住處度過,而切島包辦結束後的清潔整理。天喰怕羞的性格在這兩年沒改善多少,每每依舊臉紅耳赤,眼神卻閃亮亮盯著切島。

      天喰就是有股過於犯規的魔力,在他們的第一次時更是如此。誰能抵抗天喰摀著臉小小聲嘶吼他從一個月前就開始準備,並物理層面的「自學」直至昨天?至少切島不行。

      看那拆封過的大包裝紙盒,他想都不敢想學長是怎消耗掉四分之一的。

      「學長,那、那我去關燈……?」

      「不用,」天喰拉過他,「我……還是比較想……看著你的臉……」

      切島炸了。

      被峰田開除友籍隔天,切島再次外宿。他摟過天喰肩膀想讓其睡得舒服些,卻聽見奇妙的呢喃。

      「嗯……西瓜……」

      「西瓜?」

      天喰勉強睜開眼睛,睡意導致根本無法對焦。食指指向貼牆小冰箱,「鄰居送了我一些,太多了吃不完……」語畢又倒頭入睡。

      依舊是犯規的可愛呢。

      等學長睡醒再一起消滅掉那些瓜果吧,說不定還能讓學長長一顆迷你西瓜給他,但是現在——

      他輕手幫天喰掖好被子,撒嬌似的在其鼻頭磨蹭幾下。

      「晚安,學長。」

      祝好夢,我的美人。

=====

西瓜Watermelon,諧音「我的美人」,來源於——台師大嗎?我不確定,反正是師大西瓜節給我這個靈感的,謝謝師大(?)

送西瓜來表示心意真是太神奇了,雖然紅肉西瓜才代表愛情,小玉西瓜只是友情,哈哈

上一篇回作家的PO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