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Misa《親愛的,這也是戀愛》
HOT 祝大家新年快樂!閃亮星─瑭碧耽美稿件大募集

(H)《月餅成精後》月餅攻x人受(言辭x沐白)

丹桂飄香,明月高掛,又是一朝中秋佳節。 

街道,一片死寂,了無人煙。唯有歡聲笑語從挨家挨戶傳揚而出。 

團圓之日,乃是家庭相聚溫馨時。 

*** 

 

      -   一個星期前    - 

「再找不到對象,今年就別回來了。」



一則簡簡單單的簡訊,讓沐白犯了愁,距離中秋只剩寥寥幾日,他上哪去找對象! 

“喂,林哥,你中秋有事沒?喔喔,有約了啊....” 

“欸欸,大笨,你....什麼?你要去女朋友家?你小子,交女朋友都不告訴我?” 

“王姐…救我!我爸媽又催我找對象!   啊?你去旅遊了?那好吧...旅程愉快。” 

「…….」

沐白幾乎打遍通訊錄中所有可聯繫的電話,但始終無人回應。

看來找人假扮情侶這招行不通。 

“特大喜訊!特大喜訊!xx超市酥皮蛋黃月餅降價促銷!原價998,現在只需188即可帶走!” 

“酥皮蛋黃月餅皮薄餡多,一口咬下,滿嘴流油,中秋佳節人手必備…..” 



電視廣告吸引了沐白注意,他靈光閃現,或許帶盒月餅回去也是個不錯選擇   ?

沒有對象,月餅應該也能俘獲老人家芳心。 





*** 

 

買回月餅,沐白按照慣例,先拆開一盒,自行品嘗。 

“皮薄餡多…一口下去…滿嘴流油…”   他默默念著廣告詞,充滿好奇地捻起一塊,緩緩送至嘴邊。 

味道不容置疑,紅豆沙香甜細膩,鹹蛋黃口感軟糯如泥,薄如蟬翼的酥皮和鹹甜雙重體驗混合,當真令人如癡如醉。

沐白越吃越上癮,不知不覺中,一盒月餅已然下肚。 

“嗝——”   他摸著圓滾滾肚子,饜足地躺到床上,打著飽嗝。 



“月餅好吃嗎?” 

“好吃!” 

他下意識回答,足足愣了十秒有餘,才猛地反應過來。 

家裏就他一人居住,這聲憑空出現的男音是從何而來? 

見鬼了? 

沐白瞪著圓溜溜的黑眼睛,驚恐地躲進房間衣櫥裡,透過細小縫隙,他謹慎打量著屋內情況。 

“唔….!” 

一雙無形大手快速襲來,將他拖出衣櫥。 

他,小命休矣。 

*** 

沐白活了23年,還是第一次聽說月餅能成精。 

“月餅成精過後還能吃嗎?” 

直視著沐白眨巴眨巴的靈動大眼,言辭心情突然很複雜。



這傢伙腦子裡只有吃嗎? 

“看你吃哪,有些地方是能吃的。”   言辭挑眉一笑,一般人還真聽不出他話中調侃之意。

比如沐白。 

他傻呼呼笑了笑,舔著唇面,美滋滋地想:白得這麼大一塊月餅,值! 

不知道月餅人是什麼味道。 

 沐白一邊想著,一遍摸上言辭胸膛。 

“我能舔一口嗎?”   他小心翼翼地問。 

言辭不知道在想什麼,眸色倏地一暗,意味不明道:“可以,不過後果自負。” 

沐白不以為然,舔一口而已,能有什麼後果。 

最後結果就是,在他不知死活的撩撥下,言辭硬了。 

*** 

 

沐白順著言辭兩腿之間慢慢滑下床,坐在地上,身體仰靠著床沿,奶兮兮地問了句:“可...可以不要嗎?” 

言辭居高臨下地睨了他一眼,“你說呢?” 

光是憑著他剛才的挑逗,被操死都不冤。 

沐白追悔莫及,好奇心可真害死他了。 

他屏氣、聚力、咬下唇、閉上眼,不情不願將那根東西含進了嘴裡。

第一次做這種事,他毫無技巧可言,偶爾還會不慎嗑到牙齒,好在口腔的濕軟能帶來強烈快感,言辭逐漸被他舔得起了反應。 

言辭低喘著想,這小傢伙無師自通的本領挺突出,孺子可教。 

沐白漸入佳境,幾下便掌握了他最敏感處,專門沖那舔弄,不時再深吸兩口。 

他不說話,一邊舔一邊看著他,眼神又欲又色,像個欲求不滿的小妖精。

言辭受不了這個眼神,乾淨又純粹,燒得他心尖兒滾燙。 

沐白吐出口中粗大性器,卻又像捨不得似的,捲起舌尖,在龜頭頂端勾了一下。 

下一瞬,他被言辭整個人拖到床上,死死壓住,不得動彈。 

清冷又不含有一絲情感的男聲在他耳邊響起:“換張嘴,我讓你吃個夠。” 

*** 

 

言辭不慌不忙,伸開五指,撫摸著沐白腿根,套弄著翹立陰莖,俊臉在他翕張的肛口處蹭了蹭,愉悅地勾起唇角。 

“別..別這樣…啊哈…”   沐白眸色迷離,後穴瘙癢難耐,細腰不覺扭曲著,如同人人差遣的奴隸般,渴求主人施捨。 

他想要的,是那根又粗又長的肉棒。 

言辭握緊小人兒腰身,挺動跨部,一寸寸插入泥濘後穴。 

“啊…好滿…唔…到底了…”   他的柳腰隨著言辭粗暴動作上下擺動,空虛後穴得到巨大填充,雙手本能地勾上面前之人的脖子,櫻唇微微張開,發出貓兒一樣的奶音呻吟。 

言辭不懂心疼人,操起來跟要命似的,碩大龜頭到處亂戳,沐白差點一口氣沒提上來,暈在床間。 

“唔哈…嗚嗚…啊哈….饒了我…求你…啊…啊…” 

言辭在他乳頭前啃咬著、褻瀆著,兩手扒開他的翹臀,用力到幾乎把自己兩顆卵蛋一並塞進穴口。



沐白小嘴被男人含著,舌也同對方緊緊糾纏,一雙修長細指凌辱著胸前紅腫乳頭,肉棒狠狠進出於體內,爽得他幾近失去知覺。

一瞬間的恍惚,   沐白感覺自己抵達了天堂,極致快意讓他身心皆得到滿足,馬眼處射出濃郁精液,高潮跌宕起伏。 

言辭把人兒抱在腿間,癡迷地欣賞他高潮後的神情。

他,甚是可口。 

*** 

 

言辭起身,將沐白托臀抱起,讓他跟塊橡皮糖一樣,黏在自己身上

小人兒配合地將雙腿纏在他身上,使得兩人貼合處更加緊密,次次進攻皆深至入底,沐白高昂起頭,哭到失聲。 

言辭舔著他的脖間,又似食髓知味般,將他重新扔回床,欺身壓上。 

他吸允著沐白微泛水色的薄唇,摁著沐白肩膀,與之抵死纏綿。 

做到後來,沐白連根手指都抬不起,感覺只剩下一口氣掉著,雙腿也無力大張,臀縫間屁眼被操得外翻,濃白精液從無法合攏的穴口溢出,沿著微紅大腿根部,一路淌到床單上。 

言辭凝望著胸口微微起伏的人兒,好不容易恢復的理智線再次斷了個乾淨。 

又是一陣翻雲覆雨.... 

*** 

 

一覺睡到日出三竿,沐白醒來發覺自己成了一個組裝失敗的假人   -   後穴腫脹,雙腿發顫,筋骨奇麻。

簡稱破處後遺症。

他扶著酸軟後腰,齜牙咧嘴翻了個身。 

“喝點牛奶,補充些體力。” 

沐白平日最恨喝牛奶,想也不想就拒絕了他的好意。 

直到他發覺言辭愈發危險的氣息,心裡暗叫不好,卻已太遲。 



而後,他被言辭逼得喝了整整兩杯牛奶。 

還夾雜著鹹香蛋黃味。 

這味道,是來自於,言辭的精液。 

*** 

 

中秋前夕,沐白扭扭捏捏站在言辭面前,懇求道:“你...你能陪我回趟家嗎?” 

言辭挑了挑眉,說:“看你表現。” 

此話一出,他便明白了其中深意。 


无非就是,讓他在床上伺候好點。 

求人辦事,他只能忍氣吞聲。 

沐白眼含熱淚,視死如歸地點了點頭。 

*** 

 

入夜,房內點著一盞暖燈。  

沐白戴著一對毛茸茸兔兒頭飾,跪在言辭腳邊,顫顫巍巍脫去浴袍,側立轉過的粉嫩臀間,插著團潔白兔尾的栓塞。

言辭抓著他身後的兔尾巴,在穴內反覆抽插。 

“嗯啊…啊哈…唔…”   沐白瞬間軟了腰,半趴在地上,放浪得扭腰翹臀。 

他慾火焚身,遲遲達不到高潮。 

言辭用腳尖抬起沐白的下巴,靜靜觀看著他被情慾摧殘得兩眼通紅,唾液腺失控得模樣,帶著一絲玩味地輕勾起嘴角。 

“寶貝兒,求我給你。” 



沐白濕漉漉的小眼珠眨了眨,卑微地乞求:“求...求你給我...” 



言辭心滿意足地露出笑容,把沐白從地上抱起,拔去他後穴裡插的兔尾,帶回床上。

“寶貝兒,我會好好滿足你。”

*** 

八月十五,闔家團圓。 

月光融融,灑一地清輝。

沐白和言辭風塵僕僕回了老家,還沒等踏入家門,便被熱情的七大姑八大姨層層圍住。 

“傻站著幹什麼,還不快進來吃月餅。” 

沐白看到父母親端來的酥皮蛋黃月餅,嚇得臉色慘白。 

他至今都忘不掉,被言辭按在床上,塞得滿嘴精液的慘樣。

濃郁的鹹蛋黃味精液,依舊在唇齒留香。

沐白發誓,這輩子都不會再吃酥皮蛋黃月餅了。

他過不去心裡那道坎。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1)


好特別的故事,為沐白掬一把同情,哈哈。
2021-12-06 06:20 透過電腦版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