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9機房設備維護公告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東京卍復仇者】生理期 #Mikey #三谷隆 #羽宮一虎 #半間修二

●Mikey&Elva    

      「……不可以!」半夜被人壓上身醒來的Elva說,她伸手推上床睡覺就習慣壓在自己身上的人。  

      任性專利的某人啃咬她的頸項,雙手也覆上她的柔軟,試圖喚醒她的慾望……  

      「Mikey,我生理期。」話落,Elva感覺到身上的人身體一僵,從她身上翻落。  

      「真討厭!」Mikey將人攬進懷裡。「不舒服嗎?」  

      「脹脹的、頭有點暈。」枕著某人臂彎的Elva說。  

      「要不要喝紅糖水?」兩人在一起多年,這種東西Mikey還是會弄的。  

      Elva搖頭。「我想睡覺……」  

      「睡吧!我陪妳。」Mikey輕拍Elva的背,如同每個雷雨夜哄她入眠一般。  

      良久之後,夜更深了,Mikey望著熟睡在自己懷裡的Elva,也跟著闔眼睡去。  

 

●半間修二&赤芍  

      赤芍很溫柔、脾氣也非常好,但某些時候情緒特別容易爆炸,像隻被惹怒的貓,毫無節制的修理人,彷彿對方跟她有什麼深仇大恨一般……  

      「……對、對不起,我、我不是故意的唉唷!饒、饒了我吧!」一名男子向不斷掄拳揍他的女子求情。  

      「小花兒,妳在這邊做什麼?」透過手機定位,半間修二找到一直不接自己電話的女人。  

      「你說呢?」看不出來她在修理人嗎?  

      半間修二拿出手機看了一下行事曆,瞬間明白。「小花兒,出完氣就算了,不然等下會不舒服的。」他不在意赤芍揍人,只要她高興,做什麼他都無所謂,但是這種時期不宜劇烈運動或情緒起伏過大,不然身體會吃不消的,他是心疼自己的女人。  

      「他撞我。」赤芍扁嘴,看起來委屈極了。  

      半間修二將人拉進懷裡,接著一腳踹飛那名男子。「這樣好嗎?」  

      「嗯。」熟悉的味道撫平了赤芍暴怒的情緒。  

      「我們去吃妳想吃的,再買熱可可回家休息?」半間修二吻了赤芍的唇角。  

      「好。」  

      相依的兩人消失在街角……  

 

●羽宮一虎&扶桑  

      扶桑是組織裡少數雙手不沾血的花兒,她所負責的工作是武器研發,組織裡的武器都是出於她的設計。  

      早晨,羽宮一虎在鬧鐘的叨擾下醒來,接著他大手一撈將睡在身邊的女子攬進懷裡……  

      他低頭欲吻女子的額間,卻發現上面佈著許多汗珠。「桑,怎麼了?」  

      「嗚嗯……疼……」扶桑皺眉。  

      「怎麼不叫醒我?」推算一下日期,羽宮一虎知道她是生理期來了。  

      「想讓你多休息。」最近組織忙,羽宮一虎時常工作到半夜,扶桑很心疼自家男人。  

      「哪有妳重要呢?」羽宮一虎溫暖大掌覆在扶桑的腹部輕撫。  

      「虎……」扶桑在羽宮一虎的輕撫下逐漸舒緩亦闔眼睡去。  

      羽宮一虎在扶桑額間印上一吻,他下床後還仔細替她蓋好被子、調高空調溫度,才離開房間。  

      許久之後,羽宮一虎端著托盤回到房間,托盤上放的是牛肉燕麥粥、燙青菜和熱牛奶。「桑,起來吃點東西。」  

      扶桑被羽宮一虎扶起來,一口一口的餵食。「我、我可以自己來。」她吞下口中食物道。  

      「讓我餵妳,張嘴。」羽宮一虎拒絕給她餐具。  

      「好像比較好了。」吃完餐點的扶桑說,胃暖暖的好像也不痛了。  

      「那要不要起來走走?」知道扶桑不喜歡一直躺著的羽宮一虎問。  

      扶桑點頭,羽宮一虎立刻拿起睡袍披在她身上。「媽和圭介他們晚上會過來。」多年前他已經改口叫場地母親為媽了。  

      「不是我們回去嗎?」坐在沙發的扶桑問。  

      「媽說妳不要出去吹風,所以他們過來就好。」羽宮一虎打開電視,把遙控器放在她手裡。  

      「在隔壁而已。」扶桑傻眼,他倆兄弟房子買隔壁,她能吹什麼風?  

      「呵呵……」  

      扶桑能不知道他嗎?自家男人什麼個性,不就是心疼她?「阿姨喜歡韭菜炒鯊魚,還有……」說著、說著,她打了呵欠。  

      「放心,我會準備好的。」羽宮一虎已經打電話吩咐下屬把菜買來。  

      「嗯……」扶桑點點頭,又深深睡去。  

      羽宮一虎將人抱回房間,陪她一起睡了……  

 

●三谷隆&紫荊  

      這幾年有三谷隆在身邊,紫荊的生理痛沒有以前那麼嚴重,至少不會再抱著馬桶吐個沒完沒,最多就是悶痛、嗜睡而已……  

      「寶寶,起來喝藥。」三谷隆端了一碗黑呼呼的湯藥,上面還飄著許多薑末。  

      熟悉的味道飄進鼻樑,紫荊立刻知道是苦到爆炸的溫經湯,她才不要起來喝!  

      三谷隆看著床上死死閉著眼皮的人,不由得嘆氣,他端起湯藥含了一口、彎下身吻住紫荊……  

      同時,輕掐她的雙頰,將嘴裡的藥餵進她嘴裡。「要我用餵的餵完嗎?」  

      「隆隆……」睜開眼的紫荊嘟嘴,她只有撒嬌才會用疊字。  

      「起來喝,我帶妳去拿訂製的娃娃。」三谷隆拉起耍賴的人。  

     

      「做好了嗎?」紫荊雙眼放光,前陣子她讓三谷隆畫了兩人的樣子去做娃娃,沒想到做好了!  

      「我也把衣服做好了,妳不想去拍照嗎?」轉身去拿娃娃衣服的三谷隆說。  

      「要!」紫荊端來藥湯,一口灌掉。「好苦。」  

      三谷隆喫著笑吻上雙頰鼓起的紫荊,長舌驅入她的小嘴,沿著內壁舔了一圈……末了,又吻了她的嘴角。「還不可以。」他握住某人貼在他腹肌的手。  

      「隆……」紫荊的眼眸透著情慾。  

      「乖。」三谷隆把兩套娃娃衣服放到紫荊手裡。  

      「好可愛!」某人的注意力瞬間被轉移。  

      「出門嗎?」拿起外套的三谷隆朝紫荊伸手。  

      「要!」紫荊撲上去穿外套和三谷隆出門了。  

      兩人拿到娃娃後拍了許多照片,獨照、合照都有……  

      「我們要一起再一起喔!」漾著笑容的紫荊說。  

      「會的。」三谷隆回應。  

      回程,三谷隆讓昏昏欲睡的紫荊坐在自己前面。  

      果然騎沒多久,紫荊便睡著。  

      三谷隆攏攏外套,不讓懷裡的她吹到一絲風,催油門往回家的路上駛去……  

#Mikey   #三谷隆   #羽宮一虎   #半間修二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