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9機房設備維護公告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H)转角遇见他(猫攻x人受)

“走了就别回来!” 





重重的关门声下,慕白无力地钻紧双手,泪珠在眼眶里打转,却迟迟没有落下。 





这是他最后的尊严,男儿有泪不轻弹,他不能哭。  





失魂落魄地走在街道,慕白不禁怀疑自己的选择是否正确。 





找了个无人的角落,他慢吞吞蹲下身,双目无神地盯着前方售卖机,陷入沉思。





再过三个月就要高考了,而在刚刚,他跟妈妈因为报志愿一事起了争执,妈妈希望他选商科,可他早对美术情有独钟,非选不可。 





两个爆脾气撞到一起,必定是一场恶战。





于是,他和妈妈久违吵了一架,谁也没让谁,结果两败俱伤,他一赌气,立刻甩门离家出走,现在回过神,反倒有些后悔。 





太冲动!真是太冲动!这样不计后果的出走完完全全是毛头小子行为。  





慕白懊恼地叹了声气,郁闷地来回踱步。





“喵~” 





这时,身后被丢弃的纸箱里,传出一声绵绵软软小奶猫叫声,瞬时吸引了他的注意。 

他回过头,死死盯住纸箱方位,一点点挪步靠近。 





“喵~   喵~”   一只小橘猫从纸箱口探出毛茸茸脑袋,又乖又甜地轻唤了两声。 





“太可爱了!”   慕白全神贯注挑逗著小猫咪,脸上洋溢着幸福笑容。





“应该流浪挺久了吧?看着像营养不良呢。”   他自言自语道。 





慕白站起身,左顾右盼著四周,眼睛突然一亮,街旁的便利店还没关门!买猫粮还来得及。 





“等我回来,小猫咪。” 





他安置好小橘猫,急急忙忙地往便利店跑。 





“蠢货。”   橘猫不屑一顾盯着他的背影,舔了舔自己的手心。





人类可真是一种单纯又毫无戒备的生物。 





 -   -   -   -   -   -   -   -   -   -   -   -   -   -   -   -   - 





买完猫粮出来,慕白的钱袋已是空空如也。





怪他出门出得急,没带多少积蓄,不然还能给猫咪多买两个鱼肉罐头。 





“不好意思,钱没带够,你先将就吃点。”   他一边喂著猫粮,一边低声嘀咕。





橘猫伸出湿软的舌头,舔食着他手里诱饵,一脸餍足。 





“你跟我回家吧?”   眼瞧着天色越来越黑,慕白心里愈发焦急,他要走了猫怎么办?  





情急之下,他犯了蠢,竟试图和猫对话。 





慕白暗骂了句自己傻逼,他估计疯了才觉得猫会回应他吧? 





但他没预料到,更加匪夷所思的事还在后头。 





“好啊!”   他怀里那只橘猫竟然说话了! 





慕白惊得浑身一哆嗦,下意识把怀里的猫甩了出去。 





“砰!”   巨响过后,白雾缭绕中,橘猫稳稳落地,化作青年。 





“我见鬼了….”   慕白连滚带爬往家逃,还因脚步絮乱,磕磕绊绊好几下。  





“跑什么,不是说要带我回家吗?反悔也没用了喔。”   少年从身后搂住他的腰,后背紧密贴合在一起,语气强硬。  





慕白欲哭无泪,血的教训告诉他,下次别轻易捡小动物。 





自己闯出的祸,哭着也要收完烂摊子。





 -   -   -   -   -   -   -   -   -   -   -   -   -   -   -   -   - 





鬼鬼祟祟回到家,慕白率先探出身子,侦察情况。 





屋内漆黑一片,安静到听不见丝毫响动,他如释重负,赶忙提着橘猫躲进房间。 





“你乖一点,别出声。”  





临睡前,他不断嘱咐橘猫,唯恐露馅。 





“你过来,让我抱会。”   透过薄弱的灯光,慕白瞥见床尾孤零零的小橘猫,同情心止不住泛滥,主动要求他过来自己这边睡。 





“你有名字吗?”   他靠在男人的胸膛上,手不自觉环在对方腰间,动作十分亲暱。  





“有啊,我叫唐枫橘。” 





唐枫橘….   唐枫橘…. 





慕白在心底默默念了好几遍他的名字,迷迷瞪瞪进入梦乡。 





唐枫橘望着怀中缩成一团的慕白,微微皱起眉头,不自然地搂住他盈盈一握的纤腰,低声道:





“谢谢你愿意收留我。” 





 -   -   -   -   -   -   -   -   -   -   -   -   -   -   -   -   - 





翌日清晨的餐桌,慕白和江婷面对面相视而坐,沉默无言。





“白白,昨天是妈妈没有考虑到你的感受,对不起。妈妈昨晚想了很久,决定尊重你个人的意见,你要是喜欢美术,就报美术专业吧。” 





这片寂静在江婷的妥协下,打破了。 





慕白抬起头,一脸不敢置信。 





“妈妈?!” 





江婷从抽屉里拿出一沓美术学院招生广告单,平铺到桌面,温声道:“这几家学校网上评价还不错,你自己挑挑?看看喜欢哪个。” 





慕白感动得热泪盈眶,抱着江婷一连亲了好几口,撒娇道:“妈妈,我最爱你了。” 





江婷叹着气摇头,无奈地笑了笑,低语道:“你呀...跟个小孩子似的。” 





“我永远是妈妈的小宝宝!” 





客厅里其乐融融的场景落入躲在门口偷看的唐枫橘眼里。





他垂下眸,脸上浮现一丝落寞。 





他也好想..好想有个家。 





 -   -   -   -   -   -   -   -   -   -   -   -   -   -   -   -   - 





高考临及,慕白自顾不暇,陪伴唐枫橘的时间越来越少。 





他总说:“等我高考完,保证陪你出去旅游。” 





唐枫橘没有埋怨,也没有吵闹,每当慕白写作业的时候,他就默默窝在旁边,静静看着他。 





“小橘,你往那边过去点,别蹭我脚,会妨碍我写作业。” 





唐枫橘失落走开,委屈地缩在墙角,独自落泪。





他是不是又快被抛弃了? 





 -   -   -   -   -   -   -   -   -   -   -   -   -   -   -   -   - 





高考结束那天,慕白抱着一大袋鱼肉罐头兴冲冲地回到家。





“小橘!小橘!我给你带好吃的啦!” 





接连唤了好几声,他始终没有听见唐枫橘的回应。





“小橘?小橘?” 





他开始心慌,手足无措地找遍家中每一个角落,却都没有见到唐枫橘的身影。





“你去哪了!小橘。”   慕白抱紧怀中的鱼肉罐头,无声抽噎。 





“喵…” 





恍惚间,他听见外边阳台传出一道又细又虚弱的猫叫。 





“小橘!” 





慕白掀开窗帘,慌张地抱起奄奄一息的唐枫橘。





唐枫橘嘴里叼著个小盒子,放到了他的手心。





“送你的…毕业礼物...”  





慕白定睛一看,盒子里放著的是一枚白银戒指。  





“你从哪来的钱送我戒指!” 





他又气又急,揪著唐枫橘的猫耳朵,逼问道。





唐枫橘眼神左右飘忽,一脸心虚样。 





“说!不然我就把你丢掉。” 





唐枫橘惊恐地瞪大双眼,可怜兮兮道:“我说,我说,你别不要我。” 





“我去当了人肉沙包...一拳十块...一点点积攒下来买的..” 





“你…”   慕白心疼得红了眼眶,半天说不出一句话。 





唐枫橘蹭了蹭他的手心,安慰道:“别担心,我没事的....” 





“慕白…我喜欢你...我想尽我全力,给你最好的生活。”





“他们都有毕业礼物,你也得有。” 





“我给你买!” 





慕白亲了亲他毛茸茸的耳朵,哽咽道:“笨蛋...下次不准这样。” 





“我舍不得你受伤。”





 -   -   -   -   -   -   -   -   -   -   -   -   -   -   -   -   - 





“小橘,你想去哪里玩?”   慕白窝在唐枫橘的怀中,软软撒著娇。 





“都可以,看你。” 





唐枫橘对旅行不感兴趣,流浪多年,他还有什么地方没去过?但如果慕白想去,他也愿意陪着。





“我们去熊猫谷好不好?我想看大熊猫!” 





“都听你的。” 





慕白拽著唐枫橘的衣领,吧唧在他脸颊上亲了一口。“唐枫橘你真好!我爱你!” 





唐枫橘轻咳一声,红著脸别过头。





人类示爱的方式真简单粗暴,他有点招架不住。 





 -   -   -   -   -   -   -   -   -   -   -   -   -   -   -   -   - 





颠簸两个多小时,两人才终于抵达熊猫谷。





“早知道这么远,我就不来了。”慕白一脸怨气地嘟囔著,累得直打哈欠。





唐枫橘揉了揉他的头,轻声安慰:“那下次不来了,要不要休息会儿再去?” 





慕白摇著头,往他怀里钻了钻。 





“那我抱着你去看熊猫吧。” 





唐枫橘不给他回复的机会,直接了当的将他抱起。 





“这么多人看着呢!放我下来。”   周围火辣辣的视线全数落在慕白身上,他羞得满脸通红,埋在唐枫橘的颈窝,低声抱怨道。 





“不放,我想抱你。” 





死傲娇!臭男人! 





他脸都丢尽了。 





 -   -   -   -   -   -   -   -   -   -   -   -   -   -   -   -   - 





“小橘!过来。”  





唐枫橘刚洗完澡从浴室出来,便看见慕白姿势妖娆的躺在床上。

 

 

他呼吸顿急,大掌托住慕白后颈,迫不及待地俯身吻了下去。





“唔…小橘…等..等一下…” 





唐枫橘微微撑起身,不解地凝视他。 





“让我在上面。” 





唐枫橘表情差点裂开,听慕白的意思是想让他做受吗? 





他咬咬牙,为了爱情他忍,做受就做受吧。 





但结果似乎跟他想的不一样..... 





慕白张著大腿,缓缓坐在他怒挺的性器上,发出难耐的呻吟。“唔...啊...好大...” 





唐枫橘先是一愣,随后反客为主,扶着他的腰开始上下挺动。 





腰上一记夹带着催促的撞击让慕白踉跄了下,陷在股间的硬物破开穴口,挤进一段进去,疼得他倒吸一口凉气,含着眼泪撑著酸软手脚攀在唐枫橘身上,抱着他脖子撒娇:“呜...小橘...好疼呀...” 





唐枫橘揽住他的腰,轻轻按揉了两下,怜惜的垂下头,徐徐舔吻着他的唇瓣。“过会儿就不疼了。” 





慕白扭动着腰,上下吞吐著身体里的巨物,淫艳的表情使他显得更加诱人。





“唔嗯…啊哈…”   在理智的摧残下,慕白发出满是鼻音的甜腻哭声,眼底染上淡淡一层薄雾,放荡地骑在唐枫橘的身上,摇著柔软的腰身,让前列腺一次次被重重刮过。





“白白,我不客气了。”   喘息几声后,唐枫橘夺过主动权,两手托住他白嫩的臀肉抬高,再松手往下重重一放。





“啊!”   慕白仰头淫叫,被逼出生理性泪水。





他胡乱抓着身前宽厚肩膀,不断哭泣道:“呜...慢点...啊哈...轻点...”  





每一寸软肉都被男根搅出肠液,混著两人激情的黏稠沿着腿根滴落,坠到床上。 





“啊哈…不行了…”   慕白完全使不上力,绵著身子任由唐枫橘挺腰冲撞,软糯的低音从鼻腔被一点点挤出。 





力道越来越重,几乎快把他贯穿,唐枫橘死死搂着他的腰身,顺着溼润的肠道直直捣进最深处,压在层层嫩肉之间,射出精液。





慕白绷紧身子,同样抽搐著射出白液。 





“白白,幸苦你了。”   唐枫橘吻着他的眉心,低语道。 





慕白懒洋洋地睡在他怀里,奶兮兮哼了几声。 





唐枫橘是只坏猫猫.... 





 -   -   -   -   -   -   -   -   -   -   -   -   -   -   -   -   - 





“小橘,你生日是什么时候?” 





回程的路上,慕白禁不住好奇心的折磨,问道。





“不知道,我生下来就被抛弃了,应该没有生日。”   唐枫橘满不在乎道。 





慕白揪紧衣䙓,心疼不已。





他的小橘受了好多苦。 





“我一定会给你补个生日。”  





“不准拒绝!” 





看着气鼓鼓的慕白,唐枫橘宠溺地笑了笑,应了他的想法。 





对他而言,生日并不重要,真正重要的是他的宝贝慕白。 





有他,就够了。 





 -   -   -   -   -   -   -   -   -   -   -   -   -   -   -   -   - 





望着桌前各色各样的水果蛋糕,唐枫橘面色十分复杂。 





这么多...两个人也吃不完啊。 





“小橘!生日快乐!我不知道你明确的出生日期,所以自作主张,定了今天。”   慕白从后面抱住他,贴着他的耳朵低笑道。





“谢谢,我很开心。”   唐枫橘顺势吻了吻他,满眼爱意。 





“小橘,我们换种吃蛋糕法,也当是我送给你的礼物了。” 





“嗯?” 





唐枫橘满头雾水凝视著慕白跪在地上,解开他的裤腰带。





慕白拿起草莓蛋糕,将奶油涂在挺立的鸡巴上,张了张嘴,含住奶香四溢的龟头。 

满嘴香甜的奶油味,混杂着腥羶精液,倒还真让他有些欲罢不能,蛊惑般用舌头舔著顶端奶油,吞下了肚。 





“你…”   唐枫橘呼吸渐促,单手撑在桌面,勉强支起身。





慕白吐出肉棒,留念般深深吸了一口,而后主动爬上餐桌,贴著冰冷桌面,撅起翘臀,抓起一块蛋糕,涂在臀缝附近,诱惑道:





“小橘,我送你的生日礼物,是我自己。” 





唐枫橘理智线全断,压着慕白,一挺跨部,直接全根捅入。





“啊哈…”   慕白腰一软,差点从桌上栽下。 





唐枫橘连忙搂着他的水蛇腰,跨部耸动开始狠狠操干。 





有大量奶油作为润滑,肉棒轻轻松松顶入尽头,慕白又十分配合地扭动蜜臀,身心的愉悦,让他爽得头皮发麻。





“白白,我今天可能会操死你。”   唐枫橘一向温柔,此时真粗暴起来,慕白还真有些受不了。 





“来吧,看在是你生日份上,做什么都允了。” 





唐枫橘发狠地攥紧他的腰,肉棒抽插频率快到惊人,几次大力顶入,差点把他干翻下桌。





“啊哈…嗯啊.慢点…”   慕白凄惨地浪叫一声比一声激烈,泪水糊满了脸蛋。





激情过后,慕白无力地瘫在唐枫橘怀里,湿热的身体颤抖不已,似乎还在回味高潮的余温。





“小橘,这个礼物你喜欢吗?”   他喘着气,笑盈盈问道。 





“喜欢。”   唐枫橘摸着他的臀瓣,低低笑了声。





慕白一个翻身,扑倒唐枫橘,扶着他的肉棒,重重坐了下去。 





“小橘,第二个我要给你的礼物,是家。” 





“从此以后,你有家了。” 





“你的家人就是我。” 





“我是你的,你也是我的。” 





 -   -   -   -   -   -   -   -   -   -   -   -   -   -   -   -   - 





唐枫橘这场生日过的慕白十分憋屈,一连着好几天下不了床就算了,腰都快被操断了。 





他抗议道:“唐枫橘!你下次再给我这么狠试试?!我给你丢出去。” 





唐枫橘毫无畏惧地抱起他,挑衅道:“那我就把你操到没力气扔我出去。” 





慕白无语凝噎,沉浸在后悔之中无法自拔,他不该勾引的。





现在可好...原本好好的一个小可爱男朋友,被他整到黑化崩坏,玩起play更是毫无人性可言。





悔不当初的滋味,慕白深刻体尝了一把。

----  

图:我的专属喵喵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4)


這篇好香
2021-12-04 22:35 透過電腦版 回應

大大寫的很棒
2021-12-04 08:03 透過電腦版 回應

好香,好香
2021-12-04 06:36 透過電腦版 回應

作者的設定都蠻有意思的
2021-12-04 05:12 透過電腦版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