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 稿費匯款時間調整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法無塵(十二)新生訓練

夏末秋初,秋老虎正準備開始肆虐,松鼠得空跑到樹影下埋了兩顆最早結出的栗子,有些早飛的候鳥剛剛抵達這片南遷中繼站,虎頭蜂、大黃蜂忙碌於四處捕食,小動物們都在極力把握這最後的夏日尾巴。

「看來今年冬天,會很冷喔!」彌勒佛院長走出辦公室、站在長廊上,專注的看著眼前庭院裡老松樹上的蜂巢,嘴裡喃喃自語。他在長廊上站了好一會兒,副院長古老師也剛好從標著「會計室」的辦公間走出來。

「忙完了吧?我們去吃下午茶。」彌勒佛院長跟古老師點點頭,轉身走向長廊的第一間辦公室___級任導師辦公室。

「各位,下午茶準備好了嗎?我們來囉!」彌勒佛院長象徵性的敲了敲門框,打開辦公室的門。一股冷氣撲面而來,讓他當場打了個噴嚏。

「都已經到秋天了,還要開著冷氣靈力球嗎?」古老師不愧是學院裡管錢算帳的那個,對各種花錢的行徑都敏感得很。

「唉,你不懂,人生最大享受之一,就是『蓋著棉被、吹冷氣。』再說了,這冷氣靈力球是我自己買的;我們可沒有用學院的冷氣喔!」阿德老師穿著鋪棉背心,光著兩條臂膀,下半身卻是短褲涼鞋,一派悠哉模樣。其實他沒說的是,學院配發的冷氣靈力球早就用完了,所以他現在只好拿出自己的備用品。

「喏!這是我和老古的金幣,我們來吃下午茶了。」彌勒佛拿出兩枚金幣,放在阿德的桌上。

「天道還是一如既往地安排妥當。幸好讓安雅猜到了,我們才能有像樣的下午茶可以吃。」阿德拿起那兩枚金幣,放進口袋裡。

「阿德你說話也太誇張了,打賭買個下午茶,也要扯上天道?就算讓我去準備,也能讓你滿意。」黎夫子有點兒怨怪的說。剛剛阿德那話的意思,不就是信任安雅的採買、不相信自己嘛!

「我知道,如果給黎夫子你去籌辦,我們的下午茶點心一定只有紅豆車輪餅可以吃啦!天知道我最不喜歡那玩意兒了。」阿德聳聳肩,不客氣地回了一句。

「讓各位久等了,只要是奶茶鋪排隊太誇張,所以才會等了這麼久。」一個圓圈出現在辦公室裡,安雅和愛美兩位老師各自抱了一個紙箱,從摺疊空間中出來。沒辦法,讓大家等太久了,這算是緊急事態,所以逼不得已要用折疊空間。

「來喔!大家請享用。我這裡有各種飲料、愛美手上的箱子裡有各種甜鹹點心,先挑先贏喔!」安雅像個喊價拍賣的老闆娘,拿出一瓶瓶各色飲料,向眾人推銷著。

「我看看,有什麼好吃的?」阿德跳起來,接過愛美手上的大紙箱,等不及放桌上,讓那紙箱騰空浮著,埋頭就開始扒拉起來。

一時間,辦公室裡的老師們都變身成了飢不擇食的青少年,大家嘻哈笑鬧的搶著飲料點心;沒辦法,有阿德這樣的不老男孩在,原本不餓不渴不想吃東西的心情,都會為之轉變。

這些高級道法師們,為了那一口吃的,隨手就用上了靈力法術,若是被學生們看見,鐵定訝異得目瞪口呆、闔不上嘴……平常的諄諄告誡「不要濫用靈力術法、儘量親身而行」,到哪兒去了?

天道學院的學生宿舍和餐廳那片區域,已經熱鬧了一天,這會兒終於到了家長離校的規定時間,一個個依依不捨的家長被有禮貌的「請」出了學院大門,終於,校園裡、宿舍區部分開放的結界又重新連結起來,將整個天道學院包覆在層層保護網之下。

在男生宿舍第八舍西廂房的「火」字間,張寅坐在床頭,手裡對著一片木牌發楞,他的狀態,正處於入定與游離之間。

「你今天做的不錯,明天開始,就可以去找人了。」那木牌一半漆黑有燒焦的炭化現象、另一半泛著瑩瑩白光,木牌裡有個聲音直接傳進張寅的腦海中,現在正在跟張寅講話。奇怪的是那個聲音死板板又無音調,如果讓太陽系地球上的人聽到,一定就會毫不遲疑地告訴自己:那是數位化的電腦聲音。可惜,張寅不是我們,他在的終極星系地球上,沒有「電腦」、當然更不知道什麼是「數位化聲音」。

他以為那是樹木成精、木精靈的聲音。

「是你答應的,只要我幫你找到那個學姊、並且把你放進她手上,就會給我足夠念書的學費。」張寅再次強調確認,生怕這個「木精」事後不認帳。

「當然,我說到做到。我會給你一個藏寶圖,你可以去開啟,那裏面有夠你念十個天道學院的金幣。」木牌說道。

「你可不可以先告訴我藏寶圖?反正我也得等放假了才能去找寶藏啊!先讓我有個心理準備嘛!」張寅開始討價還價。

「不行。那是我最後的寶藏,如果先告訴你,你不幫我辦事,怎麼辦?」木牌一字字說著,原本應該激動的字句,在它分開來一個字一個字的「說」出來之後,讓人覺得像在朗讀菜單,一點也不激動急切了。

「可是,我也怕你不告訴我藏寶圖、或是給我一個假的、忽悠我啊!」張寅苦惱著,想了一陣子之後,說:「這樣吧,我們起個天雷誓?」

「天雷誓?不、不、什麼都好,我不要再被雷劈了!」木牌還是一字字「說」道,硬生生把害怕的句子說成照著點名冊念名字的語氣。

「那不行,我們沒有共識,這事兒就算囉?」張寅語帶威脅、又有些不經意的說。雖然他急著想要賺到足夠的學費,但是,他感覺到,手裡這塊存有木精附身的牌子,比他還著急。

「好、嘛,我、發、一、個、誓。」木精「說」的更慢了。

「不行,要發天雷誓。」張寅補上一句,普通的誓言,對木精是否管用?他可不確定。

「好,天、雷、誓就天_雷_誓吧!」木精還是讓步了,誰叫它現在只能靠人類呢!

「你的名字?」「……木芙蓉」果真是個木精啊,男孩心想。

「你呢?你又叫什麼?」「邱石陵。」

於是,張寅一手握住木牌,一手高舉向天,運真氣包裹住木牌,嘴裡喃喃唸道:「弟子邱石陵與木芙蓉在此立誓:邱石陵幫木芙蓉找出天道學院學生納蘭靈,並且親自將木芙蓉交到納蘭靈手中;木芙蓉必須將真正的藏寶圖交給邱石陵作為交換。口說無憑、依此立下天雷誓,㗮㝕㕠㖯㕏、天地同證!」言畢,一道短促的驚雷打在張寅房間屋頂上。

聽見驚雷、看著握了木牌的手上通過一道閃光,知道天雷誓成立了。張寅滿意的收回手,將木牌放進抽屜裡,說道:「你不必吃喝,我可是肚子餓了。聽說天道學院提供的伙食很好,我去看看。」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