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 稿費匯款時間調整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心血來潮寫的莫名其妙的東西5

「我覺得,我們其實一直生活在危險之中。」

「沒錯,誠平,你說的很對。」

在放學後無人的教室裡,三個人面對面坐在椅子上交談。

「我倒覺得只要你們兩個不停止那些該死的行為,整個拉妮娜城的人就會一直生活在危險之中。」

吐槽的這個叫埃德溫,是學校的成績頂點,但大概已經沒人記得這個設定了。

「在說什麼啊,我明明可是安分守己的公民,要說的話,那是迪克的不對。」

這個面不改色說出荒唐話的傢伙叫做誠平,總之不是正常人。

「別把事情都推給我啊,明明出主意的人都是你。」

最後這個叫迪克,總之也不是正常人。

「……咧?所以你們讓我留下到底是為了什麼?」

埃德溫出聲質問,而誠平難得地陷入了苦惱。

(我們到底在幹什麼呢……)

「這是所有在閱讀這個系列的讀者的問題吧。你們一直以來到底在幹什麼啊?」

埃德溫問到這個問題的時候,迪克與誠平同時扶額思考。

((我們到底在幹什麼呢?))

「……夠了,我要回家了。」

埃德溫站了起來,而這時教室的門卻被推開了。

但是在門後沒有任何人……?

就在三人疑惑著的時候,艾琳從旁邊的窗戶破窗跳了進來。

「所以說開門的意義是什麼呢!?」

「玻璃的碎片滿地都是了啦!」

艾琳站穩了腳步,環視周圍了一陣子,若有所思地點點頭:

「原來如此……我懂了……是在煩惱我們危險的生活對吧?」

「那個話題早就煙消雲散了啦!」

「不要隨意破窗啊!有門的話就應該好好用啊!」

「可不可以讓我舔舔艾琳小姐的小縫—噶噗」

迪克被突然飛過來的磚頭擊飛,撞到了後面的牆壁。

埃德溫驚恐的看了看丟出磚頭的艾琳,而艾琳擺出了可怕的眼神,直勾勾的看著被砸到牆上的迪克。

(那個眼神……一定是只有看著終身宿敵才能做到的……!)

埃德溫對艾琳的敬畏多了幾分。而在攻擊結束後,艾琳總算開了口:

「欸?迪克剛剛想說什麼?」

「沒聽清楚就直接攻擊了嗎!!」

「太野蠻了!這種做法實在野蠻至極!!」

面對正在吐槽的埃德溫與誠平,艾琳舉起了磚頭。

「「非常抱歉。」」

對著毫無骨氣馬上道歉的兩人,艾琳放下了轉頭。

「而且就算我的做法很野蠻,迪克說的那句話也很討打吧?」

「你原來聽明白了迪克想說什麼嗎!?」

「反正只要說話的人是迪克,然後前四個字是『可不可以』,馬上就能明白他打算說什麼了吧?沒差啦。」

「「有道理……」」

面對坐在椅子上的兩人,艾琳隨手拿了張椅子過來反坐下去。

「對了,所以說你們剛剛在說的是危險的生活對吧?」

「不不不那個話題早就煙消雲散了艾琳小姐。」

「不要強硬把話題拉回危險的生活這個部分啊。」

艾琳舉起了磚頭。

「欸誠平!我們一直以來確實生活在危險中呢!」

「沒錯!埃德溫!你說的很對!」

艾琳放下了磚頭,低下頭。

(我到底是在幹什麼呢……)

「所以說你到底是來幹什麼的啊!」

「給我買個新的窗戶賠給學校啊!」

就在兩人指著艾琳吐槽的時候,迪克終於從牆壁上脫離了出來。

「咳嗯!」

「迪克!!」

迪克咳出了血,而誠平馬上湊了過去。

「對不起……誠平……其實……我一直以來都……瞞住……了你……我其實有病,已經活不過半年了……」

「迪克!!」

誠平流出了豆大的淚珠,滴到了迪克的身體上。

「欸?又是這個發展?」

「「你可不可以不要破壞氣氛啊艾琳。」」

被誠平與埃德溫同時吐槽的艾琳頓時閉上了嘴。

「咳嗯!」

迪克又咳了一口血,一塊染紅的塊狀物被咳了出來。

「那!那是血塊嗎!迪克!你的病到底有多嚴重啊!!」

「對不起……其實只剩半年是騙你的,只是為了不想讓你擔心……其實我只剩下三個月了……」

「迪克!!」

誠平抱著迪克,眼神非常的悲痛!

「欸?」

就在這個時候,埃德溫發出了疑惑的聲音。

埃德溫突然撿起了迪克咳出來的血塊。

「欸等一下,這個不是—」

「「你可不可以不要破壞氣氛啊埃德溫。」」

被誠平與艾琳同時吐槽的埃德溫頓時閉上了嘴。

「咳嗯!」

隨著迪克的咳嗽,迪克又咳出了什麼東西來。

「這、這個是……!」

迪克突然露出更加糟糕的臉色,然後虛弱的說:

「這、這時醫生做手術時遺留下來的針管,就是因為那一次手術,才導致我只剩下不到一個月的壽命……!」

「你說話為何越來越流暢了啊?還有為什麼壽命一直變來變去啊?」

「夠了哦艾琳!破壞氣氛的這個梗再玩就不好笑了!」

被誠平大聲斥責的艾琳皺起眉頭,踢椅子站了起來。

「你總是這樣!一點點小事就把我罵到臭頭!你心中還有沒有哪怕一點的溫柔啊!」

「什麼!」

被艾琳突然斥責的誠平把迪克摔到地上,站了起來。

「噶咖!!」

「只是一點點小事而已!至於那麼大聲嗎!」

「你覺得這是小事!?你每次都這樣!以前的那個你到底去哪裡了!?」

「我哪有每次!」

「我有說錯嗎!?你明明每次都這樣!你以前追我的時候不是這樣的!」

「什麼不是這樣!我又沒有做錯!」

「你認為你沒有做錯!?」

「所以說為什麼要突然開始情侶吵架啊!還有你們什麼時候變成情侶了啊!」

面對埃德溫突如其來的吐槽,誠平與艾琳沒有停下的意思。

「你根本就不會反省!」

「我哪有!」

「迪克不是快死了嗎!不要再做這種根本沒有內容的吵架了啊!」

埃德溫在旁邊竭盡全力吶喊,但被憤怒沖昏頭腦的兩人根本沒有聽進去。

「噶……咕……滋……」

見迪克越發虛弱,埃德溫緊張的蹲了下去。

「告訴我的爸媽……我愛他們……」

說完,迪克漸漸閉上了眼。

「迪克!迪克!別說這種話啊!別睡啊!不可以睡啊!迪克!!」

埃德溫搖晃著迪克的身體,但迪克臉上已經緊閉了雙眼。

無論再怎麼用力,迪克的眼睛也不會再打開了。

埃德溫的腦海裡,出現了這樣的念頭。

「你就不能對我溫柔點嗎!」

「我又沒說你不好!」

「夠了!!!!!!!!!!」

隨著埃德溫那突破記錄的、長達十個感嘆號的吶喊,誠平與艾琳終於回過神來。

「迪克……!都已經死了啊…!你們怎麼還有心情在哪裡胡鬧!!」

面對埃德溫悲痛的職責,誠平與艾琳面面相覷。

「已經……怎麼樣都好了……我要回去了。」

埃德溫輕輕放下了迪克的屍體,站了起來,準備走出教室。

「……」

「埃德溫。」

埃德溫才剛踏出教室一步,艾琳就突然叫住了埃德溫。

埃德溫深深吸了一口氣,向後看去。

「埃德溫,看好了。」

誠平突然對埃德溫那麼說,然後拿起了剛剛迪克咳出來的血塊,在上面吐了口口水。

「嗯?」

誠平不顧袖子被染紅,把血塊混合著自己的口水把血塊抹乾。

最後,把血塊展示給了埃德溫看。

「你剛剛也發現了吧?」

「這……」

「很抱歉剛剛吼你讓你不要破壞氣氛。不過那是逼不得已的。」

在誠平的手上,並沒有所謂的血塊。是一塊充氣了的塑料袋。

「……」

「埃德溫,還有這個。」

艾琳突然拿起了剛剛迪克咳出來的針筒。

然後,狠狠地插在了迪克的肩膀上。

「噶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如你所見,埃德溫,迪克根本沒有死。」

「……」

面對艾琳做出來的展示,埃德溫開口了:

「……所以說,這是在整我嗎?」

「啊,對。」

「正是如此。」

「就是這樣。」

面對三重肯定,埃德溫笑了。

「嘻嘻……這樣啊……做得不錯呢……」

面對埃德溫直率的稱讚,沒有人笑得出來。

「不過,埃德溫。」

「迪克會死的事情,是真的。」

面對不適合這個系列的沉重發言,埃德溫停止了笑聲。

「是嗎……」

「我們會做這種事情,也只是希望迪克能在死前,能夠得到一些安慰而已。」

「蛤?你們在說什麼?我快死了的事情是我編出來的哦?」

三人對著迪克張大了嘴。

「哎呀?玩笑開太大了嗎?真是抱歉呢……」

「「「……」」」

「怎、怎麼用那種眼神看我呢?呃……整人大成功!!」」

「……艾琳。動手。」

「了解。」

艾琳隨機擺出了投球的動作,力道幾乎快把突然出現在手中的磚頭捏碎。

「糟糕!」

艾琳投出了手中的磚頭,而迪克往側邊一跳閃過了猶如隕石一般的磚頭!

而這時出現在迪克眼前的,是手持加特林的埃德溫!

「為何會突然出現加特林啊!!」

「廢話少說!我現在就讓你去死!!」

埃德溫毫不猶豫的扣下扳機,有如雨下的子彈從四面八方襲來!

「咿呀!!!」

但是很驚人的!迪克竟然閃過了幾乎所有的子彈!!

「什麼!這樣都死不了嗎!」

「白痴!這種程度才不會死咧!!」

迪克竟然還有餘力對著埃德溫做鬼臉,同時閃躲子彈!

而這個時候,出現在迪克上方的是誠平!!

「變身!!」

「什麼變身啊!!」

用腳勾住天花板的誠平把身上的衣服撕破,伴隨著子彈與磚頭揚起的塵埃以及不知道哪裡來的光芒,誠平完成了變身!!

「安諾特聖德納利斯少女的悲鳴!!(理解不能)」

「這句話到底是什麼意思啊!既然理解不能那就不要說啊!」

(((我們到底在幹什麼呢……)))

「所以說你們到底在幹什麼啊!!」

這個時候,天花板突然被掀飛了,其中的人是……莉妮娜!

「「「「你是誰啊!!??」」」」

莉妮娜一腳跳到了地上,若有所思地點點頭。

「原來如此……我懂了……是在煩惱我們危險的生活對吧?」

「夠了!!!」

「沒完沒了!!」

「給我去死!!」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