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9機房設備維護公告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轉生到有我創造的小說異世界 【1】

1.   怎麼死了?

「你已經死了喔」

「欸?可以請你再說一次嗎?」

「你已經死了喔」

「欸欸欸欸欸欸!!!」

聽到這肯定的回答,我不經想著¬¬¬---這是夢吧,這一定是夢吧!

「完成了~~」

這天我一如既往的寫著我的網路小說,當然不是寫什麼大道理,只是一般的幻想小說。

既然寫完了就上傳吧,可不能讓我那10萬粉絲等太久。

對了,今天是領薪水的日子,等等去一趟銀行好了

嗯?哪來的薪水,當然是我寫網路小說賺到的啦!

題外話,我寫的小說大部分都是二次元的,畢竟看多日本動漫,自然而然就會有一種想自己也來寫寫看的慾望啦!

只是沒想到寫著寫著就把它當賺錢工具了。

(到了銀行)

「是真識旌先生吧,請您坐著等待我們的通知。」

「好的,謝謝。」

唉,看這人數,大概要等個半小時吧,我看我先稍微睡一下好了。

「給我起來!趴下!快點!」

嗯.......什麼聲音,搶劫?怎麼可能~應該是廣告聲吧,繼續睡吧,昨天可以趕稿趕到凌晨四點呢,累死我了。

我說銀行空調開太強了吧......

於是我就這麼的繼續睡下去,當我再次醒來時,我發現......

我怎麼浮在空中啊啊啊啊啊!!

「@#$&%~*!」

這是誰的聲音,而且說的是日語。

雖然看過很多動漫,不過我只聽得懂一些些,如果他說的是英文應該比較聽得懂,當然說中文就好啦。

欸?死了?什麼死了,還是誰死了?

話說我什麼時候腳著地了,剛剛還飄在半空中的,而且這夢幻的......空間?是怎麼回事,就好像動漫裡轉生系列必定會出現的場景。

最後一點,我面前這個到底是人是神還是鬼,他有人型,但又散發著不是人會有的氛圍與氣質,剛剛就是他發出聲音的吧,到底是什麼死了。

「@#&%$+!~」

拜託說人話,我根本聽不懂好嗎---我似乎不小心將這句話脫口而出。

不過他好像不怎麼生氣,反倒是一臉驚訝。

不過這東......似於精神體的物體應該是個女的,畢竟這聲音這麼卡哇伊。

為什麼說是精神體呢?因為就目前的情況也只能這麼稱呼了,畢竟不管是人是神還是鬼都算精神體的一種吧!

這女精神體帶著那驚訝的表情緩緩地向我這飄來,我看她握拳在我頭上繞了三圈,接著手一開,大量的不明粒子灑落。

這是在幹嗎?變魔術?

做完這一系列意義不明的動作後,她就準備開口說些什麼。

就算你說了,我也聽不懂啊。

「是嗎?這樣也聽不懂嗎?」

是啊,嗯?等等?我居然聽懂了?!

「那是當然的啦,既然你聽懂了,那我就重新講一遍吧,我是---」

「等等等等等,在那之前,你能不能解釋一下,我為什麼突然就聽的懂日文,而且還會說?!」

「我這不是要跟你說明了嗎?真是的。」

原、原來是我打斷你了,真對不起啊!

我眼前這個精神體是一名叫做思凱娜˙矢吏諾炎的神,具體是什麼神,她也沒說,不過既然她叫矢莉諾炎,表示她應該是火系的神吧。

不過她的名字有點長,簡單一點,就教她思凱娜吧。

總之據她所說剛剛在我頭上做的一系列不明動作是施展一種叫做【譯】的力量,用我們的說法就是魔法,這種魔法可以讓人精通所有語言。

接著她說這裡是星限門,就像我們說七大罪審判的地方,不過這個星限門比較特別,它並不是用來審判的地方,而是一個求福廳,能來到這裡的人都是不需要審判就可以直接投胎的地方。

說實話,我不懂為什麼我會在種地方,難不成我死了,應該不是吧,這是夢,一定是夢。

「還有最後一點,你已經死了喔」

「欸?可以請你再說一次嗎?」

「你已經死了喔」

「欸欸欸欸欸欸!!!」

思凱娜絲毫沒有猶豫的重複相同的話。

聽到這肯定的回答,我不經想著¬¬¬---這是夢吧,這一定是夢吧!

這不是夢喔,是貨真價實的現實---思凱娜僅用一句就再次將我打進谷底。

「是說,你該不會有讀心術吧,我根本沒說話啊。」

「現在才發現也太晚了吧!」

啊啊啊啊!!這一定是夢,絕對是,不會錯的!

「對了!既然是夢那就一定會醒來,我只要等到我自然醒就好了。」

「這麼堅持啊!我來證明這不是夢喔,不論你等了幾百年都不會醒的,這就是事實。」

聽到這句話後,我徹底崩潰了。

雖然不想接受,但還是姑且問一下我是怎麼死的。

據思凱娜說是我所在的那家銀行發生搶劫案,當時所有人都抱頭趴在地上,唯獨我還坐在椅子上。

那搶劫犯看到坐在椅子上的我,先是拿槍指著我,不停的恐嚇我,要我立馬下來,不過當時我睡著了,壓根沒聽到他說的話。

搶劫犯看著依舊無動於衷的我,持續恐嚇著,最後沒耐心,就一槍斃了我。

當然,睡夢中的我並不是毫無察覺,只是......當時我已經失血過多,失去痛覺了,身體也越來越冷,再次睜眼就在這裡了。

我當時竟然以為是銀行空調開太強,完全沒察覺我已經沒救了,連個遺言都沒留就死了。

唯一值得慶幸的是,我沒有親人,更沒有伴侶,不會有人為我難過。

我爸爸去年因肺癌離世,媽媽則是生下我後就失血過多死了,祖父母連看都沒看過。

伴侶?還是算了吧,絕對不是因為交不到。

所以,我接下來該怎麼辦,27歲,才活27年,命運真的是個垃圾!!

「是啊!連我都同情你了,不然這樣吧,我讓你選下半輩子要怎麼過。」

第一,轉生到有魔法的異世界,能保留前世記憶。

第二,轉生到一個以我為中心的異世界,同樣可以保留記憶。

「這跟第一有什麼區別?」

「等等帶你稍微參觀一下你就知道了。」

還可以參觀?!總覺得死後的世界真的什麼都有可能發生,竟然還能參觀異世界。

第三,投胎回原來世界,不會留下前世的任何記憶。

最後一個,這選項比較特別,內容是轉生到異世界完成被賦予的使命,完成後就能投胎回原本的世界,並且能保留前世記憶。

仔細想想第四個選項好像比較能接受。

「就這些選項了,接著就帶你去造訪一下異世界吧!」

話一剛落,我的身體就不自覺地飄了起來,一眨眼到一片天空,往下一看便是各種族群正在大街上閒逛,如果按造原世界的分類法的話,這裡大概有四種族群。

一般人類,如果硬要跟原世界區分的話......大概就差在這世界的人沒有一個是醜的。

亞人,有著動物身軀及特性的人,矮人也是屬於這一類的。

魔族,既不是動物也不是人類的生命體,像是哥布林,人鬼跟史萊姆(雖然沒看到)等。

妖精,耳朵特別的長。壽命比其他種族長好幾倍,不知道這個世界是不是也是這麼設定的。

當然這些只是對街上出現的生命體做個分類而已,或許還有更多不同的種族也說不定。

思凱娜彈了一下手指,剛剛看到的畫面瞬間換了,來到一個戰場。

「如你所見,即使是異世界也是會有戰爭的,這是魔族跟亞人的戰爭,原因是因為互看對方不爽,所以就打起來了,而這一打就過了一千多年了,到現在還沒打完。」

這理由......不,這能算理由嗎?---我不經這麼想。

而且還打了一千多年?!這裡果然是異世界。

思凱娜拍了拍手,畫面再次消失,呈現一片漆黑的狀態。

「我說,這一片漆黑是正常的嗎?」

原本面無表情的思凱娜突然笑了。

「是正常的喔!我不是說了嗎?這是以你為中心的世界。」

當然是由你來創造囉!---聽完我差點沒死,雖然已經死了。

我創造?!騙人的吧,我就是世界的創世神,我也只是個小說家而已,要怎麼創造.....我頂多寫出異世界小說而已。

說到異世界小說,我的「異世界盡頭的戒指是我的」還沒完結呢---正當我這麼想時,一片漆黑畫面瞬間染上色彩,出現一個城鎮,而且總覺得在哪裡見過。

「好了,參觀完了,回去吧!」

等等啊!讓我多看一會嘛,就快想起來的說。

參觀後的一小時內,我不停思考著。

「所以呢?決定好了嗎?」

「嗯......我決定了,就第四個吧。」

思考這麼久,最後還是選這個嗎......畢竟這是最讓我接受的了。

那麼你想轉生到哪個世界?---面對思凱娜的提問,我問道。

「是說第二個到底是怎樣的世界?我到現在還是搞不清楚......」

「我怎麼知道?那可是你創造的,我可是完全沒干涉喔,到目前為止。」

到目前為止?意思是往後有可能會干涉囉?不過前提是我選擇轉生到那裡就是了。

嗯......

嗯......

嗯~~

好吧!就去我所創造的世界吧!反正大不了就回到這裡而已,是說回得來嗎......

不管那麼多了,想這麼多,不如到這世界一探究竟。

「看來是決定好了呢!不過在出發前,先想個名字吧,總不能用原世界的名字,更何況是台灣人的,說真的我不是很喜歡你們取的名字,夠奇葩的。」

呃......這名字又不是我取的,怪我嗎?算了,想個名字吧。

嗯......這名字也不是隨便就有的,思凱娜特別叮囑我要取跟她名字一樣格式的。

乾脆跟她用一樣的姓好了,等等.....矢吏諾炎是姓嗎?應該是吧?!

...........

.......

....

..

矢吏諾炎......空...星煈?好像不錯。

「我就叫空星煈好了,空星煈˙矢吏諾炎」

「矢吏諾炎?竟然敢用我的姓去命名,膽子不小嘛。算了,以後你的名字就叫做這個吧!不過為了方便,我就叫你煈好了。」

那個果然是姓氏,不過仔細想想,我用神的名字來命名會不會有什麼麻煩之類的。

應該......不至於...吧!?

好了,再見囉,應該很快就會再見面的---思凱娜一說完,我就有股睡意,漸漸的就失去意識了。

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