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2023/1/1起調整作家收入現金稿費匯款日與手續費
HOT 閃亮星─敘娜耽美稿件大募集

麻煩角色 (上)

她聽余家安說,王耀華是個麻煩角色。

「魚+氨。」

孫思懿在臉書上密了她同學,還用了很中二的綽號想要掩飾自己的焦慮,「妳上次說室內設計系的王耀華是怎樣?」

「嗄?我有說什麼嗎?」余家安的回應幾乎可以透著打字的速度看見一種事不關己的意興闌珊,也可能是期末考將近,這一串回應的空擋裡頭實際上或許包含很多看不見的其他工作正在同時進行。

孫思懿皺起眉,有些話不適合說得太明白,之前余家安怎麼描述過那個人的?

「妳說被她找來幫忙的人都衰小。」

話說到這一步就不太好聽了。

「哦!!!」對方的記憶甦醒了,連標點符號都精神了起來,「超機車的!她拜託的小忙都不小,而且一定要弄到完整交到她手上她才罷休,因為她就是會麻煩人到這種地步。」

「什…什麼意思?」

「就是她之前拜託我們班上的人幫忙剪片啊…好像是室內設計render的什麼空間模擬的影片吧?反正就那種3D建模的,她說她只會把影片算出來,不會用剪接軟體……」

余家安邊描述邊放一串哭臉的圖案,看起來異常機車。

「她是拜託誰?」

「黎豫心。」余家安回應,除了中間的字是中文以外,她刻意在選字時用了洋梨跟心形的圖。創意滿分。

「黎剪片剪到天亮壓死線,期中週loading超重,她還要分神做別人的作業根本不科學,而且王耀華給的素材還缺超多片段,臨時在那邊算圖。但因為她說期末就靠那支影片,要是不救她一定完蛋,黎一時心軟就拿新鮮的肝來換了。」說真的黎豫心的肝肯定很早就不怎麼新鮮。

「哦。」

孫思懿收手不再打字,眉頭皺得更緊。

「她找你幫忙哦?」

「p。」孫思懿連輸入法都懶得切換,趕緊關了臉書假裝下線,但手機沒有秒差地響了起來。余家安到底八卦到什麼程度?她從一開始就打算大聊特聊。

孫思懿描述著今天白天才發生的事件,扶著手機講到機身發燙,不止一次伸手去揉太陽穴。

她中間空堂直接到系館教室去,多貪圖了那兩個小時的冷氣,就這麼遇上施工圖這門課的下課時間。

印象中的王耀華穿著很有型,總是些看起來昂貴的古著上衣搭配皮件,她上課會化妝,眼線會在眼尾勾起,讓她不笑時看人的模樣有種高傲的冷漠感。

但她今天大概是趕著上課,也可能是上選修課因此到班人數少就沒有打扮的價值,她只踩了勃肯鞋、穿了條短褲配素面上衣,素顏而頭髮綁起,雖是隨性但仍清爽好看。

「嗨,同學。」

她看到自己時的第一句話是這樣,那語氣聽起來其實並不算友善。

孫思懿有認真想過,應該主要是發音的習慣,王耀華講話有腔調,而且是可以很輕易地被發現的那種。她沒聽過她開口說話,也沒看過她穿得這麼平易近人,可能是推翻印象的反差感讓她覺得親切,於是輕易地就拋棄該有的防備心。

「嗨。」孫思懿回應,儲存畫到一半的檔案,抬頭看向著自己走近的王耀華。

「妳是視傳的對不對?」她問,一點都不在意這種資訊缺乏幾乎有點不禮貌,她們可是有一起修過同一堂課的啊。

「對。」

「那妳有修包裝設計嗎?」王耀華繼續問,只在意得到自己需要的資訊。

「有。」

「所以妳會用系上的包裝打樣機吧?」

「妳要幹嘛?」

這個問句看得出目的,孫思懿終於感到一些不悅,發出了第一個問題。

王耀華躊躇了一下,視線很自然地飄到窗外思考了起來。雖然她自顧自的幾乎令人討厭,不過這麼自我的人意外的相處起來很輕鬆。孫思懿想,那大概是因為她還真的不在乎的模樣,於是自己也就選擇不去在乎對方的感受。

「妳可以幫我嗎?」她露出懇求的神色,模樣略帶了些疲憊感,「我想要切一些精細的東西。」

「哦。」孫思懿應了一聲,在評估,「切什麼?」

「室內設計模型的窗花,那個我試過自己雕,實在太不敷成本了。」她從口袋挖出一小片紙片,用拇指捏著遞了上來。孫思懿低頭看了一眼便縮回視線,慘不忍睹。跟故宮博物院的橄欖核舟沒什麼兩樣,只差在人家的東西是完美的工藝。

「打樣機用來做包裝,並不適合用來雕花。」孫思懿開口說,意在勸退,她看得出來手上這東西無論如何都難做,「機器的刀頭切到太細會被紙咬住,東西容易被扯破。」她捏了捏那一小片王耀華試著雕刻的紙片,繼續分析,「妳的紙太厚,這要用長刀去切,更不可能切斷,而且可能會刮紙,切還會切出紙屑…」

「…要是用薄一點的紙還有可能。」

「那我帶薄紙,妳能不能幫我?」她追問,並不放棄。

「這到底有多重要。」孫思懿蓋上電腦,瞥了一眼雕刻失敗的窗花,已經明白雕成功的機率微乎其微,「如果不是非用不可的話,我並不建議這麼做,失敗率太高。」

王耀華低下頭思考,眼裡有掙扎。

她真的想了很久,久到孫思懿不忍心要她做這種決定。

那會造成自己多少麻煩呢?

她小心翼翼地思考著,但她沒有計算這當中會讓自己虧損多少時間、會耗費她多少精力,這問題變成了簡單的yes/no問句,而在她削去這個抉擇複雜外殼的當下,其實就注定了孫思懿不可能不伸手向她。

「反正,打樣機切不出來的就是切不出來,也不會多麻煩到哪裡去吧?」

她樂觀地透過手機話筒告訴余家安,對方想了想附和。

她不明白的是,原來在她開口喊她,而她抬頭應的那刻以前,這麻煩就老早就像影子一樣,在絲毫沒有感覺時,死黏在她的後腳跟了。

----------

有人要下注賭賭看我在明年以前有辦法把這個短篇順利完結嗎?

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1)

我好興奮啊
噢噢噢噢是更新啊啊啊真正的哈扣腦粉要下注賭今年以前完結辣!!!(爬屋簷)(扒窗口)
2021-11-30 23:49 透過電腦版 回應
哈哈哈哈為什麼有畫面XDD
但你自己才該在年底做點什麼ㄅ (揚眉毛
2021-12-08 03:55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