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7停機公告
HOT 閃亮星─花奈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萬聖節賀文-【幻想&冒險】命運演繹 第二闕《遺世之音》-異曲〈葛歐斯特日〉Ⅱ

      符令的接待設施外,一道身影一閃而過,站定在了正門口前方。

      「歡迎,回音響尾分部總長列米切亞先生。」門口的歡迎電子語音響起,淨白的門扉應聲滑開。

      皮鞋噠噠的敲擊著地面,映忖著男人挺拔而優雅的身形,白潔的合金牆面則倒出了那俊秀的面容。

      彷若一開始便清楚自己的去處一般,即便一路上並沒有任何指示,列米切亞的腳步依舊穩健、整齊,利索而不帶一絲猶豫,倒是頗符合他身為響尾總長該有的氣勢。

      「我只是發了張到議事廳的路線圖給你,你就熟悉成這個樣子了?」男子身後走來了一名身姿同樣優雅從容的女性,正是幽影本人。

      「響尾分部可是專司情報技術以及潛入,沒有這點本事我如何能擔當得起響尾總長這個頭銜呢?」

      「卡瓦列奈有一個喚作金蛇的專稱來代指雙蛇總長這個頭銜,然而你好像從未提過這種頭銜,一直是使用自身的名字。」

      「我們分部比較特別,響尾既是分部名稱,也是總長頭銜,正好我很珍視自己的名字——不像某些人——就索性把本名拿來用了唄!」列米切亞聳了聳肩,整張臉似乎大大地寫著無所謂三個字。

      知道對方無形中在諷刺著自己,幽影冷下了一張臉,與對方一同快步踱向議事廳。

      「歡迎來到——符令的對外交流議事廳。」幽影打開議事廳的大門,手臂朝內一擺,對男子露出了禮貌性的微笑。

      這句話言下之意便是,組織內部的機密討論並不會在這,請打消偷偷蒐集情報的心思。

      察覺到這項暗示的列米切亞,雙手背在身後輕鬆地走了進去,對門口留下雲淡風輕的一句話。

      「我相信符令是不會連這點防範意識都沒有的。」休戰日可不等同於停戰,也更不等同於和平。

      在場的所有人想必都非常清楚這一點。

      「哼。」響尾走了進去之後,幽影輕哼了聲也跟著進去,順手把門給拉上。

      「這是你要的資料。」走到了會議桌旁,尹言定將一塊數據晶片推向他。

      當列米切亞正要拿過來時,少女突然用手蓋住了晶片。

      「但首先,你的情報。」尹言定面色不善地看著對方,若真要打起來,他們還不一定會是對手。

      儘管響尾是情報部門,但能夠擔當回音幹部的人,不論是戰鬥力還是謀劃能力絕對是十分不俗。

      不論出於什麼原因,都必須得對此人保持警戒。

      「我不會失約的,但你們就沒個椅子嗎?所有人連帶客人都站著好像有違待客之道啊!」列米切亞無奈的嘆氣,搖了搖頭。

      只見少女在會議桌的面板上操作了幾下,數張椅子便從地下升起。

      「不是沒有椅子,只是在進行確認跟維護,萬一讓你坐不舒適了,我們豈不是所有人都遭殃?」尹言定挑起眉梢,語帶不悅地諷刺回音的暴虐。

      「哈哈!說得也是。」然而男子從容自若地逕自朝一張椅子坐下,翹起本就修長的腿,彷彿十分享受這樣子的評價。

      「閣下今年貴庚。」少女也在一旁坐下,一開口便是詢問對方的個人資訊。

      而列米切亞也毫不介意,接過一旁人員遞來的茶水,輕鬆地回答,「今年二十有五,尚談資淺。」

      啜了一口茶水,又說,「實不相瞞,今日便是我的生辰,或許正是因為在這樣的日子出生,葛歐斯特日才會對我來說有種特別的親切感吧?」

      「在這種平安的日子出生,閣下也真是幸運呢,畢竟生日與忌日若在同一天,可說是世間之悲歌啊!」尹言定也喝了口茶,感歎著。

      「這可難說,今年是如此,明年呢?後年呢?」列米切亞眉眼間流露出了難得的嚴肅,「離回音那群瘋子遠點,只會更好,不會更糟。」

      「你為什麼要告訴我們這些?」少女也不詫異,說白點他們就是來彼此套話的,有什麼釣魚言論都不稀奇。

      「你以為除了中心的瘋子以外,有多少人對於回音是真的信服,只是弱肉強食的嚴格枷鎖下,沒有人脫得了身罷了,不然「前金蛇」怎麼可能還會留著。」男子無所謂地聳了聳肩,這件事某層面而言可以算是組織內公開的秘密了,然而每個人都在為了踩在別人頭上、為了掌握權力而拚命,還有誰會管這麼多?

      就只有他們這些已經掌握部分權力的人,有足夠的餘裕看清一切罷了。

      而且,也僅止於看清,誰又敢去真的策反,畢竟身為情報部門總長的他最能夠明白,一群老狐狸的談話,能有幾分是真的?

      你永遠不會知道今天跟你談論那些計畫的人,是不是第一個取你首級的那位,回音只在乎你做了什麼、呈現了什麼,沒人在乎你忠誠不忠誠、想做還是不想做。

      該說是另類的制衡嗎?這確實讓他們這些看清了的人也只能妥協。

      看著俊秀臉龐上深鎖的眉頭,尹言定明白回音的內部狀況確實不是那麼簡單能用三言兩語就說清的。

      「不揭你傷疤了,來談談你跟我們說好要給的情報吧!」少女拍了兩下手,響尾緊鎖的眉眼便隨之鬆開,恢復成那放蕩不羈的笑顏。

      「關於這個,你直接跟他們的負責人談吧!」隨著此話一出,門外響起兩下清脆的敲門聲。

      一打開門,便有一名士兵慌慌張張地跑了進來,他指著門口站著的矮小身影喊道,「報告副統領,我們攔不住他,這個人不知道是什麼來頭。」

      「明明是你們自己不自量力要上來傷害我。」站在門口的某人撥了撥衣服,彷若沾上了些什麼。

      目視大約一百五的身高,稚嫩的面容,清澈的少年音,搭配的卻是一副苦大仇深的糾結面容,和不容小覷的氣勢。

      「你們就是之後的合作夥伴吧。」往前踏了一步便瞬間到了幽影面前,讓後者嚇得有些愣,把出了警戒姿態,「嗯,人類,影忍門的單傳技藝繼承者。」

      只有尹言定因為人造人的特殊觀察力,發現對方的腳步以一種奇怪的施力方式,維持在離地三寸的距離,並在極短的時間內抵達終點,營造出瞬間移動的錯覺。

      「你是人造人?」少女出聲詢問,即便他在對方身上感受到了非常明確的人類氣息,但那明顯並非尋常人類能夠達成的動作。

      對方搖了搖頭,「行門遺世技藝,行風。」

      說完退到了較為空曠的地方,腳步一轉,挾帶翩翩雪花的寒風拂過眾人身側,以他為中心的地上出現一片不大不小的冰晶形陣文,「行門遺世技藝,履冰。」

      又一轉,熱氣撲騰,腳下成了熊熊燃焰,「燼燃步,能使死灰復燃。」

      最後一轉,一切復歸平常,「行門入門步法,止息萬物。」

      在場所有人裡,似乎僅剩列米切亞一臉稀鬆平常的品著茶,每個人的臉上或多或少都掛著些許詫異。

      這名特殊人物走到了離眾人剛剛好的距離,平靜地進行自我介紹,絲毫不在乎方才究竟給眾人內心帶來了多大的震懾。

      「拉米,男,十八,一五零,四十,核心安和派別代表,執行官傑克森所屬參謀。」

      稍稍從驚愕中回過了神,尹言定愣愣地提問道,「稍早我們聽聞這位總長說貴組織分裂成了兩派,能否稍微說明一下當前的情形。」

      「核心,以恒古紀前技術文明為導向目標,分裂兩派,安和派及造神派,各自為政。

      「核心共有十二名執行官執掌事務,其中六名包括總領導在內七人皆為造神派,執行官代表為哈迪,所屬參謀為雙生弟弟哈斯,造神想法偏激,欲要超越古科技,不吝於暴力手段回收樣品,與回音多數部門想法不謀而合,故不定時合作,各取所需。

      「其餘六人,包括身為代表之傑克森大人在內,為安和派,以完整維護並重現技藝為目標,故不喜紛爭,期望古科技能得到完整保存,延續人類文明。」

      拉米禮貌地鞠了個躬表示說明完畢,然而表情仍是那副人人欠了他錢的模樣。

      「呃嗯……你說話能不能……白話一些別那麼咬文嚼字的。」尹言定感到有些頭疼,是夠簡潔沒錯,但這樣反而提升理解難度了啊!

      然而對方的表情竟然出現了變化,拉米愉悅地說,「這可是你說的,可別後悔啊。」

      看著那彎成新月般的眉眼,少女有種不好的預感。

      而列米切亞則是已經向旁邊的人要了一盤瓜子,默默看起了好戲。

      「今天是葛歐斯特日,你們打算要舉辦什麼活動?做南瓜燈、做南瓜湯、闖鬼屋、廢墟探險、紙雕展覽、生化實驗室參觀、擂台比拼、體育賽事還是猜謎大會?」一口氣把心裡的活動名單列了出來,拉米越說越激動,說完之後長長地舒了一口氣。

      只見尹言定面色僵硬,「看來你這些話憋了很久。」

      「那當然了,臨行前傑克森大人叫我說話能簡潔就多簡潔,最好還要嚴肅,想說的東西全都憋著,煩都煩死了。」雖然少年說自己已經十八歲了,然而豐富的肢體動作,以及隨性的用詞,任誰都只會覺得他是單純而略帶任性的十歲孩子吧?

      「我其實覺得他的要求還滿合理的……」畢竟是自己叫對方不要那麼拘束地說話,也不方便叫拉米回到先前的狀態,尹言定只能尷尬笑著輕輕地咕噥。

      「嗯?你剛剛說了啥?」少年略略瞥向尹言定,帶給了後者一股無形的威壓。

      「沒,我什麼都沒有說。」少女嘴角僵了僵,心虛地反駁。

      眼看氣氛即將凝結,方才站在旁邊完全不發一語的流明,站出來打了個圓場。

      「哎哎!各位,方才這麼多的提案,你們對什麼最有興趣啊?」

      「我喜歡猜謎大會。」幽影率先發話。

      「我的話嗎……?」尹言定看著流明露出了一個柔和的微笑,「南瓜系列或者紙雕展覽或許不錯。」

      「我的墨鏡在哪!」

      「救命我看不見了誰能幫我指個路!」

      「閃光燈開太強啦我需要眼藥水啊啊啊啊啊!」

      被兩人的甜蜜互動深深傷害了眼睛的發言此起彼落,卻掩飾不住當下少年發愣的臉側微微浮現的紅暈。

      「我的話……擂台大會吧?」從頭到尾都在看戲的列米切亞「很會看氣氛地」打破了兩人的粉紅泡泡,而本人仍舊悠閒地吃著瓜子配著茶,一瞬間竟有種退休老人的形象出現。

      尹言定嘴角扯了扯,調整了呼吸,決定大人不計小人過,不跟這種人計較。

      而在少女轉過頭後,流明只是碰了碰自己發燙的臉頰漾起嘴角。

      「我想要體育賽事!」一個負責體力活的工作人員喊道。

      見到此番情況,其他成員也紛紛大喊道。

      「鬼屋鬼屋!」

      「鬼屋算什麼,去廢墟探險才是真挑戰。」

      「生化實驗室參觀,感覺就能看到很多獵奇的場面。」

      「你這個腦袋不正常的,奇怪的設定看太多了是吧?好好喝一碗南瓜濃湯不好嗎?」

      「你們都傻了嗎?當然是要擂台大會啊!趁這個機會挫挫回音的銳氣,豈不正好?」

      「你才傻,敢找那群瘋子的麻煩,你不怕被尋仇啊?何況這次是聯合辦理,可不只有回音的傢伙啊!」

      「啊這……」

      此消彼長的討論聲中,拉米輕輕地拍了兩下手,雖然音量不大,卻清清楚楚地傳到了每個人的耳中,所有人都不自覺地停下討論看向拉米。

      「既然各位的意見差異如此的巨大,不如我們都辦吧!反正是聯合舉辦,人數足夠多,競賽型項目為了公平則請三個組織共同出任一人擔任評審代表團,其餘的部分就由各個項目有參與意願的人,推派一位負責人負責籌辦活動事宜與細則怎麼樣?我先行一步回去覆命了。」一個閃身,拉米便不見了蹤影,只留下方才敞開著忘記關上的門扉,和桌上記錄有安和派系聯繫方式的電子面板。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