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票|2022POPO年度作家/年度新人
HOT 閃亮星─色之羊予沁耽美稿件大募集

【短文】有個傳說……

本文參加2021萬聖節徵文《十日談》

https://episode.cc/magazine/Decameron2021/3698be997b

​抽到的項目:

1   ->   墓園

2   ->   死亡之舞(Danse   Macabre)

3   ->   巨人/食人魔

  「傳說,在每一年的十月三十日晚上某個時間踏入某個特定的地點,就可以進入某個奇幻的世界……」

他在休息時間向同學說著最近網路上流傳的傳說,但還沒說完就被打斷:「什麼都不確定,哪聽來的謠言?」

翻了個白眼,他有些不悅的看向來者:「這才不是謠言,而且我也不是隨便聽來的,我有找資料研究過的。」

「是喔?」對方一點也不相信,「你上次那個什麼瑪莉不也這麼說,照著做以後有發生什麼嗎?」

血腥瑪麗的傳說是在黑暗的浴室中,點燃一根蠟燭後對著鏡子叫3次她的名字她就會出現,據說召喚成功可以預見未來。

但上次召集了一堆人去玩,卻什麼都沒看見,還差一點被關在學校的廁所內出不去。

「……我收集了很多的資料,推論過後大膽的假設那個時間是十月三十日晚間十一點十一分,特定地點不是醫院就是墓園!」他決定無視對方的吐槽,「但不確定哪個地點才是對的,所以我要徵求有沒有人願意和我一起實驗。」

一群人炸了圈,嘰嘰喳喳的討論著。

原本就處於對什麼東西都很好奇的年紀,很快就有自願者報名參加。

「喂!你們別亂來!」不管是闖墓園還是醫院都很不OK,怎麼還會有傻瓜願意一起行動?!

「齁~你一定是自己也想跟但是放不下面子齁?」A調侃著說。

B也跟著起鬨:「哈哈,一定是啦!別擔心、別擔心,我們不會丟下你的!」

******

晚間十點五十三分,發起人王軒池和被戲稱為小A的黎澤來到一處墓園外,嘻嘻哈哈地等著那個特殊的時間點到來。

「你說小B會不會拖不住崔愷家?」小A坐在圍牆上,盪著懸空的雙腿問著。

「應該不會吧?」王軒池也學著他前後搖晃著,「反正那傢伙雖然每一次罵咧咧的但還是都會跟上來。」

召喚血腥瑪莉那次也是,一直說什麼不會成功但還是跟他們一起被關在廁所裡苦哈哈的等學校保全救他們。

「時間快到了吧?」

王軒池看了一下手機,現在是十一點零五分。

「該準備囉!」雙手一撐跳下來,王軒池拍了拍沾到的灰塵,站在距離門口五公尺處準備。

晚間十一點十分,他深吸一口氣。

「你說這一次會是真的嗎?」小A跟在一旁,但不知道怎麼回事,他內心浮現了一股不明的感覺。

似乎是有些害怕,又有些興奮,甚至有點令人不知道該怎麼辦。

「試試看就知道啦!」王軒池閉上雙眼--這並不是必須要做的,只是他為了要增加神秘感下意識做的--往墓園的門口踏步而去。

一步、一步……倒數三十秒、一步、二十四……一步、十八……

十一、七、三、二、一!

十一點十一分,王軒池踩在準點踏進了墓園入口。

到了!

他迫不及待的睜開眼,卻只看見濃濃的白色迷霧。

等等,剛剛有起霧嗎?

「小A你在嗎?」

「我、我在。」濃霧阻擋著兩人的視線,但聲音卻能穿透,「我剛剛走在你後面……你在哪?」

「我停下來了。」

「那我再往前走一點。」

還好兩人距離並沒有太遠,小A很快地就碰到王軒池,兩人正準備要交談時卻被突然其來的聲音給打斷。

「咕咕……」樹梢上的貓頭鷹叫了一聲,嚇了他們好大一跳。

「墓園裡哪裡來的貓頭鷹?」王軒池疑惑地喃喃自語著,他之前來場勘過,明明這裡的樹都是矮矮的灌木叢,根本不會有能讓貓頭鷹棲息的樹木存在。

而且這一陣霧也太奇怪了,閉上眼睛以前明明什麼都沒有的,短短不到五分鐘的時間就霧濛濛一片了?

「咕……咕……」貓頭鷹再一次叫了起來,可那聲音聽起來卻有些滲人,彷彿穿透了耳膜直接刮在骨頭上那般令人不適。

王軒池的膽子比較大,他也知道一直站在原地也沒辦法搞清楚現在的狀況,於是便提議:「我們往前走吧。」

小A雖然不像他一樣大膽,但要留他一個人在原地他也不敢,而王軒池已經要往前邁進了,他也不好意思開口說不,只好拉著對方的衣角跟著一起前進。

隨著他們的腳步,原本伸手不見五指的濃霧就像是有意識一樣的緩緩往兩旁散去,眼前不再是一片白茫茫,逐漸顯露出一些物體的輪廓。

「等等,那個不是……」濃霧散去後站在樹尖上的東西露出了它的廬山真面目。

不是會在森林中看見的那種毛澎澎、有些可愛的猛禽貓頭鷹,而是不知名動物的白色骷髏頭硬裝在貓還是狗的身軀上,貓頭鷹的叫聲就是從那個身軀的肚子內傳來的!

「這什麼玩意兒?」有些嚇到的小A大叫著,似乎這樣就可以把驚嚇感給喊出體外,「誰在惡作劇?」

「咕……」原本注意力沒在他們身上那個疑似貓頭鷹的生物停止叫聲,轉動著笨拙的身體朝著他們看過去,「……喵!」

這聲喵就像是一個訊號一般,一聲又一聲的貓叫聲如雨後春筍般冒出,接著王軒池兩人就看見不遠處冒出了一雙雙紅色圓點。

「那、那是什麼……」

連膽子很大的王軒池都不禁麻了頭皮,他想也不想的就拉起小A的手:「跑!」

不管那是什麼,跑就對了!

******

這裡是近郊的一座小墓園,白天如果人少一點的話能從門口一眼看到底。

他們倆明明沒有離出入口太遠,可奇怪的是,王軒池拉著小A往回跑了很久都還沒看到他們進來的地方,這讓王軒池起了疑心。

他們……成功了?

「走了嗎?」

兩個高壯的高中男生此時正抱著自己的大長腿,憋屈的蹲在墓碑後,小心翼翼的藏著自己的身影。

「我看看,」緩緩地把頭探出邊緣,瞄了一眼後就迅速的縮回來,「走了。」

那堆喵喵叫的奇怪生物在他們拔腿狂奔後就追了上來,所幸那些生物動作很緩慢,除了聲音比較大以外沒什麼攻擊力,他們才可以逃出生天。

解除了危險以後小A有心情說笑,調侃了一句:「哈,幸好牠們不是貓。」

貓可不只會喵喵叫而已,不管是靈敏的嗅覺還是尖銳的爪子,甚至輕盈的身軀都會給他們帶來不小的威脅。

「也許是頭都變白骨了才會這樣?」王軒池也順著他開了句玩笑。

「哈哈。」放鬆下來的小A也不嫌髒,直接坐到了地上,「真是沒想到……居然成功了。」

他們真的來到這個莫名其妙的地方,還看到了更怪的、會喵喵叫的東西。

「嗯。」

「喂、既然你知道要怎麼進來,那要怎麼出去?」

來也來過了、看也看完了,現在小A只想著要回家,回去舒舒服服的洗個熱水澡,然後好好睡上一覺,醒來去學校還可以向同學炫耀一下今天的經歷,然後吹噓自己看到的一切。

小A的問話讓王軒池愣住了。

「說話啊,要怎麼回去?」

他將手心裡的汗擦在牛仔褲上,有些不安地低下頭,小聲說著什麼。

沒聽清的小A靠了過去:「你說什麼?」

「……我不知道。」

「蛤?!」

「我說了,」反正都被聽到了,王軒池破罐子破摔得大聲喊著,「我不知道!」

他也以為這只是網路上的謠言,根本就不知道會成功,所以完全沒有想如果進來了要怎麼出去,也沒有去找相關的資訊--連進來都不知道不會成功了,誰還管出去?

「……」小A嚇白了臉,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這下完了,他們兩個難道就要這樣度過餘生了嗎?!

就在兩個人陷入低潮時,一個聲音突然插了進來:「我知道喔!」

「啊啊啊啊啊!」小A馬上表演了一個高八度音域尖叫。

王軒池不明就裡也跟著放聲大叫:「啊啊--!」

然後兩位身材高壯的高中男性就這樣抱在一起,高八度的放聲大叫著。

「啊啊啊!」少女看著他們,也跟著一起叫了起來。

不屬於男性的叫聲喚回了兩人早已出走的理智,王軒池率先停止尖叫:「妳是誰?」

「欸?你們不共鳴了嗎?」少女也不叫了,一臉好奇地盯著眼前的兩位男性看。

「那不是共鳴……等等,妳別轉移話題,妳是誰?」

「我是誰很重要嗎?」雙手交叉趴放在墓碑上的少女歪著頭,睜著一雙大眼睛疑惑地反問,「我剛剛聽到你們想要離開這裡--對嗎?」

「對、對!」精神快要陷入崩潰的小A瘋狂上下擺動頭部,「妳知道要怎麼樣離開這裡嗎?」

「當然!」少女驕傲地揚起頭顱,「這裡沒有我不知道的事情。」

「那剛剛那個又咕又喵的奇怪生物是什麼?」王軒池眼裡的戒備沒有放鬆,他試探性地詢問剛剛那個生物是什麼。

「那個是貓頭鷹,」少女用一副「你怎麼這麼蠢,連這個都不知道」的表情看著他們,「又咕又喵的,怎麼想都知道是貓頭鷹!」

不,他們認知裡面的貓頭鷹絕對不是之前看到的那樣。

少女也不等他們回話,逕自站了起來:「跟我來吧!」

說完也不等他們兩個考慮,就這樣轉身自顧自地走了。

要跟著走嗎?

不然要怎麼辦?

兩個人用眼神交流了一番後還是決定和少女走--反正他們也沒有其他的辦法了,總比在這裡等死的好。

少女帶著他們兩個穿過了由墓碑組成的方陣,這一次他們沒看見那種「貓頭鷹」,但是卻在像入口的拱門處遇到了一條趴著的大黑狗。

有多大呢?

大到都把路給塞住了。

黑狗看著他們三個人靠近,抬起頭來:「嗷?」

「嗨,布萊德。」少女用很熟悉的語氣和那隻大黑狗搭話,「我要帶這兩位朋友過去。」

「嗚嗚。」用身體堵住門口的黑狗聽到少女說的話卻沒移動,還是趴在那一動也不動。

「別這樣,行行好嘛!」少女用一種祈求的語氣說著,「他們自己願意跟我走的。」

「嗷嗚~」

「真的,不信我問。」少女轉過頭,「你們是不是自願跟我走的?」

王軒池還沒有想通為什麼她要這麼問,小A就搶答:「是!」

「嗷嗚嗷嗚~」大黑狗看了看他們,想了一下後才站起身讓他們通過。

「謝謝啦!回頭給你帶一份。」少女歡呼一聲,接著便雀躍地率先走過,「你們快來。」

小A迫不及待地跟了上去,王軒池走在最後面,他刻意的放慢腳步,有點戒備的看著黑狗。

不是他太疑神疑鬼,在這個地方他總要多一分警惕,以免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隨著他越靠近黑狗,他的精神就越緊繃,幸好他的警惕感沒有派上用場,黑狗就這樣目送著他們離開。

王軒池還是覺得有些不太對,那個女孩和黑狗說的話他回想一遍,似乎真的很不對勁。

就在踏出拱門的那一刻,王軒池回了頭。

「嗷嗚~」巨大的黑狗看著他們,然後揚起頭嚎叫著。

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錯覺,那個黑狗的眼裡似乎帶了點憐憫。

……憐憫??

一隻狗會有這麼人性化的表情嗎?

「王軒池,你快一點!」久久不見他跟上的小A在前面喊著,很害怕這個唯一的同伴發生什麼不測。

「來了!」

王軒池不再猶豫,轉身快步離去。

而他沒看見就在他轉過身後,那條巨大的黑狗頓時化為黑煙,消失在空氣中。

******

「喂!我帶人來了!」

少女把他們帶離了墓園,然後來到了……另一個墓園。

該不會剛出狼穴又入虎窩了吧?

兩個少年面面相覷著。

比起剛剛只有一堆亂七八糟的墓碑,這個墓園中間有一間老舊的小屋,周圍還有很多小墳包,更令人感到不寒而慄。

這時不知道是不是小A的錯覺,他看見其中一個小墳包的土往下滾了不少,上面出現了一個小小的白點,就像是有什麼東西要從裡面爬出來一樣。

那個白點逐漸顯現,然後組成了一隻白骨手。

白、白骨?!

「王、王、王、王……」

「有話好好說,少在那邊學狗叫。」沒注意到那邊動靜的王軒池翻了個白眼,他很討厭他的姓氏,王聽起來超像汪,他以前可沒少被取奇怪的綽號。

「你、你看……」小A不敢眨眼,視線直盯著越來越多的白骨,語氣顫抖的要王軒池看那邊。

現在的白骨已經伸出到前臂了,出來的速度還越來越快。

「有什麼好……」不耐煩的王軒池也發現了有什麼不對,下一秒就看見一雙只剩白骨的手在墳包上左右揮動著,就像是在和他打招呼一樣。

「……」

所有的墳包都爬出了骷髏,它們站了起來,把身上的土抖落後朝著王軒池和小A的方向走來。

「啊啊啊啊啊--不要過來啊啊啊!」

看著那些往這邊走過來的骷髏,兩個年輕人崩潰的抱在一起大叫。

王軒池理智上想要退後,但眼前的景象不像是貓頭鷹那時候的衝擊,活生生會動的骨頭架子嚇到他完全沒辦法邁開腳步,只能用生平最高的音域大叫著。

『咚~咚~』

偌大的墓園裡突然響起了輕快的音樂,但顧著被驚嚇的兩人沒有注意到,只注意著越來越靠近的白骨。

『咚咚~』

走在最前面的骷髏伸出手,握住了小A的手。

「啊啊啊啊啊!」被抓住的小A不停歇的尖叫著,可惜骷顱們沒有耳朵,不然他們一定會很好奇為什麼人類會發出這麼尖銳又高亢的聲音。

小A用沒被抓住的那手不斷的撥著那隻骨頭手,也不知道明明都只剩下骨頭,為什麼還可以抓得這麼緊。

骷髏拖著小A往回走,後者見扳不開箝制,只好轉頭向他人求救:「救我!」

王軒池想也沒想的就伸出手,緊緊抓著小A胡亂揮舞著的手。

可骷髏的力氣真的太大,兩個即將成年的青年也對抗不了,兩人一起被拖了過去。

「別緊張。」一直沒出聲的少女安慰他們,「他們不會對你們做什麼。」

說也奇怪,明明少女是和他們一同來的,可骷髏們卻略過了她,只對王軒池和小A出手。

少女的安慰讓他們稍微放下一點心,讓其他的骷髏帶領他們來到小木屋前。

『咚咚~咚咚~』音樂播放到中調,整體旋律輕快不少。

如果不是因為四周氣氛太過詭異,他們也許也會跟著旋律起舞,但現在他們只縮著自己的身體,瑟瑟發抖著。

「好好享受就可以了。」少女主動牽起某一個骷髏的手,雀躍的跳起舞來。

她曼妙的身軀隨著音樂擺動,緊緊抓著兩個青年的視線。

王軒池他們看情況似乎不像他們想的那樣,也逐漸地放下心來,有些彆扭的跟著擺動起身體來。

「你們跳的好好笑喔!」少女跟著樂曲華麗的轉個圈,嘴上還毫不留情的嘲笑他們,「看起來就像殭屍一樣僵硬。」

青少年最經不起挑釁,拉著各自的舞伴就來一段Locking。

雖然他們不會優雅的華爾滋,但跳個舞,對於好動的高中生來說來一段即興舞蹈還不成問題。

「這樣才對。」

少女歡快的笑聲也感染了他們,王軒池與小A也跟著笑了起來。

剩餘的骷髏朝著彼此伸手,開始左右搖擺。

一組舞曲很快的就結束,但下一個旋律又接著演奏,他們跳了一首又一首,歡快的氣氛充斥著四周,他們彷彿身處於某個熱鬧的舞廳,而不是埋葬許多屍骨的墓園。

連續好幾首高昂的歌曲播放完,但他們的神情卻越來越亢奮,臉上一點也不見疲倦感,越跳越起勁,越跳越開心。

等歌聲漸漸消失後,兩人的骷髏舞伴離開他們,走到一旁拿起擺放在一旁的鏟子,尋找一塊空地,一鏟一鏟的挖起來。

「他們在做什麼?」已經不害怕的小A喘著氣悄聲問少女,「我們要不要幫忙?」

「不用,這是他們的工作。」少女笑嘻嘻的回他。

『呀~』

老舊到感覺有道風吹過就崩落的門板終於被推開,一位又高又瘦的男子走了出來:「是妳啊。」

「嗨,庫魯。」少女熟練地和他打招呼,「他們要麻煩你了。」

庫魯?骷髏?

看著眼前瘦到只剩皮包骨的男子,王軒池覺得這個名字取的也太符合了。

「進來吧。」男子沒多說什麼,眼神放空的自顧自轉身進門。

「你們別在意,他就是那個死樣子。」少女不以為意,跟在男子身後進門,「走吧!」

王軒池也不知道該怎麼辦,只好跟著進門,走在最後的小A還很貼心的把門關上。

「坐。」男子似乎不太會招呼客人,只簡短的要他們坐下,然後就自顧自地忙著。

沒過多久,就端來三杯飲品,放在茶几上:「喝。」

桌上那杯紫到發黑還不斷冒著泡泡的飲料,看起來就不是好喝的樣子。

奇怪的語氣、詭異的飲料和更加詭異的氣氛讓兩個高中生坐如針氈,動都不敢動。

少女歡呼一聲,馬上端起杯子:「太好了!跳舞跳的都渴了,快喝喝看,庫魯這邊的飲料超級好喝的。」

她也沒管其他人,直接一口乾。

「哈~真好喝。」

王軒池與小A對看一眼,覺得沒問題才小小的啜一口。

別說,雖然看起來很驚悚,但喝起來還真的挺好喝的。

小A忍不住多喝了好幾口,要不是覺得不好意思,小A本來還想要學少女那樣一口乾了。

「那個,」王軒池見休息也休息夠了,直接開門見山地問,「很感謝你們的幫忙,請問我們該怎麼回去?」

「看我,我剛剛都忘了問,你們怎麼來的?」少女調皮的吐了吐舌,有些懊惱地敲敲腦袋。

小A把他們收集到的資料還有方法說了一遍。

「喔~原來是這樣喔。」少女解釋,「其實你們分析的很準,不過也不太對,只要是整點踏進墓園就可以來了。」

所謂的整點就是零秒,不管是十一點十分、十七分、三十七分都可以,只要在十一點的這六十分鐘,抓準時機就行。

「突然有一種期望破滅的感覺。」小A喃喃自語著,坐在一旁的王軒池聽到也在心裡默默贊同著。

原本以為是地獄級模式,沒想到只是一般的困難模式,雖然都很難,但心裡總是會有點落差。

「你們外面有什麼新奇的事情嗎?」少女問起了他們的日常生活,「還要考試嗎?」

「當然還要!」成績在班上算是中下游的小A咬著牙回,「三天一小考,五天一大考的,考考考,我都要焦了!」

他們開始對學校的考試政策抨擊起來,王軒池不好打斷他們,可內心卻越來越焦急,有點不滿小A怎麼把話題拉開。

想當初一直吵著要回去的還是他呢,現在安全了也有美女坐陪,就不這麼急著回去了!

王軒池埋怨的想著,接著卻覺得眼前的景象微微扭曲起來。

「碰!」狀物撞擊的聲音喚回了王軒池些微渙散的意識,他下意識地朝著發出聲音的方向轉頭,只見到小A面朝下的趴在桌上,已經不省人事了。

飲料有問題!

遲來的危機感催促著王軒池趕緊離開,但越來越暈的感覺影響了他的動作,他努力的掙扎著,最後不甘心的也和小A一樣趴倒下去。

一直在一旁當背景板的男子這時起身,在少女面前佈下一副餐具,然後舉起刀來--

「庫魯,我想先吃點庫存。」優雅地拿起擺放在面前的餐具,少女出聲打斷了她的動作。

「為什麼?有新鮮的怎麼不先吃?」

少女翻了個白眼,新鮮的當然要放著慢慢吃。

比較胖的可以先殺了吃,瘦的先養著,等吃完了再殺,或者別殺,要吃哪就割哪,活著的比死了的好吃多了。

「跟你這種骷髏科的說也聽不懂。」

「喔。」男子一點也不介意少女的態度,放下大刀,去拿「庫存」了。

「今年的收穫不錯呢,去年什麼都沒有,我都饞的要去啃貓頭鷹了,」少女喃喃自語著,「肉看起來不肥,但貴在結實,慢點吃應該可以撐個一年吧……希望可以,每年只有這個時候可以補貨,真是太艱難了。」

「等吃完了裡面的骨頭就賞你了。」心情頗好的少女開始用餐,雖然嘴裡吃著的肉又乾又柴,但一想到之後能吃到鮮美的肉,她就不計較了。

「謝謝。」男子很慎重的道謝,要知道他們這些骷髏要增加數量可是很困難的,要不是這幾年突然長了腦子,找到食人魔一起合作,骷髏種族就要滅絕了。

這時一頭貓頭鷹從未關緊的門縫鑽了進來,在男子腳邊叫著。

「喵~喵~」

男子撈起了貓頭鷹,放在腿上,輕柔的摸著。

「貓頭鷹」也乖乖地蹲坐在男子的大腿上,呼嚕嚕的叫著。

就像誰也不知道長相俏麗的少女以人肉維生一樣,誰會知道這種生物除了叫聲比較大以外真的沒什麼攻擊性,頂多會用毛茸茸的身體蹭別人,試圖得到多一點的愛撫。

「乖,分你吃一口……只能吃一口喔。」心情不錯的少女撕了一點肉,從貓頭鷹的骷髏頭上丟進去。

「喵喵~」

一時間,整間屋子內只剩下貓頭鷹開心的叫聲。

而屋外,只有不知道疲憊的骷髏人,勤奮的挖著坑。

(完)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