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7停機公告
HOT 閃亮星─花奈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獵殺女巫

疫病四起,人心惶惶。一個莫名的怪病蔓延了整個城鎮,染疫者會發出怪異的叫喊聲,失去理智最終死亡。傳染途徑不明、潛伏期不明,政府封鎖了這座小城,不讓疫病外流,但對小城的人們而言卻是一場噩夢。

當科技與知識無法解決當前的難題,宗教信仰變成了人們虛無卻堅強的依靠。群眾日日虔誠禱告,祈求萬能的神護佑他們,一天比一天還要瘋狂,而民心所向的教會,勢力更是日漸龐大,信徒們揮霍金錢、上貢珍寶給主教與神官,好似為教會付出了多少,上帝就會給予同等的回報。

他們認為疫病是惡魔所帶來,並且開始相信女巫潛藏在人群之中,獵巫行動越來越猖狂,甚至跨越了日益薄弱的法律拘束,架起了火刑台。當人們遇到無法處理的問題而心生恐懼時,不問是非情由,抓一個女巫先殺了再說。

卡琳是城裡的裁縫師,一頭赭紅秀髮裁至耳邊,輕巧貼服著略帶英氣的臉龐。服飾中性的風格讓她身為女人的特徵並不明顯。她長得像父親,眉宇間帶著桀敖的性格,隨著民眾一同來到廣場,望了眼這個月第二場火刑的主角。  

她是多麼害怕火刑柱上會是愛人的身影,當他見到被綁在刑檯上的陌生人時,不禁感到慶幸,幸好不是莉莉,不是她的愛人。下一刻卻又為自己幸災樂禍的心態感到厭惡。刑台上的那個女人,或許也是誰的愛人吧?她不敢多想,孤零零的站在歡騰的民眾之間,好像自己也成為這瘋狂宴會的一員。

「女巫」的身軀被嚴嚴實實綑在木柱上,腳下堆滿了柴薪。「女巫」哭喊著懇求上帝拯救她,而人民則是怒吼她不該被拯救。她該下地獄,受到生生世世無法擺脫的烈火燒炙。神官手上的火把扔進薪柴之中,很快的,「女巫」身上爬滿了耀眼的烈火,伴隨著她痛苦的嘶吼,群眾歡呼喜悅的高舉雙手。  

女巫被抓出來,殺了。年幼的女兒崩潰尖叫,又被大人封住了嘴巴。不讓小女孩破壞這場令人開心的宴會。

卡琳卻一點也開心不起來,她知道這個人並不是女巫。莉莉也不是,但莉莉被教會逮捕已經過了十餘天,這些日子卡琳食不下嚥、夜不能昧,一心一意的想要證明莉莉的清白。她知道,這個世界上沒有女巫,又或者在這個瘋狂的時代,每個人都是招喚惡魔的女巫。

──

卡琳與莉莉自小認識,是一起長大的朋友。卡琳的個性外放,性情如火,溫暖且燎人,總是照顧著嬴弱內向的莉莉。卡琳始終不像城裡的其他女子一般撫媚嬌弱,她堅強勇敢,富有主見,甚至可謂英氣十足。

而莉莉膚白若雪,美艷動人。人如其名,像是純潔的百合,卻能鼓出比任何人還要強大的勇氣,向卡琳表示她的情愛。這位被卡琳細心呵護的優雅女子,多少人為她出眾的外表吸引,都吃了閉門羹。

莉莉一心愛著卡琳,但在這不被祝福的時代裡,兩人僅能低調的生活在一起,不向外人透漏彼此身為戀人的身分,原本這樣靜靜的度過一生就已經相當幸福了。在封城的幾個月內,她們沒有被疾病拆散,卻被教會狠狠擊碎了平凡的幸福。

那一天,主教契布曼率眾闖進裁縫店,強擄走莉莉。卡琳阻擋在契布曼的面前,質問對方有什麼資格可以當眾擄人。卡琳手上緊握著裁縫用的剪刀,面對手持刀槍的衛兵,眼中有著寧死也要守護莉莉的堅毅。莉莉被舉發是女巫,教會必須帶走她,眼見卡琳這抵死不從的模樣,莉莉忍不住開口規勸對方。

「卡琳,不會有事的。教會一定會證明我的清白。」

那一幕溫婉的笑顏,擊碎了卡琳的堅持。她知道自己不能死在衛兵手上,她必須活下去,當莉莉證明無罪並被釋放時,她還能張開雙臂擁抱她。

十幾天過去了,卡琳四處奔走,尋找以往的親友,冀望他們能夠作證,證明莉莉並不是女巫。然而當教會將莉莉列為女巫的嫌疑犯時,昔日的所有朋友都開始疏遠她,甚至將一些無關的小視野放大檢視,說得莉莉似乎有相當大的嫌疑。

那都是過度解讀罷了,但教會想聽的就是這些。莉莉喜歡小白兔,人們說白兔是獻給惡魔的祭品;莉莉喜歡唱歌,人們說那是她用音樂魅惑了惡魔;莉莉的長髮銀白如絲,人們說那純潔的白是劃下召喚陣的媒介。

連同卡琳,也逐漸被認定為與惡魔有所掛勾。

「她們每天處在一起,說不定卡琳也是女巫。」

「那家裁縫店的服裝搞不好也是惡魔的作品。」

「聽說莉莉用身體勾引了惡魔……。」

「這場疫病一定是莉莉引起的。」

獵巫行動越來越瘋狂,卡琳有理說不清,她無助卻不願哭泣,只因即使哭泣也不會有人同情,面對排山倒海的輿論壓力,她連自己與愛人都保護不了。就算疫情過去了,民眾對兩人的偏見也不會消失。

──

教會地下室的隔間裡,關了好幾個女人,莉莉也在這之中,受盡了殘酷的拷問。

神官用針戳刺女人們身上的每個部位、用鏈條將那纖細的四肢銬著吊掛起來、以燒紅的鐵烙在她們敏感的大腿,他們拿刀劃開女人細緻的肌膚,讓血流了一地。

「你就是女巫對吧?」

語帶肯定的疑問句、兇殘的問訊手法,讓女人們紛紛忍不住承認自己的「罪行」,在這見不到終點的痛苦之中,承認自己是女巫並被送上火刑台,是唯一的解脫。一些人還抱持著不想死的心情,硬撐著度過了幾天,但精神終究會耗弱,肉體終究無法承受刑罰,神官答應給自行承認的女巫多添些柴火,讓她們受刑時能盡早被灼燒殆盡。

但莉莉始終不願意承認。她知道卡琳還相信她,卡琳還在等著她回去。她不能死在火刑柱上,為了卡琳,也為了她自己。

契布曼掌握了教會的大權,如今更是小城裡呼風喚雨的人物,他來到莉莉的面前,與她提出了交易。契布曼想要得到莉莉,卻在早先被她拒絕過,這一次終於抓住了她。

莉莉身上的棉衣早因鞭笞而綻開,露出底下傷痕累累卻依然幼嫩的肌膚,莉莉的手腳被銬在床上,如何掙扎也無濟於事,契布曼的大手撫弄過莉莉的身軀,包括連卡琳也未曾觸碰的隱密。揉捏著屬於女人身軀特有的柔軟,品嘗莉莉身上帶血的芬芳,在純潔的皮膚留下一個個罪惡的吻痕,最後連她為了卡琳而留的處女之身也無情奪走。

一次又一次,一天又一天……契布曼的慾望越來越強大,對待莉莉的手法也越加殘忍,她所要的不過是莉莉一句願意替他生孩子,但莉莉始終不肯,任憑被如何侵犯凌虐,她心中最特別的位置依然留給卡琳。

契布曼命人將莉莉裝在鐵籠子,浸泡到深水之中,鐵籠牽制著她的身軀沉進水裡,使她窒息,又在莉莉感到痛苦時將籠子拉上,給予她嗆水喘息的時間,一來一往好幾次,契布曼笑開來,像在玩弄著小動物,又像發洩著慾望。他讓幾個年輕氣盛的衛兵共同享用莉莉的身體,看著曼妙的身軀在男人的暴力之下染上情色的粉紅,用粗魯手法將純潔的花朵浸淫在水深火熱之中。

但契布曼依然沒能得到莉莉的答案,她死活都不肯說出願意二字──儘管有沒有說出都已經無法改變──直到契布曼找到莉莉弱點的那天。

「我明白了,是卡琳對吧?」

當契布曼的口中說出卡琳二字時,莉莉的眼中閃過了一絲恐懼。這些微的變化自然也被契布曼收入眼中,揚起了得逞的笑容。

「卡琳才是女巫,我說的沒錯吧?」

他端起莉莉的臉龐,在她耳邊輕語:「要我將她也抓來審問嗎?莉莉,你知道的,你可以向我證明卡琳的清白。」

那一刻,莉莉長久以來的堅持都被擊碎了。她知道她再也逃不掉,她知道自己會害了卡琳。契布曼找到她的弱點,今後只會以此繼續威脅她,莉莉已經沒有退路、沒有未來,身處於令人恐懼的孤獨之中,她明白自己必須離開卡琳了。點頭答應契布曼的要求,卻在行房之時將契布曼咬傷,拾起床邊的剪刀往契布曼的喉頭刺去,她差一點就能成功,但最終還是敗在男人的力量之下,契布曼怒而宣判莉莉就是女巫,將她送上火刑台。

莉莉在火刑台上望著底下的群眾,那些對她的落魄歡呼的人們,看起來就像宴會中的惡魔,而她是被惡魔分食的祭品。

澄澈的雙眼見到卡琳時,終於忍受不了長期的委屈,眼淚大顆大顆的落下,在標緻美艷的臉龐上,顯得格外令人心疼。她不敢喊出愛人的名字,就怕對方受到牽連,兩人隔著群眾相望,來不及道別的遺憾令人窒息,莉莉本想以卡琳最喜歡的笑容與她訣別,誰知道真正見面時,會是情不自禁的悲顏。

莉莉在火刑柱上面對著執拗的群眾,他們用汙穢的言語辱罵她、用尖銳的石子扔她,好像將她打落地獄,自己就能進入天堂。對於群眾的瘋狂,莉莉早已釋懷,她唯一心疼的是愛人,今後卡琳得承受著這份痛苦繼續走下去,莉莉的心如何能不疼?

烈火隨著腳下的木柴開始焚燒,火蛇沿著纖細的腳踝與小腿咬了上來,爭相往上攀爬,像是撕裂她的皮肉、啃噬她的筋骨、搗爛她的靈魂一般,帶著冰冷的絕望反覆炙燒著身軀。高溫扭曲了莉莉的視線,變得一片霧茫茫,在那之中的紅髮女人,其面容已經看不清,莉莉張開口喊著,她多麼想喊著卡琳的名字,多想喊著愛她,但這些話與硬生生被她吞回肚子裡,只是發出了哀傷的哭喊,隨後再也無法發出任何聲音。

獵巫行動是一場問心無愧的霸凌,當莉莉與卡琳哭的時候,所有人都在笑。

──

疾病奪走了無數的人命,打擊了小城繁榮的經濟。多少人為此受了苦、機鑽了多少怨恨。

而當教會幫大家設定好敵人,群眾的憤怒頓時找到了出路。

卡琳看著火刑柱上的愛人,彷彿有一隻手穿胸而入捏住她的心臟,滯悶和疼痛在她的胸口血肉模糊地糾纏成一團。她想衝上去擁抱著莉莉,安慰她這幾天受到的委屈。想要親吻她,告訴她自己有多麼愛她。但卡琳無法碰觸到莉莉,除非她想當著愛人的面被衛兵的刀刃切開身體。

她抬手擦掉臉上的水漬,卻發現怎麼樣都擦不乾淨,眼淚一滴滴奪眶而出,無法控制,能聽見痛苦壓抑的哭聲,她很熟悉,那是她自己。身邊的人都歡呼著,詛咒莉莉不得好死,嘲笑莉莉死前的哀號,最終人群不帶著一絲愧疚的離開。獵巫讓人覺得自己更崇高,覺得自己是正義之士,好像為疫情盡了一份心力,雖然愚蠢,但當所有人都這麼想的時候,真相早已進不了人民的心中。

卡琳失去一切,開始變得瘋狂。她放火燒了充滿愛人回憶的裁縫店,握著裁縫用的剪刀在路上亂晃,路人懼怕她,立刻請來教會的神官將她逮捕。

眼前的一切就是曾經凌虐過莉莉的地方,卡琳心疼不已,一想到愛人曾被這些刑具殘忍的對待,她如何也無法原諒教會。契布曼出現在她的面前時,已經是半個月後,這段日子卡琳不斷忍受著刑罰,就在等著見到契布曼的這天。

她的勾引很快就見效,契布曼將卡琳帶進了審問室,本想著卡琳的雙手已被繩子縛在身後,沒有威脅,誰知道卡琳奮力撲上,張嘴對著契布曼的側頸咬下,撕裂了契布曼的皮肉,鮮血飛濺在卡琳的臉上,契布曼情急之下抓起桌上的水果刀朝著卡琳身上桶,卡琳挨了好幾刀,卻不肯鬆口,最後就這麼將契布曼咬殺。  

聞聲趕來的神官見到這一幕,立刻將卡琳制服。卡琳很快的就被宣布是與女巫莉莉勾結的惡魔。他們將這小城裡所發生的惡,全都冠罪於卡琳的身上,而契布曼則被譽為與惡魔奮戰至死的聖人。

卡琳被遊街示眾,任由憤怒的民眾投石謾罵,繞城一圈後卡琳的身上早已被石子砸出不少的瘀傷,額上流的血沾濕了半張臉。接著她被綁在刑柱之上,為了讓群眾歡心,教會甚至額外舉辦了鞭刑。馬鞭上纏繞著細鐵絲,由執刑官揮舞鞭子,一下又一下的打在脆弱的身體,皮肉隨著響亮的鞭聲綻開,只覺得身前一麻,接著浮起一層灼燒般的疼,卡琳仰起頭,發出淒慘的喉音,胸口起伏急促喘息著,身體的底子都快被掏空。

人民歡愉享受懲罰惡魔的掌控感,在卡琳剩下半口氣時,才往她腳邊堆起了柴,用一把神聖的火灼燒刑台上的惡魔。和那一天燒死莉莉的是一樣的場景。相同的手法、相同的位置、不同的人。蔓延侵蝕身體的火焰,朦朧中卻像是愛人的擁抱,那麼溫暖,那麼熱烈。

台下的人們齊聲喊著燒死惡魔,卡琳牽起一抹瘋狂的笑容,聲嘶力竭地大喊:

「惡魔還活著。」

在我眼前的每一個人,都是惡魔。

──惡魔還活著,就在你們的心中。

回作家的PO

回應(1)

其實法律拘束的是女巫

 



其實法律反倒是准許抓逮捕女巫的
蘇格蘭在1563年制定施行《蘇格蘭巫術法》(Scottish Witchcraft Act)持續到1736年,
不知造成多少無知卻有意的悲劇。
直到不久之前,還有當年被誣陷是女巫的後代替先祖提起訴訟平反(德國)


2021-10-22 01:09 透過電腦版 回應
哇嗚,謝謝補充!

其實這篇是去年疫情剛進入台灣時,看見社會一窩蜂的獵巫行動,責備、公審染疫的病人,所以有感而發寫的。
當時也沒有想到查詢以前的法律,而是就著現今的社會下去寫。
2021-10-22 12:18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