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7停機公告
HOT 閃亮星─花奈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夏蟲不可語。

居住的大樓,這個禮拜第四次跳電。

不、是全台灣的停電。

空氣中瀰漫著一股窒息的汗味,畢竟是只有小窗、勉強放下一張床和一個衛浴空間的套房,就算是夜晚,都市蒸騰的熱氣,也讓人難以忍耐。

有些人總有機會走出讓人感到窒息的小套房,到工作的地方或往工作的路上,而自己、不湊巧的是在家接案的插畫者,從早到晚,這樣小小的空間、就是自己的工作室。

還好筆電電是滿的、勉強可以維持繪畫的進度,在繪圖板上努力畫著,直到手機的震動、才打破那股壓抑在心底、煩躁到和溫度一起燒起來的苦悶。

打電話來的是小弟。

「老家倒了。」弟弟說話的聲音壓得非常低,也難怪,他大概是小心躲過家裡的眼目,打電話給自己的。

「反正不修、磚房遲早會倒的。」

「我想說姊你很愛惜那裡,和你說一聲。」

那是、曾祖父那一代住的地方,祖父老早就搬離了,但小時候、還是會被疼愛自己的曾祖父抓著手、走過竹林間的小路,在和四周的婆級爺級鄰居打招呼後,來到那個小小的、大概在鄉土戲劇或者書本內、才會看到的磚房。

因為祖父那一輩的各種爭執,那棟名下有許多人共同持有的祖厝,就這樣荒廢到四周逐漸長草,最後一次看到時,屋頂上也長草了、而屋瓦、早已摔碎在勉強直立的牆邊。

那是、十幾年前,能撐到現在才全部瓦解,也夠了不起了。

「愛惜嗎?」小弟的話在耳邊聽起來有些刺耳,對方大概聽出自己的不滿,很快的轉移話題,提到新聞內看見、你住的地方已經停電好幾次了,不知道是供電問題、電廠問題、還是其他。

「沒事的。」對比自己差到十歲的小弟,也無法訴苦生活問題,簡短的問候,改問他學校有沒有問題、升大學想念哪裡。

「想和姊姊念同一個城市,好久沒看到了。」

「喔、那就加油啊。」也許該寄個包裹回去慰勞一下高三生,但、想到那個家作主的、自己的哥哥,翻翻白眼,這樣的念頭只能放棄了。

無聊的說了幾句,小弟還是斷續的透漏大哥又買了新房子出租、姪子去唸了昂貴的私立幼稚園,至於母親、安養院的服務員之前傳出虐待,所以又轉到另一間更山上偏遠的了。

又更便宜。

弟弟有些不服氣,三個人的父親在一次餐會結束後、酒駕、重傷躺了醫院幾個月,也還好只有幾個月、就這樣死了。

但母親就沒這麼幸運了,和父親同行、也喝得醉醺醺的女人也撞到第一時間趕到醫院的自己、無法認得的扭曲,但、就算如此慘痛,比起父親更加生命力旺盛的女人卻幸運的活了下來,當時才剛在家裡工廠工作的兄長,很快地找了些兄弟解決賠償問題後,就將確定一輩子確定躺在床上的母親送到安養院,嘛、反正只會便溺和躺在床上發出怪聲的女人,的確、沒人有辦法承擔。

還有點經濟根本的家裡承擔了錢,而那個生命、在相處、直到一次次確定她在也不會復原、只不過是會呼吸的蛆蟲後,就、也盡量不看了。

家就在那個瞬間崩落了,開啟了自己渾渾噩噩的生活,原本的大學念不下去、轉去更好混的夜校混了學歷,輾轉接了數個網管美工修圖之類的工作後,開始自己接案。

那埋首其中的忙碌,讓自己忘了過去生活中的快樂、父母親的懷抱、甚至回家的路。

兄長在早幾年總是不厭其煩的在自己耳邊說、身為女兒應該多承擔一點照顧責任、不然鄰里看自己家將母親送去安養院,多丟臉啊一直被非議,那聽起來事不關己的傢伙,臉逐漸扭曲成自己看不懂的樣子,不是自己大上許多、凡事包容自己任性的兄長,而是一個抓著一大筆錢產、陷入吃喝嫖賭炫富名車的陌生人。

也還好父母親早已經用孩子們的名字分配好財富,應該就是節稅、或逃避遺產稅等等之類的原因吧,但、要逃走沒問題。

用父母親的錢才逃離父母親的房子,遠離父母親給自己的手足,說來好笑、卻也現實。

那聽起來鄉土劇才會有的喜悲,在真正體會後,才感覺到現實也不過如此、世界世道、也就這麼回事吧。

掛上電話,痛恨的瞪著手機上電力低下的警告,什麼傾頹的房子、什麼愛惜的東西,早就爛掉背棄掉的東西,就算成了實體的磚瓦,也不過落地、粉碎、回歸塵土。

那在林間小徑、踩著鵝卵石鋪成的碎地、唱著歌、緊抓住曾祖父手的小女孩,仰望著誰的小小身軀,已經長大了。

小小的租屋、話不完的稿子、臉上的汗水和緊追自己的接案,才是現實。

能緊握在手中的、只有自己。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