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沾零《當你走入我的故事》
HOT 閃亮星─沾零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一見鍾情不靠譜?

「你們看。」一名長相亮眼的女子夾起一顆飽滿肥美的蚵仔,對著鏡頭介紹:「這家店的蚵仔都是從產地直送,早上現抓,所以非常新鮮。我現在就試吃看看。」

女子將蚵仔放入口中,驚呼:「這個蚵仔真的很厲害,我剛剛一咬下去,它的汁就在口中噴出來了。」

緊接著,女子將整盤的蚵仔煎端到鏡頭前,「這蚵仔煎的青菜也放很多,太白粉的部分口感也有嚼勁,醬汁更是甜而不膩,很推薦大家來吃。」

「好了,就先拍到這裡。」女子示意對面的友人按下暫停鍵。

「終於能吃了。」陳語彤感動萬分並佩服說道:「妳這全職youtuber還真是辛苦。」

黃芊蘩,也就是剛剛端著蚵仔煎在鏡頭前介紹的女子,是一個全職美食系youtuber。她在youtube圈還算是小有名氣,有著42萬的訂閱數,化名為千凡。

「我剛剛就叫妳先吃了,妳自己不吃的。」黃芊蘩沒好氣道。

「妳都還沒吃,我哪好意思先吃啊。」別看她這樣,陳語彤這個蹭飯的還是有點自知之明。

「知道就好。」黃芊蘩無可奈何,誰叫自己攤上這個損友呢。

「對了,芊蘩。妳相不相信一見鍾情啊?」陳語彤興致高昂地問。最近她重看台版的惡作劇之吻,重拾少女心,整天對著筆電叫江植樹老公,吵的隔壁鄰居都來反映過。

「拜託,一見鍾情都是騙人的好嗎?」黃芊蘩不以為意,都幾歲的人了,誰還會相信這些。

「妳也太無趣了吧,小心孤獨終老。」嘖,這人的人生大概只剩下工作了。

「妳才小心被渣男騙勒。」黃芊蘩不甘示弱的反擊。

瞅著黃芊蘩那副模樣,陳語彤打定主意,為了防止自家朋友沒人愛,為了守護黃芊蘩逐漸乾枯的心靈,陳語彤決心替她找一個好對象。

而在一旁開心吃著蚵仔煎的黃芊蘩根本不知道陳語彤在心中下了這樣莫名其妙的決心。

「妳要叫車嗎?」

等她們拍完這次所要用的片段時,已經半夜兩點了。在這個時間點,公共交通運輸早就沒在營運了。黃芊蘩還算有良心,會問陳語彤要怎麼回家。

「我堂哥會來接我。」陳語彤可說是物盡其用,朋友用來蹭飯,堂哥當作司機。

「妳那公務員堂哥?」黃芊蘩現在倒是挺佩服陳語彤的厚臉皮。

「對啊。」陳語彤眼球一轉,靈機一動;「妳要不要試試看?」

「試啥?」

「我堂哥啊!」陳語彤語氣興奮,覺得自己真是想了個絕妙好點子。

「不要。」黃芊蘩立刻拒絕,充滿抗拒。

「幹嘛不要啊?」

「還不是妳每次都說妳堂哥很無趣。」

「唉,無趣是無趣,但是個不錯的人選啊。」陳語彤不以為然,「妳想想公務員耶,工作穩定,薪水偏高,很好啊。」

「還是不要。」黃芊蘩語氣堅決:「妳的眼光從沒好過。」想起之前陳語彤介紹的對象,黃芊蘩只能說不敢恭維。

陳語彤還想繼續講,此時一道低沉、好聽的聲音從後方傳來:「語彤。」

陳語彤轉過身,一邊朝自家堂哥揮揮手,一邊用手肘敲旁邊的黃芊蘩:「妳看,我堂哥還不錯吧。」

「芊蘩?」陳語彤敲了許久,旁邊的人卻一點反應也沒有。只見黃芊蘩愣在原地,一動也不動。

「妳朋友?」陳思楷,陳語彤的表哥已來到兩人的眼前,笑著詢問陳語彤。

「對。」陳語彤話還沒說出口,黃芊蘩就搶先了一步。

在陳語彤不敢置信的目光下,黃芊蘩繼續做出令她更為驚嚇的行為。

「你能不能給我你的Line?」

一見鍾情還真有,僅管黃芊蘩覺得自己兩邊的臉頰有著火辣辣的疼痛感。

「咳咳,你們兩人不說些什麼嗎?」陳語彤強壓下落荒而逃的衝動,問正在低頭猛吃的兩人。

只見兩人同時望向她,一臉的茫然,接著又看向彼此,全然的尷尬。

陳語彤無語望向天花板,這兩人出來吃飯是靠她暗中牽線,如今感情發展也只能依賴她了。

她踢了踢對面陳思楷的腳,瘋狂用眼神暗示他替她旁邊的黃芊蘩夾菜。

陳思楷點頭會意,紳士的夾起一塊鴨肉放進黃千蘩碗裡。

黃千蘩又驚又喜,也在這時想起這幾日惡補的女追男技巧,決定好好運用運用。

第一,女生要裝柔弱,這樣才能激起男生的保護欲。

「謝謝,這塊肉好大,一看就很重,我一定夾不起。」

靠……陳思楷和陳語彤兩人都覺得一道天雷就這樣劈了下來,把他們轟的像外酥內脆的油條一樣。

「我去廁所一趟,你們慢慢聊。」陳語彤尬著笑,忽視陳思楷求救的眼神,說溜就溜。

而在一旁的黃芊蘩完全沒注意到其他兩人的異狀,只覺得自己講得真是不錯,不但裝了柔弱還釋放出需要與崇拜他的訊號,嗯真好。

一招成功,接著就要再接再厲使出第二招。

第二小動作,黃芊蘩想起咬嘴唇對男生十分具有吸引力的網路資訊,立馬實踐。

當陳思楷收回求救眼神後,一瞄對面,就見對面那人不斷的抿嘴舔唇,他僵了一會,開口詢問:「你要不要喝點水?」

黃芊蘩被這突如其來的疑問嚇了一跳,牙齒也就這樣用力咬住下嘴唇。

「痛!」黃芊蘩趕緊摀住:「嘴唇流血了。」

陳思楷趕緊抽了兩張衛生紙,遞給黃芊蘩說道:「最近天冷,嘴唇容易乾,平常多喝點水、擦護唇膏。」

黃芊蘩心頭一暖,直覺歸類為陳思楷關心她,不僅是因為他人很好,更是因為網路上交的技巧有用啊!

她決定繼續努力:「我覺得我今天怪怪的。」

陳思楷內心吐槽,我也覺得妳挺怪的,但表面上仍陪笑搭話:「怎麼了?」

「怪喜歡你的。」

我去……陳思楷與剛從廁所回來的陳語彤都被這充滿土味的情話給再次雷到了。

「妳也是要搭火車回去嗎?」陳思楷貼心詢問,但看到黃芊蘩點頭回應時,他內心哀嚎不已。

經過這一餐,陳思楷不僅對黃芊蘩一點興趣也沒有,整個人只想趕快結束這一餐,更不用說提升好感了。

而跟著他們一起來的陳語彤在黃芊蘩的土味情話發言後,直接落荒而逃,連座位也沒回,傳個簡訊說她拉肚子,就開溜了。

而被拋下的兩人在趕火車的路途中,沒說半句話。陳思楷一心只想著一定的要趕上這般車,而黃芊蘩則在腦中繼續搜尋最近看的資料,想找到適當時機應用。

「火車要開走了,我們快一點。」陳思楷聽火車鈴聲響起,心中警鈴跟著大作,恨不得直接拉著黃芊蘩就這樣衝上去。

而在後頭緊跟著的黃芊蘩則是想到這不就是傳說中的吊橋效應最佳時機點嗎?!

在這種緊張刺激的時刻,人們往往會將心跳加速的原因歸因為戀愛。若她再加上第三招的裝可愛勒?

黃芊蘩把一切都想得十分美好,等等她就拉住陳思楷的衣角,在他回過頭看她時,還要拽著他的衣角,故意嘟嘴用娃娃音說:「你跑太快了。」

天時、地利、人和,一切就是如此的完美!

心動不如行動,黃芊蘩一切準備就緒,一出手就穩穩拉住陳思楷的衣角。

嘶一聲,確實如她所想的,陳思楷回頭看她了,但她沒有衣角拽啊!!!

黃芊蘩驚恐的看著她手中大片的衣服布料,抬頭看見陳思楷抽蓄的嘴角,耳邊傳來火車開走的聲音。

完了,一切都完了。

「對不起。」弱弱的道歉聲從陳思楷背後傳來。

唉,又來了。陳思楷無奈的嘆口氣。上一班的火車自然是沒搭到,在等這一班的時間中,他就一直在聽黃芊蘩的道歉,現在搭上火車了,她還在講。

一開始他還有耐心對她說不是她的錯,別在意。現下他只覺得有點煩心了,幾乎到決定對她嚴厲說一次,然後老死不相往來的程度。

不對,是今天過完,他就絕對不會再跟這人見面。一想到這,陳思楷又有心情去安慰黃芊蘩了。畢竟,這就最後一次見面,何必把場面搞的太難看?

陳思楷轉過頭,想安撫站在他身後的黃芊蘩。卻見黃芊蘩拿著側背包擋住他裸露的肌膚,頭也低低的似乎不敢看他。

陳思楷轉回頭,與其安慰,不如轉移話題:「黃小姐,今天最喜歡哪一道菜?」

「蔥爆牛肉。」

回答之後是一陣的沉默。好吧,他盡力了,在吃飯之前的對話,都像這樣被瘋狂句點,這次也不例外。

「從盤子上的蔥白比例就可以知道,那家店使用的是宜蘭的三星蔥,蔥白長、葉肉厚,甜美多汁。然後牛肉也是用台灣本地的黃體牛,香味濃郁,口感扎實。」黃芊蘩一改先前的羞怯,侃侃而道:「雖然我個人認為黃體牛比較適合用燉煮的,但快炒的方式也別有一番風味。」

黃芊蘩一說完就後悔,尤其是陳思楷一臉吃驚的盯著她看時,她簡直想找個地洞鑽下去。

她剛剛一不小心職業病發,嘰哩呱啦的講了一堆,完全背離端莊的人設。

「想不到妳對吃的這麼有研究。」黃芊蘩雖然是youtuber,但所拍的類型都不是陳思楷平時會看的。也因如此,即使陳語彤曾向他推薦黃芊蘩的影片,他未曾去看過。

慘了,他一定覺得我就是一個怪力吃貨女。黃芊蘩從扯下衣角後就開始擔心,如今更是把陳思楷的一句問話扭曲成他在說她太會吃了。

一時之間,心已死,也懶得繼續維持什麼端莊形象。反正都沒機會了,何必裝呢?

「嗯,平常在介紹前,我就會做功課。因為我想推廣台灣的特色美食給更多的人。」

「聽起來挺不錯的。」陳思楷表示贊同。

「是啊,台灣明明就有很多好吃的,好玩的,但因為大家都覺得外國的月亮比較圓,每次都想著出國,反而忘記台灣本地的特色。」

黃芊蘩沒料到當她沒假裝人設的時候,才是他們有對話並慢慢理解對方的開始。更沒注意到陳思楷露出這一餐下來最真摯的笑容。

「啊!!!」一進家門,黃芊蘩立即撲倒在床上,埋在枕頭上瘋狂尖叫。

她人生中的第一次一見鍾情,就這樣硬生生的毀在她手中了。算了,人生就是這樣,這樣也挺好的。

黃芊蘩在這邊自怨自艾,手機的Line卻叮叮叮的響。她懷抱希望的看訊息,怎料卻是陳語彤那沒良心的傳來說:「妳今天是不是吃錯藥啊?」

她憤怒摔機,直接來個不讀不回,繼續趴在床上哀號。此時,電話聲響起,她極度不耐煩,直覺一定是陳語彤打的,也沒爬起來,而是直接接起電話,喊道:「我跟妳說,我今天過的很差!什麼電視劇、什麼一見鍾情都是騙人的!尤其是網路上那些女追男技巧全都不能信!」

「還有土味情話。」電話另一頭語帶笑意的補充。

「對!還有土味……」操,這聲音不是陳語彤的啊!黃芊繁結結巴巴:「陳……先生?」

「是我。」沉穩的聲音就這樣傳入耳裡,黃芊蘩迅速端正坐姿,儘管另一頭的人根本看不到。

「請問有什麼?」黃芊蘩小心詢問

「我原本是想問妳周六要不要跟我一起出去?但如果妳今天跟我過得很差,那就……」

「沒這回事!」黃芊蘩趕緊接話,免得他說算了。

電話另一頭的笑意十分明顯,黃芊蘩不禁紅了臉頰。

「那之後的詳情在Line上聊?」

「好的。」

「那就先這樣了,晚安。」

「晚安。」

一掛電話,黃芊蘩就躺回床上,興奮的踢著小腳腳。

「嗨,大家好,我是千凡。今天來到新北的深坑老街,要帶大家知道這裡有哪些好吃的、好玩的,跟我一起來Go!」

陳思楷拿著腳架對著黃芊蘩比ok並按下暫停鍵。黃芊蘩小跑步到他旁邊:「抱歉,出來玩還要你幫忙。」

「沒事。」

陳思楷和黃芊蘩約好要一起出來玩一天,對黃芊蘩來說,換句話就叫約會。而陳思楷身為公務員,只有周休二日有空。而黃芊蘩雖然時間比較彈性,但最近政府請她幫忙宣傳台灣老街特色,她自己也是忙得不可開交。

所以兩人乾脆將約會地點訂為深坑老街,一方面黃芊蘩可以工作,而兩人也可以約會,可說是一舉兩得。

「只不過,我還滿好奇妳要怎麼介紹深坑老街?」深坑不就是臭豆腐嗎?有什麼需要再特別宣傳的。

「很多啊?你知道深坑四寶嗎?」黃芊蘩不答反問。

陳思楷愣了一下,黃芊蘩見他這樣笑著解答:「是豆腐、綠竹筍、黑豬肉及茶葉。」

「你看那。」黃芊蘩指向一家冰淇淋店,笑容滿面:「豆腐的功用可不是只有做臭豆腐而已。」

用豆腐做的冰淇淋,有著不同於一般的綿密口感且帶著豆漿的香氣。

陳思楷驚艷無比,不敢相信相較於一般冰淇淋,豆腐冰淇淋夠符合他的胃口。

「好吃吧?」黃芊蘩含著小湯匙詢問。

「好吃,它的口感很不錯。」陳思楷舔著冰回應。

太好了,黃芊蘩偷偷鬆一口氣,搞得像冰淇淋是她做的一樣。陳思楷儘管哭笑不得,雙眼卻盡是溫柔。

臭味四溢卻味道絕佳的臭豆腐、清熱退火且苦後回甘的仙草茶、外脆內扎實、肉汁豐富的黑豬肉烤香腸。

黃芊蘩與陳思楷邊拍片邊逛街,一路上說說笑笑的,完全沒有半絲尷尬,比起上次那無語的飯局實在好太多了。

「你要不要吃?」黃芊蘩將一串烤雞屁股遞到陳思楷嘴邊。

只見陳思楷皺著眉頭、眼神充滿抗拒。

黃芊蘩想想覺得自己的行為不妥,緩緩縮回手。

陳思楷抿著唇,望見黃芊蘩一臉失落的表情,心一橫,圈住她的手腕,從竹籤上咬下一塊雞屁股。

黃芊蘩心花朵朵開,偶像劇果然還是有用的!

是的,某人還是沒從上次的事件學到教訓,決心模仿近日和媽媽一起看的偶像劇。而此時他們所做的行為就跟當時的男、女主角一樣,但也有不同之處。

黃芊蘩笑容滿面,可陳思楷再也忍不住了。他抽出一張衛生紙並將雞屁股吐在上面。

在黃芊蘩震驚的目光下,他不好意思的搔頭解釋:「我不會吃雞屁股。」

轟隆!黃芊蘩整個人將在原地,久久無法反應。

「現在已經是晚上七點了。比起白天,我其實更喜歡晚上的深坑老街。」黃芊蘩對著境頭說道,同時示意陳思楷拍一下四周的建築。

紅磚屋與閩南街屋,帶著古早味道的建築是深坑老街的特色。亭子腳、木板門和石板路是無法割捨的傳統。

但最具代表性的德興屋卻是洋樓形式。樓頂上繁複、立體的雕飾是巴洛克風格,柱頂則是採希臘式柱形,牆頂上的裝飾以法國花草為主,古代吉祥物為輔,中、西元素完美的融合一起。

陳思楷拍完四周,將鏡頭回到黃芊蘩身上時,他不自主地將錄影機移開,直視著她現在的模樣。

昏黃的燈光撒在黃芊蘩身上,像在她身上鍍了一層的光芒。她仰望著德興居的樓頂,眼神盡是溫柔與熱愛,嘴角勾著笑意,此刻的畫面美得令人屏息。

一眼萬年,時間宛如在這一刻慢了下來,記憶悄悄浮現。初見黃芊蘩後與陳語彤的對話閃過陳思楷的腦海。

「堂哥,你耳朵也太紅了吧!」陳語彤大呼小叫。

陳思楷聞言,不好意思地摸了摸耳朵。

「堂哥,你該不會對芊蘩……」陳語彤欲言又止,不敢相信偶像劇的情節會發生。

只見,陳思楷露出她未曾見過的溫和表情說:「是啊,我對她一見鍾情。」

一見鍾情不靠譜,這是陳思楷對上回飯局的感想。望著不斷句點他的黃芊蘩,他心灰意冷,昨晚所讀的攻略完全無用武之地。

瘋狂的碰壁狀況,讓一見鍾情的魔力逐漸消失。上來的菜餚是救星,能讓他們把嘴塞滿而不必說話。

緊接著,黃芊蘩的「做作」行為更是沖淡他對她的好感。他打從心底認為兩人不適合,也不會再見面。

可在火車上,瞧黃芊蘩泫然欲泣的模樣,拿著包包幫他擋住的貼心,講到美食時,那散發光芒的雙眼,種種一切都讓他重啟認識她的慾望。

而今日的約會,放棄人設的黃芊蘩終於展現出她本身的魅力,耀眼迷人,令人著迷。

一見鍾情或許不靠譜,但總是個契機。

就在此時此刻,黃芊蘩轉頭看向這邊,綻放出絢麗的笑容,足以使漫天星辰為之失色。她手指建築:「很美吧?」

陳思楷邁開腳步向前,眼未曾離開過她。  

茫茫人海、千秋萬歲間,兜兜轉傳,尋覓緣,找求幸。驚鴻一瞥中,情已種,心相許。事至此,無需言,僅聽風鈴語。

最終,陳思楷停在她跟前,噙著笑輕聲說:「我們在一起吧。」

回作家的PO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