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希澄《日光為鄰》
HOT 閃亮星─沾零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隨想隨打- 與回憶拔河

物品捨棄與留下,是現在與過去拔河。

有些東西,經過好幾輪篩選後,才放下執著。

或許認為不需要,或許發現更好的東西,而無所牽掛。

或許看到它,而想起某些人時,不再錐心刺骨。

將回憶收藏在心裡,而漸漸釋懷。

謝謝我們相遇的曾經。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3)

霸凌最可怕牽涉到⋯⋯⋯。
「正義」二字,妳慢慢看社會案件及親眼經歷的過程。

 
2021-09-29 22:51 透過電腦版 回應
看到正義兩字和社會案件,剛好前陣子思考這個問題。
之前寫到有個公眾人物形象崩壞,一開始幾個人就事論事討論,後來慢慢有些人打正義之名,不分皂紅皂白罵。

我想落井下石,對當事人也是另一種霸凌。
2021-09-30 22:33回覆
要形成霸凌需要滿足""恐懼條件""。
A人知道B人的私人狀態,或是""說中""B人的恐懼。
最常用就是成績,只要A人對B人說:「成績考不好,老師和家長會單獨問你,你腦袋不好,補習也是浪費錢,將補習費給我當家教,我教你成績能順利得到高分。」
只要B人反抗一次導致成績往下掉,老師和家長一定會詢問等於""被A人說中""
B人放大的恐懼感寄託在A人身上,基礎的PUA國中生就在用,為什麼還是有一票人跌進坑裡。

//踹死用PUA的人(東西,應該說不是個東西。)
//Re:小考部份⋯⋯體育課一定會上籃球的""帶球上籃""單純看個人的((運動神經)),沒有辦法偽裝的狀態。
2021-09-28 23:11 透過電腦版 回應
換句話說,形成霸凌的條件,就是霸凌者說中被害者的恐懼,透過話語與行為說服對方。只要對方反抗一次,發現如霸凌者所言,而心生恐懼,並重複循環(思考)

之前遇過一些情況,像是對方用話不斷刺激,拉其他人來排擠,還有將錯誤栽贓給別人,還有很多很多。

我想一票人跌進坑裡,可能是想滿足自己的虛榮心,也有可能怕變成下一個對象,原因族繁不及備載。

帶球上籃,的確需要一些反應力
只是就算再怎麼不熟練,那樣的分數還是不可思議…(思考)
/
突然想到,有公眾人物被夥伴說霸凌,公眾人物不覺得自己的行為是霸凌,反觀夥伴得到憂鬱症。

還有另一位被說國中霸凌別人,只是那時只有人證,雖然說詞反覆,但是偶像無法舉證自己沒做,目前不了了之。

綜合上述,霸凌的發生,固然帶來傷害。只怕對方不自覺,讓這個惡性循環持續下去。

發生事件當下,大多在情緒與恐懼之中。就算想錄影存證,搞不好還會激怒對方,而造成更嚴重的後果。

同時缺乏物證下,很難具有說服力。

只希望不要再有類似的事情發生
2021-09-29 22:46回覆
說說小故事⋯⋯。
國中時期,身體開始變化關係,有些女孩子的身體小六出現輪廓,自然而然聚集會討論一些內衣,衛生棉等等,尤其是體育課這件事,上完課後的臭氣熏天。

酸魚本身皮膚關係,需要在多加一件棉質背心吸汗,有些女生直接內衣在套著運動服,內衣顏色較深很容易透出來⋯⋯。抓馬的個性開始萌芽⋯⋯「這又沒有什麼!」有這種念頭的男男女女開始分類。

酸魚繼續穿著棉背心,上完體育課後去廁所換掉,當時覺得不需要多作解釋,也不知道自己成為流言中心,只知道是分組時沒有人主動跟自己一組,都是由老師進行分組。

班上成績一公佈會分出自己的小團體,下課後補習班也會分出小團體,其中就有自認是""好心帶我融入團體的女生""主動找酸魚。

酸魚的獨立思考是天生的,那位好心的女同學前一句和後一句開始在面前人後完全不一樣,酸魚在小團體裡小考成績一次比一次差,拉低小團體的團體成績。有一次小考直接考零分。(零分有多難考⋯⋯。)

酸魚被那一群小團體驅逐出去,老師見到零分成績疑惑叫酸魚去問話:「是不是身體不舒服發燒,身體不舒服要說不要勉強考試。」
酸魚完全沒有被老師罵,也沒有通知家長,更沒有如同那位""好心的女同學預測的一樣,酸魚智能不足是個低能智障,要不是她收留及教我,班上沒有人願意跟我一組。""(青春期各式各樣的貶低他人,自我膨脹及滿足的中二發作時期。)
九月開學,挨過季節轉換熟又悉班上的妖魔鬼怪⋯⋯要對看三年。
//酸魚很做自己,小考維持在一定水平,找到一群過敏同溫層,請假看醫生或是去保健室都是我們這一群常客?!

//其他的同班同學眼裡,老師特別偏袒我們這一群。自然而然的分組也是固定的組員。

//很多抓馬的青春期都還沒有過完⋯⋯。
//小莫莫的青春期過完了嗎?
2021-09-27 22:33 透過電腦版 回應
謝謝酸酸大分享,沒想到酸酸大只是多穿棉質背心,就變成流言對象?很難理解其他人想什麼,印象中酸酸大提過:皮膚有過敏體質,這不是妳願意的。

如果是因為跟大家不同,所以被獨立在團體外,覺得十分母湯,也很心疼那時的酸酸大QQ
/
至於好心的女同學,不知道中間發生什麼,讓酸酸大感覺她前後不一。因為很少經歷體育課要團隊小考,所以看到零分,特別讓人疑惑不已。難道說跟她有關聯?

以目前的我,看到女同學的各種表現,的確是青春期中二發作。若以那時的我做比較,我也好不到哪裡去。

現在青春期還沒完全結束,我想它雖然平常藏起來,但是它永遠都在,只是看什麼時候發作w
/
能找到類似的人一組,能了解彼此的狀況,安心做自己,我想是最好不過了:)
至於其他同學怎麼想,就隨它去了~
2021-09-28 22:53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