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9機房設備維護公告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可怕的惡夢……(H)

      這是發生在瑞德離開牢房後,某天的夜裡……

      滴答……滴答……

      耳邊傳來水滴落下的聲音,瑞德慢慢睜開雙眼,迷濛中看到前方有個人影,輕輕擺動手臂,隨即傳來噹啷聲響。

      瑞德眨了眨眼仔細看著眼前的人,不看不打緊,一看雙眼立刻瞪大,驚訝喊道:「蒙特!你……你怎麼?」

      眼前的蒙特身穿灰色制服,雙眉緊皺著,一手插在腰上,另一手則放在下方,嚴肅的模樣像極了獄卒。

      「蒙特,你這是……唔……好痛!」

      沿著痛楚往下一看,發覺自己竟然全身赤裸,而蒙特竟然手持九尾鞭抵著自己的性器。

      瑞德雙眉立刻彎起,不知發生何事,為何蒙特要這樣綁著自己。

      「你這是……在做什麼?為什麼要把我綁起來,還帶我來拷問室。」

      瑞德張望四周,整間拷問室就只有蒙特一人,自己究竟是放了什麼錯,非得把他帶來這裡拷問。

   「看不出來嗎?」蒙特勾起嘴角,微微笑著。

      瑞德搖搖頭,仍顯疑惑道:「我哪裡做錯了?你可以直接跟我說,不用這樣把我銬住。」

      蒙特搖搖頭,接著舉起九尾鞭抵著瑞德的下巴,咧嘴笑道:「瑞德,我們來玩個遊戲,好不好?」

      「玩什麼遊戲?」瑞德晃動著雙手,身體往前傾,柔性勸說道:「不管你要玩什麼遊戲,先解開鐵鍊再說。好嗎?」

      「不好。好不容易逮到機會,可以玩弄你一番,我怎麼可能會放你下來。」

      蒙特上下打量著瑞德,突然露出詭異的微笑,下放九尾鞭抵在瑞德的腿間,接著慢慢抬起手,分身也跟著立起。

      「蒙特,別鬧了,快放開我!」

      瑞德大力甩動雙手,上方的鐵鍊發出巨大聲響,寂靜的拷問室充斥噹啷聲響。

      蒙特哼笑一聲,「遊戲都還沒開始,你就想逃啦?」

      瑞德使力往前頃,上方的鐵鍊更是噹啷作響,金色眼瞳冒出寒光直瞪著蒙特,語氣也顯得冰冷道:「蒙特,我不管你想玩什麼,快點放開我,否則我絕對會加倍奉還。」

      若是一般人肯定會被瑞德發出的殺氣嚇得直發抖,但蒙特玩心大開,腦中只想著要怎麼玩弄瑞德,絲毫不受影響。

      「別以為你這樣嚇我,我就會怕。」蒙特舉起手指擺了擺,「嘖嘖嘖,我才沒這麼膽小。既然你不跟我玩,那我只好自己玩啦!」

      蒙特低頭看著佇立的分身,伸手將其握住,抬頭看著瑞德,咧嘴笑道:「瑞德,遊戲開始!」

      話一說完,便開始套弄起來,由內而外,上下快速擼動。

      瑞德仰頭看著天頂,雙眉緊緊鎖著,緊咬著下唇不發出任何聲音。

      雖說能忍住聲音,但身體仍不由自主的顫抖起來,全身肌肉往內緊縮,尤其是下腹的肌肉更是抽動著。

      「真是小氣,連個聲音也不給我。沒關係!我自有辦法讓你發出呻吟。」

      蒙特露出燦笑,原本這個微笑是讓人感到溫暖,但如今卻顯得可怕。

      「這樣應該就會發出聲音了。」蒙特勾起嘴角,加快速度擼動著,滑到前端時以指腹按壓鈴口,順時針、逆時針來回繞著。

      「唔!」瑞德仰起身體,忍不住悶哼一聲,眼眶漸漸掀起淚光,全身上下如觸電般又酥又麻,肌膚也漸漸泛紅起來。

      「唔……蒙特……快……停下來……別玩了……」瑞德忍住高漲的慾望,一字一字慢慢說出口。

      「那怎麼行,這只是前戲而已。」蒙特輕輕一笑,看著手中這根發紅腫脹的分身,賊笑道:「明明就爽到腫大了,還要我停下來,還真是標準的口嫌體正直啊!」

      「……唔……蒙特……快停……」瑞德擺動雙手發出噹啷聲響,雙腳不由得惦起腳尖,下唇已咬到破皮流血,漸漸無法忍住高漲的慾望。

      「……唔……不要……停……」瑞德含淚望著蒙特,一字一字慢慢說著。

      「不要停?你希望我不要停,這當然可以!」蒙特像似中大獎般,笑得更是燦爛,手也更加賣力擼動。

      「……唔……不是……不要……不行……真的不行……」瑞德再也忍不下去,開口喊道:「蒙特,拜託!」

      「拜託我繼續嗎?好啊!」蒙特更是加快速度愛撫。

      「啊……不要……不行、啊……」瑞德顫抖著雙腳,全身寒毛豎起,如再不停下,恐怕真會溢出。

      「啊……蒙特……停……快停!」瑞德仰頭喊著。

      「你不是拜託我繼續嗎?」

      蒙特仍不願停止動作,看到眼前兩顆粉色果實尖挺,又見瑞德通紅的臉,更加增玩弄他的樂趣。

      「瑞德,下面都這麼興奮了,上面可不能冷落他們。」

      話才剛說完,便丟下九尾鞭,伸手按壓揉捏。

      「不要!快停下來……唔嗯……啊!」瑞德身體一仰,低聲呢喃道:「不行了……」,接著大量白濁從小穴噴出,沾滿蒙特整隻手。

      「哈啊……哈啊……」瑞德漲紅著臉,眼神迷濛的望著前方,大口喘息著。

      蒙特低頭看著手上的白濁,仰頭大笑著,「一次出來就那麼多!瑞德,你是多久沒弄了呀?」

      瑞德大口喘著氣,含淚望著蒙特,大罵道:「要怪就怪你不給我抱!你經常給我抱,就不會累積這麼多了!」

      「怪我?」蒙特淺笑幾聲,「既然是我的錯,我就來好好彌補你一下。」

      「我不要你彌補,先把我放下來再說!」瑞德氣沖沖的說著。

      「那可不行!遊戲才剛開始,好戲還在後頭。」蒙特詭異的笑著,上前一手拉起鐵鏈,另一手則抓起瑞德左腳將鐵環銬在腳踝,另一邊同樣這樣做,雙腳便大開呈現V字型。

      「蒙特!你銬我的腳要做什麼,快給我解開!」瑞德惡狠狠的瞪著蒙特,大聲喝斥。

      蒙特毫不畏懼,冷笑幾聲,回道:「當然是要幹你呀!不能還能幹嘛?」

      「你!你敢這樣做,下次看我怎麼加倍回報給你!」

      瑞德出口威脅,希望用此招能讓蒙特退縮,但蒙特依舊毫不畏懼,反而伸出手指進入甭道。

      「呃啊……痛……好痛……蒙特……快拿出來……」瑞德皺著眉頭,神情痛苦低聲喊著。

      「才一根而已就喊痛,還不行呢。還要再擴張一點才能進去!」話一說完,立刻伸進第二跟手指。

      「啊——!痛!蒙特……痛啊……」瑞德紅著眼眶,眼角的淚珠慢慢滑落,淚眼汪汪的看著蒙特,哀求道:「……拿出來……蒙特……拜託……」

      「不行!還要再一……」蒙特話音未落,便伸進第三根,瑞德痛得眼淚直落。

      「……蒙特!夠了……別……」瑞德哽咽的喊著。

      「不放了。這樣就差不多了!」蒙特淺淺一笑,便拿出手指,掏出性器對準甭道直插而入。

      「啊……痛……蒙特!慢一點!你不懂得要憐香惜玉嗎!」瑞德哭紅著眼,大聲怒罵。

      蒙特輕吻瑞德的眼角,淺淺笑道:「知道了。我慢一點就是了。」,隨即慢慢抽出,接著慢慢插進,「這樣可以嗎?」

      瑞德微微點頭,雙頰紅通一片,聲音略顯顫抖道:「可以……」,隨著蒙特的擺動,瑞德也忍不住呻吟了起來。

      聽著瑞德的叫喊聲,蒙特更是賣力的擺動著,「瑞德,舒服嗎?以後就由我來服務你,用不著你來抱我了!」

      「……啊……不行……我不能……唔嗯……不能被你壓下去……不行……」瑞德身體雖隨著蒙特擺動,但頭卻頻頻搖晃拒絕。

      「不行也得行!」蒙特摟著瑞德的腰,逐漸加快速度擺動。

      「啊!不要……不要這麼快!慢……啊!」瑞德禁不起高漲的慾望,在他耳邊頻頻呻吟。

      「既然那麼爽,那就玩點好玩的!」蒙特拆下腳踝的鐵環,抓起瑞德的雙腿,更是快速抽插。

      整間拷問室混雜著多種聲響,有鐵鍊擺動的噹啷聲,還有兩人水乳交融時發出的淫靡水聲及肌膚相撞時所產生的啪啪聲響。

      在這些聲響之中,還包含瑞德在慾望的驅使下所喊出的糜糜之聲。

      「……哈啊……蒙特……停!夠了……不要再……哈啊!」瑞德大口喘息著,頻頻搖頭拒絕。

      「不夠!你還這麼有元氣,怎麼夠呢!來換個姿勢玩吧!」蒙特抓著他的腰往右一轉,瑞德整個人轉向背面,面對牆壁。

      這麼一轉,後穴痛得直抽動,大聲哭喊道:「蒙特!」

      蒙特上前摟住瑞德,貼近他耳邊輕聲道:「待會就不痛了。」

      話一說完便往前擠壓,瑞德整個人貼在牆上,蒙特則在後方肆意進出甭道。

      「……痛……蒙特……好痛……」瑞德整個人貼在牆上,臉部及前端頻頻磨擦牆面,發出刷刷聲響。

      「蒙特……痛……我的臉好痛……下面也……」話音未落,蒙特立刻往後拉開,但仍盡情洩慾,且握住他的分身繼續磨擦牆面。

      「……痛……好痛……不要……」瑞德晃動著身體,頻頻哭喊著。

      「不要……」瑞德緊閉著眼,不停搖著頭,嘴裡唸唸有詞,「……蒙特……不要……不要!」

      忽然一個驚醒,大口喘著氣,驚魂未定的看著天頂,手顫抖一下,輕輕拍打床面,發覺自己躺在床上,緊張的情緒漸漸平靜下來,摸著胸膛直說道:「原來是做夢啊……真是嚇死我了……」

      轉頭看到蒙特雙腿大開,全身赤裸的躺在一旁,嘴角微微上揚,呵呵笑道:「瑞德……再一次就好……我們再來一次……」,邊說邊捏著他的分身,而兩人所蓋的棉被也被他踢下床。

      瑞德輕嘆一聲,拿開蒙特的手,起身看向床單,無奈的搖搖頭道:「明早要來清洗床單了……」,轉頭看到始作俑者那副安穩的睡顏,突然一股怒氣湧上心頭,氣得伸手抓住他的下體狠捏一下。

      「啊!」蒙特痛得驚醒,睡眼惺忪看著瑞德,聲音慵懶道:「幹嘛啦……大色狼……」,說完便又閉上雙眼繼續睡著。

      「臭蒙特!都是你害我做那可怕的惡夢,快給我起來!」瑞德又再捏一下,蒙特立刻清醒,帶著起床氣直瞪著瑞德。

      「幹什麼啦!一直吵我睡覺!」

      「既然我被嚇醒,你也別想睡!」話音未落,瑞德便撲向蒙特,報答他在夢裡所做的一切。

回作家的PO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