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如果櫻花盛開》
HOT 閃亮星─樂櫻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013

"東在沅,你別跑啊。"

呼喊的聲音從教室外傳了進來,東在沅捧著一顆籃球,從外面跑了進來,一邊回頭看對方追上來了沒有。

也不知道是誰把東西擱在路中央,還在顧著向後探的東在沅一個沒注意,絆著摔在地上。

這摔疼了他倒是無所謂,可...這不,一件更淒慘的悲劇發生了。

剛才還捧在手中的籃球現在不知所蹤,班裡的所有同學都朝著同一個方向看去。

一個精緻的餅乾盒落在地上,而他的籃球就在案發現場滾動著。

他戰戰兢兢地走過去,將盒子撿起來...

"完了...這下真的完了。"

他欲哭無淚的表情,讓班裡同學都為他感到唏噓,的確,他是攤上大事了。

一追進來就看到東在沅跌倒在地的安仁賢,先是靠在門口笑了笑,也發現了事態嚴重,趕緊走到東在沅身邊。

看著盒子裡摔碎的餅乾,他拍了拍東在沅的肩,腦子裡飛快地思索著。

"仁賢,這可是..."

"我知道,交給我。"

安仁賢接過餅乾盒,轉身跑出了教室。

在這間學校,有三個人千萬惹不得,一個是學生會長尹赫凡,一個是國民千金宋允藝,另一個則是帝都校霸金珉泫。

東在沅打碎的這盒餅乾,便是這三巨頭當中唯一一個女生,宋允藝今天的下午茶。

而我,就是宋允藝。

當我走進教室,發現桌子上的餅乾盒不翼而飛時,我下意識地掃視了周圍一圈,結果這班裡一個個慫的,沒一個敢看我。

桌面上只留下了一張便條,上面寫著:

「北棟二樓201室。」

有意思,這是有人拿了我的東西?還要我自己去取回來?

我撕掉字條,就朝著這個目的地去一探究竟。

大老遠拐了三六九個彎後,我站在家政教室的門口,看見了第二張便條。

「東西在冰箱裡。」

這人現在是在跟我玩遊戲呢?

讓我知道他是誰,他就...

我一把拉開平常用來貯存烹飪課食材的冰箱門,映入眼簾的是一個玻璃杯,上頭還貼著第三張紙條。

「很抱歉弄壞了你的餅乾,我只能用這個方法來彌補你__安仁賢。」

那是一杯加入了餅乾碎片的冰淇淋,我認得出來,那是我放在桌子上的那盒。

我倒是被這個道歉弄得哭笑不得,這到底是道歉還是整我呢?

讓我走那麼遠,到底有沒有誠意呀?

我拿著湯匙,挖了一小口進嘴裡,香甜的冰淇淋加上酥脆的餅乾口感,是還可以啦。

咳咳,那就...勉強不跟他計較了。

我一個人,靜靜地坐在家政教室裡,一口一口將冰淇淋吃進肚子裡。

偶爾,居然還有一點想笑。

安仁賢,我記住你了。

*

我讓人去調查了這個叫做安仁賢的人,發現他竟然和赫凡同班。

除此之外,他還是我們學校籃球校隊的隊長。

據說這個籃球校隊最近有一場很重要的比賽,但是資金吃緊,正愁著不知道怎麼辦呢。

我動了一點心思,帶著一筆數目不小的贊助金,空降進籃球隊,成為他們的球隊經理。

不過,我宋允藝,要做就要做大一點的。

所以當我第一次以球經的身分,率領一大群啦啦隊員,來替他們助陣時,在場所有的籃球員全都震驚的合不攏嘴。

大大的加油看板上,就寫著「安仁賢」幾個大字,我就是要讓全部的人都知道,我就是衝著他來的。

他拉著我的手腕,帶我來到了球隊更衣室,這裡沒有其他的人,看來他是想和我談談。

"你到底想要做什麼?"關上門後他對我說道。

"你還是第一個敢這麼對我的人呢。"我歪著頭,看著他一笑:"來道謝的呀。"

"謝謝你的冰淇淋。"

我一步步地靠近他,直到他的背靠到了置物櫃上,卻依然冷靜地看著我。

"我幫你們球隊解決了麻煩,你難道要趕我走嗎?"我插著手抬頭看他。

"如果你想謝我,就把這周末的時間留給我吧。"我拿出手機看了眼時間:"開始訓練了,安隊長你遲到囉。"

說罷,我帥氣地轉身,離開了更衣室,回到場邊開始工作。

"宋小姐,這次真是太謝謝您了。"

我搖搖頭:"您別這麼說教練,能幫上球隊我也很高興。還有...您還是叫我允藝吧。"

"這..."崔教練一臉為難地看著我。

"沒什麼的,叫允藝我聽著親切。他們也練習得差不多了吧,我去給他們拿個水。"

我朝隊員們跑了去,幫大家遞毛巾、拿水瓶,說實話,這確實是我第一次做這些事。

感覺...還挺好。

我默默地走到安仁賢旁邊,看他拿著毛巾擦身上的汗水,溼透的瀏海還有鼻尖上綴著的汗珠,我笑了笑,拿著自己的手帕幫他擦臉。

他微愣了一下,自己用毛巾把整顆頭都擦了一遍,我把水瓶遞到他的眼睛前。

"這是淡鹽水,你喝點吧。"

他點了點頭,看著我接過了水,擰開瓶蓋,咕嚕咕灌了下去。

*

"東在沅!!!上課睡覺,你這學期不打算過了?"

講台上,刺耳的喝斥聲殘害了我的耳朵,我一拍桌子,站起來看著那個噪音源。

"老師,東在沅睡覺並不關我的事,但是你的罵聲已經影響到我上課了,如果你不想教了,告訴我一聲,我可以幫你離開這間學校。"

話說完,老師也閉嘴了,班上一點聲音也沒有了,我坐下來,看著老師轉頭繼續寫黑板。

那堂課一下課,那老師咻的一聲就溜沒影了,我走到東在沅旁邊,給了他一根香蕉。

"補充能量。"

"看來籃球隊的訓練太累了,上課都能睡著了?"

東在沅搔了搔頭,不好意思地看著我:"謝謝你呀剛才,要不是你..."

"沒什麼,倒是安仁賢...他不會跟你一樣吧?"

我怎麼有些擔心他?

他們班可沒有我可以幫忙擋煞呢。

"這你就不用擔心了,仁賢他上課從來都不會打瞌睡,專注力百分百呢,他啊,就是個學魔。"東在沅一邊吃著香蕉一邊說。

"是嗎?"

看來,還是得拜託赫凡替我多照顧照顧他了。

*

"仁賢,你來啦。"東在沅坐在階梯上,一邊喝著茶,一邊叫道。

"這是?"安仁賢環顧了每個籃球隊員看到大家怎麼人手都拿了一罐綠茶。

"允藝準備的啊,說什麼兒茶素可以降低身體疲勞,怎樣,要不要來一口?"東在沅把自己喝過的那瓶拿給他。

"去去去。"安仁賢嫌棄地擺擺手:"允藝?叫得這麼親,你不是挺怕她的嗎?"

"怕我?"

我突然從安仁賢的背後竄出來,嚇得他一下瞪大了眼。

"那是因為你們不夠了解我。"

我站在安仁賢面前,拉過他的右手,把一罐全新的茶塞到他的手中。

"你...不會也怕過我吧?"

我張著大眼睛看著他,他不自在地躲過我的視線,打開了綠茶想要裝沒事地喝了幾口。

東在沅是沒眼看我們,很識相地就去做暖身了。

"不逗你了,如果不怕我,你當初應該也不會用那個方法了。"

"沒事,你不是頭一個,也不會是最後一個,我習慣了。"

"你暖身吧,別受傷了。"

說著,我正準備轉身離開,他先了我一步,擋在了我面前。

"怎...怎麼了?"我不解地看著他。

"你的衣服破了。"

我轉頭看到我背後,衣襬的地方確實是勾破了一個洞。

雖然不至於走光,但對於我這麼一個大小姐來說,實在是有損形象。

"可能是剛才去器材室幫忙搬球的時候不小心勾到了。"

我看著安仁賢脫下了他的體育服外套,替我將外套穿上。

"下次搬球這種事我去,你以後直接來這裡等我就好。"

衣服上還殘留著他的溫度,還有....他身上的味道。

我忍不住低頭偷笑,望著他跑回去歸隊的背影,心裡像被什麼撩過,竟然有些癢癢的。

*

時間很快地來到了這周日中午,我站在林蔭大道的一旁,無聊地看著自己新買的這雙運動鞋。

"小姐,這時間都過了,您還要繼續等下去嗎?"身邊的保鑣替我撐著傘遮陽,一邊問道。

"等。"我看了一眼手機時間。

我真佩服自己能夠在這裡等了他一個小時,這要是以前,有人要敢放我宋允藝的鴿子,除非他活得閒了,想提早跟明天的太陽告別。

我最近到底是怎麼了,總是做了些以前不會做的事情。

"小姐,那..."

保鑣的聲音讓我抬起了頭,遠遠地,一輛踩得飛快的單車朝我這邊而來。

一個甩尾停佇在我的面前,他的手還握在單車的手把上,氣喘吁吁的,額頭上的汗水隨著臉頰滑落。

"傘給我,你去幫我買瓶水。"我接過保鑣手中的陽傘,替安仁賢擋住了當空的烈日。

"我..."安仁賢正想開口說些什麼。

我打開保鑣買回來的水,讓他喝了下去:"道歉嗎?你是該道歉,本小姐的時間可是很寶貴的。"

"不過,我不想聽。"

我背過身逕自往前走,我已經打發保鑣不用繼續跟在我身邊了,看著大道兩旁的風景,我故意佯裝自己生氣了,就想看看他會不會上前來哄我。

果然,走沒幾步,我就聽到有人牽著車追上來的聲音,安仁賢抓住我和我解釋。

"宋允藝,我剛剛是有事耽擱了,所以..."

我認真地,盯著安仁賢的眼睛,打斷了他的話:"安仁賢,我只想確定你平安無事。"

不知道為什麼,我心裡篤定他就是會來,他的遲到,肯定也是迫不得已的。

"我餓了,陪我去吃飯。"

我拉著他,找到了附近一間很有名的人氣餐廳,坐下來還先拍了好幾張照留念。

"宋小姐,這些都是本店賣得最好的幾道菜。"

服務員送完菜後,我和安仁賢中間隔著滿桌子的料理,我是司空見慣,但他好像就不是這麼一回事了。

"這麼多,宋允藝你吃的完嗎?"

"吃不完啊,但這是他們自己送上來的。"

"那...能讓我打包一些帶走嗎?"

我納悶地看著安仁賢,他是不是家裡遇到什麼狀況了?生活費這麼拮据,跟女孩子吃飯還要打包回家?

"你別誤會。那個...我等會兒帶你去一個地方,你就知道了。"

也不知道他到底在搞什麼鬼,我還是讓服務員替我們先把這些食物包起來,只留兩樣讓我們應付午餐就夠了。

看著這輛自行車,我杵在原地,安仁賢騎在上面,轉過頭催促我快點。

我長這麼大到現在都沒坐過腳踏車呢,他...他就騎這個載我??????

我慢慢地坐上去,也不知道手應該抓哪裡比較安全,安仁賢似乎也感覺到了我的侷促不安,拉過我的手,就放在他的腰上。

他放慢了平常騎車的速度,我輕靠在他的背上,抱著他,感受微風輕拂在臉上的感覺。

直到浪潮拍打的聲響,逐漸擴大在我的耳中,他一路載著我,來到了海邊的一個村莊。

"年輕人你又來啦,真的太謝謝你了,要不是你,我今天也無法站在這裡。"

破舊的屋子裡,走出了一個瘦弱的老婦人,安仁賢搖搖頭,扶著她進屋休息,順帶將我們帶出來的餐點交了些給她。

後來,安仁賢又走訪了附近幾戶人家,將剩餘的食物全都分送到那些人手裡,他們每個都和剛才的老婦人一樣,面黃肌瘦,看著就營養不良。

我這才發現,原來這一整個村莊,住的都是像他們一樣的貧苦人家,孤家寡人,沒有兒女孝順的,也沒有金錢收入。

屋頂漏了也沒人來補,水管破了也沒錢可換,身上的衣服更是髒了舊了也捨不得丟。

每天有一餐的無一餐,餓死了人都有可能,那天要不是湊巧被安仁賢碰上了送去醫院,估計那老婦人也就真的不在了吧。

那些居民都是些老漁民,但現在出海一趟他們的身子已經不堪負荷,船也老了,網也灑不動了。

安仁賢一直在默默的幫助他們,而今天,他也是為了把老婦人從醫院接回來,才會誤了約定時間。

"我知道了,安仁賢,我會一起幫你的。"

"從現在開始,他們的飲食起居、健康檢查,都由我來全權負責。"

"所有的生活開銷我來支付,只要一有時間,我們就一起過來探望他們。"

每個人都有自己能為這個社會貢獻的地方,在能力所及的範圍內,我們應該多去幫助有需要的人。

因為就算是再微小行動也能帶給他人溫暖,甚至拯救他們於水火之中。

這些是我能做到的,我盡力而為之,我和安仁賢漫步在沙灘上,吹著海風,聽著海浪的聲音。

"宋允藝,謝謝你。"安仁賢緩緩地開口道。

"是我喜歡這個地方。"我邊走邊低頭踢著腳下的沙子。

"宋允藝。"

"嗯?"

我停下腳步,向安仁賢那看去,隨著他的目光,一同面向大海的方向。

懸掛的金紅日漸漸地沉入在一片蔚藍之下,夕陽的餘暉緋紅了天際,我從未在記憶中有如此美的景色。

應該說,我所見過的所有風景,都比不上此時此刻,站在這裡所體會的。

是光傾落在他的側顏,讓我也跟著沉醉。

"這給你。"

他攤開的掌心上,是一個很小卻很細緻的貝殼。

"你聽過一個唯美的傳說嗎?"

"聽說貝殼是大海的心臟,少了它的海洋就會乾涸。"他說。

"安仁賢,那你...會是那片大海嗎?"

直到所有紅光消逝換上了肅色的夜,他還是沒有回答我的問題,只是安靜地肩並肩,凝望著那一片廣闊無垠。

上一篇回作家的PO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