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如果櫻花盛開》
HOT 閃亮星─樂櫻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消滅OO?

以下節錄自【夢魘後的愛:只想住在哈德遜灣】

「艾綸,你…你愛我嗎?」沙織深情款款看著我,左手輕撫我的臉頰,手心溫暖觸感透過今日第六度燥熱緩緩流入黑暗內心,點燃埋在貧瘠荒土中的火種。

以神道教來說,左手象徵「慈悲之手」,我可感受到溫柔的慈悲源源不絕灌入心中。

不對,沙織是在對我施咒嗎?我得趕緊打出「獨鈷印」口誦「金剛薩埵心咒」來保持身心穩定,不為所動才行。

沙織擊掌大笑:「你根本不須使用催眠或陰陽術,漂亮女人三言兩語就可以讓你賣命,對方太高估你了,還讓服部奈緒本人親自出馬。」她笑個不停,讓我又氣又無可奈何。沙織或許不知道自己具有很特別的強大魅力。

「好好…不開玩笑。剛剛不就是最好的示範?也許你現在對我沒感覺,可是之後或許會對我萌生愛意而深深愛上我,這不就是從無到有嗎?不過…愛絕對不是去奪取更不是施予,是發覺時便已存在的東西。」沙織故意湊近我的耳畔輕聲呢喃:「還是你已經愛上我?」

我輕輕將沙織推開一個身子的距離,她繼續說道:「既然愛能從無到有,為什麼不能從有到無,甚至將之徹底消滅?」她說得一點都沒錯,也許後者才是這個社會的常態:愛情太短,遺忘太長。詩人聶魯達曾這麼說。

「你下午已經體會過『時間』的威力,可是你曾想過什麼是『時間』嗎?」沙織再度施展一個令我動彈不得的咒術。

萬分後悔以前沒能好好閱讀霍金博士的《時間簡史》,我暗自懊惱。那時大學好友還跟我開了玩笑,我曾問他說:「欸,你有《時間簡史》嗎?」

他竟然回答:「我有時間啊,但是我為什麼要去『撿屎』?」

恰好路過身旁聽見我們對話的女同學不禁笑了出來,當下好是尷尬。

「每個人都擁有時間,但時間究竟是什麼?」

「越是神秘的事物,陰陽師的語言能力便越能發揮。」沙織補了一句。

時間同樣是這個社會秩序下的產物。

精確來說,是「標準化時間」形成一種最基本也最強大的秩序。標準化時間看不到也不存在,卻對我們的生活產生無比巨大的影響。

「時間看不見、摸不著、聽不到、聞不出,卻可以感受得到,這和愛相當類似。」我點頭贊同沙織的說法,記得有個微生物學家還說:「不存在比存在更難證明。」

「最近還有物理學家發表研究報告,辯證時間有結束的那一刻。真是嚇到我了。時間有開始,就有結束─有生便有死。顛覆量子物理學與相對論的基設。」沙織指向自己左手腕處,可是她並沒有佩戴手錶。

我十分好奇陰陽師是否都得這麼博學多聞?  

我深深覺得手錶是束縛人類自由的象徵,它時時刻刻提醒我們受到標準化時間的制約,生命正無情地一秒一秒流逝,即使戴上百萬名錶,也只不過是另一種金錢奴隸的象徵,沒什麼值得炫耀,真正昂貴的是人們對時間本身所體認的深度。

「人們追尋時間的真正意義與終點,和愛情有極高的相似性。愛的開始總是悄然而至,人們感受其存在的狀態並不太長;可是一旦愛消失或離去,體悟到的失落感卻很強大,久久不能自已,有時還會威脅到自己的生命。」沙織凝視空中的一點,彷彿想起昔日逝去的悲痛戀情。

人類自古以來就不斷探討愛是什麼?亞里斯多德對愛進行分類與類型化研究,中世紀文藝復興時期的薄伽丘寫出了精采的《愛情十三問》去辯證愛情帶給人類的深刻感受與如何做出抉擇,他甚至說:「愛情的力量大於一切。它非但能摧毀友誼,而且能打破神聖的倫理法則。」

愛情只是愛的一個面向,卻能激發出人類社會太多太多漣漪,深深影響各個層面,也會牽扯其他面向的愛,甚至是其他愛的基礎,假如沒有愛情,哪來的親情或傳統思維的傳宗接代?因此要形塑新的秩序就要從根本著手─控制愛情,甚至去消滅愛情!

統御新的秩序後,在多米諾效應下,有很高的機率得以「間接」引發大規模戰爭,把整個世界都扯入其中,不單單是地區型的軍事武裝衝突而已。這才是最可怕的地方:一個沒有愛又戰亂不斷的新社會體系。

上一篇回作家的PO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