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華文創作大賞 x Readmoo 得獎作品展 同步起跑
HOT 閃亮星─珞芋薇耽美稿件大募集

臨江仙

是夜,月光溫柔,一杯黃湯入肚,頭已暈,目已眩,怔怔地望著佈著零星的夜空。

在東坡上,晃著腦袋,似乎已經醒了,又拿起一杯酒,一杯又一杯,唔……好像又醉了。

醒了又喝,喝了又醉,醉了又醒……

一次又一次,樂呵呵的頓著腦袋瓜兒,啊……又睡著了。

悠悠夢醒,宿醉總使人頭痛,扶著額角,搖搖晃晃的踏著歸途。

恍然間,夜色似乎已達三更。

扣扣。

……

拉了兩下門環,平日總快速過來應門的小門童,此時卻久久不見動靜。

側耳一聽,雷鳴般的鼻息轟轟的響著……

混蛋小鬼頭,睡死了吧?

背倚著門,猛然滑坐在地。愣了幾秒鐘,搖搖晃晃的撐著手杖爬了起來。

啊啊……這江水滾滾的流著,撞擊著石頭,清脆的聲響,在這樣的寂夜中,更顯清晰如斯。

我胡思亂想著。

一屁股坐在了門前的大石頭上,目光又落到了那溫柔的夜上。

飲酒甚樂、混亂交織的思緒及高昂的情緒漸漸沉澱了下來。

總是怨著恨著,這軀體不屬於自己,到底何時才能忘卻,那汲汲營營追求著功名利祿的心。

回首此生,我究竟在追逐著什麼,溫柔的風也撫不平那坑坑疤疤的心。

夜深,風靜。

江面如此平靜,沒有一絲波紋。何不駕起一葉扁舟,

銷聲,匿跡,在這廣大的江海,什麼都不想,什麼都不做,就這樣度過餘生呢。

看著江,看著夜,明明不是水天一色,卻越發地分不清、看不清那模糊的界線。

不只是那界線模糊,這世界似乎都模糊了。

嘴角輕輕勾起,卻意外觸到了一絲苦鹹,眼前的世界似乎清晰了幾分……但誰在乎呢?

……

碰!

疼!

門童揉了揉狠狠撞在門上的後腦勺,哎呦喂。

天已濛濛亮,到底是什麼時候睡著的呀?

晃了晃腦袋,暈呼呼的,好像忘了什麼……?

用力推開沉重的大門,一個熟悉的背影映入眼簾。

……咦?

睡眼惺忪的雙眼猛然放大,門童已經一滴冷汗流下,腦子來不及思考,身體就先行動了。

他已衝到那背影旁,雙膝及地,額頭也觸地,大聲道:

「老爺對不起奴才不小心睡著了讓您在門外待了一夜對不起!」

「……」

糟糕老爺是不是氣到說不出話了。

……

門童姿勢維持的發酸,

忍不住大著膽稍稍抬頭一瞄。

咦?

老爺的背影依然是那樣,45度角朝著斜上方,似乎連一絲絲都沒變。

夫人的腳步聲靠近,那溫婉的聲音在耳邊響起:「一大清早這是怎麼了?」

看著門童跪在地上,夫君一動也不動,夫人疑惑的走向前。

呼呼……

東坡呼呼大睡,身體還癡癡地望著那已下山的月,對周遭的一切,渾然不覺。

-------

由蘇軾的<臨江仙>改編而成。

讀這首詩時,還曾聽說過一個有趣的小故事,據說當初蘇試被貶至黃州時,寫下的這一首詩,其中的「小舟從此逝,江海寄餘生」一句竟讓當地的官員誤以為他要畏罪潛逃,嚇得那官員親自到蘇軾的住所去看看,結果蘇軾正在呼呼大睡,才知是誤會一場。

東坡的境遇令人心酸,東坡的豁達令人敬佩,謹以此文紀念之。

上一篇回作家的PO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