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7停機公告
HOT 閃亮星─花奈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你是落日餘暉裡的陳跡

「我幫你吧!」你看,他又笑了。他笑時連冬日暖陽都為之黯淡,要我該如何是好?距離我第一次決定要放棄他,又過了整整兩百二十五天。如同貪婪的獸滿足於吸吮著一絲絲甜膩的蜂蜜,而甘願被千萬隻蜜蜂螫咬。終究不忍心放棄那些隻字片語中如糖絲般晶瑩細碎的甜,而又回望。早已經忘記上回為什麼下定決心遠離他,只隱約記得跟自己打賭過:如果再跟他說一句話,我就是小狗。好吧,賭約萬一真的成真的話,你可能會看到一片汪汪汪,因為我依舊沒忍住。

「下雨了…」我在一陣短暫的寧靜後脫口而出。

他撇過頭,先是些許的詫異,而後慢慢融化成溫軟微笑,奶糖顏色的雙眸瀅瀅,映著這場冬季陽光普照下莫名的漫天雨絲。

淪陷是一個循序漸進的過程,亦或是一個突然爆發的點,我無從得知。我早就分不出來我是一點一滴的喜歡上他,還是在某一個時刻猛然墜入。但,或許愛是有諭示的,我們的相遇並非偶然。

很多時候,陷入感情的人會創造出一坑又一坑的幻想,把自己深深埋葬進去。像是拉扯著細線一般地維持這段關係,如履薄冰、步步為營,然而當你沿著破碎的點滴回溯,只會發現另一頭系著的從來都是空無一人的心尖,而你卻甘願承受兩個人重量,失足。單戀是無法突破的隘口,暗戀是不會破繭的蝶,苦戀是難以發芽的種子,故事的始末從來都只深埋在我的心底。

我是多麼不願意一個人站在世界的盡頭,回憶兩個人的過去。但是,如果連我都不願意相信,那也就沒有人會再翻開扉頁,去細數我們的曾經,重讀一句一句密密麻麻的我的註解。

第一次相遇,是在陽光燦爛的八月正午,熱風烘著我的髮絲,周圍一切都顯得如此爛漫。他站在我對面,衣角輕輕飄動。在一見鍾情的8.2秒內,我心無波瀾,只開口問:「等一下面試有三分鐘,你盡量回答問題就好。」

校聯會舉辦招募成員的活動,身為行政長,我負責站在門口掌控面試進度。早知道我會在之後的幾百天裡日日後悔,當初就應該要閉著眼睛跟他說話。要知道,會後悔遇見一個人,那要承受過多大的絕望,如果時間可以倒轉,我只希望不曾相遇,這樣他人生是否前程似錦,愛情的花開花落,我都可以看不見,也都與我無關,不是假裝無視的辛酸,是真的能像行人般冷冷地望著。

盡完告知義務,我帶著他走進會議室,隨即坐在一旁監督面試狀況。正當我百般無聊地拿起紀錄表與黑筆打算亂塗鴉時,不巧筆蓋卻突然地滑落出去。又正巧八月毒辣的陽光在那一剎那打破蒼穹,從窗口重重傾瀉下來,流光溢彩。筆蓋被一支節骨分明的手輕輕拾起,我抬眼,正巧對上他乘載著過多浮光的雙眸瀲灩,就此淪陷。

我不是沒有見過陽光,而是難以置信於他眼中含有的光芒萬丈,竟與日月同輝。太陽彷彿偏愛他淺琉璃色的眼睛,它們將午間最後一道日光反射,照進我的心底,這或許是第二眼鍾情。

「學姊…」

-----------------------------------------(❁´◡`❁)-----------------------------------------這是我的心情小記,本來想寫成一本的

但是目前沒有時間做封面QQ....  

回作家的PO

回應(1)

內容若有真材實料
就別怕有封面與否。

螞蟻別再來了,
這片天地我要!
2021-08-14 12:15 透過電腦版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