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小說家教你賣出好故事,募資成功準備開課!
HOT 閃亮星─何守琦耽美稿件大募集

關於一到三的寫後談

      有鑑於這一到九系列太長太多,但這一兩年寫完後其實還有很多想法,所以就簡單寫一些當下我個人在寫作的時候的想法還有歷程,希望不要爆字數,阿米應該會瘋掉,是笑爛的那種。

      他在編輯的時候看到我分章節的字數還跟我打賭,殊不知能超越我的還是只有我,一章節爆到最多字目前是九千字(若有超過一萬我們都不意外),導致他上傳文章笑到爛掉,為了平衡每章字數他只好自己拆上中下(可能再中、再再中這類的以後也有可能會出現)。

      其中比較主要的原因是後來我習慣用手機打文章,沒有word頁面我沒辦法像以前一樣看頁面判斷一章節爆到多少字(溫馨提醒;兩千字大概是兩頁面再多一點左右),所以之後看到拆章節的話,不用意外我都是用手機打的。

      嗯,腕隧道症候群離我不遠了。

      進入正題吧,雖然我其實是想多講自己對於寫完這些文章的想法,有幾篇的故事(尤其是一到四),都是我生活中糟糕的事情,我無處可以發洩,文筆也不夠成熟,但還好那時候遇到了有能肯定自己的人,也算是一種小確幸。

      我應該不太會細談到太多故事內容,以前寫的後記說了很多關於角色的細節,但其實後來想想,對我來說比較重要的是:為什麼會出現這樣的故事,說實在的我是個非常自私的人。

      因為那個當下很痛苦、很懦弱,而我能做的就是把我做不到的、沒能做到的事,讓我寫出來的角色可以做到,來舒緩我的一切不舒服的感覺。

      我應該是比較適合寫散文的,但大概會被笑字數太多,人生真難啊。

      已盡告知義務,之後文章我都會用我現在的方式做感想。

數字一:一之瀨夏奈【黑籃】

      明知不可為卻為之,還有能不能夠善終這件事我倒挺常提起的,尤其在舊琴裡面,很多人看了說了喘不過氣來,大概是因為過程跟開頭都太沉重了。

      之前有讀者留言發現是我以前的文章,現在回想起來當時候我還是個高三生考完學測,也差不多是十年前的事情。

      當時候發生了很多很無理取鬧跟荒謬的事,更甚至是無法原諒對方的傷害,在極度痛苦的狀況下,我只能把一切寫出來。

      然而在我寫下舊琴文案的那一天,那畫面是原封不動的發生在我身上,我回到家第一件事就是打開電腦,把那天發生的事情打出來,然後抱頭痛哭一場,不曉得自己應該怎麼做。

      被自己深愛的人,又是前男友,不清不楚的曖昧對待,是很殘忍的一件事。

      然而最殘忍的事,自己卻無法放手,因為明白自己還是很喜歡他。

      更甚至希望當下短暫的溫柔、短暫的牽手、短暫的笑容,可以停留在那一刻。

      但事實是殘酷的,我沒有一個像黃瀨涼太一樣好的前男友,哈哈哈哈。

      所以我竭盡所能的在故事裡頭折磨夏奈跟黃瀨,導致第一版我還沒潤飾過的一些細節,會讓人覺得:「這兩傢伙在糾結什麼?」,這也是很多人不喜歡舊琴的原因之一。

      但我不得不說,在喜歡的人面前,害怕自己跟對方都是理所當然的,而黃瀨涼太在還沒被我潤飾之前,那種義無反顧的對夏奈好,其實是在投射我所希望的那個人。

      所以那時我的文章常常拖更,一部分是到後來事實跟故事是相反的,我失去了愛人的能力,那種無法言說的好背後的深層理由是什麼?或許連我自己都迷糊了,才導致我更新很慢。

      說實在的,真正開始角色塑造是在後期才開始彌補起來這一塊,所以到了今年才開始回頭潤飾一整個故事的架構,把夏奈跟黃瀨的內心想法跟關係寫的更明確一些,因為已經不用投射當年我的痛苦了。

      那時候故事到了後期,發生了一些糾紛跟狗血劇(就是我開頭寫的那個前男友),我才徹底劃分開來自己的情感投射,還有還給夏奈跟黃瀨自己的人生。

      愛人跟被愛很不容易,尤其在信任一次次的被踐踏亙相傷害之下,兩個人還能走在一起是很不容易的。

      而光是愛不足以支撐兩個人的情感,若沒有信任跟一起渡過難關,在現實面而言,其實分開是常見的事,就算在一起很久也一樣。

      以前的話我可能說不清舊琴這篇文章要表達的是什麼,我以為是要夏奈學著愛自己跟接納傷痛,但我後來發現並不是,其實最重要的是,

      信任。

      故事裡頭出現多次信任瓦解後的傷害,記憶有些模糊,依稀記得那段時間我自殺未遂了兩次,憂鬱症跟躁鬱症固然是原因之一,但那個時候我經歷了很多糟糕的事,沒有一件事是可以讓我信任的,所以我選擇關閉了心,用當時我前男友告訴我說:因為他曾經被人傷害過,所以他也要用這樣的方式去傷害別人。

      不巧,我就是那個倒霉蛋。

      所以我也很混蛋的做了一樣的事,比他更過分的一次玩著三四個男人,搞曖昧不給名分,假裝給了溫柔卻笑著敷衍對方對自己的好,無視那些人向我所求的愛。

      但後來黃瀨涼太的名言算是救了我一命(還有那些被我騙的倒霉蛋),那句話就是:

      「誠實的面對自己。」

      所以我開始正視自己幹了什麼事,我變成了我也討厭的那種人,厭惡放縱的自己,卻不敢低頭認錯,就像夏奈跟黃瀨一樣,到很後來才開始認錯,承認自己不夠誠實,因為害怕因為傷害過對方跟自己,所以不敢認錯。

      因為太害怕受傷,也害怕自己愛的人不會接納自己的道歉,也不能獲得自己跟對方的原諒。

      可其實只是懦弱而已,面對感情太笨拙,只能一直騙自己還有騙對方。

      但到後來才發現,其實那些懦弱根本無關緊要,最痛苦的其實是自己明知道有錯,卻逃避的不敢誠實面對跟認錯,一昧的覺得自己糟糕透了,別人肯定無法接受。

      不過那又如何?自己不接受自己一團糟的樣子,對自己不誠實,那才是真正徹底在否定自己這個人。

      所以故事的主軸,夏奈先站了起來,跌跌撞撞的也差點又重蹈覆轍的自殺,但她後來終於鼓起勇氣真正承認自己不好,不是再自暴自棄,也感謝黃瀨涼太一直陪著她走過來,也心疼他,為了他也為了自己,所以她開始接受了那個爛得一塌糊塗的自己。

      我很討厭所謂的愛自己,這陳腔濫調很容易讓人誤解,真正要愛自己的前提是要包容接納所有的自己,因為那些很爛很糟糕的自己的事一個人的全部,只有自己先認清楚,接納了自己過去的一切,才可以繼續往前走。

      無論是否善終,但起碼、真的,最起碼對自己終於誠實了。

      所以後面故事的內容,夏奈轉折的心態,她也察覺到黃瀨他自己誠實面對自己的這件事,但她發覺得晚,所以才會希望他可以等等她,因為她終於也面對了問題,也想試著對自己的一切誠實。

      而中間有些拖戲或者大家覺得自創角太多的地方,都是我在安排這一路上夏奈需要碰到跟醒悟自己的人,犯了同人自創角太多的大忌我並不在乎,因為沒有那些角色,夏奈跟黃瀨就不會發現這些事。

      其中最重要的是保生要,因為他是整篇故事裡從頭到尾對自己跟一切最誠實的人,也是驅使夏奈正視自己跟黃瀨之間關係中,最關鍵的一個人物。

      故事是故事,身為筆者我當然要讓他們善終,這才是寫故事最讓人開心的地方。

      啊不過我文章最後有些說獻給那個深愛過的人,可以告訴大家好消息是他也誠實的面對自己,而我也誠實的面對過往的一切,我跟他沒有後續,但他很認真的跟我道了歉,堂堂一個男子漢在電話裡面哭著說多年來做了哪些事情,其實一直想跟我說聲對不起,我也覺得以前我們還小都沒辦法承受跟誠實面對一切,我接受了他的道歉,也謝謝他給了我一個多年來的心結終於解開。

      他是傷害了我,但他也只是很笨拙的不敢開口認錯,覺得對不起我很多年卻不敢道歉,所以當我知道他其實一直有把這件事放在心上,並且良心不安了很多年,我就釋懷了(原來不是只有我痛苦哈哈)。

      因為真的曾經愛過,我們真的曾經都很珍惜彼此也愛過對方,所以才會珍惜才會認錯,沒愛過沒珍惜對方的話,根本不可能會記著這件事這麼久。

      我很慶幸我寫完舊琴,這是我第一篇長篇故事,也很珍惜這些成長歷程,無論故事裡故事外是否善終,最後我們也都成長了。

      我感謝這一切,真的,寫完這些我應該就不會覺得這篇故事是我的黑歷史哈哈哈。

      因為都成長了啊,大家都是。

數字二:二階堂響【Free】

      剛開始寫的時候是Free出了以後一段時間才寫的,我很喜歡阿響,大概是因為我以前生活中對外的個性是跟阿響最接近的,但她的個性還比我有種一點,更剛強一點,我投射的情感也是希望自己可以像她一樣勇敢。

      而同樣的,她內心深處藏著的傷痛,不願讓人觸碰,更甚至是竭盡所能的假裝沒事,這是我自己也在日常生活中最常遇到別人對我的評價。

      永遠不說自己的事,讓所有人都只看到開朗無懼的一面。

      我很感謝有個凜凜,讓阿響可以獲得那樣的溫柔,會選凜當主角也是因為看中他的個性(當然外貌也很重要哈哈),我覺得他是所有角色中個性最溫柔堅強的一個人,一開始看會覺得他像貓一樣很難馴服,但他才是最善解人意的人,而且最直率的一個人。

      阿響更是明白這點,她一直開玩笑的對待凜,也是很害怕他這樣溫柔的人會踩到她藏起來的痛處,所以後期開始明顯的在逃避凜對她的溫柔,因為她明白凜的個性,覺得自己選擇藏起自己的心就是不想被戳破,可凜一定看得明白,所以才會越發是玩笑又輕浮的騷擾他。

      可因為故事開頭其實就表明了阿響逃避了一切才來到岩鳶,也遇到了岩鳶的那些人,暫時忘記自己逃避現實的事,跟以前一樣開開心心的跟大家一起玩,可天不從人願,誰叫她愛好美色招惹了凜,她一開始大概沒料到凜這麼細心又溫柔,被發現後才會又開始逃。

      其中爆發點最嚴重的地方就是,阿響什麼都不怕,因為大家都這麼認為,所以她要繼續這樣活下去,因為改變這件事太痛苦了,不改變也不是不能活下去,但大概只會累積越來越多的深層黑暗。

      「難道我就不能有害怕的東西嗎?」

      這大概是阿響最想說的話,我之所以喜歡阿響,有部分是因為她有我沒有的乾脆利落,但有相同的是:因為我們都不會哭,也不會說出來,所以大家都認為我不脆弱,無所畏懼。

      我以前有多次遇到人際關係的問題,常常處於弱勢的原因是因為我不會哭,也不會表現出難過或者弱處給別人看,所以很多人理所當然的就認為是我的錯,因為會哭的會抱怨的那方看起來很可憐,而不哭不鬧的人沒有受傷,所以不用在乎我的感受。

      阿響也是,因為不會哭不會表達,更正確來說是不想表達自己的脆弱給別人看,所以周遭的人看不清楚她到底在想什麼,但其實有時候最受傷的就是被人認為這人什麼都不怕,不會受傷,所以更加理所當然的認為:她不該這樣,這不像她會做的事。

      慶幸的是,阿響是在逃避期間遇到了凜,那已經算她最脆弱的時候,被凜的細心發現其實她很受傷,也鼓勵她受傷跟害怕沒有關係,不用假裝,但這要讓一直習慣面對所有事情都是這樣表達情緒的人,是件很痛苦跟難以接受的事。

      阿響已經在無形中覺得自己不該這樣,她其實也在附和別人對她的期待,但她也很矛盾的希望大家可以明白她其實沒有那麼堅強,可若她表現出來了,也沒有人會保護她,只會同情她。

      她需要的不是同情或理解,真正理解一個人是不可能的事,她需要的是有一個人告訴她:「沒有關係,妳可以脆弱。」,讓她也接受自己可以脆弱的這件事。

      凜發現了,也做到了告訴她沒關係,大概也是因為認識她的時間短又即時細心地發現,才可以讓響放下戒心,因為凜不是以前相處的那些人,不會斷然的認為她就應該是怎樣的個性,也鼓勵她說出來沒有關係。

      而且也告訴她,他會保護她,所以脆弱一點依賴別人,凜可以接受,因為他就是那樣溫柔的人。

      中間過程掙扎了一小下,阿響沒辦法容易的放下以前的習慣,也知道凜一直在往她的內心深處踩,她其實是害怕的,直到被拖入泳池後才真正認知到,她害怕沒有關係,有個人會陪她,她的害怕跟脆弱不丟臉,而且有人在乎她的感受,因為這一切才是完整的她。

      凜先一步的理解了響完整的一面,但響花了一段時間才消化自己可以害怕跟脆弱,一開始會抗拒跟拒絕,但她其實一開始已經無意間透了自己現在的狀態很脆弱,等於是瞞也瞞不住,還好是遇到凜凜啊,感謝原作給了一個這樣的小天使。

      至於岩鳶的那些高中生,他們大概也知道阿響有問題,但就如同我一開始所講的,她刻意隱瞞跟表現出來的樣子,一般人其實不太會刻意去戳別人不想說的事情,所以也就陪著她開心的玩,不得不說響也很幸運的在這段逃避期間內,很放鬆的遇到一群可以跟她玩得很開心朋友,阿響心裡其實是很高興的,因為他們也一樣很溫柔的不會硬要她勉強自己表現情緒,反而是拉著她一起玩。

      關於二階堂響的故事大概就到這裡,目前有番外在寫但還沒寫完,所以大家還是繼續等著我持續日更當中看可不可以寫完吧哈哈。

數字三:三千院靜【黑籃】

      我稍微看過很多寫青峰自創的同人文,不其然的都遇到很多問題是關於桃井的處理方式,啊不過我其實都沒看完啦,畢竟人家是官配,要怎麼拆散都有點困難,人家還是青梅竹馬,回頭看看夏奈跟黃瀨這種青梅竹馬的設定,說要怎麼拆我還真的不知道。

      但我還是寫了出來,原因的話有看完整個故事的人,看到我最後結尾打的一段話大概也猜到了,沒錯,因為狗血戲碼就是在我身上上演。

      然而故事內容跟我經歷的其實是類似而不盡相同,而相同的地方在於一開始靜說了沒有要交男朋友這件事,是真實發生的。

      當初我遇到的狀況是,雙方根本都沒辦法再繼續下一段感情,兩個人都非常害怕在一起這件事。

      因為不曉得兩個人對對方是否真的喜歡,各自身後都帶著不同的血淚在路上磕磕碰碰,兩個人都看似瀟灑但其實都只是在裝。

      我們沒有勇氣去愛人,也沒有勇氣去被愛,因為他心裡藏著另一個人,而我害怕遊蕩了太久,停駐在誰身邊都覺得沒有安全感。

      尤其知道對方還有另一個在意的人,於是就假裝什麼都不知道,只是貪戀著彼此體溫的接觸。

      而後續的故事跟文章裡面其實是一樣的,不一樣的地方是對方要我捨棄一切跟他在一起,只要在一起了問題就會解決,他不會再回頭看藏著心裡的那個人,大半夜從桃園開車到台北,就為了怕我捨棄他跟別人在一起。

      可現實是殘酷的,最後我才是那個被拋棄的人,悲慘的被當成他跟他那個放不下的人之間的犧牲品,可笑的變成了所謂的第三者,而我從頭到尾都是被瞞在谷底的,連什麼時候介入別人感情我都不曉得。

      當下就如同靜在被推開後所說的,青峰如果要找她,是有辦法找到的,一句解釋也行,道歉也可以,但青峰卻什麼也沒做的放棄尋找靜。

      是的,各位,你們可以開始罵他渣男了。

      在當時,我的故事就這樣結束了,所以我寫了一個得到了答案,得到了一個解答,得到了說過彼此其實都喜歡過對方,但卻沒辦法做選擇的膽怯,最後彼此道別放下過去的一個結尾。

      而在故事寫完的多年後,我在一場聚會中遇到了一個跟他很相似的人,那長相讓我回到家之後完全無法呼吸的想起以前被犧牲的事,憤而打開封鎖他的訊息,打了一連串的抱怨,怨他當初犧牲我卻連句道歉都沒有,怨他那個當時所謂的女朋友,後續散播我是第三者的流言,然而一切的一切,都只是來自那個人的懦弱,他沒有辦法選擇哪一方,所以衡量之後選擇犧牲了我。

      後來我們說了很久的電話,我們彼此承認當時是喜歡對方的,但沒有人要說,也沒人敢承認,因為在所有人跟彼此眼中,我們都不是會為對方停留下的那片草原。

      我跟他一樣懦弱,文章裡青峰所說的:「我不知道該不該聯絡妳。」是原封不動的出現在我跟他日後的對話,我那時候還覺得我真的是算命的,當然我也一樣罵他沒有用(雖然我也沒好到哪裡去),而後我也得到了遲來的道歉,第三者的散播來自於那時候他那所謂的女朋友,實則根本不是女朋友,只是為了驅散他身邊所有有威脅的女性,尤其他對待我的方式是最為不同,又看見他曾要求我要跟他在一起,警鈴大響就直接污衊欺騙我說我是第三者,可那女孩因為在他心裡位置真的太重了,他沒能阻止她這樣傷害我。

      我那時候也猜到幾成,可我認為如果被她這樣罵可以讓那男孩好過些,那是我最後一件可以為他做的事。

      好險桃井是個好女孩啊,不然現實生活中根本沒有這種好事會出現,女人的嫉妒心很可怕的。

      當時我們會沒有名份卻還一直待在一起,是因為我們閉口不談彼此的事,卻也是用最讓對方感受到與他人相處不同的輕鬆。

      當時他也問了跟青峰一樣的話:如果當初在一起了?會不會不一樣,我會不會留下來?

      然而沒有當初了,就算有也是一樣的,因為當下所有的情況都糟透了,不管是我跟他,根本都沒有辦法為誰停留。

      還好我寫的故事是好的,彼此幸福,他也終於擺脫以前的惡夢,我也找到了可以安穩停留的草原,祝福了彼此也牽起自己信任的那雙手,就算不是對方,也能笑著往前走了。

      各自安好,即是善終。

      好啦,說到這裡就差不多了,後續的寫後談有沒有這麼有趣就不知道了,畢竟這三篇是最接近我當時候生活的一些故事,也是第一次說起為什麼那些故事都這麼沈重或者藏著很多故事,導致我直接獲得一個「負能量爆痛系寫手」的稱號,畢竟就是一堆血淚的故事啊哈哈哈,

      但也不是每篇故事都跟我的生活有關,我人生不是真的一直那麼悲慘啦,所以後續的文章寫後談,應該會比較細談一些人物的內心跟故事細節。

      大概就是這樣,就等到數字六發完再寫寫後談吧。

2021.08.11       19:01       By葵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