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沾零《當你走入我的故事》
HOT 閃亮星─沾零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在血櫻樹下親吻妳的淚──後記

      繼「北極熊的他」之後,終於又有機會寫後記,其實在寫到40章左右,就已經在想後記的內容。雖然也有一部分是因為想要趕快寫完,好回去「食字蟲」的世界。另一方面是夜晚在散步時有感而發,覺得能與溫奈和夏朦相處的時光所剩無幾,想要抒發一下惆悵的心情。

      可惜當時沒有立刻記錄下來,想的內容已經差不多全數忘光,就照著已經看過正文兩遍,又寫完兩篇番外、已經不再激動的心情來寫後記。

      這篇故事的靈感來源是來自今年3月29日所看到櫻花樹,那時是日本櫻花滿開的時期,雖然因為疫情關係,沒辦法鋪野餐墊在樹下賞櫻,不過還是看了許多品種的櫻花。

      「血櫻」本尊其實並不大,依照劇情關係不止改了品種,也改了顏色。最讓我印象深刻的是深淺不一的粉色,仔細一看,淺粉花瓣也不是純粹的淺粉,而是有細細的深色線條。大概是因為以嫁接的方法種植,所以才會有混色的櫻花。那時的震驚與感動,創造出「血櫻」這個詞,還有溫奈和夏朦這兩個角色。

      而血櫻的血字讓我不禁想到櫻花樹下埋著屍體(來自於梶井基次郎的短篇)這句話,所以她們的故事註定與「血」和「屍體」有關,還有令人感到心疼的哀傷際遇。

      當時的架構和劇情走向都沒有很明確,我只在筆記本記下了兩人的個性、外表,會發生的第一起事件,剩下的,就只有溫奈對夏朦的情感告白。

      那天,我將那顆櫻花樹的照片上傳到IG,並寫下:「飛舞的花瓣帶來靈感,她與她的故事,什麼時候要開始呢。」

      那時正在寫「食字蟲」,以前一陣子中途分心去寫「Smile   gacha」的經驗發現到,自己沒辦法一心多用。還好「Smile   gacha」是短篇,以最快的速度三天完成,好讓自己趕快回到蟲蟲,以免自己離開角色太久,會忘了感覺。所以雖然有了「血櫻」的新靈感,必定也只能等手上的長篇完成後才能開始寫。

      就這樣,「血櫻」暫時沉睡於我的筆記本裡,到了華賞期間,也繼續乖乖寫著蟲蟲,想說今年就不要參加好了。但沒想到,七月多時遇到瓶頸,開始對自己的文字陷入懷疑,加上要兼顧課業,決定暫時停更,好好休息兩個禮拜。不過因為自己離不開小說的關係,所謂的休息不是停筆,而是暫時不校稿、不上傳,那段時間還是有持續在寫。

      平常寫小說都習慣用電腦打字,比較快也寫得比較順,某天卻突發奇想,想用手機寫寫看。會開始寫連大綱都沒有的「血櫻」完全是因為想轉換心情(加上有點嚮往「Smile   gacha」時的糖分),寫純奇幻也寫了四個月,用戀愛成分刺激一下大腦(不過兩者的甜相差甚遠啊......)。

      關於兩人的名字,溫奈的姓氏取用溫柔的溫,最初原本取名為「耐守」,意思為耐心守護(候),後來覺得太過陽剛,最後決定就單名一個字「奈」,同音不同字。不僅比較像女生的名字,也代表暗戀的無奈和對於夏朦的寵溺(讓她可以叫奈奈)。

      夏朦的名字不曾改過,很快就定案。因為夏朦整個人就如朦朧的月亮,所以單名「朦」(也因為夏朦的名字只有兩個字,溫奈的名字乾脆也用兩個字)。姓氏則代表夏天帶來的開朗陽光感,是與夏朦本人的個性相反,作為無法選擇血緣(可以改名,但姓氏會跟著自己一輩子)、無力的諷刺。

      前三天左右,都只是用很零碎的時間在寫,主要都還是在寫蟲蟲。寫到後來除了被溫奈和夏朦深深吸引外,還因為被忠實讀者激勵,那才是決定要認真寫、拿去參賽的契機。那時她雖然還沒開書,但每天都很努力的在寫,看著這麼努力的她,不禁也想體會一起向前,為同一個目標──完結而奮鬥的感覺,所以才那麼臨時決定要參賽。

      不過雖然已經非常熟悉「食字蟲」裡的角色和整體故事架構,但還是不希望離開太久。最初試著想要每天同時進行,當「血櫻」寫到一半時,發現已經帶入太深的情感,只好先暫時放下蟲蟲,專心衝刺「血櫻」。

      「血櫻」其實我沒有像以前一樣,很認真的畫樹狀圖,去思考要在哪裡埋伏筆,中間會遇到什麼轉折,就連夏朦的家人也是邊寫邊想出來的。

      最主要原因大概還是那時剛好渡過瓶頸,讓我可以不再懷疑自己的文字,自由地書寫。第二個原因是因為在奈奈和朦朦身上投入很多情感,像被她們呼喚似的,深深被吸引。所以會進一步去了解她們,各自有著什麼樣的個性、背景,是個什麼樣的人,兩人對彼此的情感又是如何。

      越是了解,所有朦朧的架構都變得清晰,文字所及之處畫面不斷擴展、劇情持續向前延伸。所有可稱作伏筆的小細節,全都是奈奈和朦朦本人所見到的一切、說過的話、做的動作,夢境或是過往的回憶,只要心不離開她們,就能好好將伏筆在之後一一交代清楚。我唯一做的功課,就只有去找適合的花語而已。

      所以基本上沒有遇到太大的卡關,很順的寫到最後。最讓我感到困擾的一點只有時間不太夠用,常常寫到一半要趕去上課,上完課再繼續接著寫。假日也都是帶著電腦去麥當勞,坐在有插座的位置邊補充咖啡因邊寫作。(自己是屬於在外面比較容易專注的類型,所以傾向在學校或是咖啡廳寫。)

      最後寫結尾時,更是因為不想讓情緒在中途被打斷,寫了一整晚到凌晨四點終於撐不住才去睡覺。睡醒後繼續寫,中午出去上課到下午五點多到家,又寫到七點多才完成。很瘋,很累,但也很有成就感。因為我知道,若不用那股衝勁衝到最後,一定沒辦法給她們一個最好的結局。

      3月29日的靈感,在7月7日從筆記本內喚醒,並且在7月29日晚上,完成奈奈和朦朦的故事。最初我就跟她們保證過,一定會好好寫出她們的故事。雖然隔了一段時間,我還是兌現了自己的承諾,完成心裡其中一個待辦事項。

      如果有看「血櫻」的簡介,就會發現我在注意事項裡標示了劇毒,還有在標籤寫了很多個虐。「血櫻」是個哀傷的故事,也是第一個讓我邊寫邊哭,校稿時還會哭的故事。

      在寫作時,我偶爾會問自己,明明這麼愛奈奈和朦朦,為什麼還要讓命運女神捉弄那兩人。不過有時,靈感不是自己能掌控的,故事的走向也會在當人物活起來時,脫離自己的雙手,用各自的意識往屬於她們的結局奔去。

      很多時候,作者反而沒辦法用客觀的角度去規劃、去分析,因為太習慣角色的視角,尤其當角色的感情很專一、不曾動搖時,更是不可能插手去改變她們的選擇。所以在寫作時,因為已經知道後續發展,就會有些抗拒去寫會掉淚的部分,掙扎了好久,才好好坐在電腦前開始打字。

      過去的每一篇故事,對我來說都有不同的意義。

      「記憶中的森林」,是重新開始,重新找回自己的文字開始寫作。

      「卡住之人」,是跨越高牆,解開內心的結去面對自己。

      「北極熊的他」,是一種道歉,對那些失去自由的動物們所說的對不起。

      「食字蟲」,是建立自信,與自己對話、反覆掙扎與自我說服。

      「Smile   gacha」是把握當下,提醒自己不要錯過想要珍惜、擁有的人事物。

      「在血櫻樹下親吻妳的淚」,是渡過瓶頸的證明,全心全意去愛角色們,還有寫小說這件事。

      未來,一定還會有迷惘的時候,但至少,我在重新拾筆的這一年裡,確定了這一生將會持續書寫。不管以後會做什麼樣的工作、人在哪個國家,就算出書夢無法圓夢也沒關係,能寫小說,就是我最大的幸福。

      這裡要謝謝所有收藏、閱讀「血櫻」的讀者們、謝謝用心寫下每一則留言、感想、給我鼓勵的你們,還有喜歡、也心疼奈奈和朦朦的你們。寫作的當下也許寂寞,只能因為心疼奈奈和朦朦而獨自落淚,但因為有了你們所留下的溫暖文字,我和她們都不再孤獨。

      真的很謝謝你們。

      目前寫了兩篇番外篇,或許還會再寫一兩篇也說不定,不過我已經做好回「食字蟲」殺蟲的準備了,近日會回歸(之前的更新都是存稿,這段期間校稿字數超過十萬字啊......)。雖然離完結還有一段距離,但也許下一次的後記,就會輪到「食字蟲」。

風說

2021.08.10

上一篇回作家的PO

回應(1)


泥好棒,: )~繼續用泥ㄉ文字帶領主角們走向未來

只要泥出書,鄰居就手刀支持~加油ㄚ,朝泥ㄉ夢想邁進。

但我更喜番泥對每本書所詮釋ㄉ核心價值,也喜番泥說不管在哪個國家從事什麼樣ㄉ行業做什麼事……這一段話~又或者是每個句子都喜番~:)

能看到各式各樣ㄉ故事,讓身為讀者ㄉ我,也很幸福ㄚ~


 
2021-08-10 13:24 透過電腦版 回應
謝謝鄰居~~
每次收到鄰居的留言都好感動(淚)
也好感謝鄰居總是這麼支持我。
夢想,或許不會實現,但在追夢的路上,我獲得很多溫暖的光芒。
比起結果,這些過程更重要也更加珍貴。
有了這些光芒的照耀,我才能跌倒後又一次次爬起來。
鄰居也是其中溫暖又可愛的光芒喔!謝謝鄰居(抱緊)
有鄰居當我的讀者,我也好幸福~
2021-08-12 00:29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