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希澄《日光為鄰》
HOT 閃亮星─沾零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記憶中錯過的他和她】番外1––天使的羽翼 之二

        我走出男廁回到許暄的病房門口,房東先生正好站在門口,那對夫婦,也就是許家父母,就在他的身旁,許母的眼眶盛滿淚水。

        該不會……不要!

        我立刻往前奔跑,往正交頭接耳的三人奔去。

        「林小弟,我還在想你跑去哪裡了咧。」許信明認出了我。

        「許伯伯、許媽媽好。」我向房東先生身旁的中年夫婦打招呼。

        「順哥,這個林小弟說,他喜歡你家寶貝暄欸。」房東先生在我開口前,就先對他口中的「順哥」,也就是許暄的父親說了這件事。

          「你去看看她吧。」許父沒有說可以或者不可以,更沒有問我喜歡的理由,或許,他打從心底就認為這是不可能的事,因為許暄的病情危在旦夕,現在突然說喜歡她,聽起來真的有夠荒唐。

            我應了一聲好,推開房門進到病房,許暄正在慢慢喝著一碗白粥,看到我突然進入,手中的湯匙竟脫手滑到了地上。

        「你是凱佑嗎!」雖然因為生病,她的臉頰消瘦,聲音也很沙啞,但那聲呼喊,是我記憶中最熟悉的甜美呼喊。

        「是啊,如假包換的林凱佑。」我拉下口罩,對她微微笑,因為想到周翔安的惡行,所以我特別強調「如假包換」四個字。

        「你不要這樣,口罩戴好。」她急忙地揮手,「你還是不要離我太近比較好,我擔心……會把肺炎傳染給你。」

        「只要不是不喜歡我就好。」我拿出周翔安幫我找到的紅寶石項鍊,「許暄,我喜歡妳。」

        「呀?」許暄的臉本就因為發燒而微紅,現在更是脹得紅潤,「凱佑,生日快樂。」

        「妳還沒回答我的問題呢。」我噗哧一笑,那麼可愛的小女生,怎麼可以在最青春的時候就凋謝了呢?

        「我也是。」她或許是很久沒笑了,現在笑起來有些僵硬。

        「這個送給妳了。」我走上前去,替她把項鍊掛在脖子上,「這就是我們之間的定情物。」

        「嗯,我好喜歡。」她愛惜地捧著紅寶石項鍊,我在退開的同時,腦中也在想著,我已把自己的心送給她了,這輩子,我只能喜歡她一個人了。

       

        我和她聊了一整晚,直到超過午夜十二點,她才說要休息了,請我先到病房外面。

        我坐在藍色的等候椅上,病房外只剩下房東先生,還有許暄的母親。

        當晚,我做了一個夢,夢見一位擁有純白羽翼的天使,從窗戶飛入許暄的病房裡,把昏睡的她抱起,又從窗戶飛了出去。

        她的臉上掛著甜美的笑容,彷彿一點都沒有痛苦。

        隔天清晨,我在椅子上醒來,身旁只剩滿臉淚水的房東先生,許父許母都不知人在何處。

        「林小弟,這個。」他招手叫我過去,拿給我一個白色信封,「許暄放在床邊的,外面寫什麼陌生人收,可能是給你的吧。」

        「謝謝。」我問了許暄的情況,得到的答案卻是,她已經在凌晨三點左右過世。

        這不是給我的啦!雖然很想這樣回應房東先生,但我覺得也沒有必要了。

        周翔安,你這傢伙,早知道我昨晚就不要一直叫你陌生人了,害許暄一直都記得你!

        「林小弟,我先載你回去周小弟那裡吧。」房東先生站到我身後。

        「嗯,我正好也要找他。」我站起身子,跟著房東先生搭電梯下樓,手中一直把玩著那封信,和房東先生在車子上,也都沒有交談。

        我們都正在沉澱著各自的悲傷。

        「周翔安!出來!」我猛敲著他的房門,在等他應門的這段時間,我看向他右手邊那間房。

        許暄,妳一直在這裡等我嗎?

        等了那麼久,我終於來了。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3)


有嫣嫣的番外嗎?
2021-07-20 14:01 透過電腦版 回應
今天我正在寫哈哈哈
明天就會放在短文區
為了不要破壞讀者想像空間,這本的番外偏向後續經歷
想知道薛嘉硯後來怎麼了
一定不能錯過這篇番外!
2021-07-20 22:11回覆

好的,謝謝您
2021-07-20 11:33 透過電腦版 回應
不會!
大家喜歡看,是我寫文的動力啊~
2021-07-20 22:07回覆

有正文可以看嗎?
2021-07-19 23:49 透過電腦版 回應
有啊有啊~~
直接進入我的PO就找得到書囉~~
2021-07-20 09:36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