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小說家教你賣出好故事,快搶線上課程募資價。
HOT 閃亮星─何守琦耽美稿件大募集

親愛的埃米爾

    那原本只是個平平無奇的冬日午後。

    喬半臥在沙發上,一如既往的望著純白的天花板發著呆。疫情流行的這段居家時間,他以為自己有許多的事情可以去做,可以找到許多的樂子:鋼琴、創作、下廚、藝術……什麼的,但在似乎沒有盡頭的時間洪流中,對這些事物的熱情逐漸被消磨殆盡,現在的他已經對那些事提不起興趣了——就連熱愛了多年的琴,也許久未碰了。

    他似乎已經忘了,曾經的自己是如何度過這「悠閒」的週末午後的。

    冬日的暖陽透過窗灑進來,照在身上,似乎是想趕走點冷意,然而在長時間的封閉中,連陽光都讓他感到抑鬱。

    徬徨與寂靜之中,他似乎聽到了熟悉的聲響——是琴聲。起初,還以為是自己被悶久了產生幻聽,好一段時間過去,聲音卻不曾落下,喬才意識到,這是真的琴聲,有人在演奏鋼琴。

    略帶著疑惑起了身,他循著聲來到了一面牆壁前,也是聲音最為明顯的地方。微靠上前,靈敏的耳朵便清楚的聽見了自牆的另一端傳來的琴聲,讓他不禁感到有些驚訝。

    他隱約記得,幾日前隔壁搬來了位新鄰居沒錯,但因為疫情緣故,從來沒能去和對方打聲招呼,一時之間還真忘記了,隔壁已經不再是空房了。

    額微微倚靠在牆面,他聽著牆壁傳來的聲響,緩緩閉上了眼眸。想像著牆壁另一端人、坐在鋼琴前,認真的看著指尖下的黑白琴鍵,任由音符輕快的跳躍著,敲上琴弦的,則是一段段扣人心弦的旋律,讓浮躁的心緒不由自主的隨著樂音,逐漸歸於平靜……

    接下來的每一個週末、下午兩點,喬都能準時聽到隔壁鄰居彈的琴聲。他有時會坐在牆邊靜靜聽著,有時半臥在沙發上享受那令人沉醉的琴音,有時站在牆邊、伸手觸及那面牆,似想透過這樣的方式,去了解更多關於牆壁另一邊、那人的故事。

    今天演奏的是皇后合唱團的《波希米亞狂想曲》。

    仰臥在沙發上的喬靜靜聽著那琴音,腦袋中浮現著那首歌的歌詞,思緒不由得隨著琴聲、旋律越發的飄遠。

    那琴聲有種魔力,飽含著情緒,像是一個漩渦一般,吸引著人沉醉在那樂音中,不斷的旋轉、沉淪。

    雖然從未見過牆壁另一端的鄰居,但是他想,他已經淪陷與那琴聲之中了。

    一曲終了,心裡頭的某個想法浮出,似乎喬也有了決定。他自沙發起身,從桌上拿過了紙筆,看著空白的紙張,思量了許久,最終提筆在上面落下了幾個字。

    紙條上沒有寫什麼特別的,就只是表達了他有多麼享受、多麼喜愛那人的琴聲,順帶問了對方,是否能夠演奏一首鐵達尼號的《我心永恆》。

    明明就只是張簡單的留言,喬卻覺得自己就像是要去和心儀的對象表白的少女一樣緊張,到鄰居家門口貼張紙條,心跳也能飆升到一百二的。

    懷著一種既期待,又忐忑不安的心情,貼上了紙條回到家後,他深吸了好幾口氣,才總算是冷靜了下來,帶著那複雜的心情,靜靜地等待明天的到來。

    一樣的冬日午後、一樣的沙發、一樣的時間,但今天的喬半臥在沙發上,卻顯得有些焦躁不安。腳不由自主的抖動著,腦海中浮現出一連串的疑問——他/她有看到紙條嗎?看到紙條後又會如何想呢?會回應他的請求嗎?

    眾多的疑問在他的腦海中徘徊,緊張的心跳聲更是如雷貫耳,沉寂的環境就連掉根針都能聽得一清二楚。

    終於,熟悉的聲音打破了這份幾近凝結的寂靜——鄰居開始演奏了。

    這幾個週末下來,早已熟悉的琴音再次傳來,這一次卻帶給了喬前所未有的喜悅。

    經典的曲目,那首《我心永恆》透過牆面傳來,似乎是在回應他所留下的紙條。隨著旋律推上高潮,喬的心情也是有著難以言喻的激動。

    他/她看到了!也做出了回應。

    天知道在現下這般幾乎與世隔絕的生活中,有個人能透過這樣的方式進行交流,是多麼讓人歡欣鼓舞的一件事。

    隨著情緒的高漲,一個有些瘋狂的想法逐漸在喬的腦海中成型,他再次坐起身來,這次倒是俐落快速的拿過了紙筆,在上頭寫下了自己的想法。

    沒多久,他將寫好的留言,留在了鄰居家的門扉上,過後便回到自己的屋中,靜靜等待著那個時機到來……

    這天,他將自己的電子琴搬到了那面牆的前面,坐在琴前,那心情可說是前所未有的緊張——曾經什麼經歷過的考試、比賽、見長輩,或許都沒此時此刻這個當下還要讓人緊張。

    有部分原因是他真的已經好幾個月沒有彈琴了,不知道技巧是否已經生疏了。

    深吸了一口氣,喬努力讓自己保持鎮定之後,這才緩緩將手放上琴鍵,落下了第一個音。

    先前他留了紙條,表示自己希望能和對方來個合奏,只要他的琴音一停下來,就請對方接續下去這首歌——《River   Flows   in   You》。

    隨著一個個琴鍵落下,音符也從指尖流淌而出,他的心跳緊張的快速跳動,都快跳出嗓子眼了,雙手甚至忍不住的顫抖,喬覺得自己真的是耗費了極大的力氣,才不讓彈出的音符也跟著抖動。

    緊張,不僅僅是因為許久未練琴,更是因著不確定自己的琴音是否能夠如同對方那樣傳遞過去,又或是對方是否記得、願意與他一同完成這次合奏……

    當最後一個音落下,緊張的神經也在一瞬間繃到了最緊。他覺得自己現在的心情就像是在做雲霄飛車一樣,時而期待、時而害怕失望的忽高忽低——更貼切點,就像是等待心儀的女神回覆自己的表白時的不安。

    正當他嘗試用「對方只是忘了」這樣的理由來讓自己的失落感降到最低時,對面傳來了他期待已久的琴音,也就是那首曲子的後半。

    他/她沒忘!

    這樣的認知,讓喬感到又驚又喜,高興的都想要叫出聲來,但又怕打破這美好的演奏,只能捂著自己止不住揚起的嘴角,感受這段時期來,最為快樂的一刻。

    完成了合奏,他又留了張紙條給那個陌生的音樂家。

    感謝你的演奏、你的演奏真的很棒,我想我愛上你(的琴聲)了……諸如此類。

    喬將他的心情留在了鄰居家的門上,而這次換他得到了對方的留言回覆——

    「這(合奏)確實是挺有趣的,讓我們繼續這樣進行吧,保持一點神秘感。」

    得到這樣的回覆,喬心裡喜悅著,同時也思索:或許之後,他們彼此會見面吧。

    接下去的幾個週末,他和牆壁對面的「陌生鄰居」時不時會來一首合奏。

    有時還是會緊張,想著對方是否忘記了,但回應他的總是最即時的琴聲,每每都讓他的嘴角止不住的掛滿了笑意。

    偶爾他們也會演奏同一首曲目,只不過改為對方開頭——就好比說,最初的那首《River   Flows   in   You》。

    那天正好是情人節,但義大利正處於封城的狀態,而這樣的鋼琴交流,就是他們彼此向對方訴說的方式——「我不知道你是誰,但我在這,你並不孤獨。」

    雖然因為封城無法與外界交流,但你始終不是一個人,你的身邊還有我。

    也就是因為有了彼此的琴聲、有了彼此的存在,才能在這看不到盡頭的抗疫之路,看見了希望。

    而期待的那天,也隨冬日的尾聲來到了——他終於要和對方見面!

    喬有些緊張,更多的卻是期待,他來到鄰居家門前。這次不再只是留下紙條了,他敲響了對方的家門,靜靜地等待著門後的人的到來。

    「稍等。」一個略顯蒼老的聲音傳出,隨即他聽見了門鎖被打開的聲響,緊接著一位頭髮花白、面目慈祥的老者開門迎了出來。

    看著眼前的老者,喬覺得自己的緊張絲毫沒有減輕,頓時、說話都有些不利索了:「您好……我是住在您隔壁的,呃,那個……昨日還一起合奏……」字詞霹靂啪啦的衝出,方才在腦中想好的所有自我介紹,不到十秒就被自己像是串珠一樣的拋了出來,隨即大腦便一片空白、直接當機。

    他想像過無數次,與這位「神秘鋼琴家」見面的場景,卻沒想過自己會緊張的如此失態,差點讓他尷尬的想咬斷自己的舌頭,乾脆連人生都跟著重來一次。

    然而老者卻像是已經知道似的,不止沒有表現的茫然,反而漾開了笑,和善的退後了一步、拉開門扉,「進來聊吧。」

    「……謝謝。」喬愣了半晌,尷尬的一笑,隨即重整了心情,步入屋內。

    他曾想像過,對方是個怎麼樣的人:可能是個年輕又有氣質的女子,又或許是個有著故事的青年,又或許是位老太太,也或許——就像他現在所見的,是個和善的老爺爺。

    但不論是怎麼樣的想像,在他的心中,這位神秘鄰居都是一個有著「特別的靈魂」的人。

    不然他又是如何演奏出那一首首、牽動人的情緒的曲目的呢?

    除了剛見面的小插曲,一切都比喬預想中要來得好。老爺爺不是個冷漠的人,相對的、是個健談又和藹的老者——至少他一開始所想的最壞狀況:尬聊,是不會發生了——他叫作埃米爾,來自波蘭,今年已經七十八歲了。

    在之前的房子賣出前,這裡會是他暫時的居所。

    他的妻子在去年十二月,因為新冠肺炎去世了。只剩下鋼琴,作為他唯一的依賴與陪伴。

    埃米爾之所以會在每個週末的下午兩點,準時演奏鋼琴,也是因為妻子的喜愛。

    失去妻子的他,一度失去了對音樂的熱情,鋼琴之於他,只剩下了對妻子的眷戀與不捨,還有難以言喻的孤寂。唯有鋼琴,能讓他感覺更加接近妻子。

    「謝謝你,讓我重拾了對鋼琴的熱愛。」埃米爾對喬說道,灰藍色的眼眸滿溢著無盡的感謝以及誠懇,「也減少了我的孤獨。」

    在這無法與人交流的時間點,生活的每一天都顯得抑鬱且沉悶。若不是與喬的巧妙緣分,說不定他還無法走出喪妻之痛。

    埃米爾表示,喬的出現,對他而言就像是生命中的一道光,在這被疫情、被憂鬱籠罩的生活,帶來了溫暖的曙光,讓他能夠重新振作起來,慢慢的治癒自己。

    而琴,就是他最好的良藥。

    不過在喬的眼裡,埃米爾也是他生命中的一道光。如果不是因為埃米爾的出現和他的琴聲,他早已忘了音樂能帶給人們如此療效。

    在這封閉的時期,還能透過音樂,向彼此表示自己的存在。有音樂的陪伴、彼此心靈上的寄託,世上沒有一個人會是孤獨的。

    喬向埃米爾承諾,在他搬離這裡之前,會一直用琴聲陪伴著他——一切都會慢慢好起來的,他也會陪伴在他的身邊,就如同他的琴、他與妻子之間的愛一般。

    兩架鋼琴、一面牆,維繫著在這痛苦的現實之下,兩個孤寂的靈魂。

    隨著初春的到來,不知不覺喬與埃米爾也在鋼琴的合奏下度過了兩個月的時間。這段時間的幾個週末,他們演奏了許多的曲目,對於彼此來說,這段忘年情誼大概也是非常奇妙的經歷吧。

    至少對於喬而言是這樣的。

    兩個月的時間,就像是夢一般,在音樂的陪伴下流逝,終究還是有清醒的那一天。

    如夢初醒一般,回首細數這一切,是如此夢幻,卻又真實的回憶。

    埃米爾將在下週搬走。

    也就代表,這是他們的最後一次合奏。

    貝多芬的《月光奏鳴曲》響起,牽動了離愁的氛圍。

    或許這是一段奇妙旅程的結束,卻不會是他們人生與情誼的結尾。

    喬與埃米爾約定,之後的每個週末,他仍舊會繼續演奏,並將它錄下來寄給他。雖然不再是隔著牆的鄰居,但仍是彼此心靈上的好夥伴。

    他為埃米爾創作了一首歌——這也是他的第一次創作,側寫了埃米爾的人生:

    一位因那愚蠢的病毒而失去摯愛妻子的七十八歲獨身老者,因為封城而獨自一人待在家中。

    每個週末的下午兩點,他演奏妻子最愛的鋼琴,支撐著自己繼續接下來的人生。

    直到一張紙條出現在他的門上,告訴他他並不是一個人、他的琴聲被人們所聽見……

    也因此,展開了一段全新的友誼。

    兩架鋼琴、一面牆。

    不知道對面演奏的是誰、又有著什麼樣的故事,那些都不重要。

    任何人都可以作為彼此黑暗中的一道曙光,照亮他人的生命。

    請繼續保持,這份生命的燦爛。世界的陰霾總會過去,只要心中的光芒不滅,就沒有什麼是能將你擊潰的。

    親愛的埃米爾,你不孤單,我一直都在。

    ……

    埃米爾搬走的兩週,喬收到了消息——

    埃米爾離開了。

    他上床休息後,便沒再醒過來了。

    他大概已經去和妻子相見了吧。

    喬如此想著,緩緩深吸了一口氣、悠悠呼出。看著凝結而成的薄薄水氣,不禁想道:這乍暖還寒的春,似乎又涼了一些。

    他放下了手中的信函,關緊了門窗,緩緩坐到那並未從牆邊移開的電子琴前,手指輕輕拂過上面的每一個琴鍵,似乎是在回憶、那如夢境一般的短暫時光。

    心情沉澱許久,最終喬抬起了雙手,任由情緒牽動著一舉一動,譜出那一首——《You'll   Be   in   My   Heart》。

    親愛的埃米爾,或許、我對你的了解並沒有那麼多,但你改變了我的生命、找回了我對音樂的熱情,並且我們將這份熱愛,分享給了世界。

    你將永遠存在於我的心中。

    我會一邊想著音樂的存在何其有力,一邊繼續演奏,將這因為音樂、因為你而散發出來的生命之光,繼續傳遞給每一個需要幫助的人們。

    謝謝你的出現,為我的生命帶來了光亮。

    再見了,埃米爾。

    願與妻子重逢的你,幸福、快樂。

    將這送給所有人,你不孤單,我們都在。

    願,這世界所有因病毒所難的人們平安。

(完)

https://youtu.be/71xW8KfBxbA

好像是去年,看到了這樣的故事。

很感動、很喜歡,腦洞很大。(?)

音樂真的是一個很強大、很治癒的力量。

在封閉的生活中,願它能陪伴眾人,度過這難過。

2021/06/29   幽藍

上一篇回作家的PO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