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華文創作大賞 x Readmoo 得獎作品展 同步起跑
HOT 閃亮星─珞芋薇耽美稿件大募集

當蜘蛛網開滿鮮花

憂鬱症,這是一個陌生的詞彙,在我的十七歲以前。

我的十七歲相對很多人來說是粹燦的,我用盡了所有去綻放了青春,所有好玩的事甚或是校園的目光焦點都在某種意義上聚集到了我身上,對於那種情況的定義,我說不上是好是壞,只能說在外人看來有無盡的風光吧。

但事情總歸來說是一體兩面的,當還充滿稜角的我暴露在了世界的標準下,一夜之間,我似乎就成了罪人,他們眼中的那個,腐敗、又自大的人,世界不會給你辯解的機會,但會趁每一個機會給你比你重上十倍、百倍、千倍的批評,雖說人都是在錯誤中成長,但在這種揠苗助長的情況下,我選擇爛在這攤無人整治的泥濘裡,既然世界選擇背棄我,我又有什麼理由寄予美好的幻想予它。

我不會跟任何人說的,如果他們要把我魔化成它的喜歡的樣子,那就以他們喜歡的樣子活著吧,有句話怎麼說來著,最喜歡看討厭我的人恨我又擊垮不了我的樣子,是的,你們可以詆毀我,但不會看到我落魄的樣子——除了我媽。

讓她發現也是無意的,誰知道我的病就這樣加重,我開始夢遊,會走到我媽媽的房間,就這樣一直哭,一直講,講那些日積月累的委屈,講我有多想離開世界,去一個沒有悲傷的地方,我只能在如夢似幻的記憶裡找到這些零碎的片段,但我真的有罪,我對著生我育我的人發表了我想結束生命的言論,如果我不該死,又有誰該死。

「寶貝,你千萬不可以放開媽媽的手哦。」

當我又一次地躺在急診室的病床上,在藥物的作用下,所有的事物都霧濛濛的,唯獨她的話清晰的迴盪,衝破所有雜訊,深埋在我心裡最脆弱的那個地方,我已經十八歲,她卻依然像小時候那樣,握緊我,叮嚀我,生怕我下一秒就會消失在她眼前。

「媽媽,如果我死掉了妳會怎麼樣?」

記憶連接到了小時候一場無心的對話,新聞播出一個小孩因意外身亡的事故,童言無忌,我就這麼問了出口。

「應該會瘋掉吧,妳是媽媽最愛的人啊。」

是阿,就算對於世界來說我生長成了一無是處的樣子,但她是不會這麼想的,永遠都不會,因為我是媽媽最愛的人啊,就算我一無所有,我還有那個,面對我只會笑,然後在我睡著後躲起來偷偷哭的她阿。

她總有能力將我佈滿蜘蛛網的心清理乾淨,在裡頭種滿鮮花,如同她平時清掃家裡一樣的稀鬆平常,她是那個無論我做了什麼,都會站在我這邊的媽媽,是那個帶著偏見去愛我的媽媽,我甚至不能用陽光去形容她,對我而言,她已然是世界。

如果能把神的祝福具象化,我知道,那將是媽媽的模樣。

回作家的PO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