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線上編輯室:程雪森怎麼可以如此冷靜
HOT 閃亮星─花奈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穿梭洛日0.5

              從小到大,大人教會她一件事:看不順眼的事情,插手。

              這,也許就是她人生篇章的編劇。

              烈日當空,馬路反射太陽光。街道毫無夜晚的熱鬧,只有來來往往的學生。捧著奶茶,高談自己的偶像最近又出什麽歌曲、演過什麽電視劇。一群穿著不整齊的男學生突然從女生之間穿過,掀起一陣風。女生鬼叫一聲,怒眼瞪著回頭嬉皮笑臉的男生。他們三五成群,前往的地方理所當然是網吧。

              就是這樣平常的地方,才是最强大的保護色。

              誰也不知道在巷子深處,發生什麽可怕的事情。

              血跡佈滿白襯衫,男生被打飛,重重撞在墻壁。旁邊的紙箱毫無留情之意,紛紛砸在身上。男生的嘴角流著鮮血,連乾咳都顯得狼狽、可憐。穿著同樣不整,甚至可以用凌亂不堪形容的一群男生卻完全沒起惻隱之心,甚至,沾沾自喜。帶頭的男生笑得更是燦爛,因爲襯衫的血,多半是他打出來的傑作。

              藝術品。

他是這麽想的。

              “我……真的……咳咳,沒錢。”這可是大實話。男生出生於單親家庭,下有長年被·氣喘折磨的妹妹,他的積蓄不是填補家用,就是交給護士,他沒錢。

                但他告訴自己,窮,也要一生問心無愧。眼前的人,家世顯赫的紈絝子弟,卻奪人錢財,他最唾棄!

              他的厭惡,堆滿眼眸。帶頭男子被瞪得全身神經都被刺激,揚手就要再來一拳。

              男生緊緊閉著眼睛,不曾想,那拳沒到自己的肉,到別人的。男生睜眼,看見裙子。

              冠冰初中的制服。

              原本是猜測,他見到霸凌者的手下紛紛繳械,面露驚恐仿佛見了撒旦,他確認了。來者一身女性制服,纖細單薄看似弱小又亭亭玉立,實則是叱吒風雲的狠角色。

              洛敏!

              “很好玩?加我一個吧。”她的聲音懶洋洋,卻帶著絕對的狠勁。收回的拳頭沒消去嗜血的氣場,她的全身已蓄勢待發。

              “洛……洛老大!大姐大!放過我們,我們馬上消失。”

              “不行。”洛敏旋步扶起傷痕累累的男生。被欺負的男生可是高她半個頭,半個頭啊!可他顧不及什麽美救狗熊這種會被恥笑的事情,他見到救世主。

              “把人揍成這樣,知道怎麽做吧?”她彎腰撿起棒球棍,指向帶頭男生。他怎麽會不知道意思,這是要他們自殘!他顫抖著接過棒球棍,朝向自己。

              “不喜歡,別看。”男生搖頭,他想見證正義被伸張的時刻。哪怕不符合法律,他也要看。這也是,混混世界的潛規則。

              帶頭男生往自己天靈蓋就是一棍,溫暖的血順著頭髮滴到襯衫和褲子,頭破血流的慘狀確實有些慘不忍睹。洛敏全程抱臂觀看,沒有出手,也沒有喊停。

              不夠。

              細思極恐的潛臺詞。他看著樣貌清秀的,還是初中三的小女生,又是抱怨今天出門沒看黃曆,又是害怕這仿佛鄰家妹妹的女生親自動手。她的軼事傳遍驚蟄市,不,全爾齊囯都有可能!

              他橫了心,往自己腹部又是一棍。

              血都噴出來了。身體髮膚,受之父母,可見他對父母的態度同樣狠厲。

              “下一個。”她開口,帶頭男生隨即跪地,痛得上半身趴在地上。跟班看著老大半死不活,更加慌張,像魚餌上的蚯蚓,像被自己揍的男生。

              “繼續。”

              此話一出,四位比自己健碩的男子絕望地跪下。其中腦筋最好的男生念頭一轉,跪著爬到被霸凌男生的腿下。對方早就知道他會這番操作。不動,只是因爲他想看看對方會説什麽、做什麽。他想親自鳥瞰人最原始的生存欲,想體驗當審判官的感覺。

              “求你了,叫她放過我。我把之前從你身上搶來的錢還你,全部還你。”

              男生冷冷俯視他,學習著最初,搶奪妹妹醫藥費的對方。

              “決定權在你,我無所謂。”

              “求你了!”

              “方廷輝!”

              全部人都跪在自己脚下,他享受無盡的虛榮。可他瞥見洛敏的表情。那表情,是在……觀察?她似乎想知道自己的下一步。

              原諒?不原諒?

              他瞭解了。洛敏在看戲。她并非要趕盡殺絕,反而要考驗自己的人性。

              看看自己會不會從被霸凌者,變成施暴者。

              他愣了。自己剛才的思想,甚至差一點就要忽視求救,成爲旁觀,不,施暴者。那他和他們悠悠什麽差別?

              沒差別!

              他看著自己的手,仿佛沾滿血液,可怕至極。

              “我不要錢,也不要施暴。我不想和你們一樣,成爲社會敗類!”沒錯,他是哥哥,將來要成爲社會棟梁,為妹妹治病為媽媽分擔經濟。要是陷進去了,價值觀……又會扭曲成什麽樣子?

              好可怕。他感覺自己快站不穩了,連混混的感激都成爲模糊的背景音。

              “滾。”

              混混攙扶老大連滾帶爬逃出巷子,拉了一條長長的血跡,從眼前,一直到光明的巷口。名字叫方廷輝的男生背靠墻壁跌坐,似乎原諒不了自己剛才的思想錯誤。

              “誰都會這樣,不要在意。”洛敏解開領口的紐扣,露出鎖骨,“站在巔峰就自以爲可以左右他人生死,輕視生命黑化自己,既是常理,也是錯誤。”

              方廷輝聽出她的無奈,萌生一個想法。

              “這就是你稱霸全初中的原因?”

              洛敏這才低頭仔細看被自己救下的高中生。樣子周正,清秀帥氣,腦子似乎也不錯。

              “或許吧。”她自信卻冷冽地抽嘴角,對方廷煇伸手。他自然握住,起身,全身早就成爲什麽逃生游戲的幸存者。洛敏彎腰單肩背起書包,緩緩走向巷口,背光的她被鍍上聖光。

              “以後,保重。不要成爲食物鏈最底層,也不要自以爲拿到審判之錘。”

              “什麽意思?你,要走了?”

              洛敏側頭,繼續那自信的桀驁笑容。

              “對,去白露市。這個主場,交給你們了。”

              説完,她踏出黑暗,混入行人之間。撥了撥劉海,扣上紐扣,她恢復自己的正常身份。

              驚蟄市冠冰初中的三年級學生。

              不對。

              是白露市傲風高中的一年級新生,空降的震撼彈——洛敏。

上一篇回作家的PO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