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耽美百合特輯:《演員的職業操守》
HOT 閃亮星─花奈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白玉千雨

※食用須知——此篇BL

 

劍三好友點的唐丐CP

標籤是:高冷腹黑炮哥X做死傲嬌丐哥

這篇分上下,先寫上篇吧!有空再補下篇,不然現在這樣好像也可以,對嗎?(歪頭

 

§

 

即將迎來新學期的軍校裡,一群軍校生趁著訓練空檔聚在樹下閒聊。

「欸欸!你聽說了沒,特戰班要換新教官,據說官階還不低。」

「官階高?官階高有什麼用?沒點本事可是壓不住那群天之驕子。」

「這次來的絕對可以,529小隊知道吧!三年多前從邊界帶回機密要件的那個……」

「你是說椒圖!」

「你傻啊!椒圖傷重退役,怎麼可能回來帶。」第一個開口說話的軍校生道:「雖然我也希望是椒圖……」

一入軍校就聽著兵王椒圖堪稱傳奇事跡的軍校生們不由得露出遺憾神情。

三年前,為了把被偷走的機密檔案從金三角奪回來,529小隊一行八人三死四人輕重傷,唯一沒有受傷的是負責後勤與資訊的通訊兵,此事後隊長椒圖因傷退役,除了軍方高層,誰也不曉得椒圖最後去了哪裡。

「哎!總之就是跟椒圖有關係的人,聽說下午就到了。」

「操!真假!」

「除了椒圖,529裡我可崇拜殷商了,會不會是他啊?」

「我說你們這些傻了巴唧的傢伙,先別說他嘴裡那麼多『聽說』算不算數。529小隊全部都是代號,真來人了也不會告訴我們他就是裡面的某某。」

啊!終於有個不傻的突破盲腸……不!是突破盲點了。橫臥在樹幹上的男人想著。

樹木枝繁葉茂的生長模樣恰好隱藏起樹上的頎長身影,讓男人舒服的躺在上頭,聽著底下一群學生從特戰班的新教官聊到藝術表演班的漂亮妹子、再從資訊班誰駭客能力高超說到校內教官受歡迎的程度與否,可以說是躺在這裡就聽盡了整個軍校的八卦。

這一群孩子很適合去寫校稿啊!男人搓了搓下顎,想著。

 

 

新學期第一天,正午下課鐘響白千玉拎著英文教案走出表演藝術班的教室,腦袋裡從午餐食堂想到未曾蒙面的特戰班新教官,思緒飄散極遠。

從教學樓無論要到食堂還是教官宿舍都會經過訓練場,平日裡就很容易聚集表演班女孩子的場邊,今日更是擠滿了人,稍高的平台邊圍了一圈人,活像比武招親擂台似的。

猜到特戰新教官就在訓練場上,白千玉並不急著湊上前看熱鬧,而是慢悠悠走過場邊的紅磚道決定先去教官食堂吃飯,反正不管這位新教官是誰往後總會遇到。

而擂台上正在與學生交手的人眼角餘光瞥見某人熟悉的側臉,面對出拳而來的學生一個激動就將人過肩摔了,然後立刻轉頭尋找著那道許久未見的人影。

「弘子,怎麼?」帶另一組學生的紀千華注意到徐弘的不對勁走過來詢問。

那方,徐弘還在東張西望找著那個失蹤三年的隊長,過於明顯的反應讓周遭學生也紛紛轉頭左右瞧,不知道新來的教官是在找誰。

然而徐弘和紀千華沒找到人,走在紅磚道上的白千玉卻遇見了另一個讓他恨得牙癢的傢伙。

剛走過訓練場沒多久,白千玉就察覺有人收斂聲息跟在他身後,落後三五步的距離既方便出手也能隨時脫戰保平安。

他轉身,身後空無一人,彷彿剛才的感知只是他的錯覺。

只是熟悉某人行為的白千玉挑起一邊眉梢,對著紅磚道旁樹木陰影處無奈一嘆,說:「你很閒嗎?怎麼又來了。」

見對方識破,隱身在陰影處的男人走出來,高挑身形穿著深藍色軍服,俊美面容上神色平淡,若不是白千玉對他相當熟悉,怕是會以為兩人只是巧遇而不是他特意跟蹤自己。

見對方不應聲,白千玉也沒有多說話,慢條斯理捲起襯衫袖子,最後解開領口最上面兩顆釦子。下一秒,手上的英文教案被他當板磚一起手就拍向對方。

兩人交手十幾招,最後是軍服男子格擋下白千玉的右拳,反扣在他身後,順著力道把他壓制在樹幹與男人之間。

循線追來的徐、紀兩人見到的就是最後這一幕。三年前消失無蹤的隊長正被唐家那個禽獸壓在樹上。

「這回比上次進步。」餘光看見兩人出現,唐雨辰鬆開手對白千玉說道。同時低下頭,骨節分明的白皙十指緩緩為他扣回那兩顆釦子。

「總有一天老子非得再把你壓在地上揍一頓不可。」白千玉揚起一個不羈的笑,對於他幫自己扣釦子這件事一點都不介意。認識十來年,他知道對方在某方面簡直龜毛到像是強迫症發作,衣著必須整齊這一點尤其嚴重。

然後略一偏頭,就發現看著他們像是驚呆了的幾人。除了幾個他知道的特戰班學生外,還有兩個他以為不會再見到的同袍。

「頭兒!」

「老大你沒死!」

唐雨辰扣完釦子一退開,白千玉立刻被紀千華一個飛撲緊緊抱住,「頭兒嗚嗚嗚……」

「哎!妳別哭啊!」他頭痛看著從前據說是流血不流淚的女漢子。

「老大你……」徐弘走上前,看著他嗓音也開始哽咽。

白千玉抬腳踹了他一下,說:「人家妹子哭就算了,你一大男人哭屁,別辣我眼睛。」

看著面前的認親場面,不像幾名學生一頭霧水,唐雨辰一雙鳳眼微瞇,善於下毒和製作機關的修長手指動了動,似是想到什麼,他最後什麼都沒做反而彎腰一張一張拾起散落一地的英文教案。

「看什麼!下課不回你們班上去是不想放飯了是嗎?」被一腳踢開的徐弘對著幾個跟來的學生喝道,眼淚什麼的在被老大踹過後完全不敢存在。

攆走了學生,紅磚道上剩下四人,這時候紀千華也從一開始驚喜交加的情緒裡回神,抹著眼框裡的淚水從白千玉懷中退出,懊惱地看著被她眼淚沾濕的白襯衫。

從唐雨辰手上接過教案,白千玉笑道:「沒關係,我換件衣服就行,你們倆要跟我們去吃飯嗎?」

然後,某人以為的兩人午餐變成了四人聚會。冷眼看著相談甚歡的幾人,他最後還是放棄在徐紀兩人的水裡放瀉藥的念頭。

 

一頓飯吃下來,白千玉從紀千華和徐弘嘴裡聽見了其他隊友的近況,以及他們兩人其實只是暫調到Y市這間軍校當教官,真正被調來的是唐家那位二少爺,只是他手上還有事務沒交接完,得等一個月後才會正式走馬上任。

飯後,紀徐兩人還要回去準備其他的教課事宜,和白千玉一起回到教官宿舍的只有唐雨辰一人。

 

 

房門才關,白千玉立刻被唐雨辰壓在門板上,一條腿擠進他雙腿,將他雙手舉過頭制住,這姿勢若是從前他尚有一搏之力,但以現在的身手還真的別想掙脫。

「做什麼?欺負殘廢啊!」白千玉看著近在咫尺的冰藍色眼眸調笑道:「別跟我說你這姿勢是想幫我脫衣服。」

聞言,唐雨辰眼簾低垂,眼中閃過一抹陰鷙,薄唇輕啟,溫熱氣息一字一字吐在他唇邊,說:「你殘廢了,嗯?」

「那啥……小雨辰,要不你先把哥哥我的手放開,我們再來討論廢不廢的問題。」他一時嘴快說了男人最討厭聽見的兩個字,眼見男人周身氣場開始不對勁了這才想轉移話題。

「呵……」男人偏頭貼近他頸邊,鼻息間呼出的氣噴在他皮膚上引起他一陣輕顫,「哥哥的手沒廢,所以我不是欺負殘廢,是要脫哥哥你的衣服呢!」

被他單手壓制,感覺到他另一隻手在他腰間游移,最後伸進他襯衫裡,白千玉這才開始奮力掙扎。然而這種掙扎對壓著他的男人而言一點作用都沒,反而像是一種情趣。      

埋首在他頸窩,唐雨辰感受著男人頸動脈有力的跳動,微涼的唇貼了上去,下一秒狠狠吸吮了唇下那一片柔軟肌膚,隨後抬頭,滿意看著那處被他吸吮出來的吻痕。

「操!你給老子滾開!」

「難道哥哥不喜歡嗎?」

兩人額頭相抵,白千玉清楚看見他眼中的隱忍深情,以及不容他退後與閃躲的堅決態度。

「喜歡?」白千玉嗤笑道,「如果老子對你只是喜歡,你以為你能上老子的床?」

他話裡隱含的意思對唐雨辰而言像是天上砸下來的餡餅。他一直以為像白千玉這樣表面直爽不羈,內裡剛強的男人不會開口說情愛,卻沒想過他今日會說出這般與表白無意的話語。

唐雨辰被突如其來的驚喜砸懵了,可白千玉卻沒傻,趁機掙脫他的控制,反手扣住他後腦強勢吻了上去。

這一吻無異於天雷勾動地火,反應過來的唐雨辰立即反客為主佔據了進攻的地位,白千玉身上的襯衫被他隨意一扯鈕扣就崩落下來。

「像在拆禮物一樣呢!」男人輕笑,低沉嗓音像羽毛般輕撓著白千玉耳朵。

這他媽是什麼拆禮物的姿勢!他羞得耳根紅了,狠狠咬上對方的唇角當作回應。

兩個男人從門後的吻到床上的肉體交纏,慾望氾濫、抵死纏綿。情方濃時,白千玉在毫無停歇的快感中甚至想過會不會被唐雨辰做死在這張床上。

 

「嗯哼……夠了,從老子身上下去。」

一場酣暢淋漓的情事後,白千玉伏在床上喘著氣、聲音沙啞,從他身體裡離開的唐雨辰伸手攬著他,在他背上幾處地方落下一個個輕吻。

「幹什麼,有病呢你?」他不安分地動著,摟在他腰間的那隻手卻突然加重力道。

唐雨辰說:「如果你想再來一次,繼續撩撥我沒關係。」

「他媽的,你這牲口。」嘴上說著,白千玉卻是沒有再動。被罵的唐雨辰也不以為然,人都吃到嘴裡了,被罵個一兩句又無痛不癢。

 

長手撈起剛才散落一地的衣服,唐雨辰從軍裝外套的暗袋中拿出一張摺疊過的紙遞到白千玉面前。

「看看,喜不喜歡。」

白千玉接過打開,A4紙上畫著一隻孔雀,姿態優美、翎羽華麗。他知道這張圖是出自對方手筆,但是……「給我看這個做什麼?」

「你之前說過想紋身,我設計這張圖能將你背後疤痕都含括進去。」他在他耳畔低語,問:「打算什麼時候讓我動手?」

「你知道,在役軍人身上不能刺青。」

「我知道,所以我真正想問的,是你打算什麼時候跟我回錦城?」他貼著他的臉,耳鬢廝磨間滿是愛意與濃情,「你說想開餐廳,我店面都給你找好了,就差一個大廚。」

「你什麼時候,跟我回家?」

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