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線上編輯室:不受控女王又來了!
HOT 閃亮星─沾零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溫暖的光:張輝叔叔

        這個叔叔是在我五歲時的某一天突然出現在我的生活裡的,那時我人還在中國大陸,我還記得他第一次出現的時候是和我媽帶我去放風箏,那應該是在我記憶裡數一數二快了的一天。

        我還記得當時我們那裡第一家大潤發開張的時候,張輝叔叔問我想要什麼玩具,我說我想到陀螺,其實我想到的是那種幾塊錢就能買到的塑料陀螺,可是他給我買回來的是那種有抽條的、幾十塊人民幣才能買到的高級玩具,至少在那個時候是高級的。我記得外婆還很溫柔的教育我,“叔叔是外人,不可以和他要東西,知道了嗎?”當下一次張輝叔叔問我想要什麼的時候,我把外婆的話原封不動的說給他聽,他只回了一句“沒有這種事。”回來後自發的給我帶回來一個足球。

        雖然不知道是真的疼我還是為了討好我媽,但是像他這樣做男朋友的真的不多,對方還是一個帶著孩子的離婚女人。總之在我十一歲之前,他應該是被我和我媽一直欺負的,孔聖人曾經說過,“唯女子與小人難養也。”說的應該就是我和我媽。在這一切結束之前,薪水拿到就給我們家,給我媽做牛做馬,鞍前馬後,帶我出門玩,帶我去吃平時我媽不會給我吃的肯德基。大人的事情我不是很懂,我只記得他動不動就被我媽趕出家門,然後過了一兩個禮拜就會突然回來。還有就是我的外婆外公好像也不怎麼喜歡這個叔叔,每次張輝叔叔被趕出去他們好像都很開心一樣,可能是因為叔叔賺的錢太少,還是農村的。這就是男人的悲哀,只要錢不夠,想娶一個二婚的女人都要會受盡白眼,這或許也成了我不太願意交女朋友、不想結婚的原因之一。

說了那麼多,舉個例子好了。我媽要吃一家小籠包,但是張輝叔叔不知道因為什麼原因就耽誤了,導致去的時候店已經關門,我媽大發雷霆,叫他買不到別回來。他還真的就買到了,據說是播打了店家門上的電話,老闆也是個好人,還真的就回來開店,給他做了一份小籠包。可是回到家的時候,我媽又把小籠包丟在了地上,還是把他趕了出去。

    可能是因為張輝叔叔小時候是在農村過苦日子長大的孩子,所以他有一個小毛病,就是“摳門”,看不出來,一個會給別人的兒子買高檔玩具的人會很摳門吧。他永遠是我媽要買什麼,他都說不要,省點錢,然後和我媽吵架。我媽說要去哪裡哪裡買吃東西,他說我們再自己家做就好,然後再和我媽吵架。說是吵架,其實只是我媽單方面的辱罵。

    張輝叔叔的卑微讓我現在想起都覺得愧疚,有一次,我們一起出去,別人介紹說我是他的兒子,一旁有個老女人陰陽怪氣的說:“還兒子呢,連婚都沒結哪來的兒子?”現場所有人都沒有反駁,用其他話題蓋過去了。還有一次我和他抬槓拌嘴,他說了一句“我是不是你爸爸。”我回了一句“我親生爸爸來的時候你最好也這麼說。”我當時沒有意識到我說錯話,只是認為我們還在抬槓拌嘴而已,不過我記得他的強顏歡笑。

    再來說說他的家人吧,張輝叔叔有兩個姐姐,我都叫姑姑。叔叔的大姐長得還不錯,但是給我的印象是整天渾渾噩噩,大叔的二姐長得那叫一個醜,但是心地卻非常善良,“醜人多作怪”在她這裡完全就是謬論,但在其他人身上就不一定了。還有張輝叔叔的媽媽那絕對是個好老太太,沒有那種惡婆婆的惡毒,對我這個“外姓旁人”也是像對待親孫子一樣,一隻雞端上桌,三個小孩,第一個雞腿一定是我的,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怕怠慢到我讓我心裡不舒服,但實際上我年紀最大,給姑姑家的弟弟妹妹才是對的。總而言之,我在他們家,不是親生的卻勝似親生的。

記得一年冬天,我回到家,我媽一個人在哭。見我回家,對我說了一大段“你要爭氣啊”之類的老生常談,我還不明白發生了什麼。從那天以後,我已經改口叫了一年“爸爸”的張輝叔叔和家裡的兩隻狗我就再也沒有見過了。還記得我家的兩隻狗,一隻是小鹿犬,一隻是京巴,我從以前開始就喜歡毛長長的京巴,但我媽他們大人一致說京巴很醜,張輝叔叔有一天給了我一個驚喜,給我帶回來那隻可愛的京巴。這兩隻狗狗都是張輝叔叔帶來的,跟他一起走了也是理所應當吧。我還記得那個時候,張輝叔叔的房子已經為我和我媽買了,用他摳門省出來的錢。張輝叔叔的車也買了,還經常開車載我出去玩。他還整天對我說他和我媽結婚的話要我來做花童,結果他走了,我連一點兆頭都沒看到,或者說我一直都有看到。

    我從來沒有表達過我對張輝叔叔和他的家人有什麼思念的感情,大家理所當然的認為我把他忘了。其實他離開以後,我都覺得過年放鞭炮的時候沒了他一點都不好玩了,沒了他的餐桌是多麼的寂寞,沒了他和我搶著喝的可樂只剩下了氣泡扎嘴的感覺。直到有一年過年我回到大陸,我和我媽又聊起了他。我媽說他已經有了自己的家庭,還生了一個兒子,上次他們在大潤發碰到,張輝叔叔拿了600塊說是給我的壓歲錢,我媽沒有要。聽到這裡我繃不住了,我除了喝醉以外沒有那樣哭過,這麼多年了,我從沒說過我想他,想我的另一個父親。就連我外婆回想起他,都會歎一口氣,“其實啊,他真的是一個好人。”

    我不會說什麼想見他之類任性的話,畢竟他已經有他的家庭了。我只想說,“願您歲月靜好,現世安穩。也願您的孩子,我的弟弟,健康長大,不要像我一樣碌碌無為。”如果我“很不幸”的結婚生子,我會帶著我的孩子放風箏,告訴他曾經有一個“張輝爺爺”也是這樣帶著我,教我放風箏的。

回作家的PO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