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如果櫻花盛開》
HOT 閃亮星─樂櫻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青蔥

我對於偶爾降臨身上的奇蹟總是懷著期待和感謝的心情,沒有誰應該拯救誰,所以更應該笑口常開,等待那份難能可貴的救贖。

一場夢一本書一句話一個人可以讓我悲傷,當然也可以拯救我。

情緒起伏極大的日日夜夜裡我數著成就和失敗一邊和指針奮鬥,細算著失去與獲得,給予和接受,還有思考極限。

我想著這條路我究竟能走多遠,還有這條路究竟適不適合我走。

時間能給的答案我可能等不起,我懷著這種無關社會無關家國的憂傷始終自我舔舐。

我想著我究竟問心無愧嗎或者又在哪裡對不起了誰,又或者壓抑了自己虧待了自己。我沉浸在裡頭的東西究竟只是一味吞噬我還是同時也讓我成長。

時間能給的答案會在生命盡頭見真章,我害怕耗費一生卻徒勞無功換來一句你不適合你沒能力,現實人生沒有relife鍵可以重新啟動,我這一生就這樣了的這種想法時不時冒出頭,生了根發了芽,在那裡張牙舞爪著囂張,挺可笑的,我也沒想過去斬斷它。

該怎麼斬斷呢?這或許永遠是一個難解悖論。多少次看著鏡子中的那個人就想掐死自己,多少次無意識地咬緊牙關製造傷痕,多少次在不小心被看穿時裝瘋賣傻,也就多少次又給自己帶來壓迫。

傻子不到死前不會悔悟,有時卻寧願做個傻子,糊塗一生好過自作聰明。

為什麼會感性呢?一定是睏意讓我們比較接近死神吧。

迷離之際的天光特別靈動,昏沉之餘的清晰製造視線死角,好像看到了平時不會看到的東西。

自我較勁的時候如果能確實成長該有多好?仍然年輕的藉口早已不能平順說出,迷惘徬徨的時代本該過去。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