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線上編輯室:不受控女王又來了!
HOT 閃亮星─沾零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溫暖的光:難以啟齒的愛

小時候,我一直很害怕我的父親。

從小,只要我發出太大的聲音,他就會大聲斥責,也因此,我養成了不敢大聲說話的壞毛病。

從小,只要我字寫太醜或是寫的太小,他就會生氣的咆哮,把作業本那一頁直接撕掉。

從小,只要我一放學回家,我就必須坐在書桌前唸書,一直唸到晚上十二點才能休息。

只要他在公司受了氣,回到家,只要我稍微讓他感到不愉快,他就會遷怒到我的身上。

只要他一出現在我的四周,我就會下意識的開始緊張,甚至是心悸。

只要他在,我就沒辦法露出笑容。

這種生活,一直維持到高中畢業。

其實,我和他都知道,我是有些怨恨他的。

因為他,我沒有辦法參與到其他朋友的聊天內容,小時候流行的音樂、漫畫、電視節目,我一個都不知道,一直到高中,我才終於接觸到火影忍者、海賊王這些過去流行的事物,我的世界,比其他人的落後了整整十年。

我一直覺得,待在家裡就是一種折磨,它就像蠶一樣,緩慢但確實的侵蝕著我的心靈。

到了高中時,我甚至不想回家,對我來說,待在學校或是補習班,雖然無聊,但至少我能感受到我還活著。

這麼多年來,我從未感受到關愛。

為了讓他開心,父親節時我為他製作了父親節卡片,隔天卻在垃圾桶中發現了破碎的卡片。

為了讓他感到驕傲,我努力唸書,以平均分85分以上考到了第三名,卻只換到一頓數落。

為了讓他知道我並不是一無是處,我參加了學校的各種比賽,拿到了優勝,他卻認為有時間做那些沒有用的事不如去唸書。

這麼多年來,我拿到的獎狀少說也有二十張以上,其中包含各種前三名的獎狀、參加校內比賽的優勝獎狀、甚至是被選為模範生的獎狀,他卻從來沒有對我說過一聲「做得好」。

一直以來,我們甚至平時連一句對話都沒有,直到我當了兵之後,我們才開始有了少許的溝通。

原來,他並不是沒有愛,只是不懂的怎麼說出來。

他曾經在我生病發高燒時,在大半夜開車帶著我衝向急診室。

他曾經因為我成為模範生,在公司向同事炫耀。

他曾經想要開口,像一般的父子一般的聊天,但不知道如何啟齒。

過去,我從來沒有想過,我們可以像正常的父子一樣對話。

我們多年來的關係,就像冰塊一樣,又冷又硬,握緊了還會傷人。

現在,溫暖的光,讓冰塊開始融解,雖然還沒完全解凍,但至少正在緩慢的改進。

我想,有一天我們就能真的像普通的父子一般了吧。

回作家的PO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