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費章回 最低定價調整公告
HOT 閃亮星─沫晨優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壁虎

      俐昀記不清楚這是她第幾次的驚聲尖叫。

      高分貝的叫喊引來了正在臥房休息的母親,俐昀慌忙退出浴室,眼楮在浴室的天花板與牆面之間游移,不放過任何可能是「牠」的蹤跡。驚魂未定的俐昀沒能瞧見母親望向她的眼神如何嫌棄,只是看著母親又一次進入那狹小而潮濕的空間探查,她則緊緊盯著門口,避免「牠」趁隙脫逃。

      但當她看見母親搖著頭退出浴室時,俐昀就知道這又是一場毫無斬獲的抓捕,而母親手上依然套著的塑膠袋便是最好的證明。她只得心懷歉意目送母親回房,母親進房前還不忘叮囑她記得順便刷牙。

      俐昀看見母親略嫌粗魯地扯下塑膠袋,而後逕直扔在了門邊的五斗櫃上,看樣子是生氣了;無奈之下,俐昀只好硬著頭皮快步走進浴室,打算速戰速決洗個戰鬥澡,但她依然保持警戒,疑神疑鬼地四處張望,生怕那惹她尖叫的罪魁禍首再次出現。俐昀不想再驚動母親出臥房,卻也實在是受夠了被「牠」的神出鬼沒與橫衝直撞給嚇得必須時刻提心吊膽的鬼日子。

      壁虎,每次都是那該死的壁虎!

      她將蓮蓬頭固定在了略高於頭頂的位置,而後彎下身去旋開緊鎖的水龍頭,與人體溫度相比稍熱的水流順勢沖落在她背脊。此時的俐昀才緩緩起身、慢慢吁出一口長氣,但沐浴在溫熱流水中的身體卻遲遲無法放鬆下來。

      從小到大,俐昀最痛恨的就是壁虎,無論是在她走路時、洗澡時,甚至坐得久了想站起來伸展,無時無地,總是會竄出一、兩隻體型大小不一的壁虎,在她毫無防備的時候出現在她身邊,惹得她忍不住尖叫出聲,嚇到自己也嚇著別人。相較之下,蟑螂、老鼠等對俐昀來說,那都算是友善的了。

      曾經,俐昀還因為同學利用玩具壁虎對她惡作劇而大動肝火,當場就反手送給對方一個清脆響亮的巴掌,此事在當時鬧得沸沸揚揚;俐昀也數度被其他同學苛責未免太過於小題大作,她不得已只好將小時候因為被壁虎嚇到而摔下樓梯的經歷娓娓道來,卻反被譏笑是她膽子太小、也有質疑事件真實性的聲音出現,還被當成茶餘飯後的話題傳了好一陣子,最終隨著時間的流逝才逐漸被人淡忘。

      俐昀兀地停下盥洗的動作。

      經過剛才這一番回想,原先還認為理直氣壯的事情忽然詭異了起來:姑且不論為何壁虎總圍繞在她身邊出現,光是摔落下樓一事就感覺有些蹊蹺……記憶裡是因而摔下樓梯,但事實真是如此嗎?

      她繼續沖水,邊回憶著當時的情景:

      的確,在俐昀的記憶裡,在她摔下樓那時候確實有什麼一閃而過,可她記得那東西是自眼前閃過、而非腳邊。何況她當時是下樓的狀態,以壁虎的體型,若是從腳邊爬過應該看不見──下樓梯時誰會盯著自己要踩的下一階啊,通常不都是該看著後兩階至三階嗎──而且壁虎也沒有任何能夠飛行、哪怕只是短暫滑翔的身體構造。因此合理推論當時的生物應該不是壁虎。

      隨著盥洗結束,俐昀也決定不再深入思索事件全貌。可以說是身為女性的第六感吧,又或者是生物的求生本能使然?總覺得再繼續研究下去……她想給自己包個好看的頭巾造型,於是轉過頭去看鏡子,卻在看見鏡中倒映出的畫面時不由得一楞,雞皮疙瘩迅速爬滿全身。

      她身後有隻壁虎。

      俐昀不敢動、連大氣都不敢喘一口,只是透過鏡子緊盯身後的壁虎,就怕牠一眨眼又溜到看不見的地方藏匿,到時她可別想再出這浴室門了。稍微挪開視線鎖定門把的位置,俐昀才準備正要伸手開門,可當她目光再次聚焦到鏡子上頭的時候,又哪裡有壁虎的影子?

      ──倒是看見個女人雙手雙腳攀在牆上,臉孔卻直直面向她。

  

  

  

      「咦?被發現了呀。」

  

  

  

      欸?欸?所以一直以來看見的壁虎、都是這個女人嗎?四肢並用的在牆壁上爬?搞什麼啊,以為自己是蜘蛛人嗎?這怎麼可能,開什麼玩笑──但是,這也就解釋了為什麼壁虎總圍繞在自己身邊、就解釋了為什麼每次來幫忙抓壁虎的人總是一無所獲──所以那時候也是她嗎,在眼前閃過的「那個」?

      騙人……的吧?

      俐昀又一次放聲尖叫,轉身奪門而出,踉蹌著腳步落荒而逃。

      她聽見那個女人、不,那個妖怪,那妖怪在她身後獰笑不止,伴隨涎液被舌頭捲回肚裡時刻意發出的呲溜水聲,她甚至能聽見那妖怪慢悠悠地拖著步伐一步步朝她逼近,似乎是從牆上爬到地面了,腳板落地濺起的水花像是澆在她心上,惹得她背脊一陣惡寒。

      笑聲裡盈滿的惡意顯而易見──會死的,如果被抓到絕對會死的──俐昀只好拚命向前狂奔,不顧身上的圍巾落了一地、不管剛洗好澡的身子再一次被汗水濕濡,一心朝著臥房的方向拚命奔跑。可她和眼前的臥室房門卻始終維持著距離,無論她再如何奔跑都沒有絲毫拉近距離的跡象,而這也意味著她和身後浴室、和妖怪的距離不增反減。

      正當俐昀要被絕望吞噬時,就見母親出現在房門口,應該是終於察覺到了房外騷動。她心中大喜,伸出雙手想向母親求救,希望母親能拉自己一把、進入臥房,但俐昀卻看見母親的表情似是詫異,卻又像是鬆了口氣,揚著笑容拿起早前擱置在一旁的塑膠袋重新戴上。

      她一時想不透為何母親竟是這般反應,分明妖怪自已身後、就在母親眼前,可為何母親依然神色自若?又是為何要套上袋子?

      現在出現的可不是壁虎,而是妖怪啊!

  

  

  

  

  

      「好了,這下妳可以安心了吧?終於抓到了。」

      「啊?嗯……真的是嚇死我了……謝謝媽媽!」

      她看著壁虎在塑膠袋裡掙扎著想逃,心情愉悅極了。

回作家的PO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