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 稿費匯款時間調整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影的部落

---

「開門!拜託!放我出去!」我敲打著眼前的塑膠門,突然感受到氣溫驟降。

大約在三分鐘前,我才剛被同班同學強制拖進女廁裡,關進一個拉肚子過後沒有沖水的隔間中。

我被霸凌了,是連班導知道都無可奈何的事實。其實若是疏遠之類的行為還好過一些,至少生活還算平順,但是總是會有人三不五時就會對著我的座位傾倒廚餘、吐口水、塗鴉,最近更是喜歡把我拖來帶去,關進倉庫或是廁所。

嘲諷,是我不該在意的事情,作為一個標靶,要是反抗的太劇烈只會引來更多的敵人。我默默的承擔這件事。

只是今天這件事不一樣,我知道自己會被關進這個廁所裡。我知道,因為我有這件事的記憶,我記得這件事。這不是預知未來,而是我親自體驗過的感覺,像是我經歷過後,又時光倒回,回到了這個時候,再經歷一遍。但不一樣的是,我無法改變經歷過的事情,就像是未來已經註定了,我就算想要作出不同的行動也不行。

雖然說是經歷過的記憶,但我的記憶並不完全,就像是我記不得一個星期前的晚餐吃了什麼一樣,我有記憶,但不是每個片段都記得非常清楚。我想這大概就是為什麼我無法擺脫既定的未來的原因。

所以即便我在被拖進去之前如何懇求,我在被關進去之後如何哀嚎,我會來到這個奇怪的空間都是既定的未來。

此時的廁所已不像三分鐘前的樣子,一層厚重的霜佈上了發臭的馬桶與水便,緩和廁所滯悶的空氣。我停止了呼救,因為我知道此時此地已經沒有跟學校連接著。

我蹲在馬桶旁,搓著冬季的厚長袖制服,卻還是無法抑制的發抖,我不斷的在我明明才活   16   年卻有   35   年的人生記憶中思索這裡是哪裡?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我確信自己是不會死在這裡的,我的死法,在我有記憶之後就清晰的印在我的腦海裡,我會在   35   歲的時候,在核電廠工作時,因為核災而死去。因為會到達這樣的未來而讓我確信自己不會死在這個莫名奇妙的地方,老實說我一點也不高興。

盯著不知道是誰的糞便看了可能一兩分鐘左右,已經放棄回想了,腦袋只依稀記得外面的世界冰天雪地,不是夏季學校的光景。

從門板的後方穿來沙沙的腳步聲,是生物踩在雪地上的聲音,我生物的本能轉頭開始呼救,也不管門的後面是不是人類。如果有誰可以就我出去就好了,我想著。

啪的一聲,門被從外側拉開,馬桶消失了,在門被打開的那一刻。我沒有注意到這件事,其實他無關緊要就是了,只是事後回想起來還是覺得很不可思議。

門外的世界就如同記憶所示,颳著暴風雪的冰天雪地,天空非常的灰暗,是我討厭的黑灰色。我呼出的一口大氣,很快就變成霧狀。我抬頭看著打開門的生物 - -   是個人類,要說物種的話,就是一個與我年紀相仿的少女,身上的連帽外套一層又一層,也牢牢的包住她的頭,背後揹著像是登山用的大背包,手上拿著手電筒照著我,顯然與沒有理由掉進這個世界的我不同,她是有備而來的。我記憶中不存在的人物讓我覺得十分新奇,看著她發呆很久。

她似乎也很訝異這個鬼地方會有跟她差不多的存在,於是跟我對看起來。

哈啾 - -   我打了很大噴嚏,終結這個大眼瞪小眼的遊戲,她很慌忙的脫下一件外套披在我身上,雖然感覺粗手粗腳的,但是卻好像很小心我,深怕眼前這個女高中生等一下就會暈倒一樣。

「那個啊……」

「是?」

「妳知道怎麼回去嗎?」她問,我搖頭。

「很好,我也不知道。」她對我比了著讚,我有些凍僵的嘴似乎有發出「什麼?」的驚呼。

我開始不知道該如何評價眼前這個少女。

她抱頭苦思,娓娓道來她的故事,雖然我沒有興趣知道:「是這樣的,我雖然來這裡是有任務在身的,但是我也是來到這裡才想起,我不知道會去的方法,所以……啊哈哈。」

「啊哈哈什麼?既然你看起來是有備而來的,不是應該知道怎麼回去嗎?」雖然我很想保留我殘存的體力,但是她的話實在讓我太想回嘴了。

「不,那個,是我的任務紙條告訴我要重裝而來。」

「妳的任務紙條倒是好好告訴妳要怎麼回去呀!到底是個怎麼樣的任務紙條啊?」

「就在這裡。」說著她就從口袋裡拿出了   A4   大張的紙,兩面都有寫字。我沒有興趣知道上面的內容,隨便瞥了一眼。

「妳這張紙從哪裡來的?」

「家裡儲藏間的木盒裡。」她說。

「妳這是被家人整了吧。」我雖然這麼說,同時間卻覺得要是有這麼玩命的家人,這個家也太慘了。

「應該不是吧,聽說那個木盒是有一百年歷史的傳家寶。」

妳這是被祖先耍了吧。

「對了,那妳是為什麼會在這裡?」她說出了遲來的問題。

「……我也不知道。」說到底我可能跟她一樣,只是我是被同學整了。

「欸……我還以為只有我一個人可以穿越,原本覺得很開心的說。」她露出了大失所望的表情。

「妳國中二年級嗎?」

「不,我高二了!」她正色。……跟我一樣的年紀嗎?原來不是看起來,是真的年紀相仿。

「妳說穿越是什麼意思?」

「妳不知道嗎?」她的眼神像在說:竟然不知道,虧妳還穿越了!拜託,又不是我想穿越的!我們是什麼爛大街的穿越輕小說爽文嗎?

「這裡是未來呀!」她張開雙手對著一望無盡的雪原大叫,興奮地就像個中二生。

「也就是所謂的『末世』喔!這是不知道多久以後的遙遠未來!不知道這裡到底有什麼,不覺得很刺激嗎?」她說著,眼中綻放著光彩。

「哇……原來未來這麼悲慘,人類果然終究是要滅絕的。」幸好我   35   歲就死掉了,沒機會見證到……不對!我這不就見證到了嗎?

「走吧!小黑!讓我們去向未來探索吧!」她不知道那根筋不對,開始拉著我往前走。

「我才不叫小黑,妳叫狗嗎?」是因為問我的頭髮顏色叫我小黑嗎?這樣地球的東部一票人都叫小黑吧。

「不然,小藍?」

「妳……」為什麼是小藍?慘了,我的隱形眼鏡掉了!我有一隻藍色的眼瞳的瞳膜異色症,因為國中的時候常常被人嘲笑,所以我高中時一直都帶著變色片,一定是剛剛在被拖去廁所的混亂中掉的。

「我在想啊,你會穿越,會不會跟這個一樣。」她說著,就把右手的外套袖子拉下,露出一個串珠手鍊,鍊上有個形狀比其他串珠稍大的藍色珠子,跟我的眼睛顏色很像。

「任務紙條說,帶著這個手鍊,打開家裡的門就可以穿越了,所以我就試了,然後就成功,說實在的,我原本還不信的說。」她輕描淡寫的就像去巷口買早餐似的。

「趕快把妳那個害死人不償命的紙條給丟掉吧。」我發自真心的想給她忠告。

「我在穿越的時候,手鍊有發光喔,妳的眼睛也有嗎?」她說著就很認真的盯著我瞧。

第一次有人靠我這麼近,讓我身體都熱起來了,我別過她的視線,也是第一次跟別人談起自己的眼睛,讓我不知所措。

「我怎麼知道,眼睛長在我身上,我又看不到。」

「說的也是。啊!有房子。」她停下腳步,我順著她的視線看過去。眼前有一些零散的雪屋,看起來像是聚落一樣的地方。

「好可疑……」我碎碎唸。

「快點,小黑,說不定裡面有火可以取暖!」少女在我兩三步的前面向我揮手。

「就說我不是小黑了,妳倒是給我有點危機意識啊!」我跟上前去,事後想起來,這個少女才不是我的救命恩人,根本反過來才對。

「小黑,妳看,裡面好像沒有人耶。」說著少女在這個小聚落東晃西晃。

「別亂開別人的家門啦!」我原本覺得這是個無人的聚落,但是在她亂開門的時候,突然感受到一個個的視線集中在我們身上。

回過頭來,我們已經被一堆黑色的人影包圍住了。

「啊呀呀……」少女也變得安分,退到了我的身邊。

「現在該怎麼辦?」她問。

「能怎麼辦?跑呀!」以我的聲音為信號,我們拔腿狂奔,同時,那些影子也跟在我們後面。

「他們跟上來了啊!」她大叫。

「都是妳到處亂闖入別人家門才會這樣的,妳給我想點辦法!」我大喊。

「我也沒有辦法啊!」她也喊回來。

接著我一個踉蹌,撲倒在柔軟卻冰冷的雪地上。

「小黑!」

儘管很想大喊我才不叫小黑,但是此時我的腦子只有四個字「萬事休矣」。

我趴在雪地上,完全不敢起身,如果這是個惡夢,我並不在意自己是躺在臭氣熏天的廁所,被同學嘲笑一整天,只要可以脫離這裡,然而這不是夢。

從我頭頂上傳來碰的一聲,然後奔跑到我身邊的腳步聲,一個巨大的力量把我拉起,不只是拉起而已,她把我抱起來了!不只是抱起來,還是公主抱!先不論她的臂力究竟有多大可以把跟她體型差不多的我抱著跑,我覺得超級羞恥的!幸好這裡是一個人類也沒有的世界末日,不然我寧可剛剛被一堆黑影抓走。

「夠了,妳可以放我下來了!」黑影在後,而她的臉已經漲紅,甚至有點上氣不接下氣了。

「不行,妳跑太慢了。」她說。的確我的百米跑步大概是全校最後一名吧,不過我還是想往她的腦門招呼一拳。

「妳剛剛做了什麼?它們好像比剛剛更大片了?」下不去,也不知道要做什麼,我就觀察起那堆影子。

「我用這把槍攻擊了一個離妳最近的影子,它就憑空消失了。」她說著,就把那把長的像玩具槍的巴掌大槍械在抱著我的右手上晃一下。這把槍究竟哪來的,我感覺自己不要深究比較好。

雖然我很想感謝她救了我一命,但是……「之後要是又遇到危險,請丟下我吧。」我說。

「不行!怎麼可以丟下朋友!」她大叫。我跟妳應該認識不到一小時吧,妳是少年熱血漫的男主角嗎?

「怎麼辦,小黑!前面是牆壁!」她說。對的,前面是一個大山壁。在我準備說出「妳倒是轉彎啊!」之前,我閃過一個記憶片段,以前要是有這種回想起未來發生的某件事,我會很希望它不要發生,但這次不一樣。

「把槍給我!」我大叫。

「給!」從她手中接過槍支,那把槍不重,真的就很像玩具槍,槍托的地方有一個藍色的小珠子。我舉起了槍,一如我記憶中的,朝山壁開了一槍,同時,槍托上的藍色小珠子,綻出光芒。

「閉眼!」我說。

「閉眼!」她複述的時候,把眼睛閉起來。

「衝過去!」她往山壁上,我開的那一槍的地方撞上去。

沒有撞上東西的實感,讓我們一口同聲的驚呼。我們同時回過頭,背後已經沒有一堆黑影了。而我們在一個充滿灰塵的小房間裡四周都是書架,我們剛剛再往前衝個半步就要撞上書架了。

很好,這裡是未來的哪裡呢?

「喔喔,小黑,歡迎來到我家!」少女興奮不已。

「……放我下來。」

現在是我被關進廁所的同一天的下午六點,已經要放學了,我就這樣翹掉了下午的課。

「這個就是我翻出紙條、手槍跟手鍊的地方。」她從倉庫找出了一個兩手可以托著的大小的木盒,木盒看起來有陳舊的感覺。我盯著那個木盒,拍了她的肩,說:「把這個鬼東西封印起來,埋了!」

不過她並沒有聽我的話,這又是後話了。

「話說妳的任務到底是什麼?」我在她家取暖坐坐,她把厚厚的連帽外套脫掉,此時我才發現她的頭髮顏色,是銀白接近淡藍的髮色,十分美麗……我指的是頭髮而已,不確定她是不是染的,不過如果這是天生的,那真的對她來說,地球東部的人都是小黑。

「好像是保護一個妖精小姐?」她歪著頭,不確定的說。

「……」算了,不管她的祖先如何整她的後輩,都不關我的事了。喝茶喝茶。

隔天早上上學時,我注意到欺負我的一群同學走在我的後方,我躲進校園裡的一棵樹後,想說這樣就可以避開無意義的衝突了。

「小黑!」一個熟悉的聲音響起。我明明就擁有堪比預知未來的能力,但卻一直無法預知她的動向。

那個如少年熱血漫般的太陽,跑向我,身上穿著同校的制服,然後後面跟著糾察隊。

「小黑快跑!」她拉著我就往前跑,完全不給我反抗的機會,明明我就沒做什麼要躲著糾察隊的事情。

「我不叫小黑,我叫西夏。妳是做了什麼?」

「就翻牆而已呀!誰知道她們會衝過來!」

「……別拉著我。」

「不行啦,被抓到會被記過的!」只有妳會被記過。制服上寫著少女的名字,東冬。

「是岔路!西夏!妳往左,我往右!」說完,東冬就把手放開,往左邊衝去,我完全沒有往右邊跑。

那群糾察隊也沒有理會我,繼續她們吃飯、睡覺、抓東冬的校園日常。

---

2020/12/28   夢之物件:廁所、部落、影子

上一篇回作家的PO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