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 週週都有新節目
HOT 閃亮星─沫晨優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夢的記事-胎夢

          在這個結婚率及生育率極低的世代,我算是少數中有計畫性結婚、懷孕、生子的女性,而且計畫中的時間軸不算太晚,雖然整體稍微延遲了一點,但總歸有在時間軸上。

          所謂的延遲,除了我先生明明很早認識我,卻太晚開始追我外,還加上我本身不太好受孕。

          一開始,我只相信科學,所以我透過中、西藥調理身體,但始終沒動靜,長時間下有點無力,雖然我先生一直跟我說「放輕鬆,時間到了就來了」,但我依舊感到焦慮。

         

          因此我開始了拜註生娘娘之旅,就在某次例行跑廟拜拜時,我突然無差別的對著玉皇大帝、瑤池金母等明明不相干的神明說「請讓我順利懷孕,最好先讓我生男孩,這樣我壓力才不會那麼大」連土地公公都比照辦理。

          我想神明們大概能感受到我崩潰的情緒,畢竟我對祂們說的話並不像上述那麼簡單,我還順便叨唸了一翻對於『傳統觀念始終凌駕於科學之上』這種謬論的不恥。

          過了大段時間,就在我快要放棄時,日子來到了將近農曆七月。

          夢裡的我站在黑暗中,身前有一張長桌(有點像社區中元普渡拜拜時會拿出來的桌子,兩張拼在一起),而我站在桌子的一端一直在裝飯,忘記是什麼飯了,總之是紅色的,夢中的我問一個看不見的人說「這些夠了嗎?」

          那人回我「還差很多,要XX碗才夠。」正確數字我忘了

          但我沒有氣餒,還在思考是不是要將每一碗中的飯再減少些,就在我要準備重新分裝時,突然有一群不少看不見的人(?)要來搶我裝的飯,夢裡的我脾氣比現實的暴躁無數倍,努力加快的裝飯的速度,一邊爆走吶喊

          「一個人最多拿2碗!誰給我拿3碗?超過的給我放回來!」

          「這邊的還不能拿!拿那邊的!!」

          「不要以為我看不到你們就給我為所欲為!」

          然後就聽到有人在抱怨說我很凶,多拿又不會怎樣什麼的。

          再說一次,我脾氣不好,我討厭有人對我碎嘴,暴怒的我立馬停下動作開罵

          「只有我一個人在做其他人在幹嘛?你們也不要得寸進尺,我們各有各的職責所在,該怎辦就怎辦!」

          然後...沒有什麼然後,總之他們就乖了,乖乖的排隊拿飯,想多拿發現只要先好好問過我,基本上我都會同意,前提是一切依照我的規矩來。

          場面恢復平靜後,那位跟我說我還要再裝XX碗的人跟我說「妳做完這些,也就功德圓滿了,會得到妳該得到的。」

          醒來後,我第一個反應是「靠!這夢我去年和不曉得幾年前也做過!為什麼我永遠都在裝飯???」

          其實我一直糾結著到底要不要跟我先生說這個奇怪的夢,本來想當作是在隨便亂夢好了,但是一整個上午,夢中的畫面一直出現在我腦海,所以還是告訴我先生了。

   

          「是不是叫妳要佈施啊?妳看,鬼門要開了」

          我頓時滿臉疑問,但還是乖乖的回「   那要跟媽(婆婆)講嗎?媽會不會說我只是在亂亂夢?」

          「我去說吧!」

          結果我婆婆果真皺著眉頭跟我說「有時候夢不要當真,很多都是在亂亂夢,不要亂想就沒事」

          嘴巴上講歸講,我婆婆還是用最快的速度,幫我用我的名字去廟裡填了不知道什麼的名單,才跟我說她都幫我寫好了。

          所以說,真是個可愛的婆婆(笑)

          但其實我心裡覺得這個夢似乎不是要我這樣這樣做的......

          自有記憶以來,我常常被算命師或是廟裡的師父說我上輩子修的不錯,這輩子也很好,但還差一點,要我繼續加油,好好修,另外又說些「女生比男生難修成佛,所以更要努力」這些讓我打從心裡無法認同的話。

          我這個人很奇怪,可以跪我媽、我哥、跪祖先,但是我不習慣(不喜歡)跪神明,要跪當然可以,就是全身彆扭,包括我只要一聽到有人要我跪(神明)我就會沒來由的反感,尤其又會帶有些強迫的語氣,好險我理性大過感性,心中默念「這是傳統是習俗」,所以我都還是照做。

          偏題了,總括而言,我只是在好好生活而已,從來沒有修、沒有念經、不捐款(因為我覺得我得先救助自己,不然沒飯吃),這樣的我要怎麼功德圓滿?

          繼續回到夢裡去裝飯?

          「應該是妳都無意中做了善事,妳自己不覺得而已吧!」幫我把疑問告訴我先生後,他是這樣回我的

          「但是我常常在內心爆走問候人家耶!這一點都不善良啊!」

          我先生笑笑的說「嗯~我會愛上妳就是因為妳全身充滿正能量,讓我感到很快樂」然後再來個摸頭殺

          「........」可以不要一言不合就告白嗎?這叫人怎麼接話啊!

          「妳照妳自己的步調走就好了」

          然後....然後該怎麼說呢?總之突然有一天,我覺得我今年一定會懷孕,所以我就懷孕了,真是可喜可賀啊~~~

          才怪!

          我當時其實不知道自己懷孕了,還想去拔智齒,是當時一位同事一直跟我說「我覺得妳的食量不對勁,妳是不是懷孕了?」一直重複這句話,重複了兩個禮拜多,終於在我要拔牙的當天早上,我才想說「好吧!保險起見,驗一下好了!」

 

          想當然爾,一驗就中,雖然很淺很淺,但就是有。再然後,我開始出血,崩潰的過程就不提了,熬過就好。

 

          在懷孕4個多月快5個月時,我又做夢了......

 

          夢中有一個巨大的神壇,一階一階的往上,最上面是亮到令人看不清的光芒,不會刺眼,能直視。

          光茫的左邊下幾階有一個人、右邊有一個光球,而我就站在最最最最下面抬頭看著,一看到那個光球,不知道哪來的想法,我覺得那是我兒子!

 

          左邊那人(夢裡的我好像叫他大師)笑咪咪的對我說「恭喜妳功德圓滿...」

          他的話沒講完,我非常急躁的打斷他的話「好,謝謝,快把我兒子還給我!」

          大師「不要那麼急,妳難到不想知道妳是如何圓滿的嗎?」

          「不想」其實很想「你快把我兒子還給我」

          大師笑著搖頭,又說了些我覺得莫名其妙的話。

 

          先是問我「知不知道龍生九子?」

 

          我心想「廢話,當我看李幸龍作品集看假的找資料找假的哦?」

 

          又問我「想要最大的還是最小的當妳兒子?妳猜是哪個?」

          我說「不要不要都不要,我只要我兒子!」這時候的我已經氣到想衝上去打人了,但是我上不去!

          看到我那麼生氣,最高光芒中的人不知道跟大師講了什麼,之後大師才訕笑的對我說「不鬧妳了,我也說太多了,請妳先生來拿吧!妳是碰不到的」

          他講完,我才發現陳先生一直在我身後,立即叫他趕快把我們的兒子帶下來。

 

          我看著我先生一步一步往上走,心中的奇異感越重,想著:他是什麼時候在我身後的?為什麼他上的去我上不去?歧視??

          大師似乎知道我內心中的疑問,笑著對我說「妳是因為他才能那麼快功德圓滿,他放大了妳的光芒」

          我先生走到最高處,光球漂浮在他的手中時,我才開始思考那句話,但是太難,說真的,我到現在只能依稀了解他的意思,但要我完整解釋出來,還是沒辦法。

 

          我先生接到兒子之後並沒有馬上下來,而是和正中間的光不說了些什麼,完後他才帶著光球走下來。

          這時候大師又對我說「妳這個是最大的,知道最大的是誰嗎?」

          我「囚牛?還是烏龜?」

          大師似乎被我氣到「妳知道囚牛竟然不知道贔屭?知道怎麼寫嗎?妳到底都修到哪去了?妳出去不要說我是妳的師傅!!」

          就這樣,我看著我先生用著我十分陌生的慈愛表情,把光球放進我肚子裡後,我就醒了。

          到現在我還記得夢裡的我先生的眼神依舊溫柔、慈愛且包容,但是不是對我一個人的,這件事,我有點難過...

          「難過個屁!」這句話從我腦中冒出來...馬的,是大師的聲音。

          自從那個夢之後,我的產前憂鬱狀況比較好了,還沒來由的覺得自己可以回去上班,一切都在好轉,只是時常會想起夢裡說我兒子是贔屭,雖然聽起來很可愛,但我依舊會翻個無與倫比美麗的白眼。

------------------------------------------------------------------------------------------

補充說明:

想知道李幸龍是誰可以去問GOOGLE大神,他是位陶藝家。

 

網路上關於龍生九子的資料很多,但我的夢告訴我,贔ㄅㄧˋ   屭ㄒㄧˋ   是老大的排序才是對的........是夢裡說的

回作家的PO

回應(0)